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6章 他来了
    ,!

    换作从前,沈福存就算是没有,也会尽量帮她颠倒点儿,以满足妹妹的心愿,但是自从沈若梅跟小丁公子勾搭上了,又未婚先孕,还给人家做了外室,沈福存就对这个妹妹就彻底失望了,加上她后来又做了那么多愚蠢的事儿,沈福存现在对她已经再无半分感情了。

    何况,她现在提出的要求还这么过分,一张嘴就是一两,当他是开钱庄的吗?

    沈福存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梅儿啊,哥月月挣的钱都拿回去给你嫂子了,你要钱就去找你嫂子说去吧,我们家她管钱,哥说了也不算啊!”

    沈若梅一听这话,李巧莲又是个认钱不认人的,别说她跟李巧莲关系不好,就算关系好,涉及到钱,李巧莲也不可能给她一个铜板啊!

    “哥,我的亲哥,李巧莲啥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就她那抠搜劲儿咋可能给我钱呢?”

    沈福存为难的说:“那哥也没法子啊,现在还没到发工钱的时候,你嫂子管钱管的又紧……”

    “那你不会揍她一顿,把她打老实了,看她还敢不敢死捏着你的钱不撒手了!”沈若梅阴森森的出主意。

    沈福存听到这话,冷清清的说,“看你说的,你嫂子给我生儿育女,还天天帮我做饭洗衣的,一心一意的跟我过日子,我咋能只为这点事儿动手打她呢?”

    沈若梅一听沈福存竟然护着李巧莲,生气的说,“哥,我才是你亲妹妹,跟你是一母同胞的,她李巧莲算个啥啊?能赶我跟你亲吗?你可不能为了她疏远你亲妹子啊,我看你现在都让她给**住了,分不清远近亲疏了,昨儿你没看着李巧莲是咋对我们的吗?阴阳怪气、指桑骂槐的,现在都不把爹娘放在眼里了,你放眼看看,天底下有她这么给人家当媳妇的吗?就她那样的,你不揍她难不成还留着过年?”

    沈若梅巴巴的拱了半天火儿,沈福存却不愠不火的说,“两口子在一起过日子,哪有四角齐全的?你嫂子虽说不咋懂事儿,但起码还算端正守礼,没做出过啥让哥丢脸抬不起头的事儿,一些小过失,哥也就不较真儿了,不然成天唧唧咯咯的打仗,爹娘也跟着心烦!”

    沈若梅一听她哥说到‘端正守礼,丢脸抬不起头’等字眼儿,顿时明白了她哥话里的意思,臊得满脸通红,咬着嘴唇含泪道:“好,好,我知道了,你这是护着她不拿我当妹子了是不是?我是没端正守礼,也给你们丢了脸,可就算如此,我也是你亲妹子啊?你咋能嫌弃我,臊皮我呢?你就知道你往后没有求着我借着我的时候吗?”

    沈福存干巴巴的说:“你说啥呢?哥啥时候嫌弃你,臊皮你了?”

    “就刚才,你还想狡辩?”沈若梅哭喊道。

    沈福存抹了把脸,说:“那一定是哥有口无心乱说的,梅儿你别忘心里去,等回头我家去看看,要是你嫂子有不要的旧衣裳,我就帮你要下来给你穿!”

    “不用,我不媳!”沈若梅气冲冲的喊道:“谁稀搭穿你媳妇的旧衣裳,一样从靠山屯儿出来的,凭啥叫我捡她的狗剩儿?她配吗?”

    “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说完,沈若梅捂着脸跑了出去。

    沈福存也懒得理她,要不差是从一个娘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他都懒得去认这个肤浅、虚荣、没脑子、心术不正的妹子,都这样了,还不寻思寻思咋好好过好下半生,还想着买衣裳臭美勾搭男人呢,真是死性不该,烂泥扶不上墙啊…。

    沈若梅一口气跑到外面,气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刚才她哥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讽刺她从前做的那些事儿磕碜吗?那些事儿是不咋光彩,可有别人说的,哪有自己亲哥哥说的,他这不是往她的心里捅刀子吗?

    是了,她现在落魄的像条丧家犬似的,又是来找他要钱,他肯定更瞧不起自己了,可到底是一奶同胞的兄妹,他怎么也该顾及一下他们之间的兄妹情分和她的面子,不该肆无忌惮的捅她的刀子,把她的尊严踩在脚底下啊,太过分了!

    沈若梅一边擦着眼泪,一边下定决心,一定要搭上湛王,做人上人,等她搭上湛王的那天,她会让所有看不起她的人都跪伏在她的脚下,对他们曾经做过的事追悔莫及…。

    伤心了一会儿,她又往点心作坊去了,打算去找沈金存要钱买胭脂。

    路过一条人少的街道时,正走着,一个穿着绸缎长衫的男人匆匆忙忙的从她身边儿路过,走不多远,那男人的荷包忽然掉在了地上,那男人大概是急着赶路,竟没有发现!

    沈若梅一见那鼓鼓囊囊的荷包,顿时心头一喜,飞快的四下看了看,发现这附近并没有人,就赶紧小跑几步捡起荷包,塞进了袖子里。

    荷包沉甸甸的,一摸就知道里面装了不少银子,沈若梅心头一阵狂喜:这下子好了,平白得了这么多银子,她想买多少衣裳就买多少衣裳,想买多好的胭脂就买多好的胭脂,不用再去找别人要钱看别人的脸子了!

    真是老天爷帮忙开眼啊!

    她藏好荷包转过身,正打算要悄悄离开。

    突然不知从哪冒出个人,低声道:“姑娘,见面分一半儿呗!”

    沈若梅下了一跳,赶紧捂住袖子,低声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说什么,走开!”

    那人低声笑道:“姑娘捡了别人的荷包,这是想私吞吃独食吗?你信不信,只要我喊一嗓子,包管姑娘鸡飞蛋打,一文钱都捞不着!”

    沈若梅一听,一下子被吓傻了,捂着那沉甸甸的袖子结结巴巴的说:“你,你要干啥?”

    那人嘿嘿一笑,说:“姑娘不用怕,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按江湖规矩,有这种好事儿得见面分一半,只要姑娘把这荷包里的钱分给我一半儿,我就不嚷嚷了,咱俩一人一半,多好的事儿!”

    沈若梅一听要把这荷包里的银子分给这男人一半儿,顿时心疼的被刀子割了似的,但是她也知道,要是她不给,这男人要是嚷嚷开来的话,她恐怕连一半儿都捞不着了。

    犹豫再三,她低下头咬牙道:“好吧!”

    那人咧开嘴笑了:“姑娘好识时务,那咱们就分银子吧!”

    沈若梅抬头看了看,说:“行,只是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不如找个背静的地方分!”

    那人正中下怀,道:“前面就有条巷子,背静的很,不如咱们去那里分吧!”

    沈若梅急着分银子,也不知是计,听那人这么一说,便答应下来:“行,走吧…。”

    俩人一前一后的穿过街道,走进了巷子,那条巷子果然像那汉子说的似的,背静的一个人都没有,原就是一条死胡同。

    沈若梅见没人了,慢吞吞的掏出荷包,满心不情愿的打了开来!

    天煞的!

    荷包里居然装了几块不大不小的石子儿,根本没有银子。沈若梅一看傻了眼,怔怔的说:“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呢?”

    那汉子也不敢相信似的凑了过去,像是要拿过荷包看看似的,然而,手伸过去后,他却并未拿那个荷包,而是突然把手一抬,捂住了沈若梅的口鼻!

    那人的手里有一块帕子,帕子上浸着淡淡的香气,沈若梅被捂住了口鼻,顿时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挣扎起来。

    然而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是个大男人的对手?没扑腾两下,就在那淡淡的香味中昏迷了过去。

    “嘿嘿,成了……”

    汉子松开手,一把将沈若梅抱起,快步往停在巷子口的马车走去。

    车里,四五个急不可耐的汉子见得手了,都兴奋的两眼发光,沈若梅一被弄上车,十来只大手立刻在她身上又抠又摸起来。

    “走,咱们找个消停地方,好好乐呵乐呵去…。”

    赶车的也是一脸的兴奋,一扬鞭子,赶着车子飞快的往郊外去了。

    **

    许久后,沈若梅醒了,是被痛醒的!

    醒来时,赫然发现有个陌生的男人正骑在她的身上行不轨之事,沈若梅一见,大惊失色,失声尖叫起来,一边叫一边反抗。

    然而还没等她怎样呢,边上围观的几个汉子就七手八脚的擒住了她,把她牢牢按住,让那个骑在她身上的汉子肆意行事。而那几个擒着她的汉子,手脚也不老实,一边围观她,一边对着她污言秽语,还对她又捏又摸的,极尽猥琐行事。

    沈若梅虽然不大检点,但毕竟是良家女子,哪见过这种场面啊,又痛又怕的,只吓得魂飞魄散了,鬼哭狼嚎的喊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

    可惜,她扯着脖子喊了半天,也没见一个人来救她。

    这里是郊外的一座荒废的破庙,常常十天半个月也没人来这里走动,背静的很,这群汉子图清静,才把她劫持到这里恣意玩弄取乐的!

    沈若梅是个颇有姿色的美人儿,又是良家女子,滋味儿跟他们常玩儿的窑姐儿自是不同的,汉子们都冷不丁得了个漂亮的良家女子,都媳的什么似的,你弄一回,我弄一回的,挨个的弄了个遍儿,依旧是意犹未尽,后来干脆都梅开二度,又挨个的弄了一回,方才罢休…。

    沈若梅刚小产不到一个月,身子还虚着呢,被他们这么毫无人性的糟蹋了好几个时辰,渐渐的体力不支,没等他们完事儿,就痛得昏死过去……

    **

    家里,沈大娘都要急疯了,哭哭啼啼的扯着沈德俭,一遍一遍的让他帮着找沈若梅,“老二啊,你可得帮嫂子想想法子啊,梅儿她肯定是出事儿了,不然她不可能这个时候还不回来,艾玛呀,这可咋整啊,呜呜呜……”

    沈大爷也愁的不住的唉声叹气着,“早知道就不来这儿了,管好管赖的让她在屯子里呆着了,好歹平安啊!”

    “大哥,大嫂,你们别急,福存不是已经到官府里报案了嘛,且我也托人到处去找了,一定能找到梅儿的!”沈德俭看大哥大嫂急成这样,只好出言安慰。

    然而,沈大娘的心现在跟被被油烹了似的,几句善意的安慰并不能抚平她的焦虑,她心焦不耐烦的说:“我咋能不着急啊,梅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就这么一个闺女,我能不着急吗?我都要急死了啊……呜呜呜,都这么晚了,万一她被哪个泼皮光棍儿给劫走了,万一,万一,再给……那个了,可咋办啊?”

    说到这儿,沈大娘就像看着沈若梅被‘那个’了似的,心疼得捂着脸痛哭起来。

    她嘴里的‘那个’是‘哪个’,不用说明了,大伙儿也都明白!

    李巧莲看着婆婆哭得泪人儿似的,不屑的撇撇嘴,沈若梅孩子都流过了,就算真被人‘那样’了又能怎样?左右都是破烂货了,一次和十次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过,不屑归不屑,这节骨眼上她也不能多说什么解恨的话,就只在一边默默的看热闹了!

    看到婆婆那副心痛万分,痛哭流涕的模样,真是太爽了!

    让她们母女俩从前沆瀣一气的欺负她,现在总算是遭报应了,该!

    此时,府尹府里

    齐嬷嬷也笑迷迷的给赵圆圆报喜呢!

    “小姐,您交代的事儿都办妥了,那个贱人被五六个汉子糟蹋了,嘿嘿,糟蹋了好几遍儿,差点儿把她弄死了,还在她屁乎蛋子上纹了个‘贱’字儿,这下您就放心吧,她指定不好意思再勾搭王爷了,就她这样的破货,别说是王爷,就是寻常的市井百姓也会嫌她脏的…。”

    此时,赵圆圆正坐在妆台前卸妆呢,听了这个消息,简直太满意了,她笑意晏晏的拿起一只玉镯,随手赏给了齐嬷嬷,道:“这回的事儿辛苦妈妈了,我都记着呢,回头再有什么好事肯定先想着妈妈,绝不叫你白操心。”

    “哎呦,多谢小姐,多谢小姐了!”

    齐嬷嬷接过玉镯,笑得眼泡子都挤到一块去了,这只玉镯通体洁白,玉质通透,一看就是上等的好玉雕琢出来的,肯定能值不少钱!

    “不过,你可要把嘴巴闭紧了,要是让本小姐听到外面有一点儿挂拉着我的地方,你可掂量着……”铜镜里,那张清丽的小脸儿忽然一戾,变得阴森冷厉起来。

    齐嬷嬷忙说:“小姐您尽管放心,老身这张嘴就是那千年的老蚌壳,便是用棍子撬也撬不开的,这事儿肯定带进棺材里,绝不叫人知道……”

    听到这样的保证,赵圆圆满意了,唇边漾出了几分笑意。

    这下子,沈若兰这个贱人肯定得出局了,要是王爷临行她的时候,看到她屁股蛋子上的那个字,肯定得气得将她碎尸万段,那个侧妃的位置,必是她的无疑了g呵……

    **

    这会儿,沈若兰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给算计的‘**’了,此时的她,正坐在一辆疾驰的马车里,被一大群黑衣人簇拥着,向南边儿疾驰而去。

    那伙儿黑衣人已经汇集在一起,十多个高手,各个武艺都不逊于罗城罗同,甚至还有过之而不及,这样的高手在前,沈若兰又没有枪,跑出去的几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基本上放弃了逃跑的心思。

    此刻,沈若兰基本可以肯定,自己这次被抓,不是皇上的手笔就是太后的手笔,他们抓自己绝不是去喝茶聊天的,说不定会弄死自己,或者把自己打伤打残吧!

    总之,肯定没好事的!

    谁让自己出身低微有得了他的心呢?

    沈若兰长长的叹了口气,几乎可以预见到自己会遭遇到什么似的,心情很抑郁,抑郁得她连饭都没吃,一整天的时间,都沉浸在恐惧和忧伤里!

    这伙人赶的很急,从白天抓到她到现在几乎一直在赶路,连饭都是在马背上吃的,大概是怕被湛王追上来吧,一口气足足跑出了一百多里,一直跑到下半夜,快亮天的时候,他们赶到了一座破败的小镇子里,才决定下来打尖休息。

    “听着,大伙儿只能睡一个时辰,这一个时辰里都警醒着点儿,莫要睡得太死了,一个时辰后起来吃饭收拾,然后就出发!”

    那个抓住了沈若兰的黑衣汉子冷声下令,看起来他就是这伙人里的头头。

    大家齐声道了声:“是”,便牵着马走进了客栈。

    客栈的掌柜都已经睡下了,被敲起来后,见来了这么多人,不觉大为欢喜,一面忙着安排客房,一面殷勤的问东问西。

    这些人并不答话,只吩咐了好生给喂马、饮马,又交代了明早的饭食,便各自回房去歇息了。

    沈若兰被安排子在了一间上等的客房里,上等客房里不是大火炕,而是一个精致的拔步床,上面还挂着半新不旧的幔帐。

    本来,沈若兰还对自己的待遇感到有点儿惊喜,但随后见到两个抱着行李卷睡在她房间地上的汉子时,心里那点儿惊喜就变得惊吓了!

    不过,即便是惊吓,她也没有提出抗议!

    这种情况下,就算她提出抗议也毫无卵用,还不如自觉点儿省点儿事,免得自讨苦吃!

    颠簸了一天一宿,沈若兰却无半分困意,她辗转着睡不着,又不敢惊动帐子外的两个男子,就坐了起来,抱着膝盖清点空间里能当兵器使的东西!

    里面有一袋大米、一袋面,一些熟透的柿子、还有些猪肉、点心、银票和银子,杀伤力最强的,就是那把剔骨尖刀和几十根铜签子了,然而靠这几样东西对付这些黑衣人,简直就是拿孝子的玩具去打怪兽似的,根本不会伤害到人家一根汗毛的!

    沈若兰叹了口气,决定找机会往空间里放些板砖、石头啥的,就是一下子下去能拍死一个人的那些东西!

    正寻思着,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有急促的马蹄声,似有紧急要命的事儿似的。

    睡在地上的两个人听到也听到了,他们几乎同时一跃而起,拿起枕边的刀剑窜了出去。

    沈若兰赶紧跑到窗前,舔湿了一块窗户纸,从那个洞洞往外看了出去。

    窗外,一匹淡金色的汗血宝马已经冲进了院子,晨曦中,可见马的主人阴沉着的脸,浑身的煞气,仿佛要毁天灭地一般,一进院子,他便刷的抽出玄铁宝剑,森寒的剑气和他身上迸发出来的煞气混在一起,将整个院子都笼罩在一片阴鸷的气息中!

    那伙儿黑衣人纷纷窜了出去,形成了半包围的阵型,将淳于珟围在中间。

    淳于珟长剑一指,向对面的问道,“她在哪里!”

    那声音很冷,像带了冰碴子似的,眸子中也带着阴煞之气,让人情不自禁的打颤,不寒而栗。

    对面的汉子瓮声瓮气道:“属下等奉命带她进京,觐见太后娘娘!”

    淳于珟冷森森一笑,“她是本王的人,你们要带她进京,问过本王了没有?”

    “这……”汉子一噎,还没等答上来,对面的长剑已经刷的一声刺过来,带着弥天的阴鸷的戾气。

    此刻,淳于珟已经被气坏了,他最是个护短的,就是他的下人给人欺负了都不行,何况被欺负的还是他的女人!

    这个,他决不能容忍!

    那汉子见湛王出了杀招,不敢怠慢,急忙举刀相迎,刀剑相刃,只听‘当啷’一声,那柄半寸厚的钢刀竟然被淳于珟的宝剑齐齐切断,掉在地上!

    汉子大惊失色,急忙拿着剩下的半截钢刀一心一意的应对起来。

    淳于珟连连攻击,招招狠辣,剑光到处,如疾风怒雪,黑衣人们有心援助,奈何难以加入战团。

    沈若兰先前还看的津津有味,可这场厮杀毕竟不同于上辈子常见的打架斗殴场面,很快,她就见识到了古代刀剑相搏的血腥,只见那人长剑横扫,如银蛇飞舞,招招狠戾,式式夺命,杀人于无形!

    有人手臂被斩断,还有人当场被穿透了胸,更可怕的是还有人直接被砍掉了脑袋,小小的客栈,瞬间成了地狱!

    渐渐的,沈若兰的眼睛不再敢盯着那人的剑光看了,那血淋淋的杀戮场面,实在是太可怕了,特别是他,平日里风光霁月的一个人,现在看起来就像个地狱里出来的阎王,杀起人来根本就不眨眼,跟她心中熟悉的那个他简直判若两人!

    客栈里的老板和其他顾客都被吵醒了,大家趴在窗户旁,看到院子里的惨象,一个个都吓得魂飞魄散的,有的赶紧差上门窗,躲在炕柜儿里瑟瑟发抖;有的被吓傻了,呆若木鸡的站在窗子旁干脆动不了了;还有的被吓破了胆子,扯着脖子尖叫起来,崩溃了似的……

    沈若兰捂着嘴巴,机械的走回到榻旁,坐在榻上,心里突突突的跳着,一颗心脏就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似的。

    她不想卷入这样血腥杀戮的生活中来,然而到底还是卷进来了!

    “砰——”

    门被撞开了,一个满身血污的黑衣人闯进来,沈若兰心下一紧,没等作出反应,那个人已经一个箭步窜过来,把刀横在了她的脖子上。

    沈若兰遭到挟持,想都不想的曲起手肘,狠命的像后面的男人怼去。

    结果,手臂被牢牢的扣住了,接着顺势抓住她的胳膊往后一扭,登时将她轻易的擒拿住了。

    “别动,再动杀了你!”

    那个人阴森森的警告着,双目赤红,看起来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的。

    沈若兰感受到了脖子跟刀刃处的负距离,立刻不敢再动了。

    这时,窗户砰的一声被撞破,淳于珟一身黑衣的闯进来,眸光森森,利刃闪闪,稳稳的落在了距沈若兰五步开外的地方。

    “放了他,本王饶你不死!”他用剑尖儿指着胁迫沈若兰的黑衣人,说出的每一个字,似乎都带着冰碴子似的。

    ------题外话------

    谢谢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