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9章 黥刑
    由于身子不适,段夫人几乎一夜未睡,头晕、心痛,后半夜时还迷迷糊糊的发起了烧,想叫人倒杯茶来都喊不出声了,折腾到三更时,才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谁知刚睡着,还没等睡实,就被一个婆子叫醒。

    “夫人,起来了,马车已经备好,就等着夫人出发了。”

    段夫人勉强的撑开眼皮,虚弱的说,“我头痛……发烧……怕是,去不了了……”

    婆子见她双颊通红,嘴唇干裂爆皮,眼神也发直空洞,便伸手在她额上试了一下。

    “哎呦,真发烧了!”

    婆子惊呼一声,此刻,段夫人烧得跟火炭似的,都烫手了。

    “您等一下,我去禀报公子一声。”

    夫人病成这副样子,婆子作为下人,当然得赶紧回禀去,不然若出了事,她可负不起责任。

    此时,段元焕正拥着花媚儿沉浸在睡梦中,被老婆子大惊小怪的吵醒,又听闻了段夫人的事,段元焕不由得一阵心烦。

    “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病了?昨天没给她吃药吗?”他躺在帐子里抱怨道,声音里还带着重重的起床气。

    婆子小心的回说,“吃了,昨天夫人回去后,奴婢就按照爷的指示请了孙大夫过来,给夫人又诊了脉,开了药,抓完药后奴婢当即就把药煎了,亲自服侍夫人吃下去了,只是没什么效果。奴婢想,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想必这病不是一剂药就能治好的吧……”

    花夫人也醒了,听到他们说话,钻到段元焕的怀里蹭了蹭,嘀咕说,“真是怪了,她昨天回来时还好好的,怎么今天突然病得那么重了?别不是不想去,故意装病的吧……”

    那婆子刚要说夫人发烧的很厉害,可话刚到嘴边,忽然想到这么说肯定会惹花夫人不高兴,就把到了嘴边儿的话给咽回去了。

    段元焕听到花夫人的话,心中也生出几分疑惑来,昨天她确实还好好的呢,怎至于今天就起不来了呢?于是对那婆子道,“你去告诉夫人,就说是我说的,此事关系重大,叫她坚持一下,务必把事办明白了,等她把事办妥了,我会重重的奖赏她的!”

    婆子情知夫人起不来了,但是为了不得罪花夫人,也只好答应着去了。

    这边,段夫人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刚睡着,又被那婆子叫醒了。

    婆子道:“夫人啊,公子叫您坚持一下,务必要把事给办明白了呢,我看您还是起来吧,不然公子生气了就不好办了!”

    段夫人没吱声,也没有动弹,不是她不想说不想动,而是她着实没力气说话,也没力气动弹了。

    婆子见她不动,低声道:“夫人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小姐和小公子着想啊,要是您违背了公子的命令,恐怕不光对您不好,对小公子和小姐们也不好啊!”

    听到这个,段夫人没法再无动于衷了,虽然沈姑娘答应过她要收拾花氏,但是在没有真正收拾之前,她必须得顺从他们,为了孩子,她必须得服从他们的指示,他们叫她去,她就必须得去!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咬着牙坐了起来,刚起来,就感到一阵头昏眼花,火星乱蹦。她赶紧闭了眼睛定了好一会儿的神,头昏的症状才略好些。

    “来,给我穿衣裳吧…。”她气若游丝的说了一句。

    婆子见她起来了,忙上前帮她穿上衣裳,梳洗收拾。

    段夫人真的很难受,浑身烧德火炭似的,头昏眼花,浑身无力,头发梳到一半的时候,就体力不支瘫倒在妆台上,起不来了。

    饶是如此,为了讨花夫人的欢心,那婆子依旧给她收拾了,然后让两个丫头搀着她,往外面走去。

    段夫人几乎是被架上车的,上车后,那车夫也没有因为她还在病中就慢点儿赶车,为了赶时间,段夫人刚一上车,他就狠狠的一甩鞭子,打着马箭一般的冲了出去。

    段夫人本就摇摇欲坠,昏昏欲死,被马车这么一颠簸,就更不好了,刚走出县城,就彻底昏过去,从座椅上跌下来,又被疾驰的马车颠簸到外面,‘咕咚’一声甩在街上的青石板路上,顿时摔得头破血流,还差点儿被后面的车子给压着了。

    后面的车里坐的是跟她一起去的几个丫头和婆子,她们看见夫人从车里颠簸出来,还昏死过去,都吓坏了,赶紧停下车子救人。

    她们七手八脚的把段夫人抬到车上,止血的止血,掐人中的掐人中,还有的慌忙吩咐车夫赶紧往回返,到离这儿最近的医馆去找大夫!

    此时天还没亮,刚敲四更的梆子,这一行人慌乱的敲开了最近的医馆大门,把段夫人抬了进去。

    还好医馆有大夫在,见段夫人受伤,赶忙给包扎诊治。

    包扎的过程,大夫又感受到了段夫人正在发高烧,包扎完毕后,又赶着给她诊脉,还开了一副退烧的药剂。

    一番忙录下来,段夫人终于退烧了,只是还迟迟不醒,这个样子跟本就不能去靠山屯儿,便是去了也没用。人昏着呢,去了又能干什么呢?

    管事的婆子思忖再三,决定先带着夫人回府再说。

    出医馆时,天已经大亮了,她们抬着段夫人上了车,赶着回府里去了。

    彼时,段元焕和花夫人已经起来了,两人正坐在桌前不紧不慢的吃着早饭呢,茯苓姐弟几个也在,是来给父亲请安的。

    婆子进去禀报的时候,茯苓姐弟几个听闻娘受伤了,还昏迷不醒,都心疼得哭起来,忙不迭的要去看娘。段元焕见儿女们这样,也不由得跟着担心了一下,不成想,花夫人竟冷笑着说,“她为了不去帮我,还真豁出去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段夫人为了不去靠山屯儿,故意摔下来把自己摔晕的。

    茯苓听了,哭着说:“我娘的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是真病还是假病孙大夫可以作证,其实我娘昨天去乡下还是强撑着去的呢,回来时已经是体力透支,昨晚连饭都没吃呢,今天,愿不该叫她去的……”

    老二润哥儿是个才九岁的小娃子,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之前他就一直因为花氏侍宠欺负他娘感到不忿,要不是娘和姐姐压着,他早就跟来找花氏算账了。今日听到娘被逼着带病出去替花氏求情,又听闻娘被甩出马车受伤了,不禁又恨又怒,心痛不已,偏偏花氏还说了那番诛心的话,这下子,顿时把润哥儿的怒火给点着了。

    小娃子瞪圆了眼睛,指着花氏大声声讨道:“你还有脸说?还不都是你创下的祸!你有本事闯祸,倒是有本事担着呀?凭啥逼着我娘替你去张罗,我娘都要被你磋磨死了,你还这样说她,你还是人吗?”

    花氏没想到这个小娃子竟敢指着他鼻尖儿骂,一时间有点儿接受不了了,拉着段元焕哭道:“夫君你快听听啊,夫人她到底是怎么教孩子的?好好的孩子被她教得不悌不孝的,我是您的平妻,跟他的娘一样的人,他这么对我呢?必是夫人日常在孩子耳边总说些有的没的,才让孩子这么想我的,恐怕对您这个爹也心怀怨对了,您快管管啊!”

    段元焕听到儿子的控诉,本来挺惭愧的,他也知道孩子说得有理,也知道孩子对他和花氏心怀怨对,但是没办法,在孩子跟花氏之间,他还是更喜欢花氏一些。孩子他有十几个,将来还会有更多,但是让他深爱的女人只有媚儿一个啊!

    所以,即便是知道孩子没错,他也不得不撂下脸,偏帮着媚儿说话。

    “放肆,你小小年纪,竟敢大逆不道,不敬尊长,平日先生教你读的那些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吗?连点儿规矩都不懂了?还不滚回自己屋里思过去!”

    茯苓见父亲动怒,怕他惩罚润哥,急忙上前拉着润哥的手,道:“弟弟快别说了,娘还躺在那儿不知怎样的,快跟我一起去看娘吧!”

    润哥是个脾气倔强的,见爹不分青红皂白只一味的偏袒花氏,遂抱着茯苓大哭道:“姐姐,书院里先生曾说过古代有个昏君为个妖妃诛妻灭子,最后把江山都断送了,我尤不信这世间会有这样的人,如今我算是信了!”

    茯苓见他口无遮拦的,吓得不得了,情急之下,一把掩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再说下去了。

    然而,话已出口,花媚儿听到后,立刻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道,“好你个不孝的小畜生,这是在拿昏君比喻你爹吗?自古以来只有爹教训儿子的,还没听说有谁家的儿子教训爹的呢?真不知你娘是怎么教育你的,把你教得这么不成样子,这要是传出去,咱们段家的名声就全毁了,你爹也不用做人了,世人的唾沫星子就能把他淹死了……”

    本来段元焕被润哥儿这么一哭,又说出那番话来,不觉臊得满脸通红的,但是听到花氏的一番挑唆后,又觉得自己没错了,不光没错,还恼羞成怒起来。

    “你这个大逆不道的小畜生,看来真真是我把你惯坏了,连老子都要被你教训了。来人,把他给我带下去,打他二十板子,关到柴房里,不许给他吃喝,他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再什么时候放出来。”

    茯苓一听,吓得魂飞魄散的,跪在地上哭道,“父亲,弟弟还小呢,怎么经得起这二十板子呢?求父亲念在他头一遭犯错的份上,饶了他这一回吧……”

    花氏冷笑一声,说,“我还以为大姑娘是个懂事的,原来跟润哥儿一样糊涂啊,他犯下忤逆长辈的大错,打他二十板子都是轻的,都该把他拉下去跪祠堂去!大姑娘这样偏袒他,是怪你爹不该罚他呢?还是觉得他说的原本就是对的呢?”

    段元焕听了,顿时看这个女儿也不顺眼了,怒气冲冲的说,“把大小姐也带回自己的房里去,叫她面壁思过,没我的允许不许给她饭吃。”

    茯苓和润哥儿哭号着被拉下去了,老三巧姐儿也哭哭啼啼的跟着奶娘走了,这一早上又哭又嚎的,把段元焕的心闹得心里乱七八糟的,都要烦死了。

    其实,他心里还存着几分懊恼,怪花氏给他惹事,也怪孩子们不给他留情面,都不知到底该怪谁好了。

    正郁闷着呢,外头忽然来报,说英侍卫求见。

    一听英战来了,段元焕心里‘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顿时也顾不上埋怨孩子和花氏了,急忙一迭声的叫‘请。’

    嘴里虽然叫着‘请,’实际上他的心里却像打鼓似的,直觉告诉他,英战这大清早的过来,肯定没好事!

    很快,英战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跟他一样表情的黑衣人。

    花氏一看这几个人跟前儿湛王打发来的人一样的装束,顿时吓懵了,战战兢兢的躲在段元焕的身后,差点儿吓尿裤子了。

    “哎呦,英侍卫来了啊,段某不知道英侍卫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英侍卫恕罪啊……”段元焕拱着手,客客气气的向英战溜须着。

    英战没空跟他饶舌,冷冰冰的说,“段公子不必客气,我奉湛王之命前来惩治花氏的,还忘段公子配合。”

    段元焕一听湛王直接下令惩治花媚儿,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勉勉强强的说,“敢问英侍卫,湛王打算怎么惩治……花氏呢?”

    英战说,“花氏栽赃陷害,污人清白在前,搬弄是非,遇害良人在后,湛王本打算赐她一死的,但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故而饶她一命,只赐她一个黥刑便罢了。”

    黥刑[qingxing],又被称之为墨刑,就是在脸上刻上字的刑罚,属于古代最轻的酷刑之一,但是也是最侮辱人格的刑罚,在犯人的脸上刻了字,就要永远也掉不了了,虽然不像断胳膊断腿那样残酷血腥,但是却极具侮辱性,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犯过罪的,这个屈辱的标志一旦刻下了,就要带着一生,这辈子就都要子啊别人有色的眼光中度过了。

    花氏一听湛王要对自己施以黥刑,顿时崩溃了,她抓着段元焕的胳膊大叫起来,“夫君救我,我不要受黥刑,我不要啊……”

    然而,这可不是她想不要就能不要的。湛王之威,绝不是段元焕之流可以抵挡得了的。

    此刻,段元焕虽然心疼的要命,但也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就紧握着双拳,极力保持镇定的说,“多谢湛王不杀之恩,来日属下定亲自往王爷面前去谢恩去。”

    英战懒得跟他周旋,理都不理他,只对后面的两个人道了声,“行刑!”

    那两个人便大步上前,鹰拿燕雀一般将花氏从段元焕的深厚拽了出来,不顾花氏的哭嚎求饶,直接按到在地上,拔出刀子在她脸上刻起来。

    黥刑施行时有的用刀,有的用的是针刺,人的面部神经是极其敏感的,用针的还好些,用刀的在被黥刑时的疼痛之状可想而知。

    花氏一向娇滴滴的,被针扎一下都要喊上半天的主儿,这会子被人用刀划脸,不禁又痛又怕,杀猪似的喊了起来,裤子都尿了,然而,她的叫喊声和求饶声丝毫未能改变她的命运,两个黑衣人快速动手,将他那张白嫩光滑的脸上飞快的刻下两个字。

    左边脸颊一个“欠”字,右边脸上个“贱”字,刻得深入颧骨,刻完后肉都翻出来了。

    段元焕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一张小脸儿,在两个侍卫的刀子下,便成了一张血肉翻飞的花脸,心痛的都快碎掉了,然而,不管怎么痛,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只好生生的忍下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