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哈拉海镇偶遇
    京城,荣嘉大长公主府里

    “大长公主殿下,驸马来了!”一个在院子里当值的丫头走进内室,柔声细语的禀告。

    此时,荣嘉大长公主正坐在椅子上看吉州来的信。

    信是安安口述,知书代笔写来的,信上,安安向她哭诉了被淳于珟拿幽灵草逼着退婚的事儿,请她替她向太后求情呢。

    荣嘉大长公主看到这儿,气得七窍生烟,火冒三丈的,淳于珟拿她女儿的性命逼她退婚,目的竟是为了娶穆氏生的那个贱女儿。

    穆氏那个贱人,之前抢了她的驸马,害得她一辈子都活在她的阴影下,守了一辈子活寡,没享受过夫妻恩爱,举案齐眉的乐趣;现在,她生的贱女儿又要抢她女儿的男人,那小狐狸精的手段比穆氏更甚,穆氏当年也不过是做个见不到得人的外室,而她那个贱女儿,竟然想踢开她女儿,取而代之的嫁给湛王做湛王妃。

    太可恶了,岂有此理,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人,简直找死!

    正火儿着呢,刚好丫头禀告说驸马来了,荣嘉听了,立刻冷笑说,“让他进来,正好本公主想听听他想跟本公主说什么呢!”

    想当初,要不是他去沾惹那个穆氏,穆氏也不会远走北方,嫁人生女,就不会有那个小狐狸精了存在了;或者,当初她第一次要收拾穆氏的时候,他若没有将她放走,也就没有那个小狐狸精,安安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了。

    都是他,一步步的错,最后给自己的女儿招来这么大的麻烦,简直该死!

    屋里的下人们一看到她那副阴毒发狠的表情,都不禁为邓驸马捏了一把汗,因为大长公主每次发脾气之前都是这副表情,想必一会儿有邓驸马受的了!

    丫头下去了。

    少卿,邓玉郎被带上来了。

    邓玉郎和荣嘉大长公主虽然是夫妻,但并不在一起住,从十一年前她处置了穆氏后,他就再未碰过她一下,还搬到了书房去住,每每与她相见时,也都是一副冷淡疏离的样子。

    荣嘉大长公主傲慢惯了,见他如此不待见自己,自然不会先低头,于是,你冷漠疏离,我便比你更冷漠无情。

    渐渐的,一双夫妻,就变成了一对熟悉的陌生人,两人相见时也不像别的夫妻那样叙家常,商讨家事,而是互相伤害,讽刺,直到两败俱伤为止。

    多年来一直是这样,两人谁都不肯服软,一直互相伤害到至今。

    哪知,今日邓驸马进来后,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有事求你。”

    满屋的下人都愣住了,没想到驸马会主动求大长公主,荣嘉大长公主微微愣了一下,随即似乎像猜出他要求她什么了似的,嘴角多出了几分嘲讽的笑意。

    “求我?真少见啊,你不是很有志气,要为了那个贱人要跟我赌一辈子气吗?怎么又来求我?”

    邓玉郎很不喜欢荣嘉大长公主这种尖酸刻薄的语气,但是,因为有事求她,或者说是为了她,他不得不忍受她的刻薄和戾气,继续跟她周旋下去。

    “我听说你去求了太后,想让她进府做妾,可有此事?”

    荣嘉大长公主冷笑说,“是啊,你为她记恨了我十几年,现在我就补偿你,让你得偿所愿,跟她朝夕相对,双宿双栖,怎么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邓驸马当然不会相信她这话是发自内心的,只怕是她知道宛秋还活着,势必要弄死她的一个手段而已。

    他捏了捏拳头,半晌才说:“荣嘉,我跟她的事儿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她也已经结婚生子,我们就各过各的,从此相见不相识,相遇两不知,不好吗?你为什么非要纠结过去的那点事儿就不能放手呢?我说过很多遍了,当年的事都是我不好,是我强迫了她,不是她愿意的,她也是受害者,已经被你害得很惨了,就不要斩尽杀绝了,要是你还觉得不解气的话,就罚我出气好了……”

    邓玉郎想为穆氏求情,却不知,他番求情的这话非但没能打动大长公主,反而更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邓玉郎身为荣嘉大长公主的驸马,却在过去的十一年时间里对她冷若冰霜的,让她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在孤灯冷夜中孤独度过,她焉能不恨?

    对自己冷若冰霜,却对那个贱人用情至深,把所有的错误都揽在自己的身上,还义不容辞的要代他受罚,这般厚此薄彼,简直是打她的脸一般,让她怎么能平衡能呢?

    荣嘉大长公主笑起来,笑容诡异,说,“呵呵,瞧你说的,像我要报复她似的,其实我就是好心想帮你达成所愿,你不是想了她十几年了吗?我帮你把她纳进府里,让你们不用再两地分离,双宿双栖,不好吗?你怎么不感激我反以为我心怀恶意?是不是在你的新中,我就是个恶毒狠辣的人?就是做好事也会被你揣度成恶意?”

    邓玉郎闭了闭眼,说,“荣嘉,咱们虽然生疏,但也毕竟是多年的夫妻,你想什么我自然知道,你把她弄进府来,不过是为了摆布磋磨她泄愤罢了,说什么成全我们,不过是你给自己找的借口托词。要是你真想成全我们都话,那就大可不必了,她已经结婚生子,我也再无心儿女之事,你要是真是想成全我们的话,就请放过她,不要再打扰她的生活;要是为了报复,那我就再说一遍,当年的事是我对不住你,跟她没关系,求你就高抬贵手放她一码吧,这事儿真的跟她无关,只要你能放过她,我随你处置,叫我去死也可以……”

    看着邓驸马那副随时准备为那个女人去死的样子,荣嘉大长公主心里的恨意更浓了!

    这些年,她虽然有丈夫,却一直过着守寡的日子,从二十岁多岁到三十多岁,十多年的时间,正是一个女人精力旺盛,有需求的年纪,可她却享受不到正常夫妻的敦伦之乐,她的驸马一颗心都扑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一心一意的思念着那个女子,别说跟她恩爱,就是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

    身为公主,她又不能去像别的贱女人一样去偷人,去养汉,只好忍着自己的需要,压抑着自己的正常需求,常年的压抑,把她的性格都压抑的扭曲了,也因此更痛恨他们这对狗男女了。

    在接到女儿的信,告诉她穆氏还活着,且那个抢女儿男人的小贱人就是穆氏的孽女后,她都想提着刀把那对母女和眼前这个男人碎尸万段了,幸好女儿有远见,怕她做出冲动的事儿,在信上反复叮嘱着不要冲动,一切要以大局为重,她才压制住自己的怒火,没有爆发出去。

    但是现在,看到驸马为了那个贱女人口口声声的哀求自己,甚至还情愿替那个贱女人去死,她心中的恨意和嫉妒一下爆发了,淹没了仅有的一点儿理智。

    她咬牙笑到道,“你怕什么呢?就算我不肯放过她,你不也有本事把她救走吗?一次两次是这样,第三次也应该如此,这回,本公主还真想见识见识你还有什么法子救她呢!”

    嫉妒火中烧之下,荣嘉已经懒得跟他废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没错,她就是要收拾她,绝不手软,看他又能怎地?

    邓驸马的脸一寸寸的变白了。

    看来,他的哀求和从前一样,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个毒妇不会因为他的求饶放过她,还是会对她下手的,而且,这回她早有防备,不会再让他有救她的可乘之机了……

    邓玉郎闭上眼睛,眼前又情不自禁的浮现出十一年前那副血淋淋的场面,他最爱的小师妹,被打的鲜血淋漓就剩下一口气,又被粗暴的装到笼子中,丢进河里……

    这么多年了,每次回想起那一幕,他都痛彻心扉,心颤不已,心疼的就像有人在拿很钝很钝的刀子,慢慢的切割自己的心似的。

    心痛的同时,也对荣嘉大长公主更恨了,恨她阴狠毒辣,手段残忍,也恨自己懦弱无能,堂堂七尺男儿,竟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子,眼睁睁的看她被那个毒妇打的半死,他却只有在一边儿流泪的份儿。

    这些年,每次想到起她,他都会对自己鄙视不已,要是时光可以倒流,他绝不会那么懦弱了,哪怕是自己死了,也不会让她再受那份折磨了……

    这回也是一样的,他再也不会看着她毒害她而在一边流泪了,他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哪怕玉石俱焚,也绝不允许这个毒妇在伤她一分一毫……

    下定决心,他没再跟她多说一句废话,转身离去。

    荣嘉大长公主看着他决绝的背影,咬牙冷笑道:“走着瞧吧,我会让你的心肝儿以最惨烈的方式死在你面前,疼死你……”

    ……

    两天后的傍晚,沈德俭一家子走到哈拉海镇,一行人决定晚上就住在哈拉海镇打尖儿休息,明早再走。

    趁着大家吃饭休息的机会,沈若兰,去了那家铁匠铺子去取她定制的枪支零件!

    周正帮她打造的那一批已经取回来了,现在只要拿到这批零件,她就又可以重新造出一把枪了。

    此番去京城说不定会遇到什么事,她必须得把枪做出来,以备不时之需。

    然而去的时候,还有两个零件没有做呢,沈若兰赶紧给他们添了工钱,让他们连夜打造出来,明天一早她就来取。

    随后,她便赶着回客栈去,免得爹娘担心。

    回去的路上,她忽然看见一衣衫褴褛的老婆子,蹲在路边乞讨能呢。

    老婆子形容枯槁,垂着头,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沈若兰看她年迈可怜,就从荷包里拿出一把铜钱,放进了她面前的破碗里。

    “当啷啷——”

    一串铜板落入碗里的声音,让老婆子顿时精神一震,抬起头。

    沈若兰一下子愣住了,这老婆子竟然是熟人——瘦丫的奶奶,沈大锤的亲娘——老马婆子!

    沈若兰大吃一惊,自从他们一家子逃走,就一直音讯全无的,想不到竟然在这里做起了乞丐!

    老马婆子也发现沈若兰了,她睁着一双浑浊的老眼,不可思议的看着沈若兰。

    几个月不见,这丫头竟然出挑的像变了个人似的,长胖了,也长白了,五官漂亮的比年画上的仙女儿都俊,连那头又枯又黄的头发都变黑变亮了,还浓密了不少哩。

    “你是……兰丫……”

    老马婆子迟疑着,问了一句。

    沈若兰点点头,说“你怎么做起这个了,沈大锤呢?”

    她记得,沈大锤虽然对瘦丫姐妹几个不好,但是对他老娘还是很孝顺的,怎么可能会让他老娘做这个呢?

    老马婆子闻言,眼中瞬间聚集了一股子恨意,道:“还不是你害的,要不是你黑心偷了我家的银子,我们又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

    原来,沈大锤被逼债的逼的没办法,只好带着一家人半夜出逃,本来都已经逃到吉州了,没成想那伙儿人神通广大,竟然找到了他们,还把狗蛋儿给抓去了,说他们要是不还债,就把狗蛋儿阉了送宫里当太监去。

    沈大锤一家子虽然拿瘦丫姐妹几个不当人看,但是却对狗蛋儿宝贝的很,简直当成眼珠子似的,一听这伙人要把狗蛋儿送宫里当太监去,都急了眼,也顾不上脸面不脸面的了,因为沈大锤是个瘸子,没有劳动能力,但为了救狗蛋儿,他便义无反顾的做起了乞丐,一家三口分别在不同的地方乞讨,就是为了多赚点银子,好早点儿把狗蛋儿赎出来。

    沈若兰虽然痛恨沈大锤不拿闺女当人的行径,但是却并未打算往死里整他们,狗蛋儿是他们一家三口儿的希望,要是狗蛋儿完了,他们也都活不下去了,那就等于是她把沈大锤一家四口逼死了……

    “你们该他们多少银子?”沈若兰拿出荷包,问道。

    老马婆子一见沈若兰掏出荷包,眼睛顿时亮了一下,急切的说:“三,啊不,是五十,五十两银子……”

    沈若兰轻哂一声,说:“我就给你们三十两银子,剩下的二十两你们自己去赚,能赚到是你们运气,赚不到是你们从前卖瘦丫姐妹造了孽,老天爷不饶你们,算你们活该!”

    其实,对方只要求他们出三十两银子,是老马婆子贪心,想骗沈若兰一笔,沈若兰人精似的,焉能看不出她这点儿花花肠子,所以就只给她三十两,还提出了一个要求。

    “你们赎回狗蛋儿后,不许再回靠山屯了,不拘去哪里,只是不许出现在靠山屯方圆五十里的地方,否则,我会叫你们后悔的!”

    “瘦丫她们几个现在都出息的水葱似的,就凭老马婆子和沈大锤那贪婪自私的性子,见到几个女儿这么出息,肯定得想方设法纠缠,她不想给她们几个添堵,就提出了这个要求。”

    老马婆子一听肯给她三十两银子救她大孙子,脸上的萎靡之气顿扫,乐得咧开嘴,露出了粉色的大牙花子,“行行行,我们保证不回去,其实要饭也挺好的,只要装得可怜点儿,收入不比种地的少哩,等我们找回狗蛋儿,就上京城去乞讨去,我们这一家老的老,小的小,残疾的残疾,肯定能好乞讨,说不定还能发大财哩……”

    沈若兰懒得听她那些龌龊的打算,把银子给了她后,就转身离开了……

    老马婆子拿到银子,心花怒放的跑回到他们租来的破屋子里,正好儿子也在家呢,老马婆子便把银子拿给他看,沈大锤一见银子,乐得差点儿哭了,这下子,他的宝贝儿子有救了,他就是死也瞑目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