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孝端太后的心思
    a,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话音落,孝端太后的心中顿生一种不妙的预感,觉得儿子说的这个“儿媳妇”很可能就是沈姓的小贱人了。

    她脸一下子冷下来了,笑容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儿媳妇,指的就是儿子正经八百娶进门的女人,是正妻,要是儿子以儿媳妇称那个女人的话,岂不就表示他打算娶她做正妻了?

    思及于此,她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之前就听到过那小贱人不肯做妾的风声,但她一直没怎么在意,觉得儿子就算再糊涂,也不可能真的答应这么荒谬的要求,现在看来,老七真的被她给迷惑住了,连这么无理的要求都答应下来了,这还是她那个以冷硬霸道著称的儿子吗?

    简直是色令智昏啊!

    孝端太后气得暗暗咬牙,差点把一口银牙给咬碎了。

    可恶的小贱蹄子,把她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勾得一点儿原则一点底线都没有了,这不是要毁了人她的儿子吗?老七要真娶她这么个出身的媳妇,还不叫天下人给笑掉大牙?

    她断不会叫她如愿以偿的!

    想到这儿,孝端太后冷声说,“安安不是还在吉州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哀家怎么不知道呢?”

    虽然她也不大喜欢陈安安,嫌她心机深沉,也怕她像她娘似的善嫉狠毒,往后后院儿里阴私的事儿太多。

    但是,跟沈姓的小贱人比起来,她觉得还是安安好,竟安安是太皇太后指给老七的,老七若不娶安安,她跟老七俩都会落下不敬长者,不忠不孝的名声;再者,不管怎么说,安安的家世、容貌、才学都配得上老七,她举止端庄优雅,处事大方得体,可以堪称为女子的楷模了。

    不像那个贱女人,小家子出身,惯会伏低做小,用下作的手段哄男人,青天白日的,竟敢当着府里下人的面跟老七亲嘴儿搂抱,简直是下流龌龊,那行径跟娼妓粉头差不多。

    这等女人,就是嫁给她儿子做个庶妃夫人她都不会答应的,想做湛王妃,除非她死了!

    正寻思着,就听淳于珟说,“儿子说的不是安安,有一件事,儿子还没来得及向母后禀报呢。”

    说着,淳于珟又站了起来,郑重其事的向孝端太后拱手禀报道,“母后,儿子跟安安性情不和,在吉州回京之前我们便以商议好要退婚了,儿子说的女子并不是安安,而是儿子心仪的姑娘,母后大抵也听说过的。”

    玉容瞪大眼睛,惊讶而又惊慌的看着七弟,此刻,她也已经猜出七弟指的是谁了。

    孝端太后厉声道:“混账,你跟安安的婚事是先太皇太后定下的,又是皇上肯首,岂能是你们想退就退的?简直荒谬!”

    淳于珟说:“儿子自会去皇祖母庙前请罪,也会去皇上面前请罪的,皇上是打是罚,儿子全认下了,只是我与安安委实不和,还请母后勿要硬将我们凑在一处,便是凑到一处,我们也过不到一起的。”

    说完,复又跪了下来,看样子是铁了心的要跟安安退婚了。

    孝端太后今天请了这么多官家千金过来,就是想趁着他回来拜见之际,让他自己择选几个喜欢的,好叫他别再只在那个小贱人的身上花费心思了。

    这些官家的千金,都是她按照他的审美标准(跟沈若兰相似),亲自精挑细选出来的,本以为他会被吸引到呢,结果,他连看都不看一眼,真是枉费了她的一片苦心了。

    孝端太后不想白费力气,也不想当着众人的面跟自己的儿子闹得太僵了,便压住心头的怒火,说,“这件事往后再议,今儿你刚回来,哀家给你准备了接风宴,你且在这儿吃了饭,等见了皇上再慢慢商议你那件事吧。

    淳于珟一见母后这般,便晓得她肯定想整什么幺蛾子了,也没有说破,反正他心意已决,不管母后整什么幺蛾子,都不会改变他的决定的。

    “是,儿子遵命!”

    淳于珟没有违拗孝端太后的意思,像小时候一样听话的答应了。

    在座的几位千金小姐们一听有机会跟湛王爷一起吃饭,脸蛋儿上都露出了几分羞涩而又兴奋的神色,只是一个个的都表现的很隐晦,没敢让人瞧出来罢了。

    大伙儿都心明镜儿的,虽然太后没有说明,但是她们都已经晓得太后把她们召来是什么目的了。

    湛王爷已经二十五岁了,马上就要成家立业了,他不可能只娶一个正妃一个侧妃,还要再娶一个侧妃和四个庶妃才够规格,可这侧妃和庶妃的人选还没定呢,所以,她们很有可能是被宣来待选的。

    虽说是给他做侧妃庶妃,妾室的身份,但是她们还是十二分的愿意的。

    且不说湛王的皇室贵胄身份,也不说他令人敬仰钦佩的战神大名,就只凭他那身华贵傲然的气势,倾城绝色的样貌,就足矣让这她们春心大动,趋之若鹜了。

    要是能做他的女人,别说是做个侧妃庶妃,就是做夫人姨娘,她们也是愿意的,没办法,谁叫他长的这般俊美,人又这么有气势!

    吃饭的时候,淳于珟被叫到太后的身边,跟太后坐在了一起。几位小姐则每人一张小桌儿,雁翅似的分列在太后和湛王桌案的两侧。

    这样,淳于珟在吃饭的时候,一抬头就能看到座下诸位小姐的容貌了。

    太后还吩咐小姐们可以表演助兴,诗词歌赋,弹琴画画都可,只要能吸引到她儿子,能让她儿子不再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个小贱人的身上,就是跳舞唱曲儿她也认了。

    几位小姐也没有让她失望,机会难得,谁不想在这个令天下女子都动心的男人面前表现一下,给他留下个深刻的印象呢?

    于是几乎没怎么用鼓励撺掇,她们就自发的表演起来。

    第一个表演的是礼部尚书的千金白芷若,她表演的是投壶。

    她表演的是弹琴,一曲“杏花坞”,弹得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动听,琴声时而舒缓如流泉,时而急速如飞瀑,时而清脆如珠落玉盘,时而低回如呢喃细语,缕缕的琴声,悠悠扬扬,似一种清韵却令人荡气回肠。

    白小姐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能弹得这样一手好琴,可谓是相当不易了,也难怪她争着第一个表演呢,如此琴意技,确实值得炫耀。

    表演完,孝端太后第一个捧场的鼓掌,连连夸赞,夸得那位白小姐粉面绯红,暗自窃喜。

    不过,等她听到湛王对他的评价后,满心的欢喜就顿时烟消云散了。

    太后问:“老七,你觉得白小姐这琴弹得如何?”

    湛王懒懒道:“儿子不通乐理,只觉得有点儿吵,要是能安安静静的吃饭就再好不过了……”

    对于那些迫不及待要表现自己,妄想嫁到湛王府给兰儿添堵的女人,淳于珟没有半点儿客气,饶是她琴声悠扬美妙,可他就是不承认。

    既然太后是给他选人,自然得听从他的意见,虽然太后觉得白小姐的琴弹的动听,但是他不喜欢,太后也只好作罢了。

    淳于珟本以为,他刚刚拂了白小姐的面子,其她的几位姑娘定会引以为戒,不会再有卖弄的心思。

    然而,他到底小瞧了这些姑娘们攀龙附凤的心理了,即便是敲打了白芷若,其余几个姑娘还在跃跃欲试,大有她没本事吸引到王爷,我一定可以的心理。

    很快,第二位小姐登场了。

    是安国公家的嫡小姐吴玉环,她因湛王嫌弃白小姐弹琴吵,就选了个安静的表演项目——“画画”。

    她画的是雨后荷花图,表演的时候倒是安静,一点儿没影响到淳于珟吃饭,只是画画是个费时间的事儿,这张画花了好长时间,直到快吃完的时候才画完。

    能敢在太后面前表演的,必定都是有两下子的,不出所料,这位吴小姐的画技也十分了得,那几支荷花画得栩栩如生,像刚从湖里采出来的一样,连荷叶上晶莹剔透的露珠都画出来了,画技堪比宫廷画师。

    太后看到后,又是赞不绝口,连连叫好,淳于珟看到她的画,立刻想起兰儿给他画的画像,他觉得,这位小姐的画技跟兰儿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简直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因此,当太后问她这幅画画得如何时,淳于珟很不客气的说,“差强人意。”

    听到这个评价,太后很不满意,觉得他一定是因为排斥这些姑娘才故意这么说的,而排斥她们的原因,自然因为姓沈的小贱蹄子了。

    太后板着脸,说:“她一个小姑娘家,能画出这样的画已经很难得了,你瞧不上人家的画,难不成你那位心仪的姑娘能画得比人家还好?”

    “那是自然!”淳于珟勾唇一笑,笑容间竟有点自豪,仿佛有荣与焉一般。

    “呀她自创了一种画体,叫做油画,跟咱们寻常见到的画都不一样,咱们的画素来重写意,而她的画则重写实,画出来的人物栩栩如生,竟跟活的似的,儿子乍见到时,还吓了一大跳呢!”

    孝端太后看了儿子一眼,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淳于珟的话,她半句也不信,因为她早派人打听过了,那个小贱蹄子就是农女出身,之前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她娘又不在她身边,谁会教她画画呢?可见,是老七护短,怕她瞧不上那个小贱蹄子故意扯谎呢。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嘴上却不能说出来,因为当着众人的面,要是揭露他对自己母亲说谎之事,会影响到他的名誉。

    影响到他儿子声誉的事儿她不会做,哪怕是被他气得半死,她也舍不得给他留下半点儿污点。

    接下表演的是陈丞相家的庶女,就是他内定的侧妃,也是之前给太后献上梅花花蕊雪水的那一位。

    她十六七岁的样子,生的娟秀美丽,举止大方得体,打扮的也端庄秀丽,一举一动都是十足的家闺秀的样子。

    她表演的是唱歌,淳于珟本来也没在意,但是听到她唱出的曲子时,倒是让他大吃了一惊,以至于多看了那位陈小姐好几眼。

    因为,陈小姐唱的,就是他第一次听到兰儿唱歌时唱的那曲“月满西楼”。

    这曲子是他第一次认识兰儿时听到的,虽然那次他并没有认识兰儿儿,只是听到她唱曲子了,但是,不容置疑的是,兰儿的歌声子确实打动了他,让他第一次对曲子产生兴趣。

    和兰儿的歌声比起来,陈小姐的歌声就逊色多了,她嗓子偏细,偏柔,正是符合这个时代人的审美的音声燕啼。

    但是,淳于珟不喜欢,觉得这种勒着嗓子唱歌的方式太难听,尖尖细细的,一点都不自然流畅,远不如兰儿的歌声听起来那么美,那么打动人心。

    孝端太后见他看了陈小姐好几眼,还以为是被陈小姐的歌声给打动了呢,脸上的表情顿时缓和了许多。

    动给他介绍说,“这位小姐便是陈丞相的小女儿,名叫蔻珠,今年才十六岁,是个蕙质兰心,德才兼备的好女子,你刚进来时喝的那杯梅花花蕊雪水就是她献给母后的……”

    座下的几位小姐一见陈蔻珠被湛王爷关注,都很着急,恨不能自己也立刻出去表演,好像陈小姐一样引起他的注意。

    然而,她们的期待注定是要落空了。

    因为湛王在多看了几眼陈小姐后,就一直处于心不在焉的状态上,凭后面的几位小姐使出浑身解数,也未能吸引到他的半分注意。

    诸位姑娘好生失望,陈蔻珠却一阵狂喜,看来,这场宴会上,他只看中了自己一个人呢。

    连孝端太后都是这么认为的,她见儿子从始至终,也就多看了陈小姐几眼,眼神里还有了点儿波动,看其她姑娘表演时,那份冷漠的样子,一看就是半点儿没看中她们。

    这个结果虽然跟她期望的有点差距,但是好歹有一个人能引起他的注意了,那个小贱蹄子终于不再是一枝独秀了

    ------题外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