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5章 沈若梅要倒霉
    ,!

    晚上,沈大爷一家回来了,沈大爷和沈大娘参观完了点心作坊和印刷厂后,对沈若兰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之前只是觉得这孩子挺能张罗,挺本事的,但是现在,老两口都觉得这丫头不光是能张罗,有本事,而是觉得她很伟大,很了不起了。

    能干出那么大的事业,能雇那么多人干活儿,这孩子,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兰丫吗?

    老两口看到沈若兰的时候,都情不自禁的带了点儿敬畏的神色,像看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似的!

    只有沈若梅,见到沈若兰时是一种探究、仇恨、嫉妒的神色,像要杀了她似的。

    沈若兰感觉到了,也看到了,不过没搭理她,她才懒得跟这种智障浪费精力和唇舌呢!

    晚上,沈若兰在给大爷大娘和沈若梅安排住处的时候,又跟沈若梅起了龃龉。

    事情是这样的:沈若兰让沈大爷和沈大娘住东厢房,虽然招娣她们现在住的一进的宅子也有地方住,但是招娣几个毕竟是小姑娘,大爷是男人,让他们同在一座房子里住多少有点儿让人觉得不舒服,所以沈若兰就让大爷大娘住东厢房了。

    沈大爷和沈大娘对住哪并不挑剔,在他们看来,能有地方吃有地方住就挺好的了,毕竟是白吃白住,还有啥挑拣的啊?

    不过,沈若梅却不那么认为。

    她认为,沈若兰这么安排住处就是瞧不起他们,有在老丁家住厢房的经历,她对厢房格外抵触,觉得那是下人住的地方,他们不是下人,是她沈若兰的亲戚,沈若兰就该把一进的房子倒出来给他们住,把招娣她们几个赶到厢房去,谁远谁近她还分不清吗?

    然而,沈若兰觉得招娣几个在那儿住的好好的,凭啥让人家给他们倒屋子啊?再说又不是她请他们一家子来的,他们是不请自来的,她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就不错了,还想挑三拣四的起刺儿,她能惯着她吗?

    于是,不顾沈若梅的抗议,坚持把沈大爷和沈大娘安排在东厢房住下了,因为东厢房只有一铺炕,睡不下他们仨,就让沈若梅住在一进的最西间里,单独给她一间屋子住,也不算亏待她!

    沈若梅却不想跟招娣等住一间房子,因为在她的眼中,招娣就是老沈家的下人,让她跟几个下人住一间房子,就是对她的变相羞辱!

    沈若兰没惯着她,一看沈若梅净事儿,就直接告诉她,要住就住,不喜欢的话就让她上福存哥或金存那儿住去,住哪随她!

    沈若梅跟李巧莲关系不好,自然不能去大哥家住,沈金存那是印刷厂,里面一股子墨汁味儿,她受不了,就只好忍气吞声的在沈若兰安排的西间住下了。

    晚上,因为住宿的问题加上白天在李巧莲那儿听说的消息,沈若梅翻来覆去的一宿没睡着觉,一门心思的想着死兰丫的事儿。

    她觉得,死兰丫现在过得这么好,肯定是跟湛王有瓜葛了,不然就她那死样子的,搁啥挣出这么一大片家业的啊?说不定是她把湛王爷给伺候好了,湛王一开心,就让她们一家子过上好日子了!

    想到这儿,沈若梅不觉嫉恨交加,百转回肠,又是恨又是悔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早知道有这位王爷的存在,她就不去兜搭小丁公子了,湛王也和小丁公子,一个是皇室贵胄,一个是小小的棺材铺少掌柜,多么鲜明的对比啊?她怎么就那么糊涂,把自己给了那么个低贱小抠儿的男人了呢?要是她没理会小丁掌柜,直接来吉州找湛王多好!连死兰丫这样的都入了湛王爷的眼了,就凭她这长相(她自认为比沈若兰强多了),湛王爷肯定会更喜欢她的,那样的话,现在金山银海、大富大贵的人不就是她了吗?又有死兰丫啥事儿呢?

    还是这死兰丫心眼子多啊,知道老沈家能出个娘娘,一看自己被小丁公子给占了,就赶着跑这儿来卖骚了,还住到了王爷家的对面,难怪能把王爷给勾搭住!

    这娘娘的命格本来是她的,死兰丫这样做就相当于抢了她的东西,简直是太缺德了!

    沈若梅一直认为娘娘的命格是她的,是她一时昏头找了小丁公子,才让死兰丫把她的娘娘命格给抢去了,心里又是懊悔又是气恼了,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大半宿,快天亮时才睡着。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沈若兰就乘车离开了家,往南边的哈拉海去了。

    她离开不到半个时辰,一辆遮挡严实的马车从远处驶来,停在了她家不远的地方。

    车里,几个獐头鼠目的男子凑在车窗处,一边盯着沈家的宅子,一边嘁嘁喳喳着:“那个姑娘得啥时候能出来啊?不会不出来叫咱们哥几个干等着吧?”

    “干等你也得等,你以为三百两银子是那么好赚的吗?”

    “就是就是,白得三百两银子,还能白玩儿个大姑娘,等着我也乐意!”

    “对对对,我也乐意,嘿嘿,那个姑娘长那么俊,那么水灵,就是不给钱我也乐意等……”

    想到那副画像上的黄衫少女,说话的汉子咧开嘴,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色迷迷的说:“说好了,等把她弄到手了,我第一个来!”

    另一个不怀好意的笑道:“那可不行,你小子带了药了,待会儿弄起来还不定得弄到啥时候呢,等你完了事儿,那小姑娘八成也就剩一口气儿了,大伙儿还咋开心啊?”

    “你不说你拿银子就好吗?玩儿姑娘的事儿让别人去干就行嘛?这会子咋又反悔了呢?”

    “嘿嘿,那不是还不知道那妞长啥样吗?如今都看着画像了,那么俊的美人儿,不弄一下多可惜啊……”

    两人正嘀咕着,一个稍微有点儿老成的汉子低喝一声,“都闭嘴吧,当心让人听着了,事没办成倒下大牢去了!”

    被这汉子一喝,几个正锵锵的来劲儿的汉子们闭了嘴,专心的盯起对面儿的大门儿来。

    又过了大约一顿饭的功夫,门开了,三个少女结伴走了出来。

    “快看快看,是不是她们?”

    趴在车窗的汉子一见有女人出来了,急忙招呼车里其他几个,几个人有的急着往车窗这儿挤着看人,还有的慌忙打开手里的画卷,跟外面的三个姑娘比照。

    “不是,画上的姑娘比她们几个好看多了,别挤了,不用看了,接着等…。”

    一比照,发现货不对板儿,就都失望的坐回去了。

    不多时,竹儿也出来了,是去学堂了,这下子,家里就剩下沈大爷三口人儿和沈德俭夫妇俩加上菊儿了,这几口人儿都不打算出去的。

    沈德俭是想在家里陪着媳妇,给媳妇熬药或者端茶倒水的,菊儿平时就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爹和姐姐不在时她就照顾娘,要是爹和姐姐在,她就回屋去做女红或者看书,总之就是一个妥妥的小宅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对外面的世界一点都不感兴趣。

    沈大爷和沈大娘虽然初来吉州,虽然想出去逛逛开开眼界,但是没人领着他俩,他俩也不敢随便儿乱出走,就怕走丢了找不着家,就也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了。

    沈若梅吃过早饭,就回屋补觉去了,至于谁刷碗谁收拾屋子,那就不关她的事儿了,她是且(客),总不能让她干活儿吧…。

    沈大娘看到自家闺女吃完饭就把碗一推就回屋去了,倒活儿都扔给菊儿个孝子了,心里有点儿过意不去,就跟菊儿一起收拾了碗筷儿,又打扫了庭院,才回东厢房去休息。

    **

    沈若兰坐着车行的马车,行到吉州城外二三十余里一个僻静的荒野时,忽然听到一声极轻、极快的破风声,接着,车夫‘啊’一声惨叫,随即‘咕咚’跌倒在地的声音!

    这一连串的动静,让沈若兰一下子警惕起来了。

    不好!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年前时从乌孙返回楚国的场景,此时此刻,简直就是当时的场景重现,她立刻明白到自己遇到了什么。

    沈若兰赶紧镇定下来,飞快的拿出牙签弩,搭弓上弦,警惕的准备着。

    肯定是有人要算计她了,她必须防患于未然。

    然而,就在她惴惴不安的等着再次受到攻击的时候,马车外面却响起了刀剑厮杀的声音。

    这声音沈若兰并不陌生,从前在武侠片里没少听到过。

    ‘叮叮当当’,刀来剑往的声音,加上时不时传来的一声惨叫,让沈若兰的心绷得紧紧的,像要从胸口跳出来了似的。

    “砰——”

    一个人狠狠的撞在车上,车子被撞得一晃,差点倒了,那人滑落的时候,还一把将挡在窗口的车帘给顺势揪掉了。

    沈若兰“啊”的一声,控制不住的尖叫起来。

    罗城和罗同听到沈若兰的尖叫声,立刻收起剑势,准备过来看看。

    然而,不等他们过来看,从四面八方的树荫后,庄稼地里,迅速窜出一些蒙了面的黑衣人。

    他们围拢过来,兵刃齐出,一时间刀光剑影如织,将他二人牢牢罩住,罗城罗同分身无力,只好暂时不去管沈若兰,奋力厮杀。

    沈若兰在窗口看到这幅场景,惊得捂住了嘴巴,心突突突的跳个不停。

    那些黑衣人的身手,各个都十分了得,罗城和罗同被围在中间,一点儿优势都没有,反倒被打得有点儿措手不及,只有招架之力,没有还手之功了。

    沈若兰的心沉下去了。

    罗城和罗同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能把他俩打得勉强支应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大概也就只有皇上或者太后身边儿的人能做到了。

    难道,这些人是皇上或太后派来的?

    是来抓她或者杀她是?

    正猜度着呢,罗城忽然闷哼一声,原来是被人用剑给刺到了。

    本来就处在下风,现在又受了伤,就更难支应了。

    沈若兰心下一急,举起牙签弩,冲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黑衣人射去。

    “咻——”

    牙签弩射了出去,又快又准的。

    只可惜,对方是高手中的高手,没等牙签弩飞过去呢,就已经感受到了。

    他背后像长了眼睛似的,长剑一拨,就轻轻松松的把沈若兰的牙签弩拨到了一边儿去。

    沈若兰见状,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拿出一把铜签子,接二连三的射了过去。

    密集的签子一根接一根的射过去,虽然一个人都没射中,但是也严重的打乱了他们的进攻步骤,罗城和罗同得到了喘息的机会,罗城趁机从靴筒拿出一个炮仗似的东西,向天上一拉,只听“砰”的一声,一朵巨大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开来。

    那群黑衣人间罗城发了求救信号,更加急了,一个个的挥舞着手中的刀剑,加紧了他们的进攻。

    沈若兰躲在马车里,也是接二连三的放箭,帮着罗同和罗城。

    大概是受不了她的侵扰了,一个黑衣人虚晃一招,跳出了圈子,直奔马车而来。

    沈若兰一看冲她来了,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完了,这是来杀她的!

    情急之下,她想都不想的从另一面窗子蹭的一下钻出去,一落地,便拔腿就跑。

    没跑多远呢,头上就传来一阵衣料的悉索声和紧密的风声,沈若兰都不用抬头,就知道那个人追上来了。

    果然,一道黑影从天而降,直落在沈若兰的面前,沈若兰脚步没收住,差点儿一头撞进他的怀中。

    黑衣人迅速出手,在沈若兰的身上点了两下,沈若兰立刻动不了了。

    她瞪圆了眼睛,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黑衣人。

    虽然没她被点了穴了,但是并不表示她就可以束手就擒。

    倘若他是来杀自己的,那么,她肯定是要反击的,虽然她自己不能动,但是她不是有空间吗,空间里有那么多东西呢,她可以用意念移出来,砸都把他砸死了!

    当然,这是下下策。

    要是她真这样做了,不远处的那些人肯定都能看见,她的空间也就暴露了!

    她可不想把空间暴露出来!

    好在,那个黑衣人点了她后,并没有杀她的意思,长臂一展,将剑插回了剑鞘,随即伸手将她连根拔起,扛在了肩上。

    一阵天旋地转后!

    沈若兰头已经落在了他的肩头,那人扛着她,纵身一跃,离开了那伙儿厮杀着的人,径自离开了。

    罗城和罗同见沈若兰被掳走,记得眼睛都要冒火了,主子临走时再三叮嘱过,一定要保护好她的。

    可是现在,她竟然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人给掳走了,叫他们可怎么跟主子交代啊!

    **

    晌午,睡饱了的沈若梅懒洋洋的起来了,这会儿,菊儿和沈大娘已经合力把午饭做好了,是擀的过水面条儿,蘑菇肉卤,香喷喷的。

    沈若梅毫不客气的造了两大碗,吃饱后,又跟早上似的,把碗一推,就回屋去了。

    不过,这会子她可不想再睡了,睡了一上午,都已经睡饱了。

    她想了想,就上后院儿去了一趟,找到沈若兰的房间,拿出沈若兰和菊儿的妆奁,打开后对着镜子梳头打扮。

    她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去碰碰运气去,说不定能遇到那个原本属于她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呢!

    沈若梅本来长得就好看,跟沈若兰还有四五分相似呢,只是嘴唇儿比沈若兰避多,乍一看上去就跟没长嘴唇子似的,给人一种刻薄的感觉。

    沈若梅也知道自己的短处,在化妆的时候,特意拿口彩画了一个圆润漂亮的嘴唇,这要是不仔细看的话,肯定看不出端倪的。

    化完妆,她整个人都比之前漂亮多了。

    只是,她身上的衣裳还是她从前在家做闺女时穿的呢,粗布缝制的不说,上面还打着补丁,一看就是土包子穿的,这种打扮,怎么可能会被王爷看中呢?

    沈若梅懊恼不已,她所有的好衣裳都在老丁家呢,被老丁家赶出来后,那些衣裳也拿不回来了,就只好穿从前在娘家做闺女时穿的那些破衣裳了。

    但是,穿这样的破衣裳怎么吸引男人呢?她可不想在那个人面前露出寒酸相!

    于是,沈若梅大言不惭的打开沈若兰的衣橱,在里面翻找起来。

    沈若梅的比沈若兰大两岁,身高也比沈若兰高半个头,衣柜里的其他季节的衣裳她都不能穿,只有夏季的衣裳可以。

    可能是沈若兰太怕热了,怕沾身,就把所有的夏季衣裳都做得肥肥大大的,敲沈若梅就能穿上了。

    她挑了一件浅黄色纱衣,淡紫色长裙,又把又黑又亮的长发盘起来,梳成一对儿小姑娘才梳的丫髻,看起来既明艳又活泼。

    打扮完,她满意的起身出去了。

    到了外面,她径自往王府那边儿去了。

    马车里的几个汉子等了一上午了,都等的不耐烦了,终于见有人出来了,急忙拿着画像比照。

    一比较,发现这个姑娘跟画像上的虽然不是很像,但也有三四分相像的,本来还怀疑着,但细看下,发现这姑娘跟画像上穿的衣裳竟然是一样的。

    这下子,他们便毫不犹豫的认定这个小姑娘就是齐嬷嬷要他们对付的人了!

    “太好了,跟上她,就是她了!”

    满车的人都兴奋起来,一个个的眼睛都冒光了。

    沈若梅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瞄上了,在王府前转悠了几圈儿,又呆了一会儿,引起了门口侍卫的注意,侍卫已经向她看过来了,沈若梅怕惹事儿,就心有不甘的离开。

    算了,这次没碰到他,但她一直住在这儿,总会有机会碰到的!

    离开了王府,沈若梅又去了印刷厂。

    她要找她哥要点儿钱去,好买一两身儿漂亮的衣裳穿。

    沈若梅可是个骄傲的性子,跟张金凤不一样,今天穿了沈若兰的衣裳是属于无奈之举,但凡她有点儿办法,都不会屑于去穿沈若兰的衣裳的。

    所以,她急着找她哥要钱给自己添置一两件好衣裳,那样的话就不用穿死兰丫的衣裳了!

    当然,光有衣裳是不够的,她还要去找沈金存要点儿钱,给自己买几盒上好的胭脂,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能让人一眼就相中她才好!

    至于她娘那,她打算再找她娘抠出点儿银子,打一根簪子,再买点儿绢花头绳啥的,这样就啥都齐备了,她就能天天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出来逛,她出来的勤点儿,总有一天能遇到湛王爷的!

    沈若梅打算的挺好的,哪成想计划刚开始实施,就遇到了挫折。

    “一两银子?你要那老些钱干啥呀?”

    印刷厂里,沈福存听到沈若梅一张嘴就跟他要一两银子,一下子惊住了。

    沈若梅看着哥哥那副大惊小怪的样子,不乐意的说:“你瞅你一惊一乍的那样,好像我管你要多少钱了似的,不就一两银子吗?我想买两身衣裳,你看我现在连件见人穿的衣裳都没有,还得穿沈兰丫的,你每月挣那老些钱,不会连一两银子都没有吧!”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谢谢书城

    打赏399书币

    打赏100书币

    打赏399书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