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2章 京城来人了
    这几天沈若兰天天用百草泉的水洗脖子上的伤,百草泉的水果然有奇效,才几天的功夫,那道伤不仅愈合结痂了,而且连痂都退了,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痕迹,不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沈若兰为了安全起见,回吉州州后,特意去了一家银楼,买了一条比较粗的绿松石项链,戴在了脖子上,这样就能将那道疤完整的挡在项链的后面,谁都看不出来了。

    回家后,发现大爷一家已经不在了,爹娘看到沈若兰回来,喜不自胜,娘还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跟沈若兰说了一遍。

    沈若兰听到沈若梅居然不见了,虽然没有幸灾乐祸,但也没有分毫的同情和痛心,就好像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出了事似的,根本影响不到她的情绪,也无法在她心中激起定点儿的波澜。

    家里的日子还是该怎么过就怎么过,爹每天大半的时间都留在家里陪着娘,只是偶尔去点心作坊和火锅店看看;娘的身子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现在不光能行动自如,甚至还能做些女红针线,还有一次竟陪着沈德俭去了一趟点心作坊和火锅店,走着去走着回的,也没累怎么样。

    竹儿照样天天去上学,菊儿每天在家里,要么跟娘学做针线,要么就跟姐学着做饭,沈若兰天天都去那几个才女住的地方,给她们讲故事,让她们记录下来,好留着发行出版,偶尔也去印刷厂看看,进进货,收收钱,日子过得平淡温馨。

    沈若兰一家都很享受这淡淡的温馨,都很知足。

    只有那位爷大不满意了,不,不是不大满意,而是非常不满意。

    为啥?

    因为沈德俭回来了,菊儿不能在陪着娘睡,只好搬回到沈若兰的房间去了,姐妹俩住在了一起,这就意味着他不能在夜潜香闺,跟他的小丫头耳鬓厮磨了。

    这个损失,是七爷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于是提出了强烈的抗议,甚至又要故技重施,上门提亲,沈若兰怕他真干出这种荒唐事儿,不得不做出让步:把东厢房收拾了一下,搬到了东厢房。

    这下,齐大爷得偿所愿,终于满意了。

    兰儿单住一间房,虽说是厢房,但左右都没有“邻居”,再也不用怕弄出点动静就被人听见了,他们可以尽情的折腾了……

    又过了几天,某日清晨,沈若兰去印刷厂的时候,沈大爷和沈大娘把他叫到了后院,一进门,沈大娘就一把拉住了她,眼泪拔插的说,“兰丫啊,大爷大娘现在实在是没招了,就只能张嘴舍着脸皮求你了。”

    不等大娘开口,沈若兰基本上就已经猜到大娘想要求什么事儿了?这世上除了沈若梅,还没有谁能让大娘这样舍脸开口求人的呢,沈若兰心明镜似的,也打定主意不会帮沈若梅,但表面上还是装啥也不知道的样子,说,“大娘,都是一家人,啥求不求的,你有啥事儿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的,肯定会尽力。”

    换言之,要是做不到的,也就无能为力了。

    “你能做到,你肯定能做到。”大娘言之凿凿道。

    一边说着,一边偷着捅咕了沈大爷一下。

    沈大爷被老婆子捅咕着,只好抹了一把老脸,艰难的开口了。

    “兰丫,梅姐都丢这么长时间了,我们是吃奶的劲儿都使到了,可就是找不着人,大爷觉着吧,吉州这么老大,要找一个人的话无异于大海捞针,光靠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找,怕是找到明年也找不到……所以,所以……”

    他犹豫了一下,惴惴不安的瞄着沈若兰的表情,低声道,“大爷听说你跟湛王殿下有些交情,你看看,能不能帮大爷大娘向湛王殿下求个情,让他帮忙找一找,只要湛王同意帮忙找,就肯定能找到你梅姐的。”

    说完,紧张的看着沈若兰,沈大娘也紧张兮兮的盯着她,不错过她任何一个表情。

    沈若兰皱起了眉头,想不到大爷大娘竟把主意都打到那个人的身上了,还怪敢想着呢,看来为了沈若梅,他俩也是豁出去了。

    不过,敢想归敢想,她不愿意,他们就是想出花来也没用,她可不想为了沈若梅去求他,就算看大爷大娘的面子也不成。

    因为在她的思想观念中,公是公私是私,沈若梅是沈若梅,大爷大娘是大爷大娘他们对她的态度和感情,是直接的,不可以转换。沈若梅没有做到一个尽姐姐的职责,反而一再欺负她,羞辱她,恨不能她去死,让她的童年蒙上不少阴影,所以,她不配得到自己的帮助,她也断不会因为大爷大娘的几句软话就改变原则,伸手去帮她。

    “大爷,大娘,你们太抬举我了,我家虽然跟湛王府住多面,可我跟湛王并不熟悉啊,顶多跟人家也就是认识而已,根本说不上话,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沈大娘一听沈若兰拒绝,急忙说,“兰丫,大娘知道你跟你梅姐俩不对付,可不管怎么说,你们俩毕竟是亲姐妹,现在你梅姐已经够惨的了,孩子掉了,还被老丁家赶出来了,眼下更是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你不管有多大的气,看她遭这老些罪的份上也该消气了吧。大娘求求了,求求你行行好,把过去的恩怨放下吧,帮帮你梅姐吧,就算大娘求你了!”

    沈若兰说,“大爷,大娘,不是我不想帮,而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沈大娘扯了扯嘴角,眼睛里闪过一片经过一片精光,她冷笑说,“兰丫,你就别瞒着我们了,我们都听说了,你娘过生辰的时候,湛王曾给过你们家丰厚的赏赐,这是为啥啊?还有,你娘命悬一线的时候,跟你一起回来送药的那个贵子是谁?还有,给你娘治病的那个大夫,是谁帮你派来的?”

    “兰丫,大娘知道你梅姐从前确实做的过分了些,你看不上你梅姐不想帮她大爷大娘也不怪你,可是,大爷大娘还算对得起你吧,你能不能就看大爷大娘的面子,帮大爷大娘这一把呢?我跟你大爷就你梅姐这一个闺女,平日里捧在手心里长大,要是她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不是要了我们老两口子的命了吗?”

    说到这儿,沈大娘悲从心起,差点儿又拍着大腿哭嚎起来,要不是差还有正事儿要办,她这会儿十有**又要崩溃哭嚎痛哭了……

    沈若兰在心里小小的埋怨了一下福存哥和金存哥,怨他俩把那些事儿都告诉大爷大娘了,平白的让他们多了些别的念想。现在好了,他们一门心思的打起湛王的主意了,她要是不答应的话,大爷大娘肯定会怨恨她的……

    可就算是怨恨,她也断不会答应的。

    “大爷,大娘,我不知道福存哥和金纯哥跟你们说了些什么,让你们产生了这么大的误会,我只想跟你们说的是,我跟湛王真的没有熟悉到能去求人家办事的地步,你们还是再想想别的法子吧?”

    “兰丫,我们但凡有别的法子,又怎能去敢求他呢?这不是实在没招了吗,你是个好孩子,就帮帮大爷大娘吧,大爷大娘求你了。”

    沈大娘一边说,一边拉扯了沈大爷一下,就要拉着沈大爷给沈若兰下跪。

    沈若兰岂能让他们跪下?让长辈的给自己下跪,不是要折她的寿吗?

    “大爷,大娘,你们先别这样……”

    她忙不迭的拉扯着,然而沈大娘像铁了心要给她下跪似的,凭沈若兰怎么拉扯?她都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甚至还要给沈若兰磕头。

    沈若兰被逼无奈,只好同意了,“好好好,你们先起说话,哎……你们倒是起来呀?”

    见老两口固执的非要给他下跪,沈若兰被逼无奈,只好说,“我答应就是了……”

    沈大爷和沈大娘一听,顿时喜出望外,沈大娘还累眼八叉的嘱咐说,“兰丫啊,你今天就去找湛王吧,能找找到她一天,也好能叫他少早一天的罪呀!”

    “我知道了!”

    沈若兰悻悻地回答,但心里却有个声音告诉她:绝不能帮他们。

    只是看大娘和大爷求得可怜,便只好答应下来,权做缓兵之计,但事实上,她是绝不会为了沈若梅去向他开口的。

    逃出印刷厂后,沈若兰就一连好几天没再去印刷厂,唯恐被大爷大娘堵住见了为难她。

    然而,在有的时候,困难和灾难不会因为你想躲开了就不见的,正应了那句话:该你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字。就算你把这件愁人事儿躲过去了,下一件倒霉儿事儿也会找上你的……

    沈若兰虽然躲过了大爷和大娘的纠缠,但是却遇到了另一件愁人的事儿!

    这事儿太大了,对于沈德俭和穆氏来说,简直是今天霹雳,灭顶之灾,穆氏在听到这个消息后,直接就昏厥过去了!

    是这样的,某日午后,吉州府尹下令让沈德俭两口子去吉州府衙。

    沈德俭还以为是沈若梅有下落了,官府找他落案呢,就带穆氏来到府衙,结果到了府衙,就看到吉州城的府衙大人陪着一个面百无须的胖男人说话呢。

    见他们夫妻俩来了,府尹大人也没有废话,直接对那位面白无须的胖男人点头哈腰道:“公公您请宣旨吧,”

    这个公公咳了一声,翘着兰花指把茶杯放在了桌子上,一双精明的小眼睛快速的从穆氏身上扫过,又使劲的打量了张二勇一番,才收回自己的眼神。拿着圣旨,尖声道:“穆氏婉秋接旨……”

    穆氏断断没想到,圣旨竟然是给她的,顿时一阵一阵心惊肉跳,他机械的跪在地上,确切的说,是瘫倒在地上,简直都不会动弹了。

    宣纸的太监震慑完穆氏后,才不疾不徐的拿起太后的懿旨,大声宣读。

    懿旨的内容很奇葩,竟然是让穆氏回京一趟,因为据说是荣嘉大长公主决定接纳穆氏,让她进公主府了……”

    “公公,您搞错了吧?我已经……我已经……结婚生子,孩子都好几个了,怎么可能……”

    穆氏颤巍巍的辩解着,没等说完,就两眼一翻,昏死过去,今天受到的惊吓实在是太大了,她根本承受不了这样巨大的刺激。

    沈德俭也结结巴巴的说:“公公,烦请你回去带个话儿,就告诉太后娘娘说我家娘子不愿意选择,她有我和几个儿女就已经知足了。”

    传太后懿旨的公公冷眼看着昏死过去的穆氏和沈德俭,皮笑肉不笑的说,“有什么话,你就亲自去对太后娘娘说吧,杂家只是个传话的,只管把太后娘娘的懿旨带到,其余的,咱家就管不了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