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聘礼
    崔氏卡巴着眼睛,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忽一眼瞥到了穆氏,见她正端坐在那里,已经喝完了那盏安胎药,正优雅的拿着帕子擦嘴呢。

    见到她那副优雅从容的样子,崔氏不觉又忌又恨。

    一样的女人,凭啥她就这么好命呢?跑出去骚浪十多年,回来还能被她爷们当成宝贝似的捧在手心儿里,瞧瞧,都怀孕了,可见他们两口子是总在一起的。

    回过头来再看看自己,张兴旺那个老鳖犊子啥时候对自己好过啊?就算自己给他生了仨儿子他也不待见自己,一天天的跟她说话都没个好气儿,俩人也有好几年不做那事儿了,有时候她有心思让老东西犁犁她那块旱地,老犊子还不肯,更是没好气的骂她是老不要脸的,碰都不肯碰她一下哩,都憋屈死她了!

    一样的女人,同人不同命啊!

    崔氏嫉妒的看着穆氏,又因穆氏说话柔声细语的,以为她是个好拿捏的,就不是好声儿的冲她喊起来。

    “沈老二家的,你瞎了吗?你们家人打人呢,你没看到吗?还是你故意纵容她们欺负我们?告诉你,今天这事儿你不给我好好说道说道,老娘今儿就跟你没完……”

    穆氏抬起眸子看着崔氏,依旧是柔声细语的说,“你不是说要去告我们,让我们一家都下大牢、砍脑袋吗?那我还有啥说的呢?就到官府去说道好了,到底是谁下大牢谁砍脑袋,让官府来断吧。”

    “你,你这是啥态度?你们家又不缺这点儿钱,也不缺那张皮子,你闺女不是找着有钱男人了吗?还刮吃我们家那点儿东西干啥?你们还要不要脸了。”崔氏叫了起来。

    穆氏一看崔氏这副四六不懂得死样子,就知道跟她也说不通个啥,就淡淡的说,“你要是觉得我家不对,就到官府去告我们吧,要是官府判我们该给你啥,我们肯定就给你啥,绝不含糊。”

    说完,对茵茵道:“送客吧!”

    茵茵上前一步,对崔氏做了个请的动作,“这位老太太,我家夫人要休息了,您请回吧。”

    崔氏看着穆氏对她那副冷淡又带搭不惜理儿的模样,心里这个气呀,一样的农村老娘们,她被称为老太太,而她却被称为夫人,她心里不平啊!

    “这把你装的,还夫人?我呸——”

    嫉火攻心的崔氏被穆氏的态度给激怒了,忍不住破口大骂,“我来要回我们自己家的东西,你凭啥撵我?那是我儿子拿命打回来的,你闺女都跟别人订婚了,凭啥还赖我家的东西?你们这家子不要脸的,这点儿东西都要赖,你们活不起了咋地?还有你,跟我装什么夫人太太?谁还不知道你咋的,破鞋,养汉老婆……”

    崔氏立瞪着眼睛骂起来,没等骂完呢,素素又倏的一下闪过来,不用沈若兰发话,抬起手‘噼里啪啦’的连着打了崔氏五六个大嘴巴子,动作快得就像再放快进似的,转眼间就打完了,把崔氏打得双耳轰鸣,眼冒金星,两个脸颊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一转眼就肿得像屁股那么大,眼睛都睁不开了。

    因为动作太快,崔氏被打完了才反应过来,她‘嗷’的一声,一头向素素撞来,看疯狂的样子,像是要跟她同归于尽似的。

    素素轻轻一闪,躲过了崔氏的撞击,就势扯住了崔氏的后脖领子,将她薅到门口儿,一推门甩了出去。

    茵茵见状,也弯腰把张金凤薅了起来,丢到了外面。

    “哎吆——”

    “啊——”

    先后两声惨叫,娘俩都被摔在了院子里,崔氏先着地的,正痛声惨叫呢,冷不丁她那膀大腰圆的闺女向她砸来,一个一百五十斤的大肉饼子,毫无预警的砸向她,差点儿把她给压死了。

    “杀人啦,我滴个天啊,大家都来看啊,有人要打死我这老婆子呢——”

    老崔婆子从来就不是个肯吃亏的主儿,这会子被人家打成猪头,又被人家给丢出来了,她焉能就此罢休?一看打不过人家,就干脆躺在地上,呼天喊地的做起来,想要放赖讹人。

    放赖讹人是农村泼妇们干仗时惯用的伎俩,当她们跟人发生肢体冲突时,要是有男人碰到她们,她们就脱衣裳喊非礼,要是女人碰到她们时,她们就往地上一躺,说是自己被打坏了,你得给治病、赔钱,不然就跟着你住到你家去,白吃白喝还得人伺候,不把你家折腾得丢了一半家私绝不善罢甘休……

    沈若兰在屋里听到崔氏抑扬顿挫的哭骂声,晓得她要放赖,就皱起了眉头对素素说:“去,处理了。”

    素素听了,马上走出去,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对崔氏说,“马上滚,要是再敢在这儿放赖,先看看你们的脖子有没有这面墙结实。”

    说完一抬手,一道银光从她的袖子中闪出,只听“铮”的一声,一把三寸长短的飞镖破风而过,钉到院墙上,只留下一段镖柄在外面,两寸余长的镖身全部都没入了院墙中。

    这是青砖的院墙,不是土夯的,能不费吹灰之力把飞镖射入青砖中那么深,可见这发镖的人有多深厚的功内功。

    崔氏一看到这情景,哭嚎声一下子戛然而止,就像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似的,再也敢吭一声了。

    沈若梅也瞪大了眼珠子,嘴唇子哆嗦了几下子,却啥也没说出来。

    素素见她吓老实了,哼一声关上门,不再理会她们,这样的下三滥,还不值得她费心思。

    崔氏和张金凤看着那把寒光闪闪的刀柄,又看看那扇关闭的门,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最后都悄没声地站起身,扑棱扑棱身上的土,一瘸一拐的出去了。

    她们虽然有点儿缺心眼子,但是还没有虎透腔,眼前的形势对她们很不利,硬碰硬指定讨不到便宜,没准儿放赖不成还得叫人家给放血呢,还是赶紧走吧……

    走出沈若兰家,张金凤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小声说,“娘,咋办啊?难不成就这样算了?”

    老崔婆子也回过头,狠叨叨的看了后面的宅子一眼,‘呸’了一声,道,“算了?咋能就这么算了呢?她们把咱们娘俩打成这熊样儿,能就这么算了?”

    “可是,不算了又能咋整啊,你没看出来吗?那俩骚比都是有两下子的,一言不合就开削,咱俩也打不过她们啊?”

    老崔婆子揉着猪头似的脸,寻思了一会儿,说,“打不过咱们就换别的招,走,上彩霞她们家看看去……”

    **

    络腮胡子几个人半死不活的逃回吉州,一回到大将军府,几个人就大哭着跪在陈炳荣的面前告状:“大将军,您可要给属下等做主啊,属下等残的屈啊……”

    陈炳荣看到几个残了的部下,不由得大吃一惊。

    这个络腮胡子叫邓伦,此人虽然算不上聪明,但却是个武艺高强的武将,等闲之辈打不过他的,什么人能有恁大的本事,不仅把他打败了,还把他的手臂都砍掉了呢?

    “呜呜呜,属下等奉您的命令去了靠山屯儿,找到了那位沈姑娘,哪知她不愿意来咱们府上……”

    丢了一条胳膊,邓伦也没了之前的男儿气概,一边说一边哭,及至听完他的哭诉,陈炳荣的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好。

    淡金色的骏马不是普通的马种,而是鼎鼎大名的汗血宝马特有的颜色,汗血宝马价贵,在楚国并不多见,吉州更是少之又少,据说仅有一匹,还是养在湛王府中。

    若真如传言那样,那么那个骑马伤人的人必定是湛王的人了,甚至还有可能是湛王本人,不然别人也没那么高的武功,能在一招之内让他的心腹大将变成独臂神尼!

    此时,陈炳荣的师爷就站在他的身边儿,听完邓伦的叙述后,师爷捋着山羊胡子沉思了半晌,又详细的向邓伦等人询问了行凶者的模样,邓论等仔细的描述一遍后,师爷肯定的说:“将军,属下觉得那个砍伤他们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湛王殿下!且红姨娘向您讨的这个丫头,就是湛王为之放弃三十万吉州大军的沈姓小商女!”

    陈炳荣一听,脸上徒然变色。

    他抢了湛王的军权,肯定已经让他对自己不满了,这会子又歪打误撞的招惹了他的心尖尖儿,他肯定对自己更仇恨了,这下可糟了!

    虽然湛王已经不再是统领三十万大军的湛王爷,但是他的战神和杀神威名犹在,世人都知道他武功高强,天下无敌的,这样的人跟自己结仇了,往后还能有他的好日子过吗?

    且他在北方经营多年,势力盘根错节,到现在他还没有探出他到底有多少隐秘的势力呢!惹怒了这样的祖宗,他真心感到害怕啊!

    “师爷,你说这事儿现在该咋办?”陈炳荣有点儿慌了,这会子他都恨死红棉了,都是那个贱人惹的祸,这下子可把他给连累了……

    师爷沉吟了半晌,说:“大将军,属下觉得湛王非常爱重那个女子,他为了她不惜放弃自己身份,可大将军您却要让人家给您的姨娘做丫头,如此贬低湛王心爱的女子,湛王一定很恼火,所以才会那样对待邓伦等人的,大将军要是想平息王爷的怒气,只怕……就要忍痛割爱了……”

    陈炳荣是聪明人,师爷口中的‘忍痛割爱’是什么意思,他一下子就领悟到了,并马上做出了回应。

    “只要能平息湛王,本将军舍出个妾室原算不得什么,只是如此,湛王就能消气吗?”

    “湛王能不能消气属下不知,就只知道大将军您若不惩治红姨娘,湛王就会认为是您有意纵容妾室为难他心爱的女子,或者是有意向他挑衅,后果嘛,请大将军应该知道……”

    闻言,陈炳荣毫不犹豫的下令,重责红姨娘五十大板,行刑后马上披枷带锁,押送到靠山屯儿去,任由湛王和沈姑娘处置。

    红棉在陈炳荣的心中,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别说这个祸是她闯下的,就算与她无关,只要关系到自己的利益,陈炳荣也会毫不犹豫的把她舍出去的。

    为表自己的歉意,他还特意给淳于珟修书一封,将此事如实的叙述了一遍,向淳于珟禀明,他并不知沈若兰就是王爷心爱的女子,都是这个叫红棉的贱妾不晓事,害他得罪了王爷和沈姑娘,如今他就把这多事的贱人押解过来,是杀是剐全由王爷,直到王爷消气为止。

    可怜的红棉做梦都没想到,她惦记着的会唱曲儿的沈姑娘竟然和湛王是这种关系,得知真相后,她悔的肠子都要青了,然而,这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闯下这弥天大祸,她必须得承担责任,于是,被打了一顿板子后,披枷带锁的押送到靠山屯去了……

    **

    再说崔氏和张金凤母女,从沈若兰家被扔出去后,就直接去了彩霞家。

    彩霞家只有彩霞一人在,大春出去拉脚挣钱去了,彩霞的肚子月份大了,也不能跟那帮老娘们一样出去卖粉条子,就只好留在家里喂喂猪,养养鸡,安安静静的等着孩子出生。

    看到崔氏和张金凤忽然来了,彩霞惊讶的说,“大娘,金凤,哪阵风儿把你们给吹来了?”没等说完了,一下子看到崔氏肿的像屁股那么大的一张脸,惊道,“艾玛,大娘的脸咋滴了,这是让谁给扇了咋地?”

    崔氏一听这话,一屁股坐在炕沿儿上,拍着大腿哭起来。

    “哎呀我的娘啊,我的命好苦啊,活这么大的岁数了,还让人给扇大嘴巴子,我还有啥脸活人啊……”

    彩霞一看崔氏这样儿,嘴角直抽,心说,大娘啊,又不是我扇的你,你上我家嚎丧啥呀?我这还怀着孩子呢,都让你给嚎丧背晦了……

    崔氏才不管彩霞是咋想的呢,只管拍着大腿呼天喊地,她在这儿嚎丧的目的,就是为了把靠山屯的村民都吸引过来,好让人知道沈若兰是咋对待她前婆婆的,又是咋赖帐不还的,好达到搞臭她名声的目的。

    别说,她的目的还真达到了。

    确切的说,是达到了一半儿,因为她成功的把很多村民给吸引过来了。

    要说也是她幸运,现在屯子里很多人家都没人,不是在粉房子呢就是在干豆腐作坊呢,女人们则天不亮就坐着马车出去卖粉条子和干豆腐去,一家也就剩下个干巴老太太或者干巴老头儿,看着几个不懂人世的小娃子。

    崔氏要是在别的地方哭,也只能招去几个干巴巴的老太太和不懂人世的小娃娃而已,但是她选择了在彩霞家,沈若兰的粉条作坊就开在彩霞家的隔壁,与彩霞家就只有一墙之隔。

    这粉房子原来就是沈家的老宅,后来被沈若兰该为粉条作坊了,这会儿,正有一百来号人在里面干活儿呢,听到隔壁的哭嚎声,干活儿的村民们还都以为出了啥事儿了,都停下手中的活计过来瞧。

    一见大伙儿来了,张金凤赶紧唾液横飞的向大伙描述刚才的事儿,夸张的跟大伙儿说沈若兰是如何如何的不讲理,她们家的两个丫头是怎么揍她跟她老娘的。

    为了让大家相信,她还叫她老娘抬起头,给大伙儿看看那张猪头似的脸,还差点儿撩起衣裳,让大伙儿看她被踹伤的肚子,好在彩霞把她拦住了,不然她非得把衣裳撩起来不可!

    说完这些,张金凤和崔氏以为大伙儿一定会向着她们,声讨那个死兰丫呢,把她的名声搞臭了呢。

    没成想,彩霞第一个开了口,竟是向着沈若兰说话。

    “大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是我说你,你们家靠着人家兰儿的秘方挣了多少钱啊?要不是人家那秘方,你们家上哪翻身去?,叫我说啊,兰儿那方子卖你五十两都便宜了,要是我的话非要你二百两不可!”

    “就是啊,你家现在不光把那好几百两银子的外债都还上了,听说还买了四亩上等好地呢,要不叫人家兰儿给的秘方,你们家现在还一**子饥荒呢,上哪整这好日子去?人家兰儿对你们家这么大的恩情,你咋就不知道感激人家呢?这心眼子是咋长的呢?”

    “不是,不是,你们听我说,不是那样的……”

    崔氏一看大伙儿都不帮她说话,还都纷纷指着她,急忙辩解,“她给我们个方子是不假,但是我家二小子还救她老爹一命呢,她爹那一命咋也值个方子钱吧,她咋还能管我们家要这要那的呢?”

    翠翘也在粉房子干活儿,每天跟几个妇女几个负责挑土豆和洗土豆,听到老崔婆子的话后,快言快语的说,“你们家二勇救了沈二叔一命不假,但是兰儿不也以身相许报答他了吗?结果婚都订下了,你们家又把人家给扔半道儿上了,还好意思提呢?”

    大庆也瓮声瓮气的说,“老太太,兰儿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她是啥样人儿我们心里都清楚,别说她不缺你这几两银子,就算她缺,兰儿也绝对不带赖你那点儿钱的,她不给你那肯定就是你不该拿,我看你还是家去吧,别再这胡说八道了,我们这些人可都是把兰儿当成自己亲妹子看,要是再听到有人臭屁她,万一有人气不过对你不客气,那你可就得不偿失了…。”

    “对我不客气?咋地,你们还想打我咋地?”

    崔氏听到沈大庆的威胁,一下子炸了,又拿出那套泼妇的作风来,“你们打呀,你们使劲儿打,正好我没地方吃饭呢,今儿你们谁敢动我一下,我就一头碰死到他们家门口去,我变鬼都不放过他……”

    别看她在素素和茵茵面前消停的,挨打也就挨打了,但是这这些普通百姓面前可不那样了,这些平头老百姓谁敢轻易动手打她个老太太啊?大家都是小门小户的过日子,谁不怕让人家讹上啊?

    “你还是不是人了?人家兰儿这么帮你们,你咋还非得跟人家过不去呢?”

    谢大娘看不下去了,瞪着崔氏出声骂起来,“我就没看过像你这样的人,见利忘义,恩将仇报,忘恩负义,你就不怕把兰儿惹急眼了,把那个五香花生米的方子公布给大家吗?”

    “对呀,要是那个五香花生米的方子谁都知道了,看你们家还上哪挣钱去……”秋萍嫂子跟着说道。

    还有人说,“诶?要不咱们就干脆凑五十两银子,跟兰儿把那个方子买下来,然后再公布于世,省得让那些没心没肺的狗东西占了便宜去。”

    这话,明显就是在骂崔氏和张金凤呢,俩人心明镜似的,但是又不敢骂回去。

    因为人家要买她们家赖以生存的方子了,要是那方子叫他们买了去,再公布于众的话,她们家还上哪赚这老些钱去啊?

    崔氏还指着老头子今年能赚到大钱,好送她的宝贝儿子去县城的书院念书呢’张金凤也指着她老爹多赚些银子回来,好给她多置办点儿嫁妆,好为她能顺利嫁人增加点儿筹码呢!

    要是方子给公布于众了,她们往后可就你没啥指望了,就只能跟别的泥腿子一样,再地里刨食了!

    最后,这娘俩在众人的谴责声和唾骂声中,灰溜溜的回家去了。

    此番来靠山屯,娘俩唯一得到了,就是一泡脚和一顿大嘴巴子,这个教训,够她们娘俩记上一阵子的了……

    **

    一晃,到了淳于珟给沈若兰下聘的日子。

    靠山屯的人都知道,沈若兰是被新迁到北山上那个富贵公子给聘去了,大家都给山上那个人盖过房子,知道他是个富贵人,还都以为他给兰儿下聘礼会办的煊煊赫赫,几百抬聘礼从山上一直连到沈家呢。

    于是下聘这天,除了去城里卖货的,在作坊干活的,剩下的村民们都跑到了沈若兰家门口,等着看下聘礼。

    然而,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山上那位贵人并没有置办多少聘礼,全部的聘礼加起来也就四个小箱子,还轻飘飘的,根本不用抬,只用四个小厮每人抱一个箱子,就轻轻松松的把聘礼送来了。

    乡下人没有多少见识,见到四个能被轻易抱起来的箱子,就晓得里面肯定没有金银珠宝,顶多是些绸缎布匹什么的,反正不会有太值钱的东西,于是也就没了那么大的兴致。

    沈若兰却深知道,他一向大方,不会吝于几箱子聘礼的。之所以没有几十抬几百抬的往家里抬,大概是怕家里被贼惦记上,生活不得安宁吧,所以,他选了些精贵轻巧的东西送来的!

    沈德俭和穆氏根本不在意他送来多少聘礼,他俩早就商量好了,不管送来多少聘礼,他们都会按女儿的嫁妆陪嫁回去,所以送多送少无所谓,少送点儿正好,省得来回折腾的费事呢。

    乡下没有那么多讲究,把聘礼送到后,淳于珟留在沈若兰家吃了一顿饭,算作是定亲宴,两个人的事就此就算正式定了下来,就等着元旦那日迎娶了。

    今天的淳于珟也算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从打过来沈家起,就一直浅笑着,风度翩翩,彬彬有礼,还在众人的见证下,叫了沈德俭一声‘岳父,’又叫了穆氏一声‘岳母’,喜得这老两口子赶紧给红包儿,咧着嘴差点儿找不着北呢!

    吃完饭,大家纷纷散去,家里就只剩下沈若兰自己家人的时候,沈若兰当着爹娘的面,打开了这几个装着聘礼的箱子。

    第一个箱子里,装的是几沓房契和地契,沈德俭定睛看时,一下子惊呆在那里。

    原来,淳于珟把他封地内所有县城,州府,各拿出一间铺子送到沈家做聘礼,也就是说,沈德俭家现在已经有几十间商铺门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