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母子僵持
    37 om

    傍晚,天边最后一丝光亮也被黑暗吞没了,大地笼罩在了一片黑暗中。

    寿仙宫的太监们提着灯笼和火钳子,将宫院里的灯笼逐一的放下,点燃,再挂回去,将刚隐藏没在黑暗中的寿仙宫又显现在一片灯火阑珊中

    灯光里,湛王淳于珟跪在寿仙宫的阶前,脊背挺直,神色冷峻,即便是跪在那里,身上的清冷贵气依旧不减。

    此时,他正垂首盯着地上古朴的青砖,深邃的眼眸中带着冷酷的坚毅和不可动摇的决绝。

    他已经跪在这里好几个时辰了,之前把沈若兰送回客栈,又帮她安排好保护措施后,就回到寿仙宫里,想跟太后好好谈谈这件事。

    然而,太后还在气头上,不肯见他,只让人传出话来,若是他肯同意不娶沈若兰,或者只娶她做个庶妃,便叫他进去,如若不然,就叫他走,永远都不要再来寿仙宫,她也不再认他这个儿子。

    淳于珟当然不会进去,进去就等于向母后妥协了,也不会走,走的话就得一辈子背负不悌不孝的骂名,所以只好跪下来,就跪在寿仙宫院子里,向太后表明自己的态度。

    太后见她这般固执,气了个半死,连晚膳都没有用,只说他若坚持娶沈若兰,她就不吃不喝,饿死算了。

    淳于珟虽然不忍母后饿着,但也不能负了她,只好继续跪着,无声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母子俩从傍晚一直坚持到天黑,又从天黑坚持到天明。

    淳于珟在寿仙宫外跪了整整一夜,已近十月的天气,夜晚寒凉,他穿着单衣跪在冷冰冰的青砖上,又硌又凉,孝端太后在半夜的时候就有些不忍了,一夜辗转起来好几趟,差点儿就让人叫他起来了。

    但是,想想他白天说的那些话,她又气不过,就咬牙忍着了。

    虽然忍住了没有退缩,但她这一宿也没睡,一会儿起来一会儿坐下的,长吁短叹到天明。

    第二天一早,太后就遣了她的心腹大宫女夏瑾出来看看淳于珟啥样了。

    夏瑾出来看了淳于珟一眼后,就赶回去禀报说,“太后娘娘,七爷的脸色有点发白,眼圈也有点发青,看起来像是元气大伤似的,也不晓得是累的还是冻的。”

    春柳看出太后心疼,又不愿意在儿子面前低头,就柔声细语的说:“肯定是七爷之前开肠破肚的治病给伤了元气,不然不可能跪一宿就这样!”

    这话说得孝端太后一阵心疼,想想儿子小腹上那个蚯蚓似的伤疤,再想想儿子在这又阴又冷的夜晚跪在外面一宿,心里顿时对他不那么气了。

    喜顺说:“春柳姑娘这话说的极是,想想咱们七爷之前的身子骨,真跟庙里的金刚是的,别说是跪一宿,就是再跪上两宿三宿的也不打紧的,如今只跪了一宿就这样,可见这个病当真是伤了七爷的身子啊!”

    两人正一唱一和的劝和着,眼看着太后就要松动了,这时外面当值的太监来报,说是皇后娘娘来给太后娘娘请安了。

    孝端太后听闻儿媳妇来了,急忙叫请进来,暂时把淳于珟的事情放一放,毕竟昨天老七是当着皇后的面给她没脸的,她也想叫儿媳妇看看儿子跪在他院子里认错的样子,也好在儿媳妇面前扳回些脸面。

    陈皇后是带着七八个侍女进来的,这些侍女每人的手上都拿着一个食盒。

    进来先请了安,随后陈皇后便一脸心疼的说:“臣妾听说母后跟七弟怄气,昨晚没有用膳,臣妾早起特意叫人做了些可口的汤水,请母后品尝,您年纪大了,不比年轻时候,万不可拿自己的身子赌气,万一病了,我们岂不是心疼的慌”

    说着,眼圈儿竟有些红了。

    孝端太后见此情景,又想到外面的儿子,一下子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了,连儿媳妇都担心她年纪大身子,怕她身子吃不消,特来劝她用膳,可那个逆子,为了了骚女人,竟不顾她年纪大身子弱,由着她饿自己

    想到这儿,原本想赦免他甚至成全他的心思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只是,太后娘娘还是没有吃饭,跟陈皇后略说了几句,就让她跪安了。

    刚才她突然生出个想法,那就是她想看看那个逆子,会不会真为了给那个狐狸精名分忍心饿死她这个娘!

    这样想着,于是老太太真个不肯吃饭了,早上到晌午,从上午到晚上,太后一直坚持不肯吃饭,淳于珟也一直跪在寿仙宫的院子里,母子俩谁都不肯让步。

    皇上听闻此事后,连折子都顾不上批了,急匆匆的赶过来看望,经过庭院时,见淳于珟还跪在院子里,建安帝停下脚步,怒斥说:“湛王,你身为人子,竟为一个贱女子忤逆母亲,置母亲的性命与不顾,如此不仁不义,不悌不孝之举,当真是人神共愤,简直禽兽不如!”

    骂完,气咻咻的提步往屋里去了。

    **

    今儿是八月十五,沈若兰一直呆在客栈里哪都没去,本以为他会过来陪她过节呢,可是从昨天等到今天,从早上等到晚上,一直等到月上柳梢头,还没把淳于珟等来。

    虽然没等到淳于珟,不过倒是等来一个跟淳于珟有关的人:那就是淳于珟的姐姐——玉容长公主!

    玉容长公主是微服出来的,身边儿只带了一个嬷嬷和两个侍卫,到客栈时,没等进门儿被守在客栈里的人给拦住了,不许她随便进来。

    玉容长公主晓得拦她的人是淳于珟派来保护沈若兰的,就对拦着她的人说:“你去告诉沈若兰,就说玉容长公主要见她,她若知道是我来了,一定会相见的。”

    拦她的侍卫不客气道:“七爷说过,除了他,谁都不能擅自见沈姑娘,属下等不敢违拗七爷命令,还请长公主见谅!”

    玉容长公主带着气来的,没见到沈若兰,那里肯善罢甘休,当即叫她带过来的两个侍卫给她开路。

    淳于珟的人一见玉容长公主的人要硬闯,自然不会让着,于是两方劈劈啪啪的打了起来。

    沈若兰正在客栈里跟爹娘说话呢,听到外面的打斗声,急忙把守在门外的两个侍女叫进来,问她们这是怎么了,一问才知道,是玉容长公主找来了。

    沈若兰对玉容长公主的印象很不好,昨儿这位公主仗着的身份,几次折辱自己,今儿找来,也一定不会有好事的。

    不过,看在她是淳于珟亲姐姐的份儿上,沈若兰打算见她一见,看看她能有什么话说,要是她对自己以礼相待的话,她便也跟她以礼相待,要是她还敢像昨天在寿仙宫那么对她的话,那她对她也不用客气了!

    婢女听说她要见玉容长公主,就出去请了。

    不一会儿,外面的打斗声停止,玉容长公主带着一个嬷嬷走了进来。

    沈若兰特意在自己的屋里接待了她,(免得爹娘见了她还得下跪叩拜什么的),见面的时候,沈若兰只对她行了福身之礼,态度也是冷冷淡淡的,丝毫没有因为她是公主就对她毕恭毕敬,小心翼翼的,因为照她之前对自己的态度,她不配受到自己的礼遇和尊敬。

    可能是玉容长公主心中有事,并没有在意她的礼数,在她行完礼后,玉容长公主就有点儿迫不及待的说:“沈若兰,我有事要求你!”

    沈若兰说,“要是长公主殿下是求我离开湛王,或者让我答应作庶妃的话,就不用开口了,我是不会答应的,你说我自私无情也好,不知天高地厚也罢,只要他不说不娶我,我是不会退缩的。”

    “要是他因为你失去皇籍,失去湛王的身份,失去掌控北方三十万大军的权利呢?你也忍心吗?”玉容长公主问道。

    沈若兰说:“没什么不忍心的,人不一定非要锦衣玉食、位高权重才幸福,有时候,平淡度日,终日里悠闲自在也是一种幸福,或许,他会更喜欢悠闲自在的田园生活呢!”

    “呵呵,要是他那悠闲自在的田园生活是以我母后的性命为代价呢?你也会心安理跟他一起享受这份田园生活的快乐吗?”玉容长公主阴测测的笑起来,笑完才道,“你知不知道,我母后从昨天起到现在还滴水未进呢,就因为你,我母后她对老七失望透顶,也伤透了心,要绝食自尽呢,如今已经四顿没吃饭了,她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身子又不大好,万一因为你们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们担待得起吗?难道你希望老七他一辈子都背着不悌不孝的名声跟你在一起悠闲快乐?再者,万一我母后她有个什么闪失的,你觉得他还会心心安理得的跟你过日子?或者,你觉得皇上他能饶了你们吗?”

    闻言,沈若兰一下子惊呆了,她万万没想到太后为了反对她,竟然连绝食自尽这样的手段都使出来了!

    她的心在不断地下沉着,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呆了半晌,她说:“他呢?他在哪?”

    玉容长公主尖利的说,“老七现在正跪在寿仙宫外的院子里呢,从昨晚日落前一直跪到现在,两个膝盖都差不多要废了,都是因为你,就因为你非要肖想正妃之位,才害得我母后和弟弟僵持不下、母子离心,才害得我弟弟要失去一切,变成个庶人,要不是因为你,我们一家还团团圆圆的坐在摘星楼里饮宴赏月,不定有多快活呢,哪会像现在这么惨?沈若兰,你可真是害人不浅啊!”

    沈若兰呆呆的望着地面,没有反驳也没有说话,她紧握着了双手,只觉得指甲都要戳到掌心的肉里去了,直觉告诉她,在这场母子见的pk中,他输定了!

    孝道大于天的社会里,他纵然再离经叛道,也终究逃不过社会的规矩和法则,孝端太后是他的母亲,可以由着他跪,就是他跪死了别人也无话可说;可是他却不行,因为他舍不得太后娘娘被饿死或气死,若真是那样的话,他这一辈子也不会快乐的,会背着内疚的枷锁痛苦一辈子,后悔一辈子的;而且,皇上也绝不会允许太后跟他赌气饿死,别说是饿死,就是太后有一点儿闪失,皇上都不会饶过她的,甚至,连她都不会放过的

    “你就不想说点儿什么吗?你把我母后和弟弟害那么惨,就不想想该怎么弥补吗?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妄想做我弟弟的正妃吗?”玉容长公主尖锐的说道:“就算你把他迷惑住,他肯明媒正娶你,你也绝对不会是湛王妃的,因为皇上说过,他要是想娶你的话,就得付出除去皇籍交出兵权的代价。”

    “你最多只能成为他的妻子,却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湛王妃,这就是你的命,别指望攀上王爷你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了,野鸡永远都是野鸡,就算攀龙附凤到最后,也只能落得个鸡飞蛋打的下场,我劝你还是规矩些,把那些不安分的肠子收一收,要么安安分分的做个庶妃,皆大欢喜,要么就滚回到你的老家去,别再纠缠我七弟,别因为你的自私自利毁掉他”

    玉容长公主的话越来越难听,沈若兰却已经顾不上反驳,她的心思都在太后娘娘绝食逼迫他上面呢。

    一想到未来可能会发生的,她心一下子疼起来了,像要失去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似的。

    她不怕淳于珟因为她失去皇籍,也不怕他失去王爷的身份和三十万大军的军权,但是,她怕他的母后因为她绝食而死,也怕他背负内疚的枷锁痛苦一生,要是这样,还不如放手,免得他为她失去那么多!

    只是,放手的话,她好舍不得!

    活了两辈子,好容易动心一次,好容易是因为爱情而接受一个男人的,现在让她放弃,她真的舍不得

    “你倒是说话啊?你到底想怎样?是不是把他毁了你才高兴,你说啊?”玉容长公主大声指责说。

    沈若兰咬着嘴唇,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对不起,我现在也不知该说什么,也没法给你什么承诺,你先走吧,让我好好想想”

    玉容长公主哼了一声,恨恨的看着她说,“你最好快点儿作出决定,我母后的凤体可经不起折腾了,要是她因为你病倒了或者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皇兄断不会饶了你的!”

    留下这句话,玉容长公主气咻咻的带着人离开了。

    沈德俭两口子一直在隔壁听她们的谈话呢,她俩之间的话他们也都听见了,玉容长公主走后,沈德俭和穆氏走进沈若兰的屋子,穆氏看到神色纠结痛苦的沈若兰,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抚着她的后背,说:“兰儿,你跟湛王的事儿,娘看就算了吧,虽然娘知道你俩是真心相爱的,可是人活在世上,除了爱情,还要有责任需要承担呢,太后娘娘和吉州的三十万大军,都是湛王的责任,他要是因为你没有承担这些责任,你们之间就没办法再像从前一样幸福了。”

    “特别是太后娘娘,她是湛王的生身母亲,要是她真因为你们之间的事儿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们不光要被千夫所指,皇上也定然不会与你们善罢甘休的,太后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不可能再回头了,你还是趁着事情还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做出决定吧,要是拖延下去出了事,你会后悔终生的”

    “娘知道让你做出这个决定会让你感到痛苦,可是,长痛不如短痛,还是早下决心,早做决定吧!”

    “兰儿,爹的意见跟你娘一样,你跟湛王本来就门不当户不对的,纵然湛王对你再好,也是不可能的,咱们配不上人家,就不要想那么多了,断了吧,权当是作一场梦了,再说,湛王已经在外面跪了一天一宿了,要是把腿给跪坏了,将来可怎么上战场打仗啊?”

    “别说了!”沈若兰捂着耳朵喊了一声:“你们说的我都明白,可是,总得给我点儿时间吧,让我想想好不好,说不定我能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呢!”

    此刻,沈若兰的心烦躁的像被油给烹了似的,又痛又苦的,活了两辈子,好容易遇到一个让她动心的男人,她真的舍不得放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