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精彩小说免费!

    数月前,胡美娇跟她娘尤氏灰溜溜的离开了靠山屯,搬到了农安县的县城里,因为尤氏掉了牙,已经找不到相好的养活她们,不得以,娘俩只好在县城的一家成衣铺子里找些针线的活计,勉强挣口饭吃。

    她们都过惯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了,这会子自己挣钱养活自己,都觉得十分辛苦,俩人每天低着头从早做到晚,脖子累酸了,眼睛也累花了,最后也赚到那点儿钱,也将巴的只够她们吃饭租房子的,辛辛苦苦做了好几个月,日子还是一点儿起色都没有。

    尤氏和胡美娇都苦不堪言,快坚持不下去了,尤氏甚至还打起了胡美娇的主意,想让她像自己过去一样,招几个有钱的孤老,重新过那种吃香的喝辣的的日子。

    然而,胡美娇是个有志向的,她的理想是嫁到有钱人家做少奶奶去,实在不行,做姨娘也成,她才不会像她娘似的做个见不得人的暗娼村妓,被人家欺负和瞧不起,她要做有身份的人,这是她从小到大的理想。

    所以,凭尤氏怎么哄怎么劝,她就是不依,娘俩正为这事儿唧唧啾啾呢,太后的人找到她们,向她们打听沈若兰的事,她们一向看不上沈若兰,一听有人打听她,自然不会说好话。

    太后的人从她们的嘴里得到了那些信息,觉得非常有用,就想把她们带回到了京城里复命,这时她们才知道兰丫已经搭上尊贵无比的湛王殿下,已然是麻雀变凤凰,今非昔比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胡美娇嫉妒的都快变形了,一样在靠山屯长大的孩子,她的容貌也不比沈兰丫的差,凭啥她就有那么好的命?能搭上湛王殿下,而自己却要在成衣铺子里整天埋头干活儿呢?

    太不公平了!

    好在,见到太后娘娘后,发现太后娘娘并不待见沈兰丫,向她询问了沈兰丫的过去后,还让她当着湛王的面指证沈若兰不堪的过去。

    这才让她感到安慰些。

    不然,要是沈兰丫真个飞到枝头当了凤凰,还不得把她给呕死!

    特别是看到湛王那风华绝代、张扬不羁的气势后,她更是嫉妒的无以复加,一门心思的想把沈兰丫扳倒,因为她不配过上这种好日子。

    所以,当着湛王的面儿,她又把之前跟太后说的那些话重复了一遍,先是说沈兰丫从前的栖皇落魄。

    本来以为他听到她四处讨饭,吃百家饭长大的,会瞧不起她,没成想事与愿违,她的那些话非但没让他瞧不起她,还让他对她更加怜惜。

    胡美娇偷窥了湛王一眼,见他的俊脸上没有露出厌恶的表情,仿佛还有几分心疼和不忍,便再接再厉道,“兰丫一直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去年冬天的时候还大病了一场,差点死了。只是病好后就突然有钱了,不仅买了新衣裳新被子,家里还添置了很多别人家都买不起的东西,她说自己在山上挖到人参了,卖人参换的银子,可是后来,后来……”

    她抿了抿嘴唇,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吞吞吐吐的说,“民女发现……其实,是有男人……包养了……”

    话音未落,她的脖子骤然被人捏住了,那个捏着她脖子上人,上一刻还在三米开外的地方,下一刻都不知是怎么过来的,只一眨眼就捏住了她的脖子,大手像铁钳子似的,正在毫不留情的缩紧着,那双深邃的眸子里也翻着阴森森德寒意。

    胡美娇又痛又怕,魂儿都要飞出来了,她一面翻着白眼儿挣扎,一面从喉咙里拼命的挤出两个字:“饶……呃……命……”

    孝端太后一见儿子当着她的面儿行凶,不禁恼了:“老七,你这是干什么?想当着哀家的面儿逞凶杀人吗?你眼里还有没有规矩?有没有哀家了?”

    听了太后娘娘的话,淳于珟敛起杀意,像丢一坨垃圾似的,随手把胡美娇丢了出去。

    “砰——”

    胡美娇重重的落在了殿外的石头台阶上,当即磕得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淳于珟拿出帕子擦了擦手,才不紧不慢的说:“龌龊的东西,只会在人背后说三道四,这种下作的小人,死不足惜!”

    孝端太后看着他这副护短的样子,气得不行,寒道:“是哀家让她说的,你收拾她,是在责备哀家,怪哀家背后说你的心尖,子是不是?”

    “儿子不敢!”淳于珟淡淡的说道,但脸上的表情,却一点儿不敢的样子都没有。

    玉容长公主忍不住道:“七弟,母后也是为了你好才去查她的底细的,也幸亏母后去查了,不然咱们还不知道那个贱人从前竟这么不堪呢,如今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可要清醒点儿,千万不能再被她给迷惑住,不分黑白是非曲直啊……”

    听到这话,淳于珟本来就黑的脸一下子变得更黑了,他冷声说:“什么是黑?什么是白?什么是‘是’?什么是非?你又了解她多少?凭什么说的跟你洞穿一切似的?”

    孝端太后一见他冲着玉容长公主去了,怕他们姐弟之间生出芥蒂,忙说,“事实都摆在面前,你还狡辩什么?我只问你,那个小蹄子定过婚没有?她你算不算是有夫之妇?”

    淳于珟不以为然道:“定过,不过已经退了,自然算不上有夫之妇。”

    孝端太后恨恨道,“既然已经订了婚,又为什么退婚跟了你?必是见你有权有势,想攀龙附凤,才退婚转投你的怀抱,可见是个贪慕虚荣,轻浮下贱的东西……”

    淳于珟沉着脸说,“母后,儿子说过多次了,她原是不愿嫁儿子的,是儿子略施手段让她那个未婚夫跟她退的婚的,她也是被人家退了婚才接受我的。”

    听到这话,孝端太后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指着他骂道:“你,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京城那么多大家闺秀、名门淑女你不要,非要跑去跟个泥腿子抢那个贱女人,你这要气死哀家吗?”

    听到母后一口一个贱人,一口一个蹄子的,淳于珟的心里十分不痛快,他皱着眉头,冷声说:“母后,儿子说过,兰儿很好,是儿子心爱的女人,您这样贬低她,儿子会伤心!”

    “那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色令智昏,好赖不分,也会让母后伤心?”孝端太后大声反驳道。

    提及‘伤心’二字,太后的眼圈一红,想到这些年的母子分离,她对儿子的思念和这些年操碎的心,一时间百感交集,竟哭了起来。

    淳于珟一见母亲哭了,便跪了下来,拱着手说:“让母后伤心,是儿子的不孝,但是儿子没有色令智昏,也没有好赖不分,儿子说过,兰儿是好姑娘,儿子能遇到她是儿子的幸运,且母后不是也见过兰儿了吗?您看她像是那种靠美色诱惑男人的人吗?”

    “哼,她表面是不像,但私底下却把狐狸精该做的事都做尽了,比狐狸精还坏。”孝端太后一边哭骂一边擦着眼泪。

    淳于珟见母后对兰儿的印象这么坏,他怎么说都无济于事,只好解开袍子,露出下腹处的伤痕,说:“母后,有一件事,儿子一直瞒着您,数月前,儿子曾患肠痈之症,当时吉州城所有的名医都束手无策,儿子的肠痈之症发作两日,几欲痛死,多亏兰儿聪慧胆大,帮儿子剖腹割了那段坏掉的肠子,救了儿子一命,不然,儿子现在早就化成一抔黄土,母后也就不用操心儿子的婚姻大事了!”

    孝端太后一听儿子竟然被剖腹割肠,又看到儿子小腹处那道蚯蚓似的疤痕,一下子忘了哭和忘了生气了,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盯着他腹下的那道疤看起来,因离得远看不真切,又急忙扶着春柳的手上前,低下头仔细看起来。

    看到那道凸起的带着针线痕迹的疤痕,太后娘娘心疼的鼻子尖儿都冒汗了,她一边颤颤巍巍的抚摸着那粉色凸起的伤疤,一边又哭起来,

    “你这混账东西,这么大的事儿竟瞒得铁桶似的,哀家连一点儿都不知道……”

    太后娘娘觉得自己的心疼的都要碎了!

    “儿子也是怕母后担心,伤到凤体,特意封锁了消息的!”淳于珟答道。

    这句话不仅表明了他的孝心,也表明了在吉州这个地方,他要是想封锁的消息,太后是没办法知道的,之前太后知道的那些事儿,是他没特意隐瞒,否则,她也是无从知晓的。

    “还疼不疼了?身子有没有留下什么后遗的症状?来,别在这儿站着了,上母后这儿坐着……”

    孝端太后哭眼抹泪儿的把儿子拉到拔步床上,坐到了她的身边儿。拉着他的手,拉拉杂杂的又问了许多,诸如:割肠子时疼不疼,割掉一段会不会影响吃饭?还能不能长出来等等……

    淳于珟不忘初衷,淡淡一笑,说:“兰儿手术做得用心,照顾的也好,儿子没留下什么后遗症,母后不用担心。”

    “手术时确实很疼,痛得好比凌迟,非常人可以忍耐,幸好是她给儿子手术,看见她,再痛儿子也能忍住了,换作别人,儿子一定会痛死的……”

    “兰儿说过,人体内的肠子割掉一段也没什么,不耽误吃饭,也长不出来了,不过不会影响到儿子的健康的……”

    听到儿子这么说,也看出儿子的态度了,孝端太后的心总算是放下点儿了,摸索了伤口好一阵子,才缓缓的说:“既然她救过你一命,哀家也不能太不近人情,这样吧,就封她做个庶妃吧,只要她往后能安分守己的,哀家就不会为难她。”

    在知道沈若兰救过淳于珟一命之前,孝端太后一直打算除掉她的,现在不仅要留下她,还能给他一个庶妃的身份,这已经她做出的最大的让步了。

    然而,淳于珟听了,脸色一凝,坚决的说:“母后,儿子要娶她做正妃,不是庶妃也不是侧妃。”

    “不行!”

    孝端太后有点儿生气了,说:“她出身太低,之前又是个订过婚的,要不是看她救过你一命,便是庶妃的位分哀家都不会给她,做人要学会知足,就她的出身和名声,能让她做个庶妃哀家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她还敢妄想做正妃,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淳于珟听罢,起身道:“既这么着,儿子也无话可说,母后不让儿子娶她,儿子不敢忤逆,只是儿子发过毒誓,这辈子非她不娶,如此,儿子这辈子就不娶妻室罢了!”

    “不娶妻室?你在跟哀家开玩笑嘛?”孝端太后盯着他问道。

    “母后看儿子像是开玩笑吗?当日她给儿子割肠手术的时候,儿子就对天发过毒誓,若逃过此劫,定非她不娶,若违此誓,便万箭穿身、不得善终,儿子敬畏神明,不敢有违誓言,即便听从母后之命不能娶她,但断也不敢再娶别人,以免神明有知,严惩儿子!”

    “你!”孝端太后又惊又怒,死死的瞪着淳于珟,气得手指都哆嗦了,“谁叫你发的毒誓,那会子你都有安安了?又为什么要发那样的誓言呢?”

    “那会子全吉州城的名医都说儿子没得救了,府里的管家把儿子的连后事都给预备下了,儿子自己也道必死无疑了呢,便随性了一把,不想竟逃过了此劫,想必她便是儿子的福星,帮儿子读过此劫吧!”淳于珟道。

    “一派胡言!”

    孝端太后气得拍着桌子,口不择言道,“你就是编着花样的替她说话吧,反正就是你说出花来哀家也不会答应的,想娶她,除非哀家死了,要么就是你别做这个王爷了,干脆脱了皇籍跟她一起回乡下种田去吧!”

    “谁要脱了皇籍种田去?”

    建安帝从外面龙行虎步的走进来,身后还跟着陈皇后和太子淳于胤。

    太后一见皇上来了,又听到自己那番气话了,不由得有点儿紧张,心虚的笑道:“皇上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不用批折子了吗?”又厉声呵斥道:“外面的下人好不晓事,皇上来了也不知道通报一声!”

    建安帝笑道:“儿子怕吵到母后午睡,就没叫他们通报,这原不是什么要紧的大事,母后不必生气。”

    说着,向太后行了礼坐了下来,刚坐下,就旧话重提说:“刚刚听到母后说什么脱了皇籍回乡下种田,说谁呢?”

    孝端太后不自然的笑了笑:“没什么,就是随便说一句玩笑话,对了,你可用午膳了吗?若没用,我叫厨房去给你做些来”

    建安帝看出太后故意岔话,便淡淡一笑,道:“母后不必费心了,儿子已经吃过了。”

    陈皇后温婉道:“七弟回来的正是时候,可巧荣嘉姑母过世,七弟即是荣嘉姑母的侄子,又是她的女婿,正好可替安安主持荣嘉姑母的丧事。适才皇上还说,安安这几天就回来了,让你们赶在热孝里把终身大事给办了呢,也省得母后总惦记着,你的事儿办了,母后也就放心了!”

    语毕,淳于珟立刻起身,拱手道:“皇兄,臣弟刚刚跟母后禀报过了,臣弟跟安安性情不合,已经决定与安安退亲,另娶她人了!”

    建安帝一听,龙颜一沉,冷声道:“老七,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君子以诚信孝道立天下,你跟安安的婚事是太皇太后钦定的,你们俩订婚也是你自己首肯的,如今全天下都知道你们定了亲,你却以一句性情不和便要毁了婚约,这种做派岂是君子所为,你身为王爷,统领楚国的三十万大军,连‘诚信’二字都做不到,又何以在军中立威?何以让三十万大军信服?”

    陈皇后也说:“七弟,你跟安安订婚乃是太皇太后的意思,皇祖母待咱们有恩,咱们可不能让她老人家九泉之下难以瞑目啊?再者,安安也是个极好的,论模样论家世也都配得上七弟你了,你还挑拣什么呢?”

    玉容长公主也趁势劝解道:“七弟,皇后说得对,我觉得不管你喜不喜欢安安,既然她是皇祖母给你定下的,你就必须得娶她,不然会叫天下人说你不敬先辈,不尊长者,不守孝道,不讲诚信,如此一来,你的名声可就完了……”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月票

    投了3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6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6张月票

    【weixinf88987c5ef]投了6张月票

    投了10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1张月票

    投4张月票

    投1张月票

    投3张月票

    投1张月票

    投4张月票

    投3张月票

    投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