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毁容
    “所以呢,你想我怎么帮你?”沈若兰面无表情的问道。

    段夫人咬了咬牙,恨恨的说,“那个贱人不光夺走了我的男人,把我的嫁妆,掌家权利,心腹下人都给抢走了,我想要把属于我的都拿回来。”

    “包括男人吗?”沈若兰直白的问。

    “不,不包括。”段夫人斩钉截铁的说。

    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的泪水更多了,伤心欲绝的说,“我的心已经被他伤透了,早已跟他恩断义绝,再无半分情意,我只求拿回我自己的铺子和我的嫁妆,能带着我的三个孩子平安安的离开段家就好。”

    她能有这般觉悟,倒是让沈若兰挺惊喜的,记得第一次段夫人为这事儿求到她身上的时候,她给她出主意,让她跟段元焕和离,当时就被她一口拒绝了,那时她还指望段元焕能回心转意呢,照现在看来,她应该是已经大彻大悟,彻底死心了……

    如此甚好,她能有这份觉悟,还是让沈若兰挺高兴的,沈若兰不怕犯错误的女人,就怕那种死脑筋一条道跑到黑的女人,那种女人即便是男人家暴她,哪怕是要杀她,她也打着为孩子好的旗号不愿意离开,那才叫蠢的气人呢!

    好在段夫人不是那样的人,能有反抗的心里,就凭这,她帮她也算是值得了。

    “好吧,我可以帮你。”沈若兰爽快的说,“你回去就对你男人说,我答应饶那个女人不死了!”

    段夫人迟疑了一下,说,“那,然后呢?”

    “然后就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啊!”沈若兰情深一声,说,“昔日她栽赃我,想让我背负盗窃的罪名,还要搜我的身羞辱我,我没跟她一般计较,没想到她还敢又在背后算计我,这等贱人,我自然不会让她好过了。”

    段夫人听沈若兰这么一说,晓得她不会轻饶了花氏了,不由得喜出望外,连连说,“那我就多谢沈姑娘了,多谢沈姑娘肯出手相救,也多谢您大人大量肯原谅,肯不计前嫌的帮我,往后我一定和姑娘真心相待,绝不再跟姑娘耍心眼玩心思了!

    听她这么说,沈若兰上前两步,将她扶了起来,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看在你真心道歉的份儿上,这次的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有一没有二,下不为例哦!”

    “是是是,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段夫人见沈若兰原谅了她,高兴得都有点语无伦次了,沈姑娘可是湛王心尖儿上的人,她能交上这么一个朋友,往后就什么都不用怕了......

    “夫人你起早过来的,肯定还没吃早饭吧?若不嫌浅薄,不如就在我家吃了吧。”沈若兰正好有点儿事儿想跟她商量呢,便开口相约。

    段夫人不知道沈若兰找她有事,还以为人家只是随便客气客气呢,忙说,“不了,我还急着回去报信呢,就不打搅沈姑娘用餐了,我这就告辞了!”

    说着福了福身,就想离开。

    沈若兰笑道,“一顿饭而已,又用不了多长时间,何况我还有事要跟夫人您说呢。”

    段夫人一听沈若兰还有话跟她说,就不敢再推辞了,只好留了下来。

    沈若兰要跟段夫人说的事儿,就是关于生意的,她早听说过段夫人娘家也是做买卖的,且生意做的很大,甚至在京城还有生意呢,就想看看段夫人的娘家能不能帮她在京城地区打开市场,把她的粉条和干豆腐生意扩展到京城去!

    再者,段夫人自己也是一个做生意的好料子,就冲她当初肯拿一间铺子跟沈若兰换几张花样子的魄力,就足以证明她是个敢投资,有眼光的,用她帮自己打理买卖,肯定错不了。

    为了让她接受自己家的产品,沈若兰特意吩咐董奶奶早饭蒸一屉豆腐皮儿包子,一道酸菜炖粉条儿,又做了一个鸡汤豆腐串,一道蒜蓉粉丝、

    连主食带配菜,都是用粉条子和干豆腐做成的,不用跟她介绍口味和做法,也不用多说别的,直接让她亲身感受口感口味,简单粗暴,真实有效!

    董奶奶的厨艺很好,丝毫不逊于沈若兰的。做好后,沈若兰便请段夫人一起吃早餐。

    段夫人人在病中,本无心吃饭的,但是因为沈若兰把压在她心头的最大的困难给解决了,她的心里轻松了,人一轻松,饿劲儿就上来了,再说奔波了一早上,也确实饿了,当看到满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时,顿时忘了身子的不适,就欣然的坐在桌子旁,跟沈若兰一起吃起来。

    她从未吃过粉条和干豆腐,连见都没见过,今儿还是第一次看到,觉得很新奇,就询问这两道菜是什么,怎么做的,沈若兰就把自己开了这两家作坊的事跟她说了,并提出跟她合作的意向。

    段夫人巴不得攀上沈若兰这棵大树呢,别说这粉条干豆腐又便宜又好吃,就是不好吃没有市场,眼下她的处境,也不允许她拒绝呀!

    于是,合作的事就愉快的决定下来了,两个人具体的商讨了一些合作的事宜,无非是沈若兰提供货,段夫人负责销售,两人敲定;合做的事宜后,这顿饭也吃完了。

    段夫人心愿达成,高高兴兴的跟沈若兰告别,蹬车去了。

    两个时辰后,车子回到了县城段家,此时,花夫人和段元焕正在花夫人的院子里吃午饭呢,听闻段夫人回来了,急忙叫她过去询问。

    见到段夫人进来,花夫人并没有站起来,更别提行礼问安了,直接焦急的向她询问,“她怎么说的,答应了吗?”

    段夫人看向段元焕,没有说话。

    段元焕咳嗦了一声,说,“一路辛苦了,还没吃饭吧,来,过来一起吃吧,边吃边说。”

    花夫人虽然不乐意段夫人跟他们一起吃饭,但是眼下正用着她呢,也不好反对,就给伺候在一边儿的周妈妈使了个眼色,周妈妈急忙命人去拿碗筷儿,给段夫人盛饭盛汤。

    段夫人可不想跟他们一起吃,人家恩恩爱爱的吃饭,她插进去算什么啊,不是明摆着惹人厌恶吗?再说,她也不屑于跟他们一起吃这顿饭。

    “多谢夫君关怀,只是坐了一路的车,累的慌,想先回去歇会儿,就不跟你们一起吃了!今儿去靠山屯儿沈姑娘家中,幸不辱使命,沈姑娘已经答应饶了花妹妹一命了。”

    话一出口,花夫人立刻露出惊喜的神色,大声说,“这么说,这事儿算过去了吗?我没事儿了是不是?”

    段元焕比花氏的阅历多,一下子听出了段夫人句话里的端倪,他沉着脸冷声说,“她还说什么了?只说饶媚儿不死吗?有没有说彻底的饶了媚儿?”

    段夫人摇摇头,“沈姑娘只说了饶她不死,没说别的。”

    被段元焕这么一提,花氏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出不对劲儿来,急道,“那这么说来,这件事过没过去还不一定呢是不是?她虽说饶我不死了,但兴许还会对我加以别的惩罚,是不是?”

    段夫人淡淡的说,“沈姑娘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妹妹的性命是保住了。”

    “光保住我的性命怎么行呢?万一她在对我施以别的惩罚怎么办?你怎么不求她彻底饶过我呢?你是怎么办事的?”花夫人急的得叫了起来,冲段夫人喊完,回身又扯住段元焕的袖子,委委屈屈道,“夫君,你看她呀,分明是不想帮我……”

    段元焕看到花氏急的都要哭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了,粉嫩嫩的小脸儿皱巴巴的,看起来好不可怜,那副我见犹怜的模样,瞬间让他有点儿心疼了,就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笑脸儿,哄着说,“别着急,为夫绝不会叫你有事的。”

    说完,又转向段夫人,带着几分责备的语气说,“你当时怎么不多说几句,叫沈姑娘彻底饶了媚儿呢?她只说饶她不死,这话里藏着这么深的玄机呢,难道你没察觉出来?还是你查出来了故意不说。”

    说到最后一句,他的语气已经严厉起来,眸光也变得阴沉而又有实质性了,那冷飕飕的眼神,似乎像一把把无形的刀子,无情的射向段夫人似的。

    段夫人垂下眸子,低声说,“我也想多说几句,只是沈我跟沈姑娘的交情也很一般,我怕说多了惹恼了她,连花妹妹的命都保不住了,所以没敢多说。”

    “夫君,你听她这是什么话呀?分明是搪塞咱们呢,夫君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花媚儿听到段夫人的话,不依不饶的叫起来,边哭边说,“夫君,怎么办啊?湛王会不会打发人来收拾我,我好怕啊……”

    她一边哭一边扑进段元焕的怀里,撒娇撒痴,哭得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

    花媚儿是真的害怕了,从昨天湛王派人过来斥责她到现在,她一直处在惶惶不安之中,昨晚一夜都没睡觉。

    湛王的威名她早就听说过,知道他是个冷血无情、手段残忍的男人,她得罪了他,要是没有个得力的人帮忙说话,肯定就凶多吉少了。本来还指望这赵氏能帮自己一把呢,谁知这老妇竟这么不上心,只求到饶她性命就罢了,这怎么行呢?万一湛王再下令打断她的胳膊腿儿或者弄残她可咋办啊?

    段元焕见她哭成这样,心疼的不得了,柔声哄道,“莫怕,说不定沈姑娘的话里没有什么玄机呢,还是先别自己吓唬自己了,别没的湛王没拿你怎样,你自己倒把自己给吓坏了!”

    “可是,人家就是害怕嘛......”花媚儿把自己的小脸儿埋在段元焕的怀里,哭得抽抽搭搭的。

    段元焕心中不忍,便抬起头对段夫人说:“你明天再去靠山屯儿一趟,探探沈姑娘的意思,要是没事便罢,要是湛王还想惩治媚儿,你一定要想办法帮她开脱。对了,需要钱的话你尽管去支,只要媚儿没事,给她多少钱都可以!”

    段夫人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干巴巴的笑意,“知道了,你们慢慢吃吧,我先回去了!”

    段元焕光顾着哄花媚儿去了,哪里还顾得上她走不走的,他一边低头看着花媚儿,一边不耐烦的向段夫人挥挥手,“去吧去吧,明天再早些,免得夜长梦多.....”

    段夫人向他福了福身,扶着丫头的手,慢慢的向外走去,后面,传出她丈夫快要滴出水儿的声音,“媚儿乖,别哭了,爷不都说了吗?便是舍出段家的万贯家财,也定要保住你平安无恙嘛.....”

    “嘤嘤嘤,人家就是害怕嘛,你那个醋汁子拧出来的老婆又不肯真心帮我.....”

    “别怕,有爷在,天塌下来爷爷帮你撑着......”

    段夫人听到这两个人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的对话,气得手都哆嗦了。

    虽然她已经打定主意要跟段元焕恩断义绝了,但是听到他这般宠爱那个贱人她仍旧忍不住的生气,气得要喷火!

    嫁给他十几年了,他还一次都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过话呢,更没有这样温柔细致的宠爱过她,她给他生了三个孝顺懂事的孩儿,兢兢业业的帮他管理着段家,可笑辛苦十几年,到头来还不如个娼妓的一张美人皮呢!

    男人呀,果然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禽兽!

    段夫人本就在病中,今儿强打着精神来回奔波了一趟,回来后又被花氏挤兑了一场,又气又恨的,回去后就病倒了,好在段元焕现在能用着她,听闻她病了,赶紧叫官家去找孙大夫给她瞧病,免得她一病不起,明儿要是耽误了事儿就糟了!

    *****

    当天晚上,淳于珟来私会沈若兰时,沈若兰把今天的事儿跟他说了。

    淳于珟听闻段元焕竟敢没处置那个贱妾,还把主意打到兰儿身上了,顿时起了杀意。

    在他的眼中,段元焕不过是他豢养的一条狗罢了,现在,这条狗竟敢不听主人的话,还算计起主人来了,那就不必在留着了,想接替他的人有的是,他再寻一个忠心的,比用这个强多了!

    “我的意思呢,是能不杀人尽量不杀人,虽然花氏算计了我,为人也很坏,但好歹是一条性命,杀了的话太造孽了,就严点儿惩罚了她,留下她一条性命吧!”

    黑暗中,沈若兰悠悠的说道。

    她不喜欢杀生,也不喜欢残忍的刑罚,她是现代人,尊重生命,她觉得不到万不得已,她就觉得不应该随意剥夺别人的生命,所以,即便是花氏算计了她,她也只想到要惩罚她,却没想过要她的命。

    这一点,她跟淳于珟完全不同。

    淳于珟的观点就是,像这样心术不正的奸佞小人,留着也是祸害,还不如趁早除之,免得留些贻害人间。

    但是见沈若兰不肯,他也不想惹沈若兰不开心,就只好答应了。

    “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我明儿就打发英战过去,把她的舌头也拔了吧!”淳于珟淡淡的说,那平淡的语气好像不是要拔一个人的舌头,而是巴一个萝卜似的。

    沈若兰想到拔舌头的痛苦和残忍,忍不住闭了闭眼睛,说:“还是换个方式吧,舌头连着嗓子呢,万一给拔死了,岂不是违背了咱们的初衷了。”

    “那就砍掉她一只手吧,哪只手写了那封信,就把哪只手砍了!”淳于珟提议道。

    想到手被砍掉的血淋淋场面,沈若兰不禁一哆嗦,连连摇头,“不行,太残忍了,我不想把人弄残废了,不然她往后生存都难了。”

    “那你说怎么办?”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淳于珟也没招了,依着他就是手起刀落,把那个心术不正、搬弄是非的贱人一刀杀了,可这个丫头心太软,总不忍心杀人,连把人弄残了都不忍,他也拿她没办法了。

    沈若兰沉吟了一会儿,说:“要不,就毁了她的容貌算了,她一直仗着自己年轻貌美为非作歹,要是没了美貌她也就老实了,也就起到教训她和替我报仇的目的了!”

    淳于珟道:“好,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淳于珟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蛋,觉得不过瘾,又凑过去狠狠的亲了一口,说:“你的脸比从前光滑细腻多了,是不是弄到什么上好的胭脂了?”

    沈若兰傲娇的抬起下巴,像只骄傲的孔雀似的,说,“什麽胭脂,人家是天生丽质,越长越漂亮,哼!”

    她确实没用胭脂,能变得越来越细腻,越来越白皙,是天天喝灵泉水,用灵泉水做饭、洗脸的缘故,其实家里边的几口人现在都变白、变细腻了,只是他们天天都看着彼此,谁都没查觉罢了。

    不光是皮肤变好了,就连身体都变得结实健康了呢,从前穆氏的身子一直病病殃殃的,风吹吹就倒,甚至苍蝇踢她一脚她都得病上一场,但是自从喝了灵泉水后,她就再也没生过病,不光是她,家里所有的人还没有一个生病的呢,可见那灵泉水的效果是多么的厉害了!

    淳于珟稀罕的抚摸着她的脸颊,越摸越觉得像摸着一块温润无瑕的美玉似的,摸着摸着,就顺着脸颊往下摸去。

    沈若兰也没有反抗,等到他快摸到她那两个小乒乓球时,她忽然出手,在他的腋窝下咯吱起来。

    淳于珟感受着她的温软细腻呢,冷不丁被她这样来了一下,顿时啥兴致都没有了,他伸手抓住了她的两只小爪子,恶狠狠的说:“你这个东西,还真会扫兴啊!”

    沈若兰促狭的说:“看你那副饿狼似的样子,还以为你已经欲火焚身,感受不到其他的感觉了呢!”

    淳于珟听了,低头轻轻的咬了她的小乒乓球一下,发狠的说,“你这促狭鬼,再敢促狭扫兴,就点了你的笑穴让你笑上一晚上,看你还敢不敢了?”

    沈若兰被他咬的麻麻酥酥的,忍不住轻轻的哼了一声,娇柔的声音,像一个火苗似的,一下子点燃了他之前的感觉,他又低下头,轻轻的咬住了她,细细的品味起她身上每一寸肌肤的光洁柔嫩来,由上到下,一寸都舍不得落下......

    还好,淳于珟每次来时,都会悄悄的往其余几间屋子里放点儿对身体有益的安息香,让他们都睡得死死的,听不到别的声音,不然,他们今晚闹得动静这么大,一定会被人听到的,万一被人听到了,那可真是羞死人了!

    黑暗中,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紧紧的相拥着,为彼此带来一阵阵难以言说的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