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花氏被毁
    行完刑,英战带着两个手下扬长而去了。

    花夫人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披头散发,血肉翻飞,深可入骨的伤痕纵横交错的刻在脸上,是那张原来精致无双的小脸看起来狰狞恐怖,让人望而生畏。

    段元焕急步走到花夫人的身旁,心痛的抱起她,将她抱到榻上,又急传孙大夫过来给她看伤。

    伺候的一边儿的下人提醒说,“孙大夫可能去给夫人治病了,这会子应该没空给花夫人瞧。”

    段元焕听了,毫不犹豫的说,“叫他过来,先给花夫人看。”

    下人听了,只好去段夫人的院子请孙大夫了。

    花夫人的伤真的很重,因为伤口太深,肉都翻开了,孙大夫检查后,说,“这伤太深了,必须得针线缝合方能合上,而且也不知道行刑的刀子是否干净,还需清洗消炎。”

    这时,又有人来报,说小公子刚才挨了板子昏过去了,要不要请孙大夫过去给瞧瞧?

    段元焕正心疼花夫人呢,心里闹得慌,听到禀报后不耐烦的说,“才打二十板子而已,哪里就打死他了?矫情的东西,不用理他……”

    于是,孙大夫留下来继续给花夫人治伤,润哥儿昏过去后,又被送到了四面透风的柴房,给锁上了。

    茯苓担心弟弟,自己又被禁足了出不去,只好拿出所剩不多的一点儿体己买通下人,叫他们去把这个消息禀报给老夫人,求老夫人帮忙。

    老夫人并不是段元焕的生身母亲,他的生母在他十岁那年就因病去世了,老夫人是继室,也就是他的继母。不过,段元焕跟老夫人的关系一直都不错,虽不像亲生的那样亲近,但是面子上还是过得去的,他善待这个继母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博个孝顺的名声,在这个孝道大于天的世道,有个孝顺的名声,会为自己的人品加分不少呢。

    段老夫人接道茯苓的求助后,思忖了一番,决定出手帮这个忙。

    她的嫡亲儿媳妇易氏低声说,“娘不是告诫我们不去参合大房的家事吗?既如此,又去趟他们那些浑水干什么?”

    老夫人说,“此一时,彼一时了,之前不让你们掺合,是看那花狐狸十有**要上位,怕你们搅和进去不好,如今她容貌已毁,肯定是上位无望了,段元焕终究会回头,若等他回头时,发现他儿子在苦难时我这个做奶奶的在一旁袖手旁观了,即便他嘴上不说,心里也会对我产生怨怼的,所以还不如现在做做好人,帮帮那孩子,日后也好有话说。”

    易氏说,“花氏虽然毁容了,但我看大哥对她的情一点儿都没减呢,不光把给他媳妇治病的大夫叫去了,为着她,连自己唯一的嫡亲儿子都不顾了,还真是个痴情的种子呢……”

    老夫人冷笑说,“痴不痴情不是这一朝一夕能看出来的,他爱了花氏半年多,一直心尖儿肉似的疼着宠着,花氏冷不丁被毁容,他疼她宠她的习惯一时半会儿还改不过来呢,不过别急,走着瞧吧,就花氏现在这副德性,用不了几天他就看腻了,到时候,自然也就不待见她了,那时,他也就跟自己的老婆孩子亲近了。”

    易氏笑道,“还是娘看事通透,媳妇受教了。”

    老夫人道,“也不是看事通透,只是活了这几十年了,见多了男人见色忘恩的事,也就明白这个理儿了。”

    说着,站了起来,易夫人急忙扶着她的手,婆媳二人在一大群丫头婆子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的去柴房救润哥儿去了……

    去时,润哥儿还在昏迷中,小娃子像个被丢弃的娃娃似的,脸朝下趴在柴堆上,那二十板子打得他皮开肉绽的,血把棉裤都染,看起来触目惊心,可怜兮兮的。

    老夫人叫打开柴房,一看润哥这般凄惨,就“心疼”的哭嚎起来,一边叫人拿春凳来抬润哥儿回她的院子,一边又忙不迭的叫人请大夫去,一面又骂那行刑的手狠,不不该这样打她的孙子……

    那副心痛难忍的模样,就跟是她的亲孙子挨了打似的,令人动容……

    这边,孙大夫已经帮花夫人把脸缝好了,一张巴掌小脸儿竟缝了几百针,伤口处都呈紫黑色,如一条条令人恶心的蚯蚓盘在脸上一般,早就没了从前的花容月貌,整张脸跟个猪头似的。

    头发也早就散开了,上回被沈若兰割掉一半儿的头发突兀的呈现在眼前,看起来跟个头陀似的,很是滑稽。

    之前她怕自己的头发不好看,一直带着义发来着,这会子她昏过去了,也就没法顾及这些了,所以头陀的发型便一览无余的暴露出来,真真是丑极了,简直辣眼睛。

    段元焕在她身边陪了一会儿,也极不适应她现在这副模样,就起身出去透气了……

    到外面时,正好遇到了他的三姨娘韩氏。

    韩姨娘今年才二十岁,生得白腻肥美,珠圆玉润的,跟窈窕纤细的花媚儿是完全相反的两种美。当初刚把她娶回来时,段元焕也的稀罕了好几个月,只是没像喜欢花媚儿这么喜欢罢了。

    “爷,都晌午了,您这是要去哪啊?”

    韩姨娘看到段元焕过来,急忙迎上去柔声细语的问了一句。

    “额……”

    段元焕一时间有点语塞,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只是觉得有点气闷,想随便走走罢了。

    “爷闷的慌,想随便走走!”

    韩姨娘听了笑道,“这死冷寒天的,有啥好走的,再说现在都晌午了,该吃晌午饭了,正好我那儿炖着羊肉呢,不如爷一起去吃?”

    段元焕正闷得慌,因韩姨娘善饮,有意跟她喝几杯借酒消愁,便随她去了。

    两人一路走到韩姨娘的院子,还没等进屋呢,就闻到了一股炖羊肉的香味儿,浓香诱人,很能引起人的食欲。

    进屋后,段元焕坐下了,韩姨娘就忙着给他倒茶,拿点心果子吃,殷勤的围着他忙前忙后转个不停。

    韩姨娘身材丰满,却肥而不腻,当初他就是喜欢她肉肉的手感才娶回来的。

    男人们在视觉感官上都喜欢纤细窈窕的女子,但是在床上绝大部分还是喜欢肉肉的女人,摸起来软软的,用起来也很舒适。不像那些身材苗条的女子,亲热时都硌得慌,只是平日走动时好看罢了。

    韩姨娘今天穿了一件偏瘦的褙子,褙子紧紧的箍在她的身上,使她凸凹有致的身材更加一览无余了。

    看了几个月袅娜纤细的媚儿,再看丰满匀称的韩姨娘,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不知不觉间,段元焕的眼睛随着韩姨娘转动起来,那两个鼓囊囊的大胸,足有媚儿两个大,圆滚滚的大屁股也是她的二倍大小,脸蛋儿虽然不及媚儿好看,功夫也不及媚儿的五分之一,但是光看这大胸和大屁乎,也是值得一看的。

    他如是想着,竟忘了媚儿带给他的郁闷和苦恼了……

    这时,丫鬟进来报,说羊肉已经炖好,可以开饭了,问要把饭摆在那里。

    段元焕说,“就摆在炕桌上吧,再滚滚的烫一壶酒来。”

    韩姨娘见段元焕主动要酒,不禁喜上眉稍,都说酒是色媒人,一会儿多劝他喝点儿,自己再卖力撩拨一下,不怕他不遂自己的心意。

    于是,两个丫头流水般的进进出出,很快把饭菜摆了上来,一道炖羊肉,一尾鱼,一盘凉拌菜和一道汤,外加一壶烫得滚滚的酒,摆了满满的一炕桌。

    段元焕脱去靴子,盘膝坐在炕上。韩姨娘倒了一杯酒,双手举着递到了段元焕的面前,娇声细语的说,“爷,奴家敬您一杯!”

    段元焕正要借酒消愁呢,便很给面子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韩姨娘见了,自是喜不自胜,也端着丫鬟帮着斟满的杯子喝了进去。

    喝完,又殷勤的帮他布菜,“来,爷尝尝这羊肉,是我家哥哥家新杀的羊,早起送过来的,爷要是喜欢吃,我就叫他们再送进来些……”

    段元焕尝了一口,评价,“尚可。”

    “多谢爷夸奖,爷爱吃这羊肉,就是这羊的造化了……”

    韩姨娘一边说着,一边又来劝酒,不多时,两人就喝下了好几杯。

    几杯下肚后,韩姨娘的脸渐渐红了,两颊间多了一抹彩霞的颜色,她抚着自己圆润的脸颊,娇笑说,“好热啊,不如脱了吃。”

    段元焕是胭脂队伍中的常客,听她这么说,自然明白她的心思,笑道,“确实热了,不如我也脱了吧。”

    两人除去外衣,只穿着亵衣亵裤,又坐在那里喝起来。

    一壶酒下肚后,两人都有些微醺了,韩姨娘佯称太热,扯开亵衣的衣襟,露出里面绣着鸳鸯的红色肚兜来,肚兜不大,刚能遮住两只乃子和肚脐,洁白的颈子和一小段肚皮还漏在外面呢。

    段元焕因喝了酒,本就浑身燥热,想出出这酒气,见她这幅样子,自然明白了她的心思。

    因笑道,“竟然热,何不一发都除了去,也好让爷好好看看你。”

    韩姨娘含羞带臊的娇嗔道,“爷就会取笑人家!”

    段元焕呵呵笑道,“你“恰好”遇到爷,把爷引到你的院儿里,又用羊肉的味儿掩住了迷情香的味道,还穿了这么一身衣裳勾引爷,又频频劝酒,还脱了衣裳,不就是为了让爷日你一下吗?既如此,何不脱了衣裳让爷好好看看你,说不定你今儿就能得偿所愿呢!”

    韩姨娘被段元焕窥破了诡计,一时间有点儿害怕了,她看着夫主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也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是生气了还是在跟她**嬉戏。

    正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段元焕一脚将炕桌踢翻在地,随手扯过她,将她压在了身底下,大手伸进她的亵裤里,开始抚摸她的身子。

    韩姨娘心中一阵狂喜,刚才的忐忑不安也随之而去,她本就是个喜欢床第之事的女子,自从花媚儿来了之后,爷就一次都没再进她院子,她干渴了几个月,差点儿渴死

    有好几次,她想借着请安的机会把爷勾到她的院子来,只是那个花媚儿着实可恶,只管自己吃独食,连点渣都不留给她们吃,察觉出她的意图后,不仅把爷管得死死的,不让进她的院子,还派人狠狠的收拾了她一顿,害得她差点儿被发卖出去。

    现在好了,那个贱人被毁容了,得知这个消息后,差点儿把她乐死,立马迫不及待的行动起来了,还好,爷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么爱那个骚蹄子,这不,她前脚刚被毁容,爷后脚不就被她拉到她的炕上了吗?

    哼,那个吃独食儿的贱货,往后有她哭的日子。

    韩姨娘如是想着,感受到夫主已经动了情致,如箭在弦了,便故意道,“爷来我的院子,花夫人不知道吗?别为了我让花夫人跟您闹,不如离了我这里,去陪花夫人吧……”

    段元焕就在花丛中,焉能不知他这点欲拒还迎的把戏,一边揉捏着她油滑滑的牝儿,一边发狠,“你若真心这样想,爷便回去陪她,只是你可别后悔。”

    韩姨娘见他说得认真,自然是不愿意的,便撒娇撒痴道,“爷真是偏心,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从花夫人来这几个月,便专房独宠她,人家的院子脚步都不送一下,既如此,当初还娶人家做什么?没的叫人苦苦的熬着伤心……”

    说到伤心二字,想起了这几个月来的孤寂难耐,便红了眼睛,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

    段元焕见他如此,也有几分心疼了,虽说她不是十分喜欢韩姨娘,但毕竟是他的女人,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这女人也曾经给过他欢乐,也曾经是他的心头好,如今他并没犯什么错误,却被她冷落了好几个月,想想自己也是内疚的很。

    “不必伤心,爷今儿就补偿你,如何?”嘴上说着,褪去了她的亵衣亵裤,起身跪伏在她的两腿之间,似乎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韩姨娘见他这般,心中好生欢喜,她最喜男女之事,这几个月他不来,害得她把“角先生”都磨小了一圈儿,虽可草草解渴,但终究不是那么回事儿,也不如真的有趣味儿,要不差段家门户严谨,她十有**都要出去找野男人解渴去了。”

    段元焕亮出自己的宝物,将她的双腿抬起,正欲行事。外头忽然来报,“公子,花夫人醒了,正在哭着要寻思呢,您是否过去瞧瞧去!”

    段元焕听了,犹豫了一下,一头是他爱了好几个月的女人,深爱到骨子里的那种,一头是他亏欠了的妾室,如今人家都剥皮落精光,摆好姿势了,他要是走了,多对不起人家啊!

    犹豫了片刻后,他到底还是选择了去看花媚儿,到底是他深爱着的女子,甚至是想废掉原配娶来的女子,他也不忍心听到她寻死自己还在这边取乐,便撂下盘在腰间的两条**,说,“爷先过去看看,待会儿再过来陪你”。

    韩姨娘一听急了,呜呜噎噎的哭起来,嘴里埋怨说,“爷想走就尽管去吧,只是走了就再别来我这院儿了……”

    说着,赌气转过身子,雪白的后背和屁股乎对着他。

    段元焕晓得她在使性子,拍着她的白屁乎哄道,“鸾儿乖,爷再不骗你,说过来一定会过来的,你只管等着爷就是,待会儿爷回来指定好好疼你……”

    说着,手指探进她的莲坂瓣里,来回搅了几周,只搅得韩姨娘浑身战栗,哼哼唧唧的方才罢休。

    见她不闹了,段元焕抽回手,捡起衣裳穿戴了,快步往花媚儿院子去了。

    此时,花媚儿正在屋里疯了似的砸镜子呢。

    醒来时,她第一个念头就是照镜子,她要看看自己的脸变成什么样子了。

    结果,一下子就看到了那打了补丁似的脸,花媚儿一下子就崩溃了。

    她能够牢牢的抓住段元焕的心,靠的就是这张脸,如果没了这张脸,别说是段元焕,就是个普通的男人,也不会待见她了。

    而她生平无所长,唯一能指望的只有男人,现在,她能迷惑男人的资本已经不复存在了,她还有什么指望呢?

    “你们给我滚出去,我不要看到你们……”

    她一边砸,一边声嘶力竭的对伺候着的下人发脾气。

    段元换从来没见过她这么疯狂的一面,在他面前,一直是娇娇软软的小女子,便是生气的时候,也喊不出多大声儿的,可是现在,她披头散发,声嘶力竭地狂吼,跟从前当真是派若两人。

    若是换作从前,她还是顶着那张娇艳欲滴的脸撒泼打滚,说不定还能做出一种野性的美,可是现在顶着一张补丁罗补丁的丑脸,再加上一副狰狞恐怖的表情,再这么一做,顿时使她看起来丑陋至极,简直令人不想再看第二眼。

    虽然辣眼睛,段元焕还是走了过去,沉声道,“别做啦,你的伤刚缝合,再做的话把伤口裂开就有你的苦头吃了。”

    媚儿抬起泪迹斑斑的脸,望着段元焕哭道,“夫君,夫君,怎么办?我的脸毁了,你是不是也不喜欢我了?我该怎么办啊?”

    段元焕道,“别瞎说,我是那种只看色相的人吗?你快好好的上床去养病吧,这样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呢?”

    可惜媚儿被这巨大的打击给打击崩溃了,根本听不进他的劝告,依旧状若癫狂。

    “夫君,我变成这副样子,全都是夫人害的,要是她当日不把沈若兰招到家里,或者她昨天能尽心些帮我劝住沈若兰,那我现在肯定不会这样了,都是他害的,他是故意的,夫君你一定要给我做主,一定要替我报仇啊……”

    段元焕撇过眼睛,说,“你先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好好的放平心态,养好伤才是最要紧的。”

    “我都这个样子了,让我怎么放平心态?不行夫君,这回你一定要帮我做主,一定要替我报仇!”

    花妹儿拽着他的袖子,声嘶力竭的喊道。

    刺耳的声音,跟平时软软糯糯的撒娇声完全不同,还有那张猪头似的脸,也不是往昔能引起他怜爱的精致小脸儿。

    此刻,段元焕不仅想瞥开眼,还想捂住耳朵,只是,念在往昔的恩情上,他没有把事做绝,依旧保持淡定的说,“别混赖,夫人为着去帮你求情,从马车上摔下来到现在还没清醒呢,你不感激也就罢了,怎还能说出那样的话?”

    花媚儿听到段元焕竟然反驳她,偏帮着段夫人说话,一时间感到难以接受。

    她揪着自己的衣襟,绝望的看着段元焕,哀哀的哭道,“夫君,你变了,你竟然帮着那个老妇说话了,你从前从来不帮他说话的,从来都是向着我说的,看来,你果然是嫌弃我了,你是不是嫌弃我了?你说,你说啊……”

    段元焕被她烦得不行,又看到她那个猪头似的脑袋,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刚才在韩姨娘那里的温柔软款。

    一边是咄咄逼人,歇斯底里的丑女人,一边是娇滴滴等着他翻云覆雨的美妾,段元焕便不再犹豫,转身向门外走去。

    “你去哪儿?夫君,你要去哪儿?”

    花媚儿见段元焕一声不响,转身就走,还不知死的追了出去。

    段元焕看着她满脸纵横交错的疤痕,还有那副濒临崩溃的表情,闭着眼睛深吸了口气。

    “润哥儿为着你挨了打,我去看看他去”他撒了个谎,终于走出了媚儿的院子。

    出去后,他竟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毫不犹豫的提步向韩姨娘的院子走去。

    花媚儿见段元焕头也不回的走了,心中不放心,就派了一个心腹丫头远远的盯着他,后来得报他进去了韩姨娘的院子,不禁气得捶胸顿足,伤心不已。

    她才刚毁容第一天,正需要他陪伴和安慰,没想到他竟不顾往昔的情谊,一转眼就去找别的女人去了,男人,果然都是无情无义的东西!

    花媚儿伤心不已,却又无计可施,躺在床上呜呜的哭起来,换作平时,她哭几声,段元焕就会屁颠儿屁颠儿的过来哄自己,各种的伏低做小,便是她要天上的月亮他也要给他摘了去。

    可是现在,她的嗓子都要哭哑了,他却人影都不见一个,光顾着跟韩彩鸾那个贱女人苟合去了,她好恨啊……

    在花媚儿醒后不久,段夫人也醒来了,巧姐儿的奶娘把府里刚发生的事情跟段夫人说了一遍,段夫人听闻花氏被刺了黥刑,不禁心花怒放,满身的病顿时去了大半儿,她双手合十,感激万分的说道,“苍天有眼,终于让那狐狸精得到应有的报应了,这下子,我的孩子们都有活路了。”

    想到孩子,她又觉得有点儿奇怪,按理她在病中,茯苓和润哥儿都应该陪在她身边才是,怎么今天都不见了人影,只有最小的巧姐儿在身边呢?

    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两个孩子为她受了罚,一个被关禁足,在屋里思过,另一个挨了二十板子,被关进柴房,现在已经被老夫人带到她那院子去了。

    听到儿子挨了二十板子,段夫人心中刚生出来的狂喜一下子又烟消云散了,润哥儿才九岁,哪禁得起二十板子啊?

    段元焕那个畜生,为个狐狸精,当真做出诛妻灭子的事了。

    段夫人心里恨极,又听说段元焕去了韩姨娘的院子,心中更是失望不已,此时,她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彻底没了,对他的心也死得不能再死,这会子就算段元焕回心转意,想求她的谅解,她也不可能再原谅他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