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回屯子了
    淳于珟没有跟沈若兰一起回农安去,他今个来只是跟为了跟沈若兰交代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处境,又重新确定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就赶着离开了。

    吉州那边儿还有点儿事儿需要他亲自处理,所以必须得先走一步,只有与沈若兰这里,有他的一干侍卫们保护着,绝不会有问题。

    随后的二十多天时间,沈若兰跟家里人都是在路上度过的,这期间,她把淳于珟的事儿缓缓的告诉了父母,免得到时候淳于珟找上门儿去吓到他们。

    沈德俭和穆氏听闻淳于珟竟然为了沈若兰连王位都放弃连,都感动不已,自然是百分之百的接受这个未来女婿了。

    沈若兰见父母这般开明,心里很高兴,本来还担心他们会不接受淳于珟这么高的出身的女婿呢,没想到他们竟毫不迟疑的接受了,她也就没有什么可忧虑的了。

    一家人从京城往农安走,此刻的心情已经不像来时那样栖皇惊恐,让他们害怕的人已经死了,他们也就不再担惊受怕了。

    所以一路上都神态轻松,像出来游玩似的,走走停停的,很是惬意。

    其实,现在已经是十月中下旬,地里的庄稼都收割完了,眼到之处,不是收割完的庄稼地,就是已经枯黄的山峦树林,越往北走就越荒凉,不过这些都不能影响到沈家人的好心情,因为没有来时候的心理压力来,即便是面对秋风惨淡秋草黄的景象,他们一家人也看得很有兴致。

    这样游山玩水似的走了二十多天,直到十一月初,一家人才走到农安县的靠山屯儿。

    进屯子之前,沈若兰叫淳于珟的那些人不要再明晃晃的跟着他们了,免得屯子里的人说闲话,要是他们不敢违拗主子的命令,就让他们先隐蔽点儿跟着,等到她想到好法子再让他们正大光明的出来。

    这些侍卫都是隐卫出身,最擅长的就是隐身了,沈若兰的话一出口,这些人就立刻作鸟兽散,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但是她已然感觉得到,他们只是隐藏起来了,并不是真正的离开,要是她遇到危险,他们肯定还会在第一时间内出现的。

    解决了隐卫们,沈若兰一家子高高兴兴的回了家。

    招娣领娣和带娣等一看到大家都平安回来了,高兴得以手加额,差点儿哭了,瘦丫和董奶奶、冬儿等都拜见了穆氏,也跟竹儿菊儿相见过了,大家都是性情随和的人,很快就熟悉了。

    聊了一会儿,沈若兰亲自带着穆氏和竹儿菊儿,去参观他们的新家,他们从前园子看到后园子,又从前面一进看到后面二进,把这个家里里外外的都看了个遍儿,都满意的不得了。

    这里虽然不如吉州那个家精致奢华,但是也并不不差,该有的东西都有,而且比吉州那个家宽敞多了,站在院子里就能看到绵延不绝的后山,视野宽阔,空气也比吉州好很多,竹儿和菊儿一来,就深深的喜欢上这个家了。

    大家正在到处观看的时候,沈德俭一家回来的消息已经像长了翅膀似的在屯子里传开了。

    因为他们回来时恰好碰到了谢大娘,谢大娘见到穆氏,惊得差点儿掉了下巴,赶紧刨根问底儿的追问。

    因为谢大娘从前一直挺照顾沈若兰的,沈德俭打心眼儿里感激她,就把穆氏和一对龙凤胎的事儿跟她说了,就只没说当年穆氏离家的原因。

    这是好事儿,谢大娘听说后,很替他们一家子感到高兴,就在屯子里到处宣扬开了,“可不得了啦,沈老二一家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呗,咋还有啥不了得的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老二这趟回来,可不是跟兰丫一个人回来的,把他媳妇也找回来了,另外还有一对龙凤胎儿女呢?”

    “是吗?他媳妇啥时候怀的孕啊?咱们咋不知道呢?”

    “就是走的时候就怀上了啊,只是当时日子浅,谁都不知道罢了”

    “那可真是奇事儿,走,咱们去看看去”

    在谢大娘的宣传下,不到一袋烟的功夫,整个靠山屯儿的老少爷们儿们都挤到沈若兰家来了,都是来看望穆氏和一队龙凤胎的。

    当然,穆氏当年莫名奇妙的离家出走,现在又莫名奇妙的有了一对儿龙凤胎,大家的心里都存了个疑影儿,只是都心照不宣的没说出来罢了。

    及至看到竹儿和菊儿兄妹俩,见到他们的长相,发现这兄妹俩跟沈德俭、沈若兰长得很像,大伙儿心头的疑影才算消掉。

    穆氏见大家来探望,便笑容满面的跟大家打招呼,还把竹儿和菊儿介绍给了大家。

    “这是我们家的老二,叫竹儿,这个是老三,叫菊儿。”

    “哎呦,瞧瞧这小菊儿长的,跟兰丫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似的,竹儿长的也好,眼睛像你,鼻子和嘴巴像老二,这几个孩子,都长的这么好,你们两口子可真有福气啊!”

    “谁说不是呢,如今你们家的日子也过起来了,还有这么好几个孩子,往后这日子越过越有奔头了”

    大伙儿热热闹闹的说道着,尽说些吉利讨喜的话,谁都没提穆氏当年走的事,这种事儿要是发生在别人家,或许会有嘴欠的八卦打听打听,但是发生在沈老二家,就是有八卦嘴欠的,也不敢随便问。

    沈老二家现在今非昔比了,自家发达了不说,还帮着大伙儿赚不少钱,就冲这一点,谁还会虎到去问人家的私密事儿?万一真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被他们嘴欠这么一问,惹得人家心里不痛快,不就得罪了人家吗?

    为了满足一时的八卦心里,得罪个能帮他们挣钱的金主,犯不上啊!

    所以,大伙儿都异口同声的夸奖这竹儿菊儿好看,恭喜沈德俭一家团圆,那个忌惮的话题,没有一个人敢提起的。

    沈秀云、沈秀英和老太太刘氏,也不像从前那样高高在上的端着架子了,母女三人都亲热的拉着穆氏的手,嘘寒问暖,问东问西的,敏感的话题她们只字不提,只管捡好听的说。

    沈秀云:“嫂子,这都十多年了,你竟一点儿都没变样,还跟从前一样好看,你看我们,都老成啥样了?还是你有福气啊!”

    沈秀英:“嫂子,我侄儿侄女长的可真水灵啊,一看就是聪明伶俐的,跟兰儿一样,果然是种豆得豆,种瓜得瓜,嫂子和二哥人好,生出的孩子也个顶个的好,这个可是我们眼气都眼气不来的。”

    刘氏:“老二媳妇啊,你们这趟回来是打算在屯子里住下,还是住几天还回吉州那边儿去?叫娘说吧,还是留在屯子里吧,大伙儿在一处也好有个照应,也正好亲香”

    穆氏从打嫁给沈德俭,就从未受到过婆婆和小姑子如此的礼遇,现在被她们这样追捧恭维,弄得她浑身都不自在了,不过,她还是不卑不亢的回答了她们的问题。

    刘氏和沈秀云沈秀云一听他们要在靠山屯儿住下来,顿时须乎的更来劲儿了,瞅那样很不能跪下来给穆氏提鞋似的。

    王万福和齐来顺也围着沈德俭,不遗余力的讨好着,二哥长二哥短的说个不停,主要是向他汇报今年秋收的情况,当然,最最主要的是告诉沈德俭他俩在帮他们家秋收的时候花了多大的力气。

    “二哥呀,你家山坡上那玩意儿我们都帮着给收回来了,这家伙把我们给累的,好在都收拾完了,那些东西暂时先都放在那几个大棚里了,还有一部分放不下的,我带人在你们家东西厢房挖了菜窖,窖起来了,山上那些土豆秧子、黄豆秧子啥的,叫我们带人都给烧了,烧成草木灰,明年好肥田”

    “大白菜啥的就都放在外面晒着了,我们这几天正着急呢,也不知道你跟嫂子是啥意思,要是想自家留着的话也就罢了,要是想卖的话那可得抓点儿紧了,现在市场上的秋菜差不多的都上市了,咱们再不卖,等大伙儿的秋菜都买完了,咱们的可都卖给谁去啊?”

    沈德俭见他俩这么上心,点点头说:“叫你们费心了,回头都谁帮我家秋收了,我挨个儿给工钱?”

    “哎呦,二哥你说这话不就见外了吗?咱们是一家人,帮着干点儿活儿不是应该的嘛?啥钱不钱的啊?我们虽然没钱,但是也不能啥钱都挣啊?往后二哥可别这么说了,像我们有多认钱似的,都臊人了!”

    齐来顺儿的嘴巴像抹了蜜似的,喋喋不休的说着,王万福不如他会说,就只在一边儿溜缝儿,“对对对,来顺儿说得对,二哥可千万别跟我们见外呀,往后你家要是有啥活儿就吱一声,我跟秀云过来帮你们干来,另外宝根也大了,也能干活儿了,要是你们打算卖秋菜的话,我们一家三口儿都能帮你卖。”

    此时,王宝根站在他爹娘的身后儿,听到爹根二舅提起他了,便抬起头,一双小眼睛怯怯的看着二叔一眼,当看到兰丫那双清冷的眸子看向他时,吓得他赶紧把头低下去了。

    自从上次被沈若兰扣了屎盆子,又胖揍了他一顿,兰丫都成了他的噩梦了,一看到她他就情不自禁的发抖、害怕,连看她的勇气都没有了。

    当然,他再也不敢把兰丫当成从前那个饿殍似的寒碜货了,现在的兰丫,在他的眼里,就是女王一般的存在,甚至都是能掌控他生死那种的,他唯恐避之不及呢!

    沈若兰看到王宝根那副上不得台面儿的样子,扫了一眼就把眼睛移开了,她懒得跟个熊孩子计较从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只要他不再来招惹她,从前的事儿就算了。

    毕竟挨他欺负的是前身不是她,她也没有那么切身的感受到被欺负的痛苦,所以便很容易的原谅他了。

    沈德俭听到齐来顺和王万福的话,说,“我明儿就去集上一趟,看看市场的行情,等看完市场行情就开始卖了!”

    “行,二哥要是卖的话记得叫上我们一声儿,我们帮您卖去。”齐来顺和王万福自告奋勇。

    沈若兰却不着急把菜出手了,因为这些菜现在就出手的话,也不值多少银子,五六十亩的收成加起来,也就二三百两银子哪不是了,抛去工钱本钱,也就二百左右两的纯收入。

    她费了好多的心思,又是开荒又是浇灌的,就收入这么点儿钱,她不甘心,所以想把手里的土豆地瓜和黄豆绿豆等菜蔬都进行二次加工,加工成耐储存的食物再卖出去,这样就可以翻倍赚银子了。

    比如土豆和地瓜,可以加工成土豆粉儿和地瓜粉儿,这个世界上还没有粉条这种东西呢,她要是做出来,肯定能大卖特卖,风靡全国的。

    而且,粉条还便于保存,只要在干燥通风的地方,存个一年半载的都不会变质坏掉,比存土豆儿省劲儿多了。

    还有那些黄豆,她打算做干豆腐或者豆腐皮儿,这个世界上只有豆腐,但是都是水豆腐,没有干豆腐和豆腐皮,她要是能把干豆腐给研究出来,再弄个五香干豆腐啥的,那银子还不得赚飞了?

    至于那些大萝卜和绿豆、红豆啥的,她也不急着出脱,红豆和绿豆耐保存,可以留到夏天的时候做冰粥、绿豆糕或者绿豆汤等,大萝卜的话能卖就卖出去,卖不了的话就晒成萝卜干儿,萝卜咸菜,到时候再卖到酒楼去,只要配好蘸萝卜干儿的大酱,萝卜干儿指定好卖,而且还得比卖大萝卜卖的钱多!

    家里的庄稼要是按照正常的方式出脱,最后纯利润可能连二百两银子都不到,但是要是按照她的法子去卖的话,至少能卖七八百两银子,更主要的是,还能带动村里的经济发展,给村民们找到赚钱的途径,让大家跟着一起赚钱,一起发家致富奔向小康!

    **

    村民们在沈若兰家呆了一会儿,就纷纷起身告辞了,人家刚回来,一家子都风尘仆仆的呢,总得给人家点儿时间休整休整吧。

    大家陆续的起身告辞离开了,刘氏和沈德贵娘俩,齐来顺儿一家,王万福一家却都没有走,看样子是想留下来吃完饭,顺便儿再接着套近乎。

    董奶奶和瘦丫本打算杀鸡宰鸭,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给他们接风,但是沈若兰却提出要吃打饭包,所以这顿晚饭就很简单了。

    饭包,是北方人常吃的一种食物,深受北方人喜爱,就是把葱、香菜、臭菜等青菜撕碎(或切碎),再把呼熟了的土豆和鸡蛋扒皮夹碎了,跟刚才那些被撕碎(切碎)的青菜搅拌再一起,加上米饭,拌上肉酱(鸡蛋酱),均摊在大白菜叶子上,把大白菜叶子包起来,将里面的菜都包起来捧着吃,可香了!

    他们一家人这一路都是在酒楼饭馆里吃喝的,鸡鸭鱼肉的早就吃腻了,就想着这家里的饭包吃呢,清淡不油腻,晚上吃正好,加上不喜欢奶奶小叔姑姑姑父他们在他们家吃饭,所以,沈若兰故意提出要吃饭包,省得他们厚着脸皮在他家蹭吃蹭喝。

    果然,听到沈若兰提出吃饭包儿后,奶奶和姑姑姑父的脸上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还以为今晚能借光跟着大吃大喝一顿呢,结果他们家吃的是跟是饭包,饭包谁家都能吃得起,要是吃饭包的话,他们回家吃就好了,又何必留在这儿溜须拍马,看人家的脸子呢?

    于是,在确定他们家吃饭包不久,这些亲人们就纷纷起身告辞了。

    沈若兰巴不得他们走呢,见他们走了也没挽留,心里还盘算着怎么才能将他们打发出靠山屯儿,不然他们家在靠山屯儿常住了,这些亲戚们时不时的上门而来借点钱而,蹭顿饭,或者打打抽风沾沾光,会影响她的生活质量的!

    吃完饭,沈若兰回屋去画图纸,她想做粉条也好,做干豆腐也罢,都得需要一些特制的工具,她打算今个儿就把图纸画出来,明个儿去县城定做了,再去买些明矾、石磨、纱布等必须的东西,然后再开始加工制作。

    第二天早上,沈若兰在吃早饭时,把自己昨晚画好的图纸拿给爹看,并把自己的打算给说出来了。

    沈德俭听得云里雾里的,他从来没见过粉条和干豆腐,不相信土豆和地瓜能做出面条一样的东西,也不相信圆溜溜的黄豆能做出一大张一大张纸张似的菜肴,但是,女儿从来没让他失望过,所以即便是不相信她整的这些幺蛾子,他也没有明确反对,既然她想做,就让她去做吧,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吃完饭,沈若兰本打算进县城去办事儿的,但是还没等她走呢,奶奶带着齐来顺和沈秀英、王万福和沈秀云来了,一看到他们满脸堆笑的样子,沈若兰就觉得肯定没好事儿。

    不出所料,这几个人进屋没多久,就提起了沈德俭之前答应过他们的一件事儿。

    “老二啊,你从前不是说,等兰儿回来就叫兰儿教万福和来顺儿做几样点心吗?现在兰儿回来了,你看”刘氏帮着两个姑爷说道。

    沈若兰可以肯定,刘氏肯定是收到齐来顺和王万福的好处了,要不然,她才不会为他们出头呢。

    沈德俭听了,急忙看向沈若兰。

    他当初答应了不假,但是前提是要跟兰儿商量商量的,要是兰儿不答应,他这个当爹的可没有权利把女儿好容易想出来的心血白白的教给别人。

    当然,她要是答应,那就皆大欢喜了。

    很意外的,沈若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行啊!不过,你们得自己去定做烤炉,没有烤炉,是没办法做点心的,回头我就给你们画个图纸,你们要是想学的话,就先去把烤炉定做出来,有了烤炉,我就能教你们了!”

    她把烤炉的大小和规格跟齐来顺王万福说了一遍,王万福一听还要花那么多钱去做烤炉,顿时有点儿犹豫了。

    照兰丫说的,一个烤炉就得二三两银子,他家里拿不出这老些钱啊!

    齐来顺儿也很肉疼,但是他比王万福灵通,也比他脑子活泛,沈若兰说完烤炉的事儿后,他虽然也肉疼的不行,但还是咬着牙答应了。

    “成,那兰丫你就帮姑父画吧,回头姑父就去找人把那烤炉给做出来了,到时候还要请你教教姑父咋做呢!”

    沈若兰虽然看不上齐来顺儿,但是看看这俩便宜姑父的表现,觉得齐来顺儿的格局要比王万福大些,将来齐来顺发财的可能要比王万福大很多。

    不过,谁格局大小,发不发才的,都不关她的事儿,她是真心想教他们的,至于他们学不学,那就是他们的事儿了。

    其实想教他们做点心,不是她滥好心,而是因为她想叫他们都离开靠山屯儿才这么做的。

    他们家就要在靠山屯儿落户了,她可不想这几房闹心的亲戚成天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晃荡,还不如教给他们点儿本事,叫他们走的远远的去谋生去,也省得她看见他们闹心。

    当然了,她是不会把自己的本事和盘教给他们的,只教给他们两三样,够他们谋生即可,要不是看在他们学了本事就消失在靠山屯儿的份儿上,就是这两三样,她也不愿意教他们呢!

    王万福虽然肉疼,但是看到齐来顺都答应了,自己也忍痛答应了。

    “好吧,咱俩一起做,到时候挣了钱也对半儿分。”

    沈若兰见他们都同意了,就回屋去画了个烤炉的图纸,并标注了大小规格,交给了他们。

    之后,沈若兰就去大春家雇了大春哥的马车,往县城去了。

    沈若兰去年就是这个时候穿越过来的,记得刚穿过来时,自己瘦得跟非洲难民似的,走路都摇摇晃晃,从靠山屯儿走到桃花村的力气都没有,想去县城一趟,连五文钱的车费都拿不出,记得第一次进县城,还是张二勇好心帮她付的车费呢!

    想到张二勇,沈若兰的心里暖暖的,在自己最苦最难的时候,多亏有那个傻乎乎的憨小子帮忙了,对于他的帮助,沈若兰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还有,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都走好几个月了,也不知他现在参军了没有,真希望他能如愿以偿,生活幸福

    到了县城,沈若兰去了铁匠铺,定做了一些必备的工具,如粉漏子,大剪子等,还去杂货铺定了一方石磨,买了明矾和纱布等东西,留着做干豆腐和粉条子用。

    定完这些,她特意去了一趟段家的绣坊,上回来县城时,段夫人跟自己说起过有个叫媚儿的小妾要逼宫夺位,段夫人向沈若兰求助,沈若兰没有帮她。

    虽然没有帮她,但是不表示她不关注,其实,她当初之所以没有出手襄助,主要是因为段夫人太不争气了,男人视她如敝履,跟个小妾一起算计她、挤兑她,她还舍不得和离,非要跟那个男人过日子,这不是犯贱吗?

    她也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才一气之下撒手不管的。

    但是,她跟段夫人多少还算是有点儿交情,就算她当初没帮她,但是在她的心里也是一直惦记着她的,所以这次来县城办事,办完事后第一件事儿,就是去绣坊打听她,想听听她怎么样了,段公子是否真的宠妾灭妻,置他们多年的夫妻情谊于不顾了

    段家绣坊自从出了卡通系列的绣品,就一直生意火爆,绣坊的规模也不断地在扩大,沈若兰这才几个月没来,这次来时,赫然发现绣坊又扩大了,把边上那家铺子都给买下来打通了,变成了一家更大的绣坊,看起来气派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