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怒扇崔氏
    听到穆氏的话,崔氏和张金凤都冷笑起来,娘俩不约而同的撇着嘴巴,脸上露出一副奚落嘲笑的样子,跟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

    不过,看在穆氏答应还钱的份儿上,她们娘俩表示了鄙夷后,没有再说别的话。

    穆氏看着这母女俩这副死样子,心里气得不行,之前她一直很喜欢张二勇,也一直为他跟自家的女儿退婚感到遗憾,但是在见到崔氏后,她忽然觉得没啥遗憾的了,甚至还有些庆幸,幸好退婚了,不然摊上这么个婆婆和小姑子,兰儿还不得叫她们給烦死啊?

    照现在的情形看,兰儿找湛王算是对了,虽然湛王的老娘也不怎样,但是好在不用跟兰儿在一起过啊,她们一个在京城,一个在吉州,一年到头也见不着一回的,就算见了,也就三五天就分开了,便是难缠忍忍也就过去了,不像二勇他老娘,常年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想摆脱都摆脱不了,这辈子跟这么个人纠缠在一起,生活还有什么质量可言呢?

    穆氏撂下脸来,不再搭理这娘俩了。

    本来看在张二勇的面子上,她还想对崔氏以礼相待呢,但是一看崔氏这副德性,也不配受到她的礼遇,正好招娣给她端来了安胎药,她便端着药碗,不紧不慢的喝了起来,把那娘俩晾在了一边儿。

    张金凤看见穆氏半垂着头,自顾的喝着啥,也不给哦她们娘俩整点儿啥吃喝的,就挑理说:“二婶儿,我跟我娘大老远的上你家来,你咋不搭理我们呢?也不说给我们上点儿瓜子茶啥的,有好东西就顾着自己喝,有你这样招待且(客)的吗?”

    穆氏抬起眼眸,淡淡的说:“我喝这东西虽然好,但不适合你们喝。”

    张金凤才不信呢,阴阳怪气的说:“啥好玩意儿你能喝我们就不能喝呀?二婶你从前可不这么小气,是不是因为我哥不要你闺女了你就生气了,就不待见我们了。”

    “我娘喝的是安胎药,你也要喝吗?”沈若兰擦着湿漉漉的长发,从西间出来了,看着张金凤问道。

    此时,沈若兰就穿着那身浮光锦做的褙子,柔软的鹅黄缎子衬着她雪白的肌肤、嫣红的嘴唇、乌黑的秀发,越发显得她容颜娇媚,绝世倾城!

    张金凤看到又变美的沈若兰,张了张嘴,都忘了她奚落自己的事儿了,光顾着嫉妒去了,简直嫉妒得要命。

    记得刚认识沈兰丫时,她还是脸蛋还黄黄的毛丫头,可这才几个月的功夫,她竟然变得这么白了,白的就跟那剥了壳的鸡蛋似的,嫩的一掐都能冒水儿,这般细嫩的皮肤,她做梦都想要啊!

    老崔婆子看到沈若兰的巨大变化,也大吃一惊,不过,她可不愿意承认沈若兰变美了,哼,女人家长成这副样子,分明就是狐狸精相,一看就不是个正经玩意儿,还不如金凤这样大脸盘子的,膀大腰圆的好呢!

    沈若兰没理会她们母女俩的目光,径自走进屋,在娘的身边儿坐了下来,不冷不热的说:“大娘是来还钱的吧?”

    “还钱?还啥钱啊?”被她这么一问,老崔婆子才从对她容貌产生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沈若兰不紧不慢的说,“当初张二勇从我手里买下五香花生米的秘方,说好了五十两银子的,可是后来就只给了我一张狐狸皮,还买了几次吃的喝的,加起来也就十两八两的价钱,根本就不足以抵我那五十两银子,所以,剩下的四十两,您看看,什么时候还我呢?”

    听沈若兰这么一说,崔氏嗷的一声跳起来,指着沈若兰骂道:“你个黑心的小**,一个破方子就要讹我们家五十两银子,你还要不要脸了?怪不得你家的日子过得好呢,原来都是靠讹……”

    没等骂完,一绿一蓝两道身影倏地从屋外闪进门来,没等崔氏看清楚呢,其中的那个穿蓝色的身影已经到了她跟前儿,二话不说抬起手,‘啪’的一个大嘴巴子扇在崔氏的脸上,崔氏被打的像个陀螺似的,转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圈,最后跌倒在地上。

    崔氏被打蒙了,她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打她的女子,一个二十岁左右,神色清冷,相貌平平的女子,此时她正冷冰冰的看着她,那眼神,跟看一坨狗屎似的。

    崔氏被她拿鄙夷的眼神刺激到了,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张牙舞爪的就要扑过去揍那个打她的女子,“你奶奶个腿儿的,哪来的骚比敢扇老娘?”

    素素抱起胳膊冷笑一声,怒怼说,“就是我这个骚比打的你,怎样?”

    沈若兰和穆氏听到素素这直白的对话,顿时嘴角直抽,湛王送来的人——果然不同凡响啊!

    张金凤看到她老娘挨了打,先是楞了一下,回过神儿后,马上加入了战争中,“你个骚比是谁?凭啥打我娘,欺负我们老张家没人了是吧?看我不把你打得你满地找牙…。”

    她撸胳膊挽袖子的就要冲上去打素素,哪知刚冲过去,还没等出手呢,就被在一边儿看热闹的茵茵咣当一脚,直踹到了门口儿,撞在了门上。

    要不是有门挡着,肯定就踹到门外去了。

    “哎呦……我的娘啊,这可要了我的……血命了啊……”

    张金凤躺在地上,捂着被踹到的位置,痛得翻来覆去,死去活来的,一层细密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来,那张黑色的大方脸也有点儿发白了。

    沈若兰看到张金凤被踹得都飞起来了,又看见她疼的一脑袋汗,有点儿担心了,怕真把她踹个好歹的,二勇回来也没法跟他交代啊?

    然而,她的担忧属于瞎操心了。

    素素这一脚踹得很有技术含量,既能让张金凤疼的起不来身,又没有伤到她的要害,正好可以起到震慑她的作用。

    一边儿的崔氏一看女儿被踢成这样,又看看两个面无表情的婢女,本来还想跟行凶的人撕巴撕巴,但又一想到那个瘦巴巴的丫头就能一脚把她那个膀大腰圆的闺女给踹飞了,可见必定是个练家子,她……惹不起啊!

    于是,便把矛头对准被沈若兰娘俩。

    “好哇,你们这对狼心狗肺的母女,非但不还钱还欺负人,你们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信不信我把你们告到官府去?”

    沈若兰打开门,带笑不笑的说:“请吧,想告的话请便,我不拉着,要是怕今儿天晚雇不着车,可还以到屯子里老于头家去雇他的毛驴儿车,也可以去沈大春儿家雇他的马车,我相信这俩车无论是哪辆,都能在天黑前赶到县衙,您想去就快点儿去了吧,晚了要是被别人雇走了就糟了……”

    崔氏一听沈若兰的话,一下子懵在了那里。

    她还以为她说要去告她们娘俩,沈若兰会害怕,会跟她赔不是,甚至会把那张狐狸皮还给她。

    但是,照现在的情景看,她一点儿都没害怕,也根本就没在乎她,这把崔氏气的,肺都要炸了!

    她虽然咋呼的利害,但其实并不是真心想要去县衙告状啥的,她一个妇道人家,哪会打官司告状啊?连衙门的大门儿朝哪开都不知道呢,她嚷嚷着告状,不过是想吓唬吓唬沈若兰娘俩,让她们给自己赔不是,顺便再偿点儿医药费喝营养费,这事儿也就算过去了。

    但是,照现在的情形来看,沈若兰这个死丫头根本就不怕他报官,甚至还有点儿迫不及待的想去官府跟她打官司呢。

    崔氏虽然糊涂,但是也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这个死兰丫现在手里有钱,她就是跟她去打官司,也肯定赢不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