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在章 滚在了一起
    客栈里的灯光,透过高丽纸照到外面,浅浅淡淡、昏昏黄黄的,沈若兰出去后,就看见一道模糊的身影,撑着一把青油伞站在客栈的门旁,他一身黑色直裰,腰间的丝绦随着秋风起起伏伏、飘飘荡荡。

    听到开门声,那人回过头来,一向冷厉的脸庞在见到她的刹那,瞬间春缓花开,百花齐放。

    “兰儿,我来了!”

    一见到他,沈若兰的心跳就难以抑制的加速了几拍儿,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样。

    她淡淡的说:“不是说了嘛,咱们俩不合适,我只是个小农女,配不上您这个金樽玉贵的王爷!”

    淳于珟勾唇一笑,缓缓的走到她身旁,低头看着她的脸,说:“要是,我现在不是楚国的王爷,没权没势,只是个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庶人,你还这么想吗?”

    沈若兰一怔,“你,你什么意思?”

    淳于珟道:“就如你听到的这样——兰儿,我已经不是王爷了,现在就是个没家没势的男人,这样的我,你可愿嫁?”

    沈若兰卡巴卡巴眼睛,蒙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开玩笑的吧?”

    淳于珟没有说话,就那么幽幽的看着她,定定的看了半晌,最后,也容不得沈若兰不信了,“你说的是真的?”

    “嗯,没错!”淳于珟回答的风轻云淡,坦坦荡荡,没有半分不舍和不甘,好像他放弃的只是一件不打紧的东西,而不是金樽玉贵的王位似的。

    “呃……是……为了我吗?”

    问这就话的时候,沈若兰的心情很沉重,她记起之前皇上对他提出的要求了:要娶她,就得交出王位和军权,这才几天的功夫,他就不再是王爷,也不再是大将军了,可见,他必是同意了皇上的提议,跟皇上做了交换了。

    思及于此,沈若兰愧疚不已,让他为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她于心不忍啊!

    淳于珟看到她脸上的内疚和不忍,轻缓的说:“我这么做也不全是为了你,皇上不信任我,一直想收回我手中的兵权,我若拖延着不给,他必会以我为患,迟早容不下我,既然如此,还不如趁现在把兵权还给他,免得他整日里疑神疑鬼,让我母后跟着为难。”

    听他这么说,沈若兰心中的愧疚才烟消云散,既然他是为了明哲保身才交出兵权,那就于她干系不大,她的心理就好受多了!

    其实,淳于珟也可以不交出兵权,他手握楚国一半的兵力,就算皇上想扳倒他,也不会敢轻易下手,只是若是这样,皇上对他的猜忌就会越来越深,终究会演变成难以修补的裂痕。

    若是跟皇上拼杀起来,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扳倒他,而且,他们之间若起纷争,必定会引起天下大乱,他不想因为自己让那么多无辜的士兵丧生,也不想百姓们因为他流离失所。

    所以,既然他想收回兵权,就把兵权还给他吧,反正他也过够了整日里在军营里摸爬滚打的日子,现在他已经有了兰儿,大不了跟兰儿一起做生意,一起种田,那种不用为天下事忧心,只管自家小日子的生活,想想还挺甜的呢!

    于是,今天在离开湛王府前,他留下了自己的金印和宝册,还留下了北军大将军的军印,又给皇上写了封信,让英战送到皇上手里,也好让他能早日心安。

    “那,你这样做,太后同意了吗?”沈若兰问道。

    淳于珟说:“母后还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我就没这么容易出来了。”

    想了想,他没把太后以死相逼,拘他在寿仙宫,不许他出来找她的事儿告诉她,更没把太后着人在老鸭汤里下药,试图让他跟安安生米煮成熟饭的事儿告诉她。

    这些事儿,就烂到他肚子里算了,以后她们还得做婆媳呢,要是兰儿知道母后的那些行径,便是不跟她计较,心里边儿也会不痛快的。

    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告诉她,免得她心生芥蒂,往后跟母后就更难相处了。

    没错,孝端太后为了促成淳于珟跟安安的好事,今儿的午膳里,特意在淳于珟最喜欢喝的老鸭汤里下了点儿不君不臣的东西,还让安安也喝了一碗。

    太后手里的药都是极好的,就今天下在老鸭汤里的,便是那无色无味的春药,怎么喝也喝不出来的。

    淳于珟没想到母后会算计他,还一连喝了两三碗,太后怕到时候安安不肯,就故意也让安安跟着喝了一碗,好玉成此事。

    这药的药性极强,喝下后保管能让罗汉思春,嫦娥想嫁,淳于珟在上车后感觉出不对劲儿了。

    于是,他佯装闭目养神,借此机会,用内里将药性逼出体外,而后便下车离开了。

    至于他离开后母后会不会伤心,会不会生气,他顾不上了。

    其实,他也想做个孝子,但是母后居然用那种药算计他,还想让他跟安安在一起,这让他感到非常愤怒,这次他不辞而别,还主动放弃王位和军权,一来是让皇上安心,二来,也算是给母后个教训吧!

    他能用内里把春药逼出体外,可安安却惨了,她不懂功夫,没有内利,中了药就只能干受着了。

    还在车上的时候,她就浑身发热,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了,等回到府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更强烈了。

    她浑身燥热,浑身像有千百只小虫在她身上来回乱爬似的,她虽然心眼儿多,但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完全不了解自己这种情况是怎么了,还以为自己病了呢,进屋后,就打发人赶紧去请太医了。

    此时,鲁元还在府里帮她忙着处理荣嘉大长公主的后事呢,听闻她进宫回来了,还打发人去请太医了,还以为她病了呢,不由得吓了一跳,赶紧跑去过探望。

    到了安安的闺房时,鲁元处于礼数,本不想进去,只站在窗外问候一声就好了,但是刚站在窗下想问候,忽然听到屋里传出一声娇弱的呻吟。

    “水,我要水,快给我水…。”

    伺候在一边儿的丫头赶紧把水给她端来了,安安拿着茶杯一饮而尽。然而,水喝了下去,燥热非但一点儿都没退,反而更炽烈了。她下意识的站起身,朝着净房的方向走去。

    “我要……洗澡……”

    “郡主,净房里的水都是冷的,您等下我们烧点儿热水兑进来您再洗吧!”丫头提议。

    但是,安安像没听到似的,踉踉跄跄的走进净房,走到浴桶旁,撩起里面的冷水,不断的给自己的脸颊降温。

    可是却觉得自己越来越热,浑身像被火烧了似的,热得烫手。身上的衣服也让她觉得束缚,她忽然很渴望有一双手,可以抚平她的滚烫,让她可以变得舒服些。

    “噗通——”

    失神间,她一下子头朝下栽倒在浴桶里,吓得身边的婢女尖声大叫起来:“郡主,郡主,您怎么样了啊…。”

    一边叫着,一边往外拖拽安安,正拖着,鲁元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在听到丫头尖叫和喊‘郡主您怎么样了’的时候,他就反射般的冲进来了。

    安安的安危要紧,这会子,他已经顾不上规矩不规矩的了。

    一冲进净房,正好看见丫头把安安从浴桶里拖拽出来,安安一身的水,从浴桶里出来后,就没命的咳嗦:“咳咳……咳咳咳……”

    鲁元见她咳嗦的厉害,脸还红得像晚霞似的,急忙过去扶住她:“安安,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啊?”

    安安又咳嗦了两声,才渐渐的止住了咳嗦声,她软绵绵的靠在鲁元身上,双眼迷离诱惑:“鲁哥哥…。”

    此时,安安身上的那身而白色孝服已经在刚才丫头从浴桶里往外拽她的时候给拽来了,露出了里面象牙色的肚兜儿,肚兜都被水给打湿了,薄薄的贴在身上,将她那副玲珑有致的身子描摹出来,湿身旳美人,分外诱惑。

    “额…。”

    软玉温香再坏,又穿得如此**,鲁元一下子绷住了,本想快点儿离开,但是偏偏这时安安又呢喃了一声:“好热!”

    嘴里说着,随手一扯,将身上那件象牙色的肚兜一下子给扯下来了。

    瓷白如玉的肌肤,一下子暴露在眼前,美好的风景让鲁元顿时移不开眼睛了,他直勾勾的盯着她的某处,眼睛里迸射出两道灼热的光芒,就像是饿了许久的豹子,看到一只小羊羔儿似的。

    “嗯~鲁哥哥,你看我干什么?”

    又一阵燥热袭来,安安难受的皱起眉头,她软糯的质问,就像在撒娇。炙火完全烧坏了她的理智。她咬住嘴唇,闭上眼睛,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好热啊~”

    她嘤咛着。努力的跟身上的衣服搏斗,孝服本来在刚才拉她出浴桶的时候就被扯掉了,现在只轻轻一挥便彻底脱离她的身体了,下面的亵裤也很好脱,她一伸手,就把系着的裤带解开了。

    “好难受,嗯,好热啊~”

    鲁元猛的闭上眼睛,沙哑的低吼:“来人,带郡主回房间去,今天的事儿谁都不许往外说……”

    “是!”两个丫头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扶住了安安,想带她回房去。

    扶着她的瞬间,安安的手松开了裤带,那身白色绸缎的亵裤哧溜一下落下来了,只落到裤脚边儿上,刹那间,安安的身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鲁元倒吸了一口冷气,赶紧大踏步的向外走去。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特别是在女色方面,只要能占便宜的,他绝不会放过。要不是此刻的对象是他自幼深爱安安,这会子他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郡主,当心啊!”

    两个丫头扶着安安,正打算把她带回到榻上去,不想安安此刻已经意识模糊,走路不稳,一个没站稳,噗通一下摔倒了。

    “啊!”她被摔疼了,不觉惊呼了一声。

    门外的鲁元听到她的惨叫,再一次反射似的冲进来,只是没有看到什么危险,却一眼看到了让他崩溃的一幕:

    地毯上,已然混沌的安安软软的躺在那里,白嫩嫩的像一块白豆腐似的,美好的景色一览无余。

    鲁元只觉得自己的大脑“轰”的一下,好容易筑起的理智轰然倒塌!

    他紧紧的闭着眼睛,额头上的青筋条条迸出。拳头也在‘喀嘣喀嘣’的作响,他的理智正在和欲念玩命儿的厮杀着。

    他到底不是柳下惠,也不是鲁男子,都这个份儿上了,他委实是忍不住了,便上前两步,伸手抱起安安,快步向屋里走去。

    两个丫头一件此景,也不敢相阻。

    大长公主已经没了,这府里往后谁说了算还不一定呢,且她们也都知道鲁元的身份,人家一个参将,岂是她们这些小丫头敢招惹的?

    **

    孝端太后已经算计好了的事,没想到竟然泡汤了,老七不仅没跟安安发生点儿啥事,还隔二上跑了,让它顿时有了一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

    老七跑了,她想以死相逼都没有对象了,太后娘娘心眼子不顺,难免会迁怒于人,于是,把护送淳于珟和安安回府的奴才都打了一顿,罚半年的饷银,又着令他们设法去找老七,无论如何,也要把他给找回来。

    本来老七逃走,已经让太后娘娘够闹心的了,没想到快到傍晚时,忽然听说老七临走前把自己的王爷宝印、金册和北军大将军的帅印也都留下来给皇上了,还留下一封信,大意是说他不想当这个王爷和大将军了,要跟沈若兰一起归隐田园,去过那种安逸自在的田园生活去!

    建安帝本来还以为得跟淳于珟斗智斗勇一番,才能拿回那三十万大军的军权呢,没想到他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把军权给他交还回来了,还没有让他费一分一毫的心思,真是让他意外到变形啊!

    惊愕之余,建安帝又情不自禁的想道:这些年来,或许一直是他多疑了,或许老七真的在乎名利地位呢,他要是在意的话,就凭他战神的名声,还有里的三十万大军,想推翻他的政权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没有那么做,一直以来,老七虽然有点儿桀骜不驯,离经叛道的,但是他还从来没有做过想动摇他江山社稷的事儿,也没做过有损他这个当哥哥的利益的事儿,从前,当真是他想多了。

    思及于此,他在放心之余,又觉得有点儿对不住这个弟弟了,毕竟是一奶同胞,他位居庙堂之上,一呼百应的,却要弟弟面朝黄土背朝天去干活儿,于是,他都点儿心软了,决定事情就到此为止,让他安安稳稳的活下去算了。

    一个时辰后

    鲁元心满意足的从发安安的身上下来,筋疲力尽的瘫在她的身边儿,此时,安安身上的药效已经被他解除了,她也舒舒服服的昏睡过去,桃花似的脸颊上还带着一脸的春意。

    看着安安洁白如玉的身体,还有那具身子上青青紫紫的痕迹,鲁元又是心疼又是自责的,刚才他太激动了,没控制好自己的理智和情绪,才把她弄成这副样子。

    不过,他会负责的!

    明天他就进宫去,去求皇上的指婚圣旨,他要尽快把安安娶回家,好能日日跟她在一起,跟她整日的耳鬓厮磨,跟她在一起生很多很多可爱的孩子。

    将来的孩子,他希望男孩儿都像他,都能长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女孩儿则都像她,一个个又温柔又乖巧,端庄又懂事,他们要是能有一群这样的孩子,往后的日子一定越过越幸福!

    天黑下来时,安安终于醒了,她小心翼翼的撑开眼皮,一下撞到那双带着笑意的眸子里。

    “醒啦!”慵懒的声音带着床气,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安安张了张嘴,难以置信的说:“怎么回事?咱们怎么会这样呢?”

    鲁元挑眉:“我怀疑你被下药了!”

    ------题外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