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您的小儿媳妇
    大理寺的办事效率很快,不多时,已经把邓玉郎刺杀荣嘉大长公主的前因后果查明,并禀报上来。

    听闻他杀人的缘由,大家都气愤不已,邓玉郎这个禽兽,竟然为了个不相干的女人狠心杀妻,且杀的还是皇家的公主,简直万死不能恕其罪之万一。

    孝端太后痛心疾首的的说,“狐媚子,果真害人不浅啊!”

    玉容长公主愤愤道:“母后,皇兄,你们打算怎么处置那对狐媚子母女?她们可是促成邓玉郎残杀荣嘉姑母的直接推手,万不可轻饶了她们啊!”

    皇上听了,立刻转向孝端太后,道:“此事就交由母后全权处理,母后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建安帝把这个案子交到了太后的手里,自己不想沾染,其实要是没有老七的关系,皇帝陛下这会儿十有**已经下令叫人处死那对母女了,但是他早听说那个沈家姑娘是老七的心头肉、眼珠子,万一他把那姑娘处置了,老七再对他心生怨怼或起了二心,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要知道,老七的手里可掌控着楚国一半儿的兵力呢,且这厮心机深沉,武功盖世,素有战神和杀神之称,如今楚国的半壁江山都握在他的手中,要是他起了不臣之心,他这个皇位能不能保得住还不好说呢!

    所以,为了女人惹恼她委实不值,还是把这事儿交给老娘处理吧,不管老娘怎么处理,老七都怪不到他头上就是!

    然而,孝端太后的心思竟也跟他差不多,她倒是不怕老七造反怎地,就怕那头倔驴为了那个小贱人跟她这个当娘的分生了,他有多在意那个小贱蹄子她不是不知道,万一因为她处置了小贱蹄子恼了自己,一气之下回北边去,十年八年的不回来看她这老娘一次,还不得想死她吗?

    故而,听到皇上的话后,孝端太后没有表态,而是把球抛给了陈皇后,说:“皇后觉着该怎么处理好呢?”

    陈皇后生就一颗七窍玲珑心,看人看事都看得透透的,怎肯去管别人的闲事?眼见得皇上跟太后都不愿为这个丫头得罪老七,她自然也不能去趟那趟浑水,免得过后老七记恨她。

    要是老七是个平庸的王爷倒也罢了,但他可不是,且不说他手中的兵力权势,就只说他少年时就敢戕杀先帝宠妃的事儿,便可知他是个残暴狠戾的,万一惹怒了他,她这皇后的位置和母家的荣耀都可能会毁在他的手里!

    所以,罪人的事儿,特别是得罪老七的事儿,她绝不能做。

    听到太后的问话后,陈皇后温婉得体的说:“禀母后,臣妾觉得这事儿怪不得旁人,要怪的话也只能怪邓驸马偏执狠戾,不过,他已经畏罪自戕,皇上也已经惩罚了他了,也算是给荣嘉姑母报仇了,臣妾觉得这事儿就到此为止吧,不要再牵扯无辜了!”

    一听皇后这么说,玉容长公主坐不住了,愤然的说,“皇后觉得那对狐狸精无辜?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要不是因为她?邓玉郎又怎么冷淡荣嘉姑母这么多年?最后还为着她把荣嘉姑母杀了?这事儿就算不是那个贱人指使撺掇的,但事情也终究由她而起,就凭这,也决不能放过她!”

    玉容长公主自幼在孝端太后的手心儿里长大,嫁人后驸马又对她百依百顺的,从小到大一直是顺风顺水的,不需要她耍心眼儿玩儿心机,故而心思不像孝端太后和陈皇后那样深沉,向来是心里有啥说啥,有口无心的。

    且,她做为公主,与荣嘉大长公主的身份相同,如今荣嘉大长公主因为一个贱女人被驸马杀死,她便有一种芝焚蕙叹的伤感和愤怒,心里也更痛恨那个害人不浅的贱女人了,所以才一直嚷嚷着要严惩穆氏母女,根本没想过自己的行为不会不会激怒弟弟!

    面对玉容长公主的责难,陈皇后一点儿都没有生气,依旧好脾气的说:“玉容妹妹,此事本宫已经调查过了,邓玉郎跟穆氏并不是荣嘉姑母说的那种关系,当年邓玉郎师从穆氏的祖父,他们是师兄妹的关系,后来穆家败落,邓玉郎也只是收留穆氏而已,本宫已经细细的问过当年伺候再穆氏身边儿的下人了,他们两个确实没发生什么不轨之事,只是荣嘉姑母不信,未经仔细调查审问,就打翻了醋坛子,对穆氏必欲除之而后快,随后才惹出那么多事来。虽说死者为大,但本宫觉得这事儿要划分责任的话,荣嘉姑母也不是全无责任,她也是太急躁了些,才导致跟邓玉郎夫妻失和,最后被邓玉郎戕杀的,所以这事儿严格的说来,跟穆氏关系并不大,我们还是秉公处理,不要迁怒于人了……”

    玉容长公主听了,愤然转过头,说:“母后,你怎么说?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之前孝端太后已经说出了狐媚子害人不浅的话,加上孝端太后也一直痛恨沈若兰她们,所以玉容长公主还以为孝端太后肯定会站在她的一边儿呢。

    没想到,太后沉吟了片刻,竟说:“若真像皇后说的那样,那还真不怪那穆氏呢,如此,便罢了吧!”

    这番话,是孝端太后违心从牙缝儿里挤出来的,这屋里没有谁会比她更想弄死沈若兰,想的心都痒痒了,但她却不想自己动手,自己的儿子啥样自己清楚,要是她真下了这个手,只怕老七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了,她可不想为个女人失去自己最爱的儿子。

    同时,她也不想玉容长公主趟着蹚浑水,这也是为玉容长公主的将来考虑的。万一将来她老了走了,她还指着老七庇护玉容这个直性子的女儿呢,要是玉容被老七记恨了,将来可还有谁能庇护她呢?

    皇上是指不上的,他性情跟先帝相似,是个薄情寡义的,不然当年她被先帝那个宠妃欺负,差点儿被挤下皇后的宝座时,也不会由老七那个半大孩子杀那个宠妃替她出气了。当时情况,怎么说都是该由他这个长子保护她啊,可他为了自己的太子之位,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那个妃子欺负,不光一点儿护着她的心思都没有,还一再劝她忍让退步,少惹是非。

    看清了这两个儿子的为人,太后才把一颗慈母心都偏移道老七身上去的,她也打算约好了,皇上靠不住,等将来她不在了,就把玉容托付给老七,让老七护着她平安顺遂的过一辈子,不然就她那性子,迟早得惹出祸事!或者让她被人欺负了去。

    所以,她不想让玉容得罪老七,眼下老七把那个姓沈的小蹄子看得眼珠子似的,玉容却口口声声要弄死她,这话要是传到老七的耳朵里,老七肯定会不乐意的,也会生这个姐姐的气。

    故,最好的办法就是息事宁人,把玉容的情绪压下去,这事儿也翻篇儿翻过去!

    当然,只是表面翻过去,她是不可能真正放过那小贱蹄子的,她最器重的好儿子被她勾得神魂颠倒的,她怎么可能放过她?只是她不方便亲自出手,只好找人对付收拾她了。

    “母后,您怎么能……”玉容长公主见母后竟要把这事儿轻轻带过,不觉急了,正要理论争执一番,却被孝端太后给呵斥了。

    “闭嘴,这种事哪是你一个外嫁女儿能置喙的?”

    玉容长公主见太后动怒,不敢再争执下去,只好起身行礼:“是,是女儿逾越了!”

    孝端太后见她如此,也就不再怪罪,对皇上道:“邓玉郎刺杀公主,这种事儿实在有损皇家尊严,就不要对外提起了,对外就只说是荣嘉得急病暴毙了吧,再有就是安安还在吉州呢,快打发几个人把她接回来吧,荣嘉就只安安这一个孩子,下葬时还得她抗幡儿摔盆儿呢!”

    状似随便一说,只是接个孤女回京料理丧事,但太后娘娘一生阅人无数,这双眼睛毒着呢,早就看出安安不是个善茬子,她要是知道自己爹娘皆因小贱人的娘而死,加上小贱人又抢了老七去,她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凭她的心机和手腕儿,就算不能把沈若兰那个小贱人弄死,至少也能让她脱一层皮!

    总之,借她的手收拾那小贱蹄子,她在适当的时机不动声色的帮她一把,大抵也就能无声无息的除去那个小贱蹄子了!

    沈若兰还以为宫里的人很快就会找上门来问罪的呢,结果一连等了十几天,从九月上旬等到快九月中下旬,也没等来人,而皇上和太后,却把七王爷淳于珟给等来了!

    阴历八月十四这天一大早,一列整齐气派的队伍由城外进入京城的城门,是镇守楚国北方边界的湛王爷回京了,据说是来陪太后娘娘过中秋的。

    整齐的队伍井然有序的进了京城,看在百姓的眼中,就跟七王爷刚回来似的,但沈若兰知道,其实这个人早就回来了,只是一直没露面儿而已。

    因为淳于珟担心他跟沈若兰一起回来会引起母后的不满,认为他太过宠溺沈若兰,继而影响到他娶她的大计,所以,为将来打算,这些天来一直忍着没有露面,连晚上都没有进沈若兰房里休息。

    十几天的孤枕难眠,形单影只,让这个已经习惯了跟她双宿双栖,相拥而眠的身体极为不适,白天时还好些,一到晚上,那孤独寂寞冷的感觉,折磨得他每晚都心烦意乱、翻来覆去的折腾到三更才能入睡,好几次,他都差点儿忍不住半夜去找她去,但考虑到母后的人可能也在监视着他,怕母后说她不检点,狐媚子勾引男人,就强压下那份心思,一直忍到现在。

    明天就是中秋佳节,他正好借着跟母后过团圆节的借口回来,一来也算是名正言顺,二来也可让母后高兴,可以趁着母后高兴的时候把他要跟安安退婚,另娶兰儿的事儿说出来,说不定母后一开心就答应下来了呢!

    当然,答应下来的可能性极小,不过没关系,他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准备,即便是母后不答应,他也要跟安安退亲,幕后要是不答应,他这辈子就不娶王妃了,就跟兰儿没名没分的过一辈子,不也是一样的夫妻吗?

    孝端太后听闻他终于露面了,又是高兴又是伤心的。

    高兴的,自然是她又能见到最爱的儿子,可以一解她的思子之情了伤心的,则是这个混账东西明明早就回来了,却不知快点儿进宫来看看她这个母亲,还不知躲到了哪去?害得她又是担心又是伤心的,恨不能把他找出来锤一顿!

    除了高兴和伤心,太后娘娘的心里边儿还有别的情绪,就是打心眼儿里觉得酸酸的,吃醋一般。

    因为她情知道,儿子这次回来并不是为了陪她过节,也不是因为思念她这个母亲,而是因为那个女人才回来的,想想她一手养大的儿子,把个不相干的贱女人看得比她这亲娘还重,太后娘娘的心里自然是不甘的,只是不好说出来罢了。

    其实不止是太后娘娘,这世间的婆婆大多是这样的,都希望自己的儿子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是自己,往往有婆婆看到儿子与媳妇恩爱有加时,便会心生嫉妒怨恨,继而寻衅挑事,欺负媳妇。若遇着那明事理的儿子,便会站在公理的一面,劝解老娘,安慰媳妇若遇着那愚孝不讲道理的男人,不管自家的老娘的对错,都会毫无条件的站在老娘的一边儿,帮着老娘欺负媳妇。

    可怜媳妇满怀期待的嫁到他家,白天给他们洗衣做饭,种地养牲口,晚上还要陪男人睡觉,给男人生儿育女,兢兢业业的跟他过日子,结果还要被他们家欺负磋磨,过去就有多少小媳妇就是因为受不了婆婆的气,跳井上吊自杀的……

    湛王爷的队伍煊煊赫赫的进了城,没有回王府,就直接进宫去了。

    先去见了皇上,稍叙了几句,皇上便以太后思念他为由,将他遣到寿仙宫来了。

    淳于珟来到寿仙宫,见寿仙宫内花团锦簇,珠翠满堂,一些年轻漂亮的姑娘们正坐在寿仙宫内,陪伴在母后身旁,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见他进来了,那些姑娘们都站了起来,垂首侍立。

    淳于珟目不斜视,龙行虎步的走到孝端太后面前,拜了下去:“儿子给母后请安!”

    孝端太后看着丰神俊朗的儿子,一时间又爱又恨,感慨万千的,要是儿子真个是为了陪她过节才回来的,此时她得多自豪、多满足啊?

    虽然看到儿子她挺高兴的,但是一想到儿子是为什么回来的,她心里的快活就淡了几分,仿佛一件漂亮的衣裳被扯了个口子似的,那份美好不再完整,那件漂亮的衣裳也随之贬值了似的。

    “起来吧!”她压抑着心里的诸多情绪,说道。

    “谢母后!”淳于珟谢过孝端太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众为千金小姐见他已经给太后行完礼,便齐齐的福下身去,莺声燕语道:“给湛王爷请安!”

    淳于珟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们,依旧看着座上的母亲,随意道:“免了!”

    “谢王爷!”众人又齐声道。

    礼毕起身的时候,有几个胆大的小姐飞快的偷看了湛王爷一眼,只见他高大威武,穿一身深紫色纬锦回纹长袍,腰间围着玉带,头上束着象征身份的华冠,衬着他那俊冷绝世的面容,恍若天神下凡一般,登时把好几个姑娘都给看呆了!

    “来人,给七爷看座!”太后一边吩咐着,一边把在场诸位小姐们的神色和表现看在眼里,心里不停的盘算着,择选着…。

    “七爷,请用茶!”夏槿端着一盏茶进了上来。

    淳于珟刚接过茶杯,就听太后道:“你给他进的什么茶?”

    夏槿说:“是七爷从前最爱喝的雪顶含翠!”

    太后道:“哀家知道是雪顶含翠,哀家是问你用什么水泡的茶!”

    夏槿笑道:“回太后娘娘的话,是用陈小姐献给太后奶奶那坛子梅花花蕊上的雪水泡的。”

    太后听了,满意道:“甚好,老七,你且尝尝这茶的味道!”

    淳于珟见母后一脸的卖弄,跟个献宝的孩子似的,不忍拂了她的面子,只好浅饮了一口,道:“甚好!”

    孝端太后见他说好,不觉脸上带笑,道:“当然好了,这烹茶的水可是在梅花的花蕊上收集起来的,万千朵梅花,只收了那么一坛子的雪水,又埋在梅花的花根下两三载,里面既有雪水的清冷透彻,又有梅花的淡淡清香,这可是世间难得的好水,便是哀家也是头一遭喝道呢!”

    淳于珟道:“北方多梅花,母后若喜欢,等今冬梅花盛开时节,儿子叫人多收些给母后留着,管叫母后日日都用这梅花花蕊的雪水烹茶,便是用着梅花雪水煮饭炖菜也没有什么难的!”

    孝端太后脸上的表情一僵,她刚要向儿子夸赞陈小姐为人雅致,心思奇巧,但被儿子这么一说,似乎这梅花上的雪水也不足为奇了。

    坐下,陈小姐的脸上一阵阵的发热,她垂着头,不用抬头就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嘲讽和幸灾乐祸,她知道,太后这是想向湛王推荐她呢,可惜,没等推荐,就已经被他给拒绝了。

    淳于珟好像不大喜欢这带了点儿甜味儿的茶水的味道,只喝了一口就撂下了,说:“母后,儿子这次回来,也给您带了几样礼物。”

    说完一挥手,英战和罗城每人各捧着一个盒子进来了。

    “这个是三百年的老参,极难得的,儿子一见到,就想着给母后送来补身子用,想来效果定是极好的!”

    淳于珟打开英战捧着的长形锦盒盒盖儿,只见里面装着一只婴儿手臂粗细的老参,芦碗高耸,环纹叠重,皮老色暗,参须稀少,最让人叫绝的是,这人参竟长成了人形,有四肢躯干和头颅,只是没有五官罢了。

    饶是孝端太后见多识广,也从未见过这么老的人参,一时间竟给看呆了。

    玉容长公主笑道:“母后您看,这人参果然有几百年的年头了,连四肢都长出来了,要是在过个几百年,怕是就要成精了!”

    众位小姐们也都没见过这么老的人参,一时间都称羡不已,纷纷引颈围观。

    孝端太后见儿子孝顺,在众人面前给自己长了脸,自觉面上有光,之前对淳于珟生的那些暗气也一下子消散多了。

    “这个是鲛绡帐,夏天挂起来最是凉爽通透的,即可防蚊子,又不会觉得憋闷!”淳于珟打开第二个盒子,把鲛绡帐也拿了出来,示意夏槿和春柳打开。

    众人看那不足五寸长,半寸厚的蓝纱一层层的打开,最后竟有半个寝殿大,不觉都目瞪口呆,被七爷的宝物给震住了。

    又有玉容长公主在一旁凑趣,夸淳于珟孝顺,夸得有的没的的,把太后娘娘哄的心花怒放的,心里之前的芥蒂竟都给去了。

    看完这两样,淳于珟有带着笑,说:“儿子给母后带来的第三样礼物,就是您的小儿媳妇,只是她现在虽在京城,却没跟儿子进宫,倘若母后想看,儿子这就派人叫她过来跟母后相见!”

    题外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