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 伤害她的人都不会有好场
    上药时,他拿出一颗夜明珠放在了炕桌的烛台上,珠子发出的璀璨光芒,瞬间将沈若兰的小屋照得亮堂堂的,沈若兰的伤脚就暴露在他的面前。

    淳于珟一边给她上药,一边皱眉,这么多天过去了,天天给她上药,脚上的疤痕还这样狰狞,可见烫得多重,她当时被烫时得多疼!

    想到这儿,他的眉头拧的更紧了,摸着那凸凹不平的疤痕,沉声说,“还疼吗?”

    带着茧子的指肚摩在伤疤上,有点儿痒,沈若兰往回缩了缩脚,诚实的说,“不疼了,就是总痒痒!”

    “痒就对了,伤口刚脱痂时都这样,以后逢阴天下雨时更痒呢!”淳于珟拿出药膏抹了起来,他从打来吉州就总受伤,次数多来,对养伤的过程能总结出经验了。

    沈若兰咬着嘴唇,低声道:“我知道,哎!伤在脚上,痒的时候挠都不方便,真是折磨人呢!”

    “那你希望是在脸上吗?”淳于珟低头一边给她涂药,一边凉声问了一句。

    “当然不希望?”

    想到这个可能,沈若兰像被踩了尾巴似的猫似的,一下子尖利起来,坐起身气冲冲的说:“要是我的脸烫成这样,我一定会杀了沈若梅的,不管能不能治好,我都饶不了她,她现在还能活着,也算她运气了!”

    闻言,淳于珟勾起唇角笑了笑,眸中的寒光如流星般一闪,转眼即逝了。

    他没有说话,但不表示他没有行动,沈若梅现在确实还好好的活着呢,不过,她很快就能享受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了,伤害到她的人,不管是谁,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很快,药上好了,淳于珟下地洗了手,又回到炕上,脱了衣服钻进了她的被窝中。

    被窝里热乎乎的,还带着一股子淡淡的处子清香,淳于珟进去后,习惯的把脸埋在她的颈窝儿处嗅了嗅,说:“真香!”

    沈若兰弯起唇角笑了笑,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着他说,“今儿红棉被送到你那儿去了吧?你怎么处置她了?”

    “红棉?”他微怔一下,马上想起来了,“你是说陈炳荣的那个姨娘?”

    “对呀,就是她,你把她怎样了?”沈若兰问。

    淳于珟轻描淡写道:“割了舌头,放了!”

    沈若兰咽了口唾沫,割舌头,多疼啊?

    古代果然是个残忍残酷的社会,生活在底层的人当真是一点儿人权没有,这要是放在现代,哪个底层社会的百姓被上层社会的人给割了舌头了,网上的舆论都能把那个行凶的家伙给淹死,不搞得他身败名裂,身陷囹圄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可是,生在这个封建的旧社会,也就只能自认倒霉了,不,应该说,红棉还不算倒霉,至少她还活着,沈若兰本以为,按照淳于珟的性子,他得把她直接一脚踢死呢,没成想只是拔了她的舌头,还让她活下去了,她也算是幸运的了!

    事实上,淳于珟让红棉活下去,并不是因为他仁慈,而是红棉在最关键的时刻,把她收到的那封匿名信给禀出来了,算是将功折罪,才侥幸逃过一命的。

    淳于珟听闻段元焕家的妾室敢暗中陷害沈若兰,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已经差人去县城责问段元焕,现在,那个偷着写匿名信陷害兰儿的贱人,应该已经受到责罚了!

    **

    段家

    花夫人梨花带雨的跪在地上,娇娇软软的哭着,“夫君,媚儿知错了,您想想办法,救救媚儿吧,媚儿不想死啊……”

    此时,段元焕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神色纠结,面色痛楚,如同一只陷入绝境的困兽。

    自从罗同把湛王的话传过来后,他就一直处在了痛苦和纠结中了,自知爱妾犯下弥天大错,要是不处置了她,湛王是绝不会放过自己的,但是,他又是真心喜欢这个女儿,舍不得处置了她啊!

    “呜呜呜,夫君,我真不知道沈姑娘竟然是湛王的人,我还以为她要勾引你呢,所以才写那封信的,呜呜……早知道她是湛王的人,就是有鬼拉着我的手,我也不敢去写那封信啊…。”

    段元焕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爱妾,心里一阵阵的疼。

    他是真的爱媚儿,爱她的盛世美颜,爱她温柔多情的做派,也爱她在床上那副千娇百媚的模样和**蚀骨的功夫,反正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她什么他都喜欢,喜欢的不得了,不然他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要休了原配娶她为正妻了,更不可能在休妻无望的情况下抬举她做平妻,把整个段家交给她打点了!

    “我也不想罚你,可是,那是湛王…。”段元焕看着自己的爱妾,干涩的说,“湛王的脾气一向不好,今儿他巴巴的发人来说这事儿,我若还留着你,只怕自己也要招来杀身之祸了…。”

    “不会的,不会的,夫君,您可以去找夫人,她跟沈姑娘私交甚笃,只要她肯为妾身说话,湛王就一定不会责怪妾身了……”

    情急之下,花夫人一下子想到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让段夫人去找沈若兰给她求情。

    亏得她能想出这个法子,这段时间来,她为了逼宫,不择手段的陷害和欺压段夫人,也就是段夫人的忍耐性强,换做别人,早被她给磋磨死了,哪还能活到现在呢?

    段元焕听到她的主意,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跟妻子成亲多年,对她的性情还是很了解的,这段时间他们把她逼得那么狠,她肯定不会替媚儿去找沈姑娘求情的。

    “她,不会去替你求情的!”段元焕如实的说。

    花夫人却不这么认为,她坚持道,“不,夫君,她会的,她肯定会的,你是她丈夫,是她的天,她不敢不听从你的命令,你就去她跟她说,要是她办不这事儿,就把她休了,到时候她一害怕,肯定会使劲儿的…。”

    段元焕摇摇头,“不行,我已经很对不起她了,不能再这么做了,这样做太不是人了。”

    他虽然不喜欢他的妻子,甚至为了新欢要逼她让位,但是再经历了这么多事后,再让他逼她去为自己的新欢求情,也太过残忍了,他不忍心这么做,毕竟她还给他生了三个孩子呢。

    花夫人一听他不肯,顿时泪如雨下,膝行上前,抱着他的腿说:“相公,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去死吗?你不是说你这辈子最喜欢的人就是我吗?难道你舍得我去死?你要是不忍心逼她,那就去哄她一下,大不了,我把掌家的权利还给她,往后对她行执妾礼还不行吗?”

    一边哭着,一边把娇花似的脸蛋儿贴在段元焕的膝盖上,软软的叫着“夫君”,没几声就把段元焕的那颗心都给叫化了,最后,虽然情知道不应该,但还是起身去找段夫人了。

    段夫人赵氏这段日子过的很不好,她身边儿的亲信都被打发了,如今伺候她的人都是花夫人派来的,都是花夫人的人,一个个非但不好好伺候她不说,还想尽办法给她添堵,要不是她女儿天天在她身边守着,怕是早就叫她们给磋磨死了。

    如今虽然没死,但也快要被逼疯了,不然她也不会明目张胆的给沈若兰写信,送银子,叫她设法帮自己除去那个狐狸精了。

    段元焕走到赵氏的院子时,心里很不自在,从前媚儿是怎么在背后挤兑妻子的,他不是不知道,但是因为偏爱媚儿,他就选择装聋作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妻子一定已经伤透了心,如今他再来逼她给媚儿求情,她一定得恨死自己吧?

    可是,他也没办法,虽然他也很气媚儿犯下的大错,但是让她去死,他真的舍不得啊!

    进到院子里的时候,正好听到屋里传出一阵阵沉闷的咳嗦声,段元焕听了,心里不由得生出一阵内疚,他早就知道她病了,却从未来看过她一次,也未关心过她的病势如何,甚至还落井下石,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她禁足了,由着她在这里被那群恶奴欺负,自生自灭……

    进去后,屋里竟冷冰冰的跟冰窖似的,地龙没有烧,连炭盆都没有拢,赵氏正蜷缩在被窝里,有气无力的咳嗦着,段元焕见此情景,心里也不大好受,怒喝一声:“来人!”

    段夫人正咳嗦着呢,听到段元焕的怒喝声,睁开眼,看到他正气冲冲的站在屋里唤人呢。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扯了扯嘴角,苦笑说:“夫君怎么过来了?”

    段元焕没好意思直接说来此的目的,只说:“我过来瞧瞧你,怎么不见有丫头在身边服侍呢?”

    闻言,段夫人凄然一笑,说,“我怎么敢叫她们服侍我呢?她们不来磋磨我我就谢天谢地了。”话说完,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嗦,咳嗦得眼泪都出来了。

    段元焕见状,心里更愧疚了,怒声道:“你这院子里平时都是谁服侍的,告诉我,我去处置她们去?”

    这时,段夫人的大女儿茯苓拎着一篓碳走进来,见到父亲,赶紧撂下碳篓子,战战兢兢的上前向他请安问好。

    段元焕妻妾众多,儿女也多达十几个,所以对这个跟妻子肖似的女儿也不大放在心上,茯苓也不大喜欢她这个爹,还挺怕他的。如今她娘受委屈,她也不敢给她娘叫屈,只能尽自己的一点儿绵薄之力帮衬她娘吧。

    “给父亲请安!”

    “起来吧,你倒是孝顺,还知道照顾你娘!”段元焕看着只有十一岁的女儿,夸了她一句。

    茯苓听了,双眸中顿时浮起了一层雾气,她红着眼圈,哽咽着说:“父亲,这是女儿应该的,女儿要是不帮衬着娘些,娘早就被人给磋磨死了……”

    段夫人看到女儿哭,心里也伤感的不得了,也跟着她呜呜噎噎的哭起来,既哭女儿孝顺,又哭自己命苦,自幼嫁的丈夫,竟然为了个贱女人这般作贱自己,她好恨,好苦啊……

    段元焕看到妻子女儿哭得凄惨,不自在的咳嗦了一声,说:“花氏新掌家的,到底经验不足,连挑几个好使唤的下人都挑不好,害你受了这般苦楚,我看这个家还是由你来当吧,还有伺候你的下人,我看都是些懒骨头,明儿就都换了去,你喜欢谁服侍,自己挑好了。”

    话一出,段夫人和茯苓都大吃一惊,他这是要把掌家的权利交还给她吗?花氏又怎么肯呢?眼见的他爱花氏爱得恨不能日日捧在手里,又怎么可能罔顾花氏的意愿,把掌家的权利交还给她呢?

    段夫人不愧为大家出身的,深谙宅斗的要领,这会子丈夫忽然对她这么好,定然不是他回心转意了,而是一定另有所图,于是擦了擦眼泪,缓缓的说:“不必了,我如今也病得七死八活的,什么时候好还不一定呢,她在外面见多识广的,阅历肯定比我丰厚,这个家也肯定能当的比我好,还是她接着让她当好了!”

    她故意跟段元焕提起花氏‘在外面见多识广’,是为了暗讽她从前的生活放荡堕落,也是为了提醒段元焕别色令智昏,别忘了她是个什么货色。

    听到段夫人这么说,段元焕的脸色果然不大好看了,僵了片刻,最后还是坐了下来,艰难的说,“其实,让你当家还是媚儿自己的意思了,如今她遇到点儿麻烦,也只有你能帮她了,倘若你能不计前嫌施以援手,媚儿往后一定会对你以礼相待,这个家往后也还由你来当!”

    一听这话,段夫人眼睛里划过一抹苦涩,她多想听到丈夫说让她掌家是因为他回心转意了,或者是因为看花氏这般欺负自己他看不过去了。

    可惜,他连骗骗自己都不肯,直接上来就为花氏求情,可笑他还自诩女人缘儿有多好,身边的女人也一直很多,然而他到底还是不了解女人。

    当一个女人被另一个女人夺走一切的时候,又怎么可能去帮她?即便是帮助那个毁掉她的女人能够获得巨大的利益,但是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在彻骨的仇恨面前,就是拿出再大的利益好处,也不可能让她放弃弄死她的机会啊!

    她抿了抿嘴,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说:“到底是什么事儿啊?有夫君你罩着,她还会遇到麻烦吗?”

    段元焕叹了口气,说,“事情是这样的……”他觉得有必要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她讲明白了,不然她不知情的话,也没办法去找沈姑娘替媚儿求情啊!

    段夫人听完后,为难的说:“夫君,我跟沈姑娘的交情还没好到可以求她办事的地步呢,除了这个法子,就在没有别的法子了么?”

    段元焕道:“没有了,我认识的能跟湛王殿下说上话的人,也都是跟我一样给他做买卖赚钱的,但是这种事儿,谁敢去找他说呢,所以,还是从沈姑娘那边儿下手的比较好。我看,你去找沈姑娘求情再合适不过了!”

    段夫人垂下眼眸,心里呵呵的笑了几声,说,“让我去替花氏说说情倒是可以,但是能不能行就很难说了!”

    不行是一定的了,就算她真在沈姑娘面前有那么大的面子,她也肯定不会去给她说情的,但是当着他的面儿她又不能这么说,只好拿话敷衍他了。

    多年的夫妻了,即便是段元焕不喜欢她,平日里也不大不留意她,但是对她的性情也还是有几分了解的,看到她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段元焕立刻就明白她心中的想法了。

    她不想帮忙,甚至还想落井下石,置人于死地,这是他接受不了的,他不能让媚儿有事,即便是要愧对了她这个原配妻子,对不起她给他生的几个孩子,他也必须强迫她为媚儿求情,不然,媚儿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他狠下心肠,对段夫人说:“这次的事儿要是成了,往后我会让她对你行执妾礼,家里的一应事务还是由你来掌管,但是,要是不成……”

    他的声音冷下来,硬着心肠说:“那你也不用回段家来了,直接回娘家就可以了!”

    就差没直接说不成就休了你了,但是段夫人也一下子就听明白他的意思了。

    她那张本就苍白病弱的脸刷的一下又白了许多,一双眼睛也带着痛苦和控诉的神色,死死的盯着段元焕,像要崩溃、要爆发似的,但最后却没有爆发出来,她只盯着他的眼睛,泪流满面的呵呵说,“我知道了,我会尽力的,夫君放心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