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回家去
    37小说 .37xs.

    湛王昏倒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皇上那里,建安帝过来探视的时候,太后还守着淳于珟哭呢。

    “母后,老七怎么样了?太医怎么说?”行礼毕,建安帝坐在了榻旁太监抬来的椅子上。

    孝端太后哭道:“太医说是急怒攻心,肝火过旺,就因为那个小狐狸精走了,他就扛不住劲儿了,你说哀家这是哪辈子造的孽啊?养了这么个不省心的逆子……”

    看着太后哭得伤心,建安帝劝道:“母后稍安,若只是急怒攻心,倒也不碍事,到时您,已经都两天没吃饭了,若再为老七的事儿忧心,自己也病倒了可怎么好呢?不如您先好好的吃饭,等吃饱了再商量老七的事。”

    说完,抬眼看了顺喜一眼,道:“你去吩咐小厨房,捡母后素日爱吃的清淡小菜做几道来,再熬上一锅紫米粥,要稀稀的,素包子也做几样来……”

    建安帝想的倒是挺周全的,但太后娘娘的宝贝儿子还没醒呢,她哪有心思吃饭啊?泪八叉的说:“不吃,哀家不饿,哀家要等他醒来跟他一起吃!”

    正说着,外面又来报,说是陈皇后带着太子和宜春公主过来给太后请安了。

    孝端太后心里正烦着,哪有心思见他们啊,便硬邦邦的说:“不见,叫他们回去吧,哀家今儿谁也不见!”

    直接让人把他们娘几个给打发走了。

    建安帝见母后的一颗心都在老七身上,连他的老婆孩子好心过来看她她都不搭理,不由得生出几分怨念来。

    母后最爱的,果然是老七,即便他为了那个贱的女人公然与母后对抗,甚至还不顾母后饿不饿死,母后却还能毫无芥蒂的原谅他,并且对他的爱也减少一分都!

    换作旁人做出这么忤逆不孝,大逆不道的事,母后早就容不下了,可换作老七,她就能毫无芥蒂的坦然受之,就像当初老七杀死先帝宠妃,害得母后和他差点儿被先帝废了时,那会儿他都要恨死老七了,可母后却一句怨言都没有,还哭眼抹泪的说老七怎么怎么孝顺,怎么怎么的重情重义,而对他这个顾大局、识大体的儿子却一直颇有微词,好像埋怨自己没有跟那个宠妃对抗,没帮她出气似的。

    她也不想想,要是他没有像过去那样忍辱负重,也像老七似的跟那宠妃对着干,或者干脆也一刀杀了她,那先帝还能容得下他吗?他早就被废了,若是他被废了,母后还当什么太后,早就上冷宫凉快去了,又上哪过现在这种母仪天下的日子呢

    可惜,母后不懂这些,已她经被自己偏心的爱给蒙蔽来心智,不管怎样,就是觉得老七好,老七比他强,连老七统领北方三十万大军的军权,都是她向先帝替老七讨要来的呢。

    他相信,要不是先帝看不上老七,就凭母后对老七的溺爱,肯定都得撺掇先皇把这江山都让给他!还好先帝英明,看不上离经叛道的老七,把江山传给了自己,不然,楚国是谁的天下还不一定呢!

    这个想法,让建安帝的心里更不舒坦了,他眯了眯眸子,无声的看着榻上的弟弟,暗暗的寻思着,不知道他有没有恃宠而骄,动过觊觎神器的妄念,没有的话便罢,要是有,便是亲弟弟,他也断断容不下他!

    “老七的药煎上了吗?怎么还没煎好啊?”

    太后没看到大儿子脸上的阴云,一双眼睛只顾盯着小儿子了,她心疼的摸着儿子的脸颊,看到他这副样子,恨不能以身代之。

    春柳柔声道:“回太后,药已经煎上了,夏槿正亲自看着呢,太医告诉小火煎服,所以才慢些。”

    太后听了,吩咐说:“叫她仔细着些,莫要把药煎糊了。”

    看到太后这副紧张兮兮,失张失智的样子,建安帝心里一阵堵的慌,起身说:“母后,儿子还有事要处理,就先告退了,等明儿儿子再过来看您!”

    太后听到他要走,这才把眼睛转过来,叫道:“皇上先别走,正好你在这儿,咱们商量商量老七的事儿,眼见得这孽障已经魔怔了,非那个女人不娶了,皇上说可怎么办呢?”

    建安帝淡声说:“母后,老七和安安的亲事是太皇太后临终前钦定的,楚国人尽皆知,断不可更改,此事没的商量了,不管老七愿不愿意,他都必须得去安安。”

    “可是,可是你没看到吗?老七为那个女人连命都不要了,哀家怕他不依啊......”

    孝端太后一边吐槽,一边看着昏睡在榻上的儿子,有那么一瞬间心软了,甚至想他爱娶谁就娶谁吧,只要他高兴就好。

    然而,还没等她说完,就被建安帝打断了,“母后,老七是皇家的人,他的言行不光代表着他,也代表着咱们整个皇家,他要是想背信弃义另娶她人的话,不光是他一个人的事儿,也是给皇家的脸面抹黑,朕决不能答应。要是他一意孤行,非娶那个女人不可的话,朕只能下旨,对天下百姓称湛王早逝,让他从此换个身份过活,以免咱们皇家在百姓心中落上不重孝道,不守承诺的坏印象。”

    太后一听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换个身份,那怎么行呢,要是换个身份,他不就不是王爷了吗?”

    建安帝冷声说:“岂止不是王爷,连淳于家的子孙都不是了。所以,母后要是不想他失去身份的话,还是好好劝劝他,别让他再魔怔下去了,天下的女人多得是,何必为了女人丢了自己的身份和荣耀呢?”

    孝端太后一听这话,顿时急的直掉眼泪,看着睡在榻上的淳于珟喃喃骂道:“真是作孽啊,你说你怎么就被那个小狐狸精给迷成这样呢?你叫母后可怎么办啊......”

    *****

    此时,吉州的府尹府里,府尹千金赵圆圆,正沉着脸坐在椅子上,齐婆子耷拉着脑袋跪在她的面前,那张老脸已经肿的跟个发面的大馒头似的了,连眼睛都给挤的只剩下两条眯缝了。

    就在刚才,赵圆圆已经查出了所谓‘沈若兰被轮.奸的真相。

    原来,齐婆子的干儿子找人糟蹋的那个女人根本不是沈若兰,而是沈若兰的堂姐,也就是说,她的好几百两银子都白花了。

    一听到这个,赵圆圆气得眼珠子都蓝了,马上的叫人找来齐婆子,二话不说,狠狠的扇了她一顿大嘴巴子,扇得她嘴丫子都淌血了。

    没用的老东西,白拿个她那么多银子,竟然把事儿给办砸差了,要是她没把事儿办砸了,湛王哪里还会再接着宠沈若兰那个贱蹄子?更不会因为她跟安安郡主退婚了。

    安安郡主已经暗中许给了她侧妃之位,只要安安嫁给了湛王,她的侧妃之位就唾手可得了。

    可是,就因为这老猪狗把事儿给办砸了,安安被她踢出了局,她的侧妃之位也就成了泡影了。

    想想她这几个月在安安面前伏低做小,百般讨好的努力,差一点儿就成功了,可到临了临了,竟因为这老猪狗办砸了差事害得她竹篮打水一场空,她能不气吗?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亏得本小姐还这么信任你呢,这点子事儿都给我办砸了,我还留着你有什么用?还不如卖了的干净呢!”赵圆圆越想越生气,忍不住横眉怒目的骂道。

    齐婆子一听要卖了她,唬得魂飞魄散的,连连磕头说:“大小姐饶命啊,老奴知错了,求大小姐看在老奴这些年服侍大小姐还算用心的份儿上,饶了老奴这一遭吧……”

    她是这府里的积年老人儿了,在主子面前一向很有脸面的,在下人中也算是上等奴才,每月能拿一两银子的月钱呢,不光如此,还总还有油水可捞,家里的老头子和儿子媳妇女儿媳妇女婿的,因为她的缘故,都在这府里都混得人模狗样的,要是她完蛋了,他们一家子不都得跟着完蛋吗?

    因为这,齐婆子吓得魂飞魄散的,跪在地上冲着赵圆圆砰砰砰的直磕响头,不一会儿头皮就磕油了。

    赵圆圆气咻咻的瞪着她看了一会儿,才说:“饶你也行,去,给本小姐仔仔细细的查那个姓沈的女人的过去,把她过去的污点都查出来,查的越多越好,只要查到了,本小姐就可以饶了你们,不然,哼哼......”

    她冷笑,面目狰狞的说,“你跟你们一大家子洗干净脖子,等着去死好了!”

    齐婆子听了,哪有不依的道理,立刻汗涔涔的应承下来,起誓发愿的保证,一定仔细查问,必定把沈若兰的过去给查个一清二楚!

    赵圆圆觉得,沈若兰既然能跟湛王勾搭到一起,就足可见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东西,过去在乡下时也一定是个勾三搭四的货,要是她能查出她从前的污点,再设法传到湛王的耳朵去,以湛王的地位,觉不可能娶一个作风不正的女子,对她的过往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如此,沈若兰必定失势,只要她失势了,说不定湛王还能娶安安,若娶安安的话,她不就是有机会坐上侧妃的位置了吗?

    就算他不娶安安也没事,她可以求她爹娘帮着想想法子,让她设法进湛王府的后院儿去,只要沈若兰不在湛王的后院儿中,后院的女人就可以平分秋色,她也就有机会成为他心爱的女子了……

    齐婆子领命后,连滚带爬的出去找她儿子和干儿子们去了,她儿子和干儿子一听这事儿,都唬了一跳。府尹大人的千金发怒可不是一件小事,万一这位大小姐一不高兴,跟她爹撒个娇撒个痴的,就足以把他们这些弟兄送到大牢里,一辈子都出不来!

    于是,几个人赶紧召集他们的人,忙着去火锅店、印刷厂和点心作坊打听沈若兰的过去去了。

    沈若兰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给盯上了呢,这会儿,他们一家人坐着车子顺顺利利的出了京城,继续往北走去。

    马车行至城外一百多里的路时,忽然看见前面有一对步履蹒跚的母女,正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

    听到后面传来马车声,那对母女急忙躲到了道边儿上,竟然是尤氏和胡美娇这对母女。

    她们自从被赶出皇宫后,就开始往家走了,因为没钱雇车,也没多大力气走路,所以便是早比沈若兰他们走一天,也不过比他们多走了几十里路而已,他们坐着马车半天就追上了。

    马车跑的很快,一转眼就跑到了她们跟前儿,尤氏和胡美娇都忍不住羡慕的看了那车子一眼,却不想一下子看到了坐在车里的沈德俭一家子。

    这会儿,沈德俭一家子正说说笑笑的赶路呢,谁都没留意路边的两个狼狈女人。

    “娘,你看,你快看,那个是兰丫是不是?”

    胡美娇激动得拽着她娘的胳膊,一只手指着已经过去的那辆车。

    因为现在还是初秋,京城的天气不是很凉,晌午的时候甚至还很热,所以这车子的车窗开的很大,车里一半人儿都能露出来,让别人给看了去。

    尤氏也看见沈德俭和沈若兰了,只是乍看到的时候,有点儿不敢认沈若兰了,这才几个月的功夫没见,这丫头的相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长胖了,长白了,也长好看了,刚才那惊鸿一瞥,着实惊艳到她了!

    她还记得从前兰丫的那副栖皇样子,又黄又瘦的,还脏兮兮的,像只干巴巴的瘦只猴子似的,现在车里的那个美人儿,则是肤如凝脂,眼若星辰,唇若樱桃,面若桃花,只有轮廓还跟过去有几分相似,其余的地方跟过去一点儿都不一样了,要不是沈德俭就坐在她身边儿,她断断认不出她来!

    其实就连沈德俭也变样了,他比过去白了,也比过去胖了,连身上的气质和穿衣服的风格都跟从前不一样了。

    只是他毕竟是成年人,身体轮廓什么的早就定型了,虽然他现在比过去白了胖了,也比过去穿戴打扮得体了,但他的变化看在尤氏的眼里,还是很容易把他认出来的,不像沈若兰,那脱胎换骨似的变化,都快把她的眼睛给闪瞎了似的。

    “哎,哎,沈二哥——沈二哥——”

    尤氏在短暂的惊愕后,后知后觉得想起,既然他们往北走,那肯定是要回农安老家去的,此处离老家农安足足几千里远呢,她正愁她们娘俩咋往回走呢,正好碰到了他们,也不知他们能不能把她们娘俩给捎回去。

    沈德俭正坐在车里跟穆氏说话呢,听到后面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似乎在喊他似的,就趴着车窗探出头去,结果一下子就看到尤氏母女。

    沈德俭楞了一下,下意识的叫道:“停车!”

    沈若兰在听到尤氏叫她爹的时候,也把头伸出去了,同样也看到了尤氏母女,听到爹叫‘停车’,马上意识到爹要停车干啥,也是她也冷冷的出声:“不用停下,继续走!”

    沈德俭说:“咋还不让停呢?爹记得你跟那个小丫头一向交好似的,如今好容易在京城遇到,怎么也得打个招呼啊?”

    沈若兰子:“不用理她们,她们不配!”

    看到爹还是一脸不解的样子,沈若兰解释说:“我跟那个胡美娇早就闹掰了,而且她娘也不是个好东西,今儿您要是兜搭她们了,回头就得被她们缠上,这样的人可杀不可救,所以也不用搭理她们!”

    穆氏离开的早,她离开靠山屯儿时,尤氏她们母女俩还没来靠山屯儿呢,所以不知道尤氏是谁,更不知道她的为人如何。

    沈若兰就把尤氏的为人和胡美娇从前是怎么欺负她,怎么让她给她们娘俩干活儿的事儿说了一遍。

    穆氏了解到尤氏的为人,又听到胡美娇曾经欺负过她的闺女,一张俊脸一下子冷了十度,她不冷不热的问:“兰儿爹,你要停下来干什么呢?跟那个尤氏说几句话?打个招呼?还是要拉上她们,让她们跟咱们一起回屯子去啊?”

    沈德俭一看穆氏的表情,吓得一头冷汗,“不是不是,我可没想要拉她们回去,也没想跟她们打招呼,我就是寻思兰儿跟她们家的小丫头好,想叫兰儿跟她们家的小丫头打个招呼,也算是不失礼数了,既然兰儿跟她们家的小丫头闹掰了,那就不用了,省事了,呵呵,呵呵呵……”

    穆氏睇一了他一眼,“那,现在呢?”

    沈德俭忙说:“走,接着走,不用停,犯不上为不相干的人耽误自己的时间嘛!”

    尤氏满怀希望的喊了好几声,可那两辆马车像没听见似的,甩着鞭子走人了,一点儿都没搭理她们。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评价票;6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