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章
    晚上,出去卖粉条的女人们陆续的回来了,回屯子后,这些女人们有兴高采烈、斗志昂扬的,有的垂头丧气,一脸栖皇的,不用问,光看她们的表情,就知道她们的销售情况了。

    回来后,这些人连家都顾不上回,就赶着来向沈若兰回报自己的销售情况!“

    ”兰儿啊,嫂子今个是头一遭出去卖东西,没经验,就只卖了十几斤,不过没事儿,嫂子现在已经摸着门道了,明儿个再去肯定能多卖的。桂生子媳妇信心十足的说道。“

    沈若兰笑着说,”这才是第一天,能卖出去点儿就已经很好了,往后指定一天比一天好。“

    ”对,指定是一天比一天好,咱们的粉条那么好吃,价钱又公道,指定有的是人买的吃。“秋萍嫂子喜滋滋的接过话来,说,”我今儿个运气好,卖了50多斤呢,就是时间太赶了,要是有时间再卖一会儿,那一百斤粉条子我都能卖了。“

    秋萍嫂子是到县城去卖的,坐的是桃花村栓子的马车,栓子的马车早上走晚上回来,她们只能在县城呆两个时辰,所以,她觉得自己卖货的时间少。

    沈若兰说,”你们要是打算长期做这买卖,不如去跟栓子商量商量,让他每天早点走,晚点回来,这样就能多出点儿卖的时间啊。“

    ”对,我们明儿就去找他商量去,不行的话,我们就把他的车包了,时间我们来定。“

    说话的是愿莱媳妇巧珍,巧珍嫂子跟秋萍嫂子,桂生子嫂子都是好姐妹,是个挺干净挺利落的媳妇,就是命不怎么好,嫁到靠山屯**年了,却连着生了四个闺女,一个带把的都没生出来,婆婆因为她生不出儿子,对她很不待见。

    因为在婆家地位低,巧珍嫂子总觉得在人跟前儿像低人一等似的,平时在人堆儿里也不怎么说话,像这样在众人跟前儿抢头说话的时候,还是头一遭呢。

    沈若兰看见她表情兴奋,一副激动的样子,晓得她定是卖得挺好,就问道,”巧珍嫂子你卖了多少?“

    巧珍抿嘴一笑,带着几分羞涩又激动的神色说,”托了兰儿你的福了,带去的一百斤都卖了。“

    ”哎呀,这么厉害?“沈若兰惊讶道。

    桂生子媳妇笑道,”何止啊,人家巧珍不仅把自己带去那一百斤卖了,还帮她妯娌卖了30多斤呢,想不到吧,这家伙平时不蔫声不拉语的,上真章儿竟这么会说,连我们都给惊到了。“

    巧珍听到桂生子媳妇的表扬,抿嘴笑起来,脸上红扑扑的,一副兴奋而又不大好意思的模样。

    这么多年,她因为生不出儿子,一直被公公婆婆嫌弃,被妯娌和小姑子排挤,使得她很不自信,都对自己失去信心了,觉得自己啥都不好,就是个没用的女人。不过通过今天卖粉条儿,才让她对自己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她觉得自己不像公公婆婆说的那么一无是处,至少,她卖东西的能力比村里其他老娘们都强,今天,她赚了一百文钱呢,除去车费还剩下九十五文呢!

    从打嫁过来,她手里还从来没有过这么多钱呢,家里是婆婆把钱,她男人挣得钱都得交到婆婆手里,她想要花钱,哪怕是一文钱,都得找婆婆要,婆婆是个悭吝的性子,恨不得一文钱掰成两半花的,找婆婆要一分钱,简直比割他一斤肉都难。

    她大闺女的棉袄去年就小了,都盖不上肚脐眼儿了,她原想给闺女做一件,但是婆婆说家里没钱,说啥也不给做,就叫她闺女那么对付着,今年孩子又长大了不少,那件棉袄更小的,连扣子都扣不上了,婆婆还是不肯给买,闺女没啥穿,连屋都出不来了。

    现在好了,她自己能赚钱了,就不用再央求婆婆了,明天她就带闺女进城去,给姑娘扯块花布,做一件碎花小棉袄,指定好看

    还有几个笨嘴拙腮性子腼腆的媳妇,一斤也没卖出去的,这个原也在沈若兰的预料中,只是不得不叫她们去这一趟,免得被人说她厚此薄彼,有了这一趟,就谁也挑不出她的理了。

    除了这些人,还有几个去哈拉海镇的,但是她们今天晚上回不来了,因为哈拉海镇离这远,从家走到那儿就得是傍晚时分了,看来那拨人就得明天晚上才能回来了。

    当下沈若兰和几个老娘们算了账,她们交出卖粉条的钱,又拿回了自己赚的那份儿钱,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去了

    沈若兰把钱交给了娘,让她把着。

    家里大泡的钱没放在娘那儿,在沈若兰的手里呢,包括卖房子,兑铺子那三万多两银子,不是她不肯交给娘,也不是她存了别的私心,而是她觉得把那些银票放在空间里更把握些,不然万一家里进贼了,或者有什么意外,那老些银子丢了,得多心疼啊,而放在空间里就不用担心这些了,可以说,这世上在没有比空间更保险的地方了。

    穆氏接过钱,欢欢喜喜的锁起来了。

    这几天,她的情绪也很好,婆婆走了,那个从前一直欺负她算计她的人不在跟前儿了,她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虽然这次回来婆婆和小姑并未对她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儿,但是受从前那些事儿的影响,她对这两个人无论如何也亲近不起来,每每见到她们,就像总有一道阴影蒙着她的心似的,现在婆婆和小姑子走了,那一片阴影也就散去了。

    虽然还剩一个沈秀云在家,但是她相信,只要没有婆婆,他男人和她的儿们,不会叫沈秀云欺负到她的。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呢,那些女人们又去粉房子取粉条了,包括昨天一斤都没卖出去的,也去取了。

    大概是看到别人赚钱把她们给刺激到了,今天竟都是一副斗志昂扬的样子,看起来一定要像她们似的挣到钱才罢休呢。

    沈若兰听说了这件事,越发的觉得自己这个销售方式可行了,有利益跟着,她们肯定都会全力以赴的去卖的。

    只是,巧珍嫂子竟然没去,这倒让沈若兰觉得挺奇怪的,昨天顶数她卖的多,按理说今天应该她第一个去才对,怎么今儿个反倒打了退堂鼓了?

    于是,早饭后,她特意去了巧珍嫂子家一趟,去了解情况。

    巧珍嫂子嫁的是屯子里老郭家,男人叫郭守昌家,小名愿莱,大伙都叫她愿莱媳妇。

    走到老郭家时,家里边儿静悄悄的,沈若兰站在门口喊了两声,巧珍嫂子的二闺女荷花从屋里匆匆的走出来,看到沈若兰,低头道,”兰姑姑,你来了!“

    沈若兰道,”荷花,你家大人呢?“

    荷花说,”我爷爷和我爹他们去粉房子干活了,我奶奶和我大娘,我老婶去县城卖粉条子去了。“

    ”那你娘呢?“沈若兰问道。

    荷花咬了咬嘴唇,低下头,说,”我娘病了,在屋里躺着呢。“

    沈若兰一听巧珍嫂子病了,急忙进屋去看望了。

    巧珍嫂子一家六口住在东厢房里,不大的两间厢房,一间是巧珍嫂子和她男人住,另一间住着他们的四个女儿。

    进屋时,巧珍嫂子正躺在炕上,两个脸颊肿的跟馒头似的,上面还有好几个手指头印子,一看就知道是挨巴掌了,眼睛也红红肿肿的,睫毛还湿着,应该是正在哭呢。

    她的另外三个女儿坐在她的身边,正小声的抽泣着。

    ”兰儿,你来了!“

    看到是若兰进屋,巧珍嫂子嫂子躺不下去了,从炕上坐了起来,招呼沈若兰坐下。

    任若兰蹙着眉头,盯着她红肿的脸颊和泪痕尚且未干的眼睛,说,”这是怎么了?“

    巧珍嫂子吸了吸鼻子,泪眼汪汪的说,”还能怎么的,还不是钱闹的。“

    原来巧珍嫂子昨天赚下了九十五文钱,原打算带着她的大闺女到县城去做一件袄子的。

    但是回家后,婆婆却不答应,说她的闺女是外姓人、赔钱货,不应该往他们身上搭钱。有这钱还不如给大伯子家的文小子买本书呢,文小子才是他们老郭家的种,有钱应该给他花才对。

    巧珍对婆婆的这番话很是不忿,凭啥她赚的钱不能给自己闺女花,还要给大伯子家的孩子花?她闺女都没袄子穿,出不了屋了,她靠自己的本事赚钱给孩子买件袄子穿还不行吗?

    然而,在婆婆的眼里还真就不行。

    用老太太的话说,就是现在是冬天了,也不用上山种地挖菜的了,牡丹一个姑娘家,总出去疯跑什么?还不如整天呆在家里消消停停的做点针线好呢,正好这袄子也不用做,可以省下的。

    巧珍嫂子气不过,就跟婆婆顶撞了几句,结果,就被婆婆动手给打了,钱也被抢去了。

    巧珍气个半死,可又无可奈何,昨晚躺炕上哭了一宿,想着反正自己挣的钱自己的孩子也花不着,到头来还是给别人花,还不如不挣的钱呢。

    于是今天早上就没有去粉房子取粉条,也不去县城去卖了。

    婆婆见她消极怠工,记得又打了她一顿,作个鸡飞狗跳后,到底舍不得那些钱,就亲自出马,带着另外两个媳妇和她闺女一起去粉房子取了粉条,到县城去卖了。

    了解到这些,沈若兰忧心的说,”那你家我守昌哥是啥意思呢?他也同意把你们赚的钱都拿去养他的侄儿吗?“

    ”不同意又有啥招呢?牡丹她爹本来就是个老实头,又让他娘给拿的死死的,我这边挨打了,他就只有哭的份儿,在他爹娘跟前连个屁都不敢放呢!“巧珍嫂子抱怨着说。

    沈若兰道,”这么说,我守昌大哥不是不想帮着你们,就是不敢反抗他爹娘,对吗?“

    巧珍嫂子点点头,”是呢,可他不敢替我和孩子们出头,就算心里想帮我们又有什么用?“

    ”起码,他的心里是站在你们这一边的,只要他向着你们,就一定会有希望的。“沈若兰安慰说。

    这时,巧珍嫂子的大闺女牡丹端着一碗水过来了,把水放在沈若兰身边儿,怯怯的说:”兰姑姑,喝水,我加糖了!“

    沈若兰看着懂事的孩子,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姑姑还有事,就不喝了,这糖水还是留着给你们喝吧。“又对巧珍嫂子说,”你现在身子不大好,就好好歇着吧,等你歇过来去找我,我有话跟你说。“

    巧珍嫂子看沈若兰神色郑重,似有重要的话要跟她说,可能是怕孩子在一边听到了传出去,不方便现在跟她说。

    就说,”行,等吃完晌午饭,我过去找你。“

    沈若兰点点头,起身离开了。

    巧珍嫂子的遭遇,沈若兰十分同情。但是那毕竟是人家家庭的内部矛盾,她又不好插手太多,所以就想到了一个一举两得的法子。

    她的粉条和干豆腐已经生产出来了,她打算进一步扩大市场,吉州有三十万大军驻扎,还有数万百姓,那边的市场要比这边大得多。

    所以,她想到那边去弄一个代销点,专门儿卖粉条和干豆腐的。

    考虑到巧珍嫂子能言会说,她男人又是个忠厚老实的,且她家里这几个孩子也能帮着照看,所以派她到吉州那边做代理商最合适不过。

    正好,他们一家子也可以就此摆脱婆婆的磋磨,可以到一边儿去安安静静的过自己家的小日子去了。

    回家后,娘正带着瘦丫招娣几个人在腌酸菜呢,在他们回来之前,董奶奶和瘦丫已经腌了一小棑缸,都已经腌好了。只是家里人多,这一缸酸菜没几天的功夫就吃剩个底儿了,这不,娘怕吃没了没啥吃的,赶紧托人又买了两口大缸回来,准备再腌上两大缸。

    沈若兰也过去帮忙,帮着扒坏的白菜帮子。

    家里的白菜都还没卖呢,摆了整整一院子,前院子没有扣大棚的地方也都堆满了。

    现在正是秋菜压破街的时候,这些白菜就算卖了也不值几个钱,所以沈若兰打算先囤着,等过几天大棚里囤的土豆都变成粉条卖出去,空出大棚来,就把这些白菜倒腾到大棚里去放着,这样就不会冻了,等到深冬或者过完年的时候再拿出去卖,价格肯定能翻一倍。

    要是她想再多赚点儿,把白菜加工成辣白菜出售,价格就不是翻一倍那么多了,三倍五倍都有可能的。

    只是,她不想那么辛苦,粉房子和干豆腐坊就够她忙乎的饿了,所以这个赚钱的法子暂时先放一放,等以后再说。

    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努力下,两大缸酸菜终于腌上了,娘看着满满登登的两大缸酸菜,笑着说,这下子可好了,再也不用怕没酸菜吃了。

    董奶奶狐疑的看了穆氏一眼,说,”夫人,我看您吃酸的吃得太厉害了,前儿买的那些山楂果,我吃一口就倒牙了,您却吃了那么多,别不会是又有了吧?“

    穆氏听了,愣了一下,说,”不能吧,我身子一直不好,怎可能又怀上呢?“

    ”哎呦,这跟你身子好不好的可没关系。您上个月的月信是几号来的?“董奶奶是过来人了,知道的也多,就开始替穆氏操起心来。

    穆氏被她这么一提,自己也有点儿怀疑了,”我月信一向不准,就这两个月才准些,上个月是三号来的,现在是十三号,已经过去十天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月信又紊乱了呢。“

    沈若兰听了,惊喜的说,”这有什么难的,找个大夫过来瞧瞧不就知道了吗?“

    要是娘又怀孕了,她就又有小弟弟小妹妹了,一想到这儿,沈若兰心里都暖暖的。

    娘说,”不急,就算有的话,现在日子这么浅大夫也看不出来,不如等等再说,要不然空欢喜一场,没的叫人失望呢。“

    一听这话就,知道娘也期待着再次怀孕了。古人都信奉多子多孙多福寿这句话,不管穷人富人,只要养得活,就都不会嫌自己孩子多的。

    菊儿和瘦丫招娣等听到娘可能又怀孕了,也都笑嘻嘻的,很高兴,虽然家里边的人已经不少了,但是要再添一个胖乎乎的小娃子,肯定会更热闹的。

    晌午吃饭的时候,爹听说了这件事,也高兴的不得了,一叠声的要去找大夫给瞧瞧,被娘好说歹说的给压下去了。

    饭后,爹不顾娘都劝阻,骑上家里的枣红马,特意去了镇上一趟,给娘买了她爱吃的山楂果,酸橘子和山楂糕,山楂片儿等酸味儿的零嘴,虽然她嘴上没说,但是由此可见,他对这个孩子的期待一点儿都不逊于娘呢。

    沈若兰吃完饭后,就坐在屋里等巧珍嫂子了,巧珍嫂子也没有让她久等,不一会就来了。

    于是,沈若兰把自己的打算跟她说了。

    巧珍嫂子一听沈若兰要安排她到吉州去看铺子去,激动得眼圈都红了。

    ”兰儿,真的吗?你真的让嫂子到那边去给你看铺子吗?“

    沈若兰看着她那激动的脸红脖子粗的样子,好笑的说,”你看我像在开玩笑吗?“

    ”不,不像嫂子知道你不会逗嫂子开心的,兰儿,你放心,嫂子到了那边儿指定好好给你看铺子,指定好好帮你卖货,指定会给你多赚钱的“巧珍嫂子高兴的语无伦次的。

    ”这个我信。“沈若兰说,”不然也不会把你们一家子调到那儿去了,只是,这事儿对外只能说是我看重你的能力,才把你调过去的,而不能对别人说我是为了帮你们摆脱你婆婆的剥削才让你过去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好心好意的为我们着想,我怎么能让你难做呢,你放心吧,对别人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的,就算对我家孩子她爹,我也就说你看中我的能力,“才要我去吉州的。”巧珍嫂子急忙保证,差点儿就发毒誓了。

    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沈若兰让他回去跟牡丹爹商量商量,要是可以的话五日后启程,正好她要去参加玉奴和申由甲的婚礼,可以顺便帮他们安排一下铺子的事儿,还能顺便儿去看看柳寒香和绿芜她们。

    至于大伯一家就算了,虽然她对大伯和福存哥金存哥的都挺不错的,但是想想家里还有沈若梅那根搅屎棍子在,她就顿时失去了探望的**,还是不要去跟他们相见了,免得见到沈若梅惹闲气。

    当天晚上,那些出去卖粉条子的女人们陆续回来了,连去哈拉海镇的也都回来了。

    几十个女人都挤到了沈若兰家,七嘴八舌的向她汇报今天的销售情况。

    “兰儿啊,嫂子今儿托你的福,把自己带去的一百斤粉条都给卖了了,那老些还没够卖呢!”

    “我这笨嘴拙腮的也卖出去六十多斤,瞧,我还给我家成子买了个虎头帽儿呢!”

    “我买了十五五斤白面,我家妞妞打多咱就嚷嚷着馋馍馍了,这回给她好好蒸几个,让她拉拉馋。”

    “没想到这粉条这么好卖,早知道这么好卖,我多带去点儿好了!”、

    挣到了钱的嫂子婶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各个脸上都带着喜气洋洋的神色。

    现在,她们也是能赚钱的人了,终于体会到自己的价值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变得跟从前不一样起来,看着显得更活泼,更自信了。

    沈若兰收了粉条钱,又把她们赚的给她们发了下去,大家都拿着钱,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一点儿都看不出累和厌倦的样子,好像每个人都有使不完的劲儿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