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花夫人
    “请问小姐,您想买什么?”

    绣坊里,一个女伙计见沈若兰进来了,就热情的上前招呼。

    沈若兰笑了笑,说:“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是段夫人的朋友,请问段夫人在吗?”

    女伙计一听她是找段夫人的,脸色徒然一变,飞快的四下瞅了两眼,见无人关注这边儿,才低声说:“不在,你快走吧!”

    一见女伙计这异乎寻常的表情,沈若兰就知道段夫人肯定出事了,她刚想问问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哪知那个女伙计已经躲瘟神似的躲开了,根本不愿再搭沈若兰的腔。

    沈若兰见状,也没有再纠缠,就出了绣坊让大春哥把她送到段家去,她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虽然她恨看不起段夫人的优柔寡断,也恨她不够坚强,到了这个份儿上都舍不得离开那个渣男,但是恨归恨,要是看到她太受委屈,她还是会出手帮忙的,毕竟从前段夫人待她不错,她要是有能帮上忙的地方,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到了段家,沈若兰下了车去敲门,门开后,一个看门儿的老头子开了大门,探出半个身子茫然地看着沈若兰说:“姑娘,你找谁啊?”

    沈若兰说:“我是你家夫人的朋友,特来见她的,劳烦你帮我去通报一下吧!”

    门房老头儿说:“咱们府上有好几位夫人呢,你找那个夫人啊?”

    沈若兰说:“就是你们当家公子的夫人!”

    老头又说:“就是咱们的当家夫人也有两位呢,一位是咱们公子的原配夫人,还有一位是最近扶上来的平妻花夫人,不知姑娘您找的是哪一个?”

    沈若兰一听新近扶上来的平妻,立马心情就不好了,平妻是啥呀,就是男人除了正妻之外又明媒正娶的老婆,地位跟正妻一样的,又有对房之称,就是与正房对等,可以与正妻平起平坐的。

    古代等级森严,嫡庶尊卑分明,通常情况下男人是不会娶平妻的,因为平妻的存在,就是他对正妻的一种否定和不认可,把一个妾室扶成平妻,对正妻来说太不公平了,简直就是一种欺压和侮辱,但凡有点儿血性的女子,都不会叫自己的男人娶平妻的。

    不过,男人一旦顶着巨大的压力娶了平妻,就证明他对这个平妻是极其宠爱的,不然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娶这个女人,所以,一般有平妻的家庭,这个家里的主母基本上就是摆设了,而这个家,也多半要落到那个平妻的手里了!

    沈若兰在心里叹息了一番,又拿出一小块碎银子塞到门房老头儿的手里,说:“我要见原配的段夫人,不是那个花夫人,你进去通报一声吧。”

    苍头听了,依依不舍的看了那块银子一眼,又把那大约有一钱重的银子又递了回来,小声说:“夫人病着呢,不能见客,您要是想见花夫人我倒是能帮您通传一下,想见夫人的话,还是请回吧”

    沈若兰听到这话,便又拿出一块银子,放在老头儿的手中,说:“既然见不到段夫人,那就让我见见家里的小公子和小姐也成,再不济见见段夫人的心腹之人也好,总之,请您方便一下吧!”

    两块细丝足纹的银子,加起来都有三四两重了,俗话说,黑眼珠,白银子,看到这白花花、沉甸甸的银子,看门老头儿再也舍不得拒绝了,他收起银子,小心的说:“那姑娘你先在这儿等着,我让我老婆子进去试试看,要是成的话万事大吉,不成的话我再把银子退还给您!”

    “好说好说!”沈若兰倒是不在意这点银子,只要他能尽心办事,就算办不成这银子赏了他也可以,只是现在还不能说这样的话,免得他拿了银子不办事。

    门房老头关上门进去了。

    沈若兰站在大门外耐心的等了一会儿,大约一刻钟的样子,门开了,一个打扮得体的妇人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丫头,那个老头儿则垂着脑袋跟在她们身后,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像是犯了什么大错似的。

    妇人出来后,傲慢的看了沈若兰一眼,问那老头说:“就是她吗?”

    老头点点头,没敢抬眼睛看沈若兰。

    妇人冷笑道:“这位姑娘,不知你想找我家夫人何事?我家夫人现在人在病中,大夫嘱咐了需要静养,不许劳心,现在家里一应事物都交由花夫人打理,姑娘若有什么事,不妨去找花夫人商量,不必挖门盗洞的去找夫人,不然要是扰了夫人养病,只怕姑娘担待不起呢!”

    话说完,沈若兰就明白了,段夫人现在定然是被软禁起来,不得自由了,不然也不会由着‘花夫人’掌管家事。

    她闭了闭眼,在心里做了一番思想斗争,最后决定还是少惹闲事吧。

    她就是个名不见经穿的小农女,能有多大本事去参合首富之家的家事呢?最后还不是得让他出面摆平嘛!而他现在已经不是湛王,也不是北军的大将军,她这样多管闲事,会给他带来麻烦、招惹祸事的,所以,算了吧。

    她叹了口气,正准备转身离开呢,一个**岁的小姑娘跑过来,看到沈若兰,小姑娘的眼睛一亮,说:“姐姐,您是沈姑娘吗?”

    那个妇人见到小姑娘,急忙福了福身,勉勉强强的行了个礼,才开口说:“大姑娘不再里边儿陪着夫人,怎么跑出来了?是夫人的病好了吗?还是大姑娘贪玩儿不管夫人的死活了?”

    小姑娘咬着嘴唇,委屈的说:“我没有贪玩儿,也没有不管我娘,是我娘听说沈家姐姐来了,打发我过来请沈家姐姐进去坐坐呢。”

    “那可不行,夫人还在病着呢,大夫告诉静养,要是这个沈姑娘搅到夫人养病,奴婢可担待不起啊!”打扮得体的妇人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把刚才那小姑娘的话给堵死了。

    小姑娘抿了抿嘴,说:“我娘说她身子不舒坦,焉知不是素日里太寂寞的缘故,如今好容易来了个跟我娘能说上几句话的朋友,能和我娘说说话,替她散解散解,周妈妈你却不让她见我娘,这是不想叫我娘好了吗?还是收了谁的好处,专门儿跟我娘作对呢?”

    周妈妈一听这话,顿时把脸撂下了,不咸不淡的说:“大姑娘这话可折煞奴婢了,奴婢就是个下人,就算借奴婢是个胆子,奴婢也不敢跟夫人作对啊?大姑娘就算想给奴婢定罪,也不能拿这个罪名压奴婢啊?”

    这妇人嘴上说得诚惶诚恐的,脸上确实一副老僧入定,万无一失的表情,一看就没把这小姑娘和她娘放在眼里。

    小姑娘迷了眯眼,冷哼一声,说:“你还知道自己的身份?这就好,既然你知道自己是干啥的,就别再阻拦了,我娘就是要见沈姐姐,你最好给本小姐让开。”

    “那可不行!”周妈妈拦在那里,岿然不动,“大小姐不要任性,妇人的病是大夫诊断的,大夫叫妇人静养,大小姐把个生人带到咱们后宅去,万一出点儿什么事儿,奴婢可担待不起啊。”

    “滚开,狗奴才,你不就是被人买通了欺负我娘的吗?”小姑娘看到周妈妈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终于跳脚了,指着她愤怒的大声说,“我告诉你,别以为你有了新主子就能欺负到我们的头上了,无论到什么时候,主子就是主子,奴才就是奴才,你乱了辈分,尊卑不分,迟早会遭报应的”

    “哎呦,这是谁呀,好大的脾气啊!”声娇滴滴的叹息,莺声燕啼的,随后,一个容姿娇美艳丽的女子走出来,她穿着一身玫瑰红织金缠枝褙子,下面是一条杏色的马面裙,头上梳着象征身份的高髻,珠翠满头,佩环叮当,她的身后,还跟着四个打扮华丽的婢女,乍看起来,跟个贵夫人似的。

    周妈妈一见,急忙福下身,满脸谄媚的说:“花夫人,您怎么出来了?有事打发小丫头子出来吩咐奴婢就是了,何必辛苦自己亲自出来呢?”

    花夫人懒懒的摸了摸步摇上的流苏,说:“我听说大姑娘不遵医嘱,要把不相干的人带进府去叨扰夫人养病呢,所以特意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原来她就是新近被抬为平妻的花夫人,沈若兰眯了眯眸子,打量起这为美人儿来。

    花夫人闺名媚儿,人如其名,生的水媚轻俗,千娇百媚的,打扮得也像个贵妇,不过要是细看,就会发现她与贵夫人的区别了。

    贵夫人,顾名思义,都是富贵人家的夫人,讲的是端庄得体,举止大方,行动间便可窥出高雅的举止和严格的家庭教养,而这位美花夫人,美则美矣,举手投足间却尽显妖娆妩媚气息,不像是大家的夫人,到像个十足的戏子。

    然而,虽然她的举止不够端庄得体,但不能否认的是,这个女人极美,一颦一笑间都带着勾魂夺魄的风情,特别是那双水媚荡漾的大眼睛,只那么轻轻的一瞥,就足以诠释什么是惊鸿一瞥了。

    这样的极品尤物很少有男人能抗拒得了,看到她后,沈若兰就明白段公子那么一个精明老到的男人为何会做出宠妾灭妻的事情了。

    那位被花夫人称之为‘大姑娘’的小姑娘大抵有点儿惧怕她,见到她后,一下子没了刚才对周妈妈的气势,甚至还瑟缩了一下,才说:“是我娘叫我来找沈姐姐的,我娘都病了这些天了,一直沉默寡言郁郁寡欢的,我想着,要是有个能跟她说到一起的人儿跟她说说话,说不定她的病就好了呢!”

    “呵呵,大姑娘的意思是,人要是有病了都不用请大夫吃药,只要找个合得来的人说说话,就可以病好吗,是吗?”花夫人阴阳怪气的笑起来,精致的五官显出几分嘲弄的神色。

    小姑娘被她嘲讽的低下头,嚅嗫着说:“吃药是吃药的,我想,要是再能有个能跟我娘说到一起的人在一处说说话,她的心情纾解纾解,不就更好了吗?”

    “大姑娘这么说,是说夫人跟我们说不到一处去吗?我们就不能帮夫人纾解心情吗?还是说夫人善忌,看到我们就不乐意,还要她巴巴的从外面带人进来跟她说?”花夫人的语气凌厉起来,带着点儿咄咄逼人的样子了。

    小姑娘毕竟还是个孩子,被她这样逼问,不由得把头低得更低了,也不敢在说话了。

    沈若兰很看不上这个花夫人这副狂妄的样子,特别是看到她一个妾室,把正室的孩子欺负成这样,心里就更气愤了,遂上前对那个小姑娘说:“大姑娘,既然夫人今天不便,那我就改日再来吧,或者你回去告诉你夫人一声也行,我家就住在七松镇靠山屯儿里,她身子好了,可以随时去找我。”

    花夫人开始时见沈若兰穿着打扮还算得体,不晓得她是什么身份,故而也没敢放肆,现在听到沈若兰说她住在屯子里,只是个村姑,顿时就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一个村姑而已,居然敢跟她要对付的人走这么近,简直就是跟她唱反调,简直找死。

    她转了转眼珠儿,忽然笑道:“既然姑娘是乡下的,想必来县城一趟也不容易吧?这样吧,本夫人看你也不像坏人,就破例许你去看看夫人,只是不许在那里待久了,免得打扰到夫人休息!”

    沈若兰见她一会儿脸一会儿腚的,就知道她肯定是没安好心,不过就算知道她没安好心,她也不怕,于是就跟那个小姑娘一起进后院去了。

    一路上,那小姑娘没怎么说话,只是不停的瞪着那双大眼睛,警惕的东张西望着,唯恐被人给跟踪或者窃听似的。

    看到正室的孩子被个登门入室的小妾欺负成这副样子,沈若兰的心里很难过,即为这孩子感到难过,也痛恨纵容小妾欺负自己老婆孩子的渣男。

    身为女人,沈若兰平生最恨的就是那些为了点儿美色不顾一切、甚至对自己的老婆孩子都冷酷残的渣男了,上辈子,她就是为了惩治这样一个渣男而死的。

    她的一个远方表姐,嫁给了大学相恋四年的男朋友,结果没想到那个男人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开ktv的时候跟ktv里的一个服务员搞伤了,还把人家得肚子搞大了,然而这个渣男非但不知悔改,还非要把那个小三儿带回家去住,表姐的婆婆,也就是渣男的老娘给他跪下了都没好使。

    后来,表姐被逼跟他一起陪着小三去医院产检,在医院走廊过道里不知为啥,表姐从十一楼跳了下去,因为出事的地点没有监控,渣男便说表姐是负气跳楼的,然而沈若兰知道,表姐是不可能跳楼的,家里还有一个九岁的外甥和两岁的小外甥女,表姐怎么可能舍得扔下孩子去跳楼呢?

    她觉得应该是那个渣男跟小三儿合力把表姐推下去的,因为这个渣男根本就不是什麽有钱人,但为了能过上有钱人的潇洒生活,他花言巧语说服了姨夫,把姨夫和姨姨把他们养老的房子给他抵押贷款,贷了一百多万才开起ktv的,表姐的信誉卡也被他透支了一百多万元,而这些钱都被他拿来讨好小三了,据说小三的朋友过生日,渣男都大大方方的送上一万元的红包,而他的ktv根本就赚不到这么多,眼见得是资不抵债,他还不上岳父的房子钱也还不上表姐的银行贷款,就只好把表姐杀死,一了百了了,也正好成全他跟那个贱三儿了

    沈若兰推测出这番结论后,就开始忙着寻找证据,想把渣男和小三儿绳之以法,结果好容易找到证据,带着同事去抓那渣男的时候,渣男走投无路,跟她来了个鱼死网破,这才导致她穿到这里来的

    所以,她比别人更恨这种渣男,眼下即便是知道自己没有多大的能力帮段夫人,但她也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帮她对付那两个渣男贱女的!

    “沈妹妹,你来了!”

    段夫人的院子里,一进门儿就能闻到一股子汤药味儿,药味儿弥漫的内室中,段夫人病歪歪的半躺在炕上,距离上次沈若兰见到她才两三个月的功夫,她就像老了五六岁似的,脸儿也黄了,身子也瘦了,连头发都是又枯又焦的,不像原来那么乌黑油亮了,一看就是得了大病的样子。

    此时,她正穿着一身儿家常的衣裳,靠在大迎枕上养病呢,见到沈若兰来了,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了几分真切的笑意,看得出,她对沈若兰能来看她感到很意外,也很高兴!

    沈若兰在她身边儿坐了下来,关切的说:“段夫人,您怎么样了?怎么才几个月的功夫,就瘦成这副样子呢?”

    提起这话茬,段夫人顿时泪崩了,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还不是被人给挤兑的,不过,别说这些不痛快的事儿了,说说妹子你吧,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这段时间干啥去了?”

    沈若兰上京城去了,还见了皇上和太后呢,不过这话可不能往外说,万一哪句话说不对了,会惹祸的。

    “我还能去哪呢?这不是家里秋收吗?一直在忙着秋收呢!”沈若兰敷衍道。

    这时,两个丫头献上茶点来,段夫人对那两个丫头说:“我已经好久没见过沈家妹子了,有些体己话要跟她说,你们到外面去伺候吧!”

    两个丫头相视了一眼,又低下头,悄悄的退出去了。

    这一幕,让沈若兰清清楚楚的明白了,段夫人现在算是彻底被架空了,连自己贴身伺候的人儿都不是自己的人了,如此,她这个夫人就真个只剩下个空名头了。

    沈若兰情不自禁的同情起她来,本想安慰安慰她,或者帮她出出主意怎么对付那个花夫人,但是段夫人却只字不往这上面说,跟她唠嗑的时候,一会儿问她家种了多少地,一会儿又问她家今年的收成如何?家有几口人、几间屋,养了多少牲口,一年能存下多少钱等,都是些没用的废话!

    沈若兰可不认为段夫人现在还有闲心跟她唠这些闲嗑儿,她觉得她之所以说这些没用的,大概是怕外面有人偷听墙角,不敢说那些范劲的话吧。

    闲话了一会儿,沈若兰假装站起来欣赏挂在墙上的簪花仕女图,走到窗前时刻意往外看了一眼,果然看见刚才被打发出去的两个丫头正贴着墙根儿坐在窗户底下听屋里的话呢,可见,段夫人的担忧还是不无道理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正说着呢,段夫人忽然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绣的荷包,荷包不大,却塞得鼓鼓的,一看里面就藏了不少东西,她把荷包一把塞到了沈若兰的手中,还冲她眨了眨眼。

    沈若兰不明就里,这时,段夫人用自己的手指蘸着茶水,在炕沿儿上写了一个“信”字,示意她那个荷包里有信,会把一切跟她说明白的。

    如此,沈若兰也就放心了。

    她假装把荷包塞进怀中(实际上是收进了空间里),又略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辞了。

    外面那两个丫头见她要走,便把她送了出去,而带她来的那个段家小姐,也就是段夫人的大女儿,在把她送到段夫人的院子后就没影儿了。

    两个丫头把她送到段夫人院子的门口儿,就没再送她直接回去了,显然是没把她当回事儿,不然怎么也得把她送到大门口儿去啊?

    不过,对于自己受到的待遇,沈若兰倒是没说什么,这俩丫头都是花夫人的人,而她又是来看段夫人的,她们没把自己赶走就算客气了,还指望啥礼遇厚待呢?

    段家很大,段夫人住的又是位于最里面的后宅,沈若兰在宅子里七拐八拐的走了半天才走到大门口儿,正当她准备出去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呼喝声:“站住,拿住那个偷东西的村姑!”

    沈若兰愣住了,什么意思?

    拿住那个偷东西的村姑?

    那个所谓的‘偷东西的村姑’指的是她吗?可是,她啥时候偷她们的东西了呢?

    怔忡间,周妈妈已经带着好几个粗壮的婆子小跑到了沈若兰的跟前儿,段夫人身边儿的两个丫头也在,众人一立住脚步,周妈妈立刻气势汹汹的冲到沈若兰面前,举起手就向沈若兰的脸上扇过来。

    沈若兰想都不想的一抬手,准确的扣住了周妈妈的大手,怒道:“疯婆子,你干什么?”

    周妈妈见沈若兰竟敢反抗她,更火儿了,冲着沈若兰的脸就啐了一口:“呸,小贱蹄子,我说你好端端的跑来我们府上做什么呢?原来是安着盗窃的心思呢?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段家是什么人家,就凭你,也敢偷段家的东西,你不要狗命了吧?”

    沈若兰向边儿上一躲,躲过了周妈妈的口水袭击,才怒声道:“谁偷东西了?你哪只眼睛看我偷东西了?都说捉贼捉赃,捉奸捉双,你要是认定我偷你们家东西了,就先把赃物翻出来再满嘴喷粪也不迟!”

    周妈妈冷笑说,“好,好,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撞南墙不回头啊,来人,搜她的身,把赃物给我搜出来!”

    沈若兰一听要搜她的身,快速的退后一步,指着周妈妈怒道:“你们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搜我?想搜我的话就先到官府备案去,咱们在官府里把事儿跟掰扯明白了!”

    “哼!上官府就上官府,你道我们怕你么?只怕到了官府,你哭都找不着调儿呢!”周妈妈一听沈若兰主动要求上官府,反倒乐了。本县的县太爷跟段家的关系好着呢,又怎么可能向着她个小村姑呢?

    这时,花夫人款款的走过来,盯着沈若兰带笑不笑的说:“多大的事儿呢?报什么官啊?这个姑娘好歹也是夫人的客人,要是一时错了主意拿了咱们家的东西,就让她好好的还回来好了,何必兴师动众的上官府折腾呢?即便是官府管事,咱们夫人的脸上也不好看啊!”

    ------题外话------

    谢谢

    我最爱佳佳投了2张月票

    186**043投了1张月票

    sanya送了1朵鲜花;1张月票

    131**505送了10颗钻石

    觉醒的虾米投了2张月票

    153**265投了1张月票

    云菲528投了1张评价票;1张月票

    花开美人香投了5张月票

    189**028投了1张月票

    (文中关于兰儿前世的那一段是咱们现实中真正发生的一件事儿,发生在一六年,那会儿幺儿看到这篇报道的时候,气得两天都没睡好觉,一直想知道后续的事情,但是不知为啥,后面就没有报道了,小伙伴儿们有看到那篇报道的吗?有知道后续的事情的吗?若有,求告知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