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敞开心扉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黑衣人是死士,大抵心中只有任务,不怕死。

    他把沈若兰又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冷冷的说:“不放,王爷要是再前进一步,属下就让这姑娘血溅当场,王爷要想叫她活着,最好赶紧离开!”

    嘴里说着,手上的刀子又往下压了压,沈若兰的脖子上,立刻有丝丝的血迹氤了出来。

    沈若兰感受到了自己脖颈被割破,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了,身子也绷得紧紧的,就怕这个黑衣人一时气急,再使点劲儿把她的小细脖给割断了。

    她不想死啊——

    淳于珟看着她那惊恐的样子,又看了看那道缓缓渗出的血迹,心疼得脸都青了,一双铁拳也握了起来,咔咔作响!

    此时,逆光而立的他,双眸宛若杀人的利刃,无情的凌迟着黑衣的汉子,然而,为了沈若兰的安全,他却不得不妥协了让步,“好,如你所愿,本王离开,但你给本王记住了,她若有什么闪失,本王定将你凌迟处死!”

    说完,淳于珟收起了手中的剑,深深的看了沈若兰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沈若兰虽然被吓蒙了,但理智还没有全崩,她料定此刻黑衣人肯定是紧紧的盯着湛王,等着看他离开呢,便趁机用那只尚且自由的手,悄悄的拿出剔骨尖刀,猛的向后刺去。

    黑衣人警觉灵敏,虽然一直把精力都放在淳于珟的身上,但沈若兰的倒刺动作太明显,他还是发现了。

    瞬间,黑衣人迅速向后一倒,躲开了沈若兰的偷袭,同时出脚,借力打力的一踹在了沈若兰的腿上,沈若兰被踹得一个趔趄,向前扑去。

    与此同时,淳于珟手中长剑倏地飞出去,如一道银色的闪电般飞了过去,“噗”的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精准的插进了黑衣汉子的胸口。

    黑衣汉子把沈若兰踹到淳于珟的怀里,本打算趁机逃跑,然而,他的速度终究不如淳于珟快,就在他跳起来准备逃走的时候,胸口被插了个透心凉,顿时惨叫一声,当即毙命了!

    沈若兰因为他那一脚,正好扑到淳于珟的怀中。

    淳于珟也顺势抱住了她!

    抱住她的同时,他的心终于安静。

    从接到罗城的飞鸽传书到现在,他的情绪一直处在暴怒和狂躁之中,怎么都平静不下来,他还以为这种狂躁的情绪会伴随他一段时间,然而,就在抱住她的一霎那,熟悉的温度,熟悉的体味,就让他的心一下子平静了,就像念过多少遍《心经》似的,火气在不知不觉中就弥散去了,心里还还感到格外的温馨和宁静……

    “兰儿,你受伤了,快,我给你上药!”

    他看到她脖子上两寸余长的伤口,心疼得肝儿都颤了,像她伤的有多重似的,那副心疼痛心的模样,很难让人相信他就是刚才在院子里大开杀戒、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沈若兰摸摸脖子上的伤口,这是才后知后觉得伤口处有点儿丝丝拉拉的疼,她抿了抿嘴,委屈的说了声:“疼!”

    说着,眼泪刷的一下飙出来了,怎么止都止不住。

    其实她也不想哭,但是不知为什么,因为他在身边,他就一下子变得柔弱了,想矫情了…。

    淳于珟一见她这般,又是担心又是心疼的,低声哄道,“别怕,我这就给你上药,你忍着点儿,上了药就不疼了!”

    嘴里哄着,手上将她打横抱起,大踏步的走到榻旁,把她放在了榻上,又从顺袋里拿出拇指大小的一小瓶止血药粉,手脚麻利的将药粉倒在她的伤口上。

    药粉接触到伤口的霎那,沈若兰疼的哼一声,眼泪流的更多了。

    马丹的,好疼啊,赶上上辈子在医院里医生往伤口处抹消毒碘疼了!

    淳于珟见她哭得泪人儿似的,摸着她的头哄着说:“乖,一会儿就不疼了,你忍忍…。”

    温柔的语调,简直都能滴出水儿了,这可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沈若兰相信,就是他自己也肯定没意识到他的语气有多温柔,听得她心跳加快,竟真的感觉不到疼了!

    这会儿,沈若兰的心‘砰砰砰’的跳着,一颗少女的芳心已然开始悸动!

    没错,她动心了!

    本以为自己历经两世,已经不会爱了,这辈子只找一个适合自己的男人,波澜不惊的过一辈子便罢了!

    没想到,她没能守住自己的心,还是动心了!

    这个男人,在她最彷徨最无助的时候,只身一人,单枪匹马的来救她了,带着满心的焦虑和一身的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风尘仆仆,从那伙儿人的手中将她救下来了!

    他肯定是纵马奔驰了一夜才追上来的,看看他一脸疲惫,满身的血气,让她又怎能不为之感动,为止动容?

    现在,他又像哄孩子似的温柔的哄着她,她可没忘记,从前的他是多么傲娇,多么让人生畏的人啊!

    可是现在,他放下身段儿,全心全意的护着她,哄着她,把她当成宝贝一样,为了她,不惜大开杀戒,忤逆他的母后,她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为什么不能敞开心扉,坦然的去面对这段感情呢?

    想到这儿,她坦然多了,抬起眼定定的看着他。

    “齐爷!”她轻轻的唤了一声。

    淳于珟看着她温柔的眼神,一时间有点儿发怔。

    她从未用这样的眼神儿看过他,在两人的交往中,他一直强势的主动的,而她一直都是被动的甚至是被强迫的,所以她每次看他时,眼神中都带着几分幽怨的神色,不是疏离淡漠,就是气愤憎恶,像这样温情款款的眼神,他还从未享受过呢!

    “我在!”

    他精神一震,顺势坐在她身边,还握住了她的小手。

    沈若兰缓缓道:“倘若我愿意嫁给你,你母后和皇上不接纳我,你打算怎么办?”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会让母后答应的!”淳于珟回答的十分笃定。

    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求过母后什么呢,这次他放下身段儿好好的求一求,实在不行大不了跪上一跪,他相信,只要他坚持,母后早晚会答应的。

    至于皇兄,只要母后答应了,他也就没法反对了!

    沈若兰见他如此笃定,扯了扯嘴角,说,“如果你母后答应,我便嫁给你!”

    她说出这番话,就相当于她承认他们之间的感情了!

    淳于珟一听这话,顿时喜出望外!

    努力了这么久,她终于承认自己了,虽然就算她不承认,不答应,他也会强迫着她承认、答应的,但都说强扭的瓜不甜,就算他强迫着她承认、答应甚至是嫁给自己了,但是她的心里不愿意,两人终日里离心离德的,终究没有趣味!

    现在她终于心甘情愿了,可见他这么长时间的努力终于见效了!

    守得云开见月明,淳于珟得到她的首肯,不觉心花怒放,觉得自己总算是得偿所愿了!

    “兰儿,我中秋就回去一趟,向母后禀明咱们的事儿,若无意外的话,咱们年底就能成亲了!”淳于珟动情的说道。

    沈若兰却摇了摇头,低笑说,“不要,我才十四岁,还是个孩子呢,我不要这么早就嫁人!”

    “谁说十四不能嫁人了?我都问过聂恒了,聂恒说,女子十四岁,天葵以至,便可享男欢女爱了,只要正常行房事,对女子的身体并无害处的,你又怕什么呢?”淳于珟一本正经的劝说道。

    沈若兰一听,他竟然拿这事儿去问人,顿时羞得脸都红了,红着脸指着他,气愤的说:“你竟然拿这事儿去问人?你还要不要脸了?你什么时候问的?完了完了,我再也没脸见聂大夫了……”

    淳于珟见她一副无地自容得模样,笑着说:“别怕,我没有亲自问他,是叫别人问的,他不知道是你!”

    “那也不行!反正我不想这么早成亲!”沈若兰捂住了脸,“就算是那事儿对身子没影响,生孩子太早也会对身子有影响的,我不要!”

    “这个你放心,宫里有最好的避子汤药药方,女子受精后喝下去,保管不会怀孕的,那方子妙的很,非但不伤身,还能滋补身体呢,到时候,你就辛苦点喝点儿汤药,等再过一两年咱们再要孩子……”淳于珟似乎把什么都安排好了!

    沈若兰有点儿哭笑不得的说:“你好像很确定我就能嫁给你似的?咋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呢?你就这么自信我会嫁给你吗?万一我不愿意呢?”

    淳于珟痞痞的一笑,干脆的说,“不愿意,那爷就只好霸王硬上弓了……”

    沈若兰气得锤了他一下:“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哎呦,你干嘛?不要脸……”

    **

    这边,两人心结已解,欢欢喜喜的打情骂俏,气氛好的不能再好,沈若梅那边却糟得不能再糟了!

    她醒过来时,天已经大亮了,那伙儿糟蹋她的男人们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离开了。

    她忍着身上的剧痛,挣扎着坐起来,发现自己的身上伤痕累累的,有被牙咬的,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又被掐的,被捏的,青青紫紫的,还有的地方都破皮流血了,没一处好地方了。

    更让她恶心的是,嘴巴、脖子、胸前和脐下三寸的地方,沾了许多黏黏稠稠的东西,带着一股子麝香的味道,她是过来人,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她咬着牙,拿肚兜把那些脏东西擦掉了,又捡起地上的衣裳,勉勉强强的穿在了身上。

    这会儿,她狼狈极了,浑身上下都疼,疼得像被凌迟了一遍似的。

    她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一到外面,发现四周都是荒野和田地?

    举目四望,看得眼睛都酸了,也看不到一户人家,四下里更没有一丝人迹。

    沈若梅慌了,她垂下嘴角,咧着嘴差点哭出来,这时,忽然看见庙前的土道上有两道车轱辘行过的痕迹。

    她心中一动,这痕迹,必定是那伙儿人留下的,只要顺着这痕迹走,应该就能找到去吉州城里的路。

    她找了一根树枝,拄着树枝,趔趔趄趄的顺着那两道车痕走了。

    此处位于吉州北部,离吉州城十几里远,四下里一片荒芜,沈若梅踉踉跄跄的只走出一里多远,就坚持不下去了,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呜呜呜的哭起来。

    身上好疼,特别是那里,跟被人撕开了似的,每走一步走钻心的疼,连屁股都疼,像被人用刀子划破了皮似的。

    她呜呜噎噎的哭了半晌,只是这荒郊野外的,哭死了也没人搭理她,哭了一会儿后,她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也知道哭没有用,便又挣扎着起身,继续赶路……

    这样走走停停的,一直走出五六里路,终于看到有人烟了。

    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个不大的村落,稀稀疏疏的盖着几件房子,还有几间房子的屋顶正冒着炊烟呢,想来是做午饭呢!

    沈若梅又惊又喜,这会儿她又渴又饿又累又痛的,两腿间还不断地流血,眼看就要撑不住了,幸好遇到村子里,这下子她可有救了!

    像是见到了黎明前的曙光似的,沈若梅打叠起精神,往村子里走来,她想先找吃的喝得,然后再看看能不能雇一辆车把她拉回到城里去!

    进了村子,沈若梅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了,她扶着一棵大树喘息了一会儿,正琢磨着不知该去哪家讨饭呢,这时,一个满身打补丁的婆子从附近一座低矮的土胚屋中走出来,婆子手里还拿着大片筐,像是出来抱柴火的!

    看到沈若梅惶惶的站在那里,婆子停下脚步,打量着沈若梅,奇怪的说:“姑娘,你找谁啊?你不是咱们屯子里的人吧?是来走亲戚的吗?”

    沈若梅看着婆子虽然穿的褴褛,但语气还算和善,就说:“妈妈,我家是城里的,因出了点儿事到了这里,敢问妈妈家里可有饭菜吗?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要是您能给我点儿吃的,回头我家里一定会加倍给您饭钱的。”

    婆子一听,呵呵笑道:“钱就算了,出门在外谁还没个难的时候呢,只是我家穷,就只有粗茶淡饭,姑娘不嫌弃才好。”

    沈若梅已经饿得饥肠辘辘的了,恨不能把胃掏出来吃掉,又怎会嫌弃饭菜粗淡呢?一听有饭吃,忙说,“不嫌弃不嫌弃,还请妈妈行个方便才好!”

    婆子听了,笑道:“那就请姑娘随我来吧!”

    说着,把大片筐放在了柴火堆上,也不抱柴火了,径自带着沈若梅进了她的家。

    婆子的家果然像她说的似的,一穷二白的,家里只有两间低矮破旧的土胚房里,家里面空荡荡的,一件家具都没有,还散发着一股子臭烘烘的味道,跟狐臭似的。

    沈若梅虽然嫌弃,但到了这会儿,也顾不得许多了,她一屁股坐在炕沿儿上,累得不想再动弹一下了。

    婆子倒也殷勤,忙前忙后的给她倒了水,又嘱咐她好生歇着,又忙着去外面抱柴火做饭了。

    终于能歇会儿了,再不歇会儿她就要累散架子了,沈若梅坐在炕沿儿上,一边捶着腿,一边歇息着,这时,一个牛高马大的黑脸汉子闯进来,汉子三十多岁的模样,也是衣衫褴褛的,不过人长得倒是很壮实,跟个大牛犊子似的。

    看到沈若梅后,汉子张开了嘴巴,眼睛里闪出一道惊喜的光芒。

    “你是谁?”沈若梅一见有陌生男人进来了,也顾不上疲累了,急忙站了起来,眼神里充满了戒备。

    黑脸汉子窥着沈若梅姣好的脸蛋,咧了咧嘴巴,笑呵呵的说:“姑娘别怕,我就是这家的主人,姑娘是城里人吧?你先坐,我娘去在外边抱柴火呢,一会儿就回来给你做饭吃!”

    说完,自己也在炕沿边儿坐了下来,坐的地方离沈若梅还不到二尺远呢。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沈若梅一见他这般,急忙往后退了两步,警惕的说:“我还是去别家看看吧。”

    说完,转身就要走,然而那黑脸汉子却蹭的站起身,一把拉住她,嘿嘿笑道:“姑娘别走啊,难得咱们有缘相识,唠唠嗑不行吗?”

    沈若梅一看这汉子竟敢跟她动手,顿时竖起眉毛怒喝起来,“放手!谁许你随便拉扯我的!”

    可惜,她的呵斥根本起不到震慑的作用,黑脸的汉子非但没放手,反倒一把将她按在墙上,恶狠狠道:“拉你又怎么了?老子还要日了你呢?谁叫你自己进我家门儿了,既进了我家门儿,就别想再出去了,留下来好好的伺候老子,老子兴许还能好好待你,要是敢拿乔作势的,当心老子弄死你!”

    沈若梅一看遇到歹人了,顿时失声尖叫起来:“来人啊,杀……”

    没等她叫完,汉子的一只大手直接捏在了她的脖子上,手掌收拢,顿时把沈若梅捏得喘不上来气儿了,两只眼睛都翻白眼儿,差点憋死。

    “还想喊人?老子跟你明说了吧,别说是老子把你留下来当媳妇,就是把你弄死了,也不会有人管这闲事儿的,屯子里都是我家的亲戚,也不会有人往外说的,你就别想逃出老子的手掌心儿了!”

    汉子说完,手一松,沈若梅噗通一声倒在了炕上,已经被掐得七死八活了!

    汉子见沈若梅那副娇弱的模样,不觉动了兴致,也不管是不是白天,会不会被人撞见,就爬到炕上,掀开沈若梅的长裙,扒下裤子,准备大干一场……

    可是,等他褪去她的裤子时,却发现这女人是个不干净的,屁股上被人刺了个贱字,那里也肿的不像样子,还流着血,一看就是被好多人捉弄过了!

    “贱人!”

    他骂了一句,本以为捡到个黄花大姑娘呢,没先到是个破烂货,不过,就算知道沈若梅不干净了,他也没打算放了她,他今年已经二十八了,还没有女人呢,这个女人虽然脏,但是年轻漂亮,他可舍不得扔了!

    这黑脸汉子叫牛奎,是个走村窜户的敲猪匠(给猪阉割),家中只有他和他老娘两个,牛奎之前也曾娶过两个老婆的,第一个老婆长得丑,不遂他心,他就常常找借口打她,一喝酒就打,往死里打,后来那老婆被他打得实在受不了了,十冬腊月的时候跳井自尽了。

    第二个老婆是个寡妇,人长的倒是有几分姿色,牛奎也喜欢的很,但那个老婆仗着自己长的好,就好吃懒做的不愿意干活儿,而且性子也风流,常常跟屯子里的后生们眉来眼去的,牛奎抓到她的把柄后,狠揍了她一顿,结果这娘们就跑了,到现在还没影呢,剩下他老哥一个,每天晚上孤枕难眠的,已经苦熬了两三年,想女人想的蛋都疼了。

    每次在外面敲猪挣了钱,就跑到下等窑子去找窑姐儿解渴,他正值壮年,对那事儿的需求很强烈,家里的钱都被他拿去找窑姐儿了,他老娘苦不堪言,今儿白捡个漂亮女人,尽管知道这女人来路不明,但老婆子为了省点钱儿,还是毅然决然的决定把沈若梅留下来,给她儿子暖被窝用。

    可怜的沈若梅,昨天被人糟蹋了大半宿,那里到现在还流着血呢,结果刚出了虎穴,又掉进狼窝,牛奎这个渴了大半年的壮年汉子,见沈若梅那里现在伤着,不能用,便走了她的后门儿,把沈若梅弄得惨叫不止,死去活来的……

    屯里人都是沾亲带故的,虽然也听到牛奎家有异样的动静了,但是谁都没有声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谁也不会为了个不相识的女人去得罪牛奎的,不然往后他不给他们敲猪不就糟了么?

    沈若梅被牛奎给扣了下来,留在了牛家村,成了牛奎德媳妇……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3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