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一定要娶她
    ,精彩小说免费!

    一听这话,玉容长公主一下子被气笑了,要知道,她可是楚国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无一不精,小狐狸精敢跟她比才华,简直就是自不量力、班门弄斧!

    她咬牙笑道,“好啊,比就比,虽然跟你这样的人比试会有失本公主的身份,但若不让你长长见识,你定还翘着尾巴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呢!”

    陈皇后见状,‘好心’的提醒说:“沈姑娘,玉容长公主可是咱们楚国的才女,你跟她比试才学,好像会吃亏哦!”

    沈若兰看出了陈皇后眼中的幸灾乐祸,但还是很客气的浅笑说:“多谢皇后娘娘提醒,民女只是跟长公主殿下交流切磋,谁输谁赢都无所谓的。”

    “谁说无所谓了?你当本公主是闲的吗?跟你这个样的人交流切磋?”玉容长公主抬起下巴,傲慢的说,“本公主屈尊跟你比试,可不是白白比试的,要是你输了,就收起你的野心,乖乖的做我七弟的庶妃,要是不甘心的话,就滚回乡下种你的田去,不要再来勾引我七弟了!”

    沈若兰轻笑一声,刚要怼回去,不想淳于珟早她一步开了口。

    “玉容长公主,本王娶谁与你何干?什么时候轮到你给本王当家了?”

    阴沉沉的声音不大,但足够让满屋的人听到,也足够让玉容长公主啪啪打脸了。

    玉容长公主本来想收拾沈若兰的,没想到老七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一下子让她颜面尽失,里子面子全没了,她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眼泪也在眼圈里泛开了.....

    “七弟,你怎么能这么说话,皇姐这不也是为了你好吗?”

    她红着眼圈儿,哽咽道,“你都被她给迷住心窍了,皇姐只想帮你拨乱反正而已,省得你以后......”后面的话没,她哽咽着说不出来了。

    玉容长公主很委屈,她之所以针对沈若兰,不是跟沈若兰有仇,而是为七弟着想啊,这小狐狸精出身低,名声也不好听,七弟娶了她对他自己一点儿助力都没有,简直辱没了他,她就是不想看到他犯这样的错误,才要对付她的,却不想他竟这样对她,为了那小狐狸精,竟连皇姐都不叫了,就直接开口讽刺她,不顾她的脸面,把她弄得里外不是人的,这要是传出去了,她还有什么脸出去见人啊?

    孝端太后看到淳于珟为个外人怼了玉容长公主,心里更不痛快了,但是她没有发作儿子,而是拿沈若兰做筏子出气,她冷声说:“不满意?这么说你是想做湛王妃喽?呵,难怪老七执意要让你做正妻呢,原来是有人志向远大,不甘心做妾啊!”

    沈若兰淡然的说:“太后娘娘,试问天下女子,又有谁愿意做妾呢?谁愿意自己的孩子叫别人娘,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夫妻恩爱,生前同床,死后同穴呢?别人民女不知道,但就民女而言,民女就是情愿嫁个山里汉也要做正妻,断不会给人做妾的。”

    陈皇后温言软语的说:“虽然你不想给人做妾,但本宫觉得,凡事不可一概而论,你若嫁个贩夫走卒的话,坚持做正妻没有错,但你现在要嫁的是王爷,王爷乃是先帝的嫡子,皇室贵胄,自古嫡庶尊卑有别,以你现在的身份,又怎么可能给王爷做正妻呢?你这样坚持,不是叫王爷为难吗?既然你深爱王爷,为什么不能为他考虑考虑呢?你知不知道,王爷跟安安的婚事是太皇太后临死前指下的,他自己也首肯答应的,要是他因为你退了这门亲事,定会被世人指为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也会被人骂做言而无信,反复无常的,难道你愿意让他落入那般不堪的境地吗?”

    孝端太后闻言,眼皮抬了一下,顿觉这个儿媳妇利害,比她的女儿厉害多了,简直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她女儿只会厉声骂人,嘲讽人家,贬低人家,最后的结果非但没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反倒把自己弄得下不来台了。

    而她这儿媳妇,却能一下子精准的找出问题的结症所在,提出老七的难处,要是这死丫头还继续一意孤行的话,坚持要正妃的身份的话,就足证明她不是真爱老七,而是爱这个王妃的身份罢了,这样的话,老七也肯定就不会再那么爱她了。

    反之,她要是真爱老七,听到这番话,必定会收敛野心,心甘情愿的做个庶妃妾室,那样的话,她也就安心了。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听完皇后的一番话后,沈若兰竟说:“要是湛王因为我背负那些骂名的话,我会跟他一起面对、一起承担的,毕竟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就算我力量微薄,也不会把那些都让他一个人扛!”

    这话,是摆明了不肯让步啊!

    孝端太后一听气得差点儿吐血,“什么叫一起承担?你能承担个什么啊?还不是害得老七遭千夫所指,背负骂名?你怎么就这么自私自利,厚颜无耻呢?都说了他要娶你会害了他,你为什么就不能为他想想退一步,为什么非要死皮赖脸的非要做正妃,你配吗?”

    “母后!”

    淳于珟怒声打断了孝端太后的话,气得脸都黑了,“兰儿没有死皮赖脸的要嫁我,是我非要娶她的,这话我已经对您说过,您就不要扭曲事实,颠倒黑白了,还有,背负骂名也好,遭千夫所指也罢,那是我乐意为她承受的,母后就不要再跟着操心了,您身子不好,焉知不是素日操心太过的缘故?母后何不放下这些与己无关的琐事,好好的保养身子呢?”

    “你......你这是在怪哀家多管闲事吗?在为个女人责怪哀家吗?你个不孝之子.....”

    听到淳于珟的声音带着怒气,话也说得不好听,孝端太后都坏了,白着脸连声质问,说到后面都给气哭了。

    淳于珟见母亲哭了,闭眼吸了口气,跪下来拱手道:“儿子一时心急,冲撞了母后,还请母后恕罪!”

    孝端太后哭道:“哀家可不敢受你的礼,你也不用跟哀家花说柳说的说这些,哀家知道,如今你大了,翅膀也硬了,便不把哀家这个老太婆放在眼里了,罢了罢了,横竖我也是费力不讨好,还白白的惹人讨厌,还不如不管你的好呢,你想娶谁随你去吧,别说是娶个农门贱女,就是娶个娼妓戏子,哀家也不管了.....”

    孝端太后这是使性子赌气呢!

    也难怪她会生气,这个时代的人最重孝道了,通常儿子在母亲面前从来都是言听计从,毕恭毕敬的,像淳于珟这样怒声质问母亲,公然袒护女人的实属少见,别说孝端是太后,就是寻常人家的妇人遇到这样的事儿,也会接受不了的!

    孝端太后气得不轻,也伤心不已,她频频的擦着眼泪,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建安帝见母后这般样子,很是生气,怒道:“老七,都是你莽撞,一回来就惹母后伤心,还不快跟母后谢罪。”

    淳于珟看看太后哭得可怜,心也软了,就没有反驳皇上的话,顺从的说:“母后,儿子错了,不该跟母后那样说话,请母后责罚儿子吧!”

    孝端太后道:“你若真心想哀家原谅你,就别再犯糊涂了,哀家不许你跟安安退婚,更不许你娶她,你要是能做到便罢,做不到,我也不用你假惺惺的道歉,哀家只当没你这个儿子罢了!”

    没等淳于珟回答,建安帝就道:“母后不用伤心,这事儿朕做主,就按母后说的办,他要是不依,儿子就把他贬为庶人,让跟她去乡下种田去罢。”

    说完,站起身,板着脸对淳于珟道,“君子讲仁义,重孝道,守承诺,轻女色,还望七弟能悬崖勒马,不要让母后和朕失望!

    又向太后拱了拱手,说:“儿子还要去批折子,就先告退了,让皇后和太子替儿子陪着母后吧!”

    孝端太后虽然生淳于珟的气,但只是一时赌气,并未想要她儿子受到除去皇籍,解甲归田的重罚,本来正委屈着,一听皇上这么说,顿时有点儿慌了,急忙收住眼泪,对淳于珟说:“孽障,都是你不省事,现在把你哥哥也惹恼了,还不快去勤政殿请罪去,当心皇上真除了你的皇籍,看你怎么处?”

    淳于珟跪在地上,沉默了一下,说:“儿子不能去,若去的话,皇兄必定要儿子娶安安,儿子不想娶她……”

    “你不去请罪,难道真想跟她回去种田吗?”太后急道。

    淳于珟垂首,说,“便是要儿子解甲归田,儿子也一定要娶她。”

    “你......你”孝端太指着他,气得又哭将起来,“孽障,为了女人,你的湛王之位不要了吗?你的功业都不要了吗?你的荣耀都不要了吗?”

    淳于珟道,“要,但是,若那些跟她只能选一样的话,儿子选她?”

    “作孽啊!你个孽障、不孝之子!为个贱女人连母亲都不要了,你还是人吗?”孝端太后哭得捶胸顿足的,玉容长公主和陈皇后坐下一边柔声劝慰着,这回,玉容长公主再也不敢多说一句了。

    淳于珟道,“母后冤枉儿子了,不是儿子不孝,是母后逼儿子的,儿子只想娶兰儿,母后为什么不能成全儿子,一定要塞给儿子一个儿子不喜欢的呢?”

    “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哀家还不是为你好?”孝端太后悲愤道。

    淳于珟说,“母后,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母后不是我,又怎么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对儿子来说,王位权势都不及她重要。若没有王位权势,儿子一样能活的很好,可若没有她,儿子的生活便再无半点乐趣,所以母后,儿子情愿不要王位军权,也定要娶她。”

    “她比你的王位军权都重要,是不是?”太后睁着湿漉漉的眼睛,大声质问道,“那哀家呢?是不是在你心中,她也比哀家重要?”

    淳于珟一僵,说不出话来。

    原来媳妇和妈谁重要,或者媳妇和妈同时掉进河里的问题在古代就有了,只是从古到今,都没有人能给出令媳妇和妈都满意的答案而已。

    孝端太后见淳于珟僵在那里,自然想到在他心中是那个女人重要,不觉更加悲愤。

    “你走吧,带着你的骚狐狸马上走,别在这儿碍哀家的眼,哀家只当没生你这个不孝子就是了……”孝端太后一边赶人,一边悲怆的大哭道。

    淳于珟见母后情绪激动,不放心,就跪在那里,想等孝端太后消气再说。

    哪知孝端太后看见他不走,更生气,拍着案子道:“叫你们走怎么还不走,难道一定要把哀家气死在这儿才甘心吗?”

    春柳见太后情绪激动,怕气坏了她,忙低声对淳于珟道:“七爷还是先走吧,等太后娘娘消了气再过来,不然你若只管留在这儿,把太后娘娘给气坏了可就糟了。”

    淳于珟看太后被气得满脸通红的,也怕气坏了她,于是向她磕了个头,起身带着沈若兰下去了。

    到了外面,沈若兰情不自禁的舒了一口气。

    外面的空气,真好!

    淳于珟拉着她的手,沉默着,一直走出了皇宫,出宫后,沈若兰赫然发现爹娘和弟弟妹妹们都还等在外面呢。

    见到淳于珟拉着沈若兰的手出来,爹娘和竹儿菊儿都愣住了,几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天没说出话来。

    沈若兰看到爹娘的瞬间,本能的想掩饰逃避,但马上又想到他刚才在宫里的表现,一下子又定下心来。

    他能为了自己忤逆皇上和太后,能抛下身份和军权,她又有什么不敢对父母坦然相告呢?便是父母反对,她顶着就是了,总不能都让他一个人付出吧。

    想到这儿,她没有松开淳于珟的手,而是继续握着,带着他走到爹娘的面前,说:“爹,娘,我回来了。”

    沈德俭和穆氏当然看到她回来了,只是,回来是回来了,为啥跟个男人手牵着手啊?

    “兰儿,这位是....”

    沈德俭故意问道。

    其实,沈德俭是认得淳于珟的,从前淳于珟去过沈若兰家一次,只是那次没表明身份罢了,但过后也被沈德俭从沈若兰那儿问了出来,所以他认识湛王,也知道湛王对自家女儿的心思。

    只是,那时的沈若兰对淳于珟是一种消极的心理,还向沈德俭信誓旦旦的保证过不会与他有瓜葛,沈德俭还以为他们早就没有联系了呢,没想到俩人居然还在一起,还牵着手从宫里出来了,这是啥意思啊?

    难不成,他俩的关系已经确定了吗?

    “爹,娘,这位是湛王淳于珟。”沈若兰郑重介绍。

    沈德俭和穆氏面面相觑,虽然脸色都不大好,但是谁都没说出什么让人难堪的话。(对方毕竟是湛王殿下,能掌控认得生死的人,就算他们心中再有不满,也不敢多说什么的)

    介绍完,淳于珟欠了欠身,彬彬有礼的叫了声,“伯父,伯母!”

    这一声招呼,把沈德俭和穆氏都给吓了一跳。

    湛王竟然叫他们伯父、伯母,这......他们没听错吧?

    他可是先皇的嫡出皇子,当今圣上的亲弟弟,尊贵无匹的战神王爷,在楚国,除了皇上外最最尊贵的男人,而他们夫妻俩,不过是靠山屯儿的一对寻常夫妻罢了,他怎么会叫他们一声‘伯父伯母’啊?

    就算他喜欢他们的女儿,但毕竟嫡庶尊卑有别,兰儿的身份低微,就算真嫁给他,也顶多能做个姨娘,撑死了也就做个夫人而已,他们做为姨娘或夫人的爹娘,在湛王爷面前也都是下人一般的人,哪受的起他这一句‘伯父伯母’啊?

    这种称呼,就算是侧妃的父母也受不起啊?大概也就只有正妃的父母才有配享受的吧!

    王爷怎么会这么称呼他们呢?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用我的贞操发誓,明天一定多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