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婆媳过招
    ,!

    沈若兰的印刷厂效益很好,吉州现在差不多的书坊都在‘沈记印刷厂’进书,连吉州周边城市的书坊都来这里进书,印刷厂的书常常供不应求,为了满足市场,沈福存在征求了沈若兰的意见后,扩大了印刷厂的生产规模,额外雇了十多个工人,都是身强力健的大酗子,一个人能顶好几个姑娘使唤的,这样,生产效率就一下子提高上去了,也勉强供的上市场的需求了。

    至于那几个才女,就专门负责代笔写书、排版等工作,在她们租住的地方就可以完成,每天只需沈金存或沈福存来取几个模版即可,无需到工厂去跟那些糙汉子们见面,也省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了。

    沈若兰到印刷厂转了一圈儿,发现厂子被福存哥打理的井井有条的,工人们干起活儿来也井然有序的,根本不需要她操心,就满意的回去了。

    到家后,大爷他们还没回来呢,沈若兰就跟爹娘说起了自己对沈若梅的看法,并郑重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要是大爷他们只是带沈若梅过来以探亲的形式小住几天的话,她可以答应;但是,要是大爷大娘想让沈若梅常驻沙家浜,甚至还打算让他们一家子帮沈若梅安排终身大事的话,那就万万不能了。

    “爹,娘,就算咱们收留了沈若梅,帮她找到好婆家了,就她那性子也不可能把日子过好了,到时候日子过不好肯定还得赖上咱们,说咱们误了她、害了她,怎么都是错,所以这烫手的山芋决不能接。”

    沈德俭叹息着说:“梅丫头也算是爹看着长大的,她啥样爹能不知道嘛?爹也知道管了也落不下好儿,可不管咋说,她毕竟是爹的亲侄女儿,如今她落到这般田地,爹寻思着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至于她知不知道感恩,就由着她去吧!”

    沈若兰冷笑说:“爹还真是好心呢?可您想过没有,想当初咱们落魄时,她沈若梅是咋对咱们的?”

    从前的事儿沈若兰本不想在提及了,但是看到爹这么糊涂,她不得不把旧账拿出来翻翻,好让他清醒清醒。

    “那时候我都要饿死在他们家大门口儿了,她非但不给我点儿吃的,还拿手里的饼子喂狗吃气我…。”

    “我就是从他们家门口儿路过,也没想要上他们家去蹭吃蹭喝啊,她就撺掇王宝根过来打我,把我的腿都给踢秃噜皮了……”

    当她气愤的说起那些年沈若梅是怎么待她的,她在沈若梅那儿吃过哪些亏,受过哪些委屈,穆氏听到后受不了了。

    穆氏并不知道沈若梅是这么对沈若兰的,开始听到沈若梅的遭遇时,心里虽然怪她糊涂,自甘下贱,但还是想要帮她,毕竟是亲戚嘛,但是听到沈若梅之前那么对待自己的女儿后,当时就不想帮她一分一毫了。

    “想不到梅丫头小小年纪心肠竟这么坏,可怜我的兰儿在她那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她还有啥脸上咱们家来住呢?我不管你是咋想的,反正别指望我能好好待她了…。”穆氏一边说着,一边气愤的抹起了眼泪儿!

    沈德俭也知道沈若梅不好,但是却从不知道她那么对待自己的闺女,如今乍然听说这些,也不由得对沈若梅生出些怨恨来。

    “我也不知道她竟能这样,早知如此…。”

    他没有说下去,但沈若兰听得出来,爹下话就要说,‘早知如此,我就不带他们来了。’

    “爹,娘,我的意思就是现在既然人都领来了,咱们也不能把他们赶出去,但是沈若梅要是跟我大爷大娘以探亲的形式在咱们家小住行,要是想叫咱们家养着她,指着咱们家给她找婆家,甚至指着咱们给她安排她的下半辈子,那可万万不能答应。”

    “嗯,我们知道了,等你大爷大娘走的时候,就叫他们把梅丫头带走,咱们家不惹那麻烦!”穆氏说道。

    沈德俭也点点头,“对,那种没心没肺的玩意儿,咱们不帮她……”

    **

    此时,那个没心没肺的沈若梅,已经到了大哥的小家里,正在大哥家四处打量着。老娘和大嫂一个炕头一个炕稍的,虽然微笑相视着,嘴上都没说什么,但彼此都看得懂对方眼中的怒火。

    沈大娘确实有点儿恼怒了,看到儿子媳妇都穿的人模狗样的,小日子过得这么滋润,再想想她跟老头子守在屯子里吃糠咽菜的日子,她的心里能平衡吗?

    她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儿子,现在能挣钱了,却叫这个死老娘们做的分了家,儿子现在挣的钱都拿去养活这个死老娘们了,看看她穿的戴的,都是新置办的,这得多少钱啊?

    这个缺德的败家老娘们,有钱也不知道给公公婆婆点儿花,都叫她给可劲儿造霍了,就这样的,能把日子过好吗?还不如把钱放在她那儿好呢!

    而李巧莲,在婆婆一进门儿就变得挑剔犀利的眼神中捕捉到了森森恶意,当然不会示弱,立刻将自己调整成战斗模式,就等着接招了!

    两个女人暗暗的运着气,虽然都看彼此不顺眼,却谁都没有先出声,大概都等着对方先出招呢吧。

    沈大爷没看出老婆子和媳妇之间的暗流涌动,看了看儿子租住的地方后,点头说:“不错,啥也不缺啥也不少的,看你们过成这样,我跟你娘也就放心了。”

    说完,又就凑到炕跟前儿,低头去看他熟睡的大孙子。

    几个月不见,这小子又长大了不少,比上回见着时大了一圈儿呢,真是越长越出息了……

    看到孙子那白白胖胖的小胳膊小腿儿的,沈大爷眼睛都笑得睁不开了,沈若梅却没心思看她的小侄子,她眼珠子叽里咕噜的在屋里看了一圈儿后,很快看到了嫂子在柜盖上摆放着的草籽糕、花生米和南瓜子儿等小吃,从这个就已经看出大哥一家过得有多富足了!

    想想自己这段时间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再看看他们过的这么称心,沈若梅这心里边太不平衡了。

    想当初,要不是李巧莲这个死老娘们把屯里人喊来,把她跟小丁公子能被屯里人堵在被窝儿里吗?她也不至于名声狼藉到嫁不出去,不得不去给小丁公子当了外室去啊?

    要是她没嚷嚷出来,说不定她早就跟小丁公子没有瓜葛了,到这会儿还是那个有第一美人儿之称的靠山屯儿的大闺女呢!

    都是这个死老娘们害的,害的她身败名裂,给人家当了外室,害得她在屯子里抬不起头,人都不敢见了。她却过得顺风顺水,滋滋润润的,真是恨死她了!

    沈若梅怨气冲天,把自己现在的下场都怪罪到别人的身上去了。

    其实,就算没有李巧莲算计她,她那个肚子也马上把她跟小丁公子的奸情暴露出来了,最后她还是得去给小丁公子当外室去,结果跟现在一样一样的。

    但是沈若梅就是不愿承担责任和错误,常把发生在她身上的错误都推到别人身上,不管她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儿,肯定都不怪她,一定怪别人,一定是别人的错误导致她的失误。

    她永远都是对的,永远都是无辜的那一个!

    “娘,你瞧瞧,我大哥家现在过得多好啊,都吃得起点心了,您瞧瞧这点心,啧啧,还印着花儿呢,这得多少钱一斤啊!”沈若梅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沈大娘看着柜子上那包点心,心里边儿更不高兴了,遂板着脸对儿子说:“福存啊,不是娘说你,你现在可有点儿得瑟了,虽然你现在赚的多点儿,但咱们老沈家勤俭持家的家风可不能丢了,别一有钱就大手丫子拉撒着可劲儿花,现在花了是痛快了,等往后要用钱时没有看你咋整?”

    这话是教训儿子的,但眼睛却是看着儿媳妇说的,估计是在那敲打儿媳妇,嫌儿媳妇能花钱呢!

    李巧莲可不是好惹的,之前没分家时,她下巴颏卡在他们饭碗儿上,受了婆婆和小姑子不少的闲气,到现在她还记在心里边呢,那时候她手里没钱,男人又没地方赚钱去,她也没办法,弹现在不同了,现在家都分了,她跟婆婆小姑子算是两家子人了,婆婆还想像从前似的在她面前摆婆婆的谱,跟她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的,她能惯着她吗?

    当即,没等沈福存答话,李巧莲就皮笑肉不笑的说:“娘,您可别怪福存,这些东西都是我买的,您也知道,我这奶是个馋**,不吃好吃的就下不来奶,我这也是为了孩子,不得不吃的!”

    “嗯,说得对,为了孩子,是该吃点儿好的!”沈大爷听到儿媳妇的解释,赶紧帮着说了一句。

    然而,儿媳妇却话锋一转,接着说,“从前没分家时,我顿顿吃糠咽菜的,也下不来奶,把我儿子给饿的跟个猴子似的,差点儿糟践了。好在现在好了,分家了,我也终于能吃点儿好的补偿补偿我儿子了,所以啊,家里有点儿干果不稀奇,就是有鱼有肉,也稀松平常呢!”

    沈大娘不傻不捏的,自然听得懂儿媳妇这话的意思,这是翻小肠,翻翻她之前苛待了她呢,沈大娘默了一把脸,有点哀伤的说,“巧莲啊,娘知道你还在为从前吃的不好耿耿于怀呢,可从前家里边儿就那条件,娘就是想给你多整点儿好吃的,也得有银子算啊?”

    李巧莲轻笑一声,“是呀,家里边儿条件是不好,不然就冲您那么媳若梅,也不可能就只给若梅一两银子的嫁妆了!”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你都有一两银子给你闺女当嫁妆,凭啥没钱给我弄下奶的好饭好菜吃,你那闺女丢人现眼的去给人家当外室去,难不成一个当外室的闺女,比你们的大孙子还重要吗?

    沈若梅本来就看李巧莲不顺眼呢,这会子听到她阴阳怪气,话里话外的挂拉着了自己,就叉起腰,瞪着李巧莲,咄咄逼人的说:“咋地?娘给我一两银子的嫁妆你不乐意拉?你咋不说说你们分家时分走多少银子呢?一样的儿女,给你们分那么多,才给我一两银子的东西,我都没挑理呢你倒歪歪上了?和着这一家子啥好事儿都得可着你来呗!”

    李巧莲已然不是过去那个受气的小媳妇了,看小姑子还像过去似的那么随便怼她,当即针尖对麦王的反击了回去,冷笑说:“我们分的银子是我们自己赚的,我们拿的心安理得,你那一两银子的嫁妆是你赚的吗?你有啥脸挑拣的?再说,你一个外嫁的闺女,凭啥跟儿子攀扯?你是将来能给爹娘养老送终还是你生的孩子能跟着老沈家姓?”

    说到这儿,又忽然发现沈若梅的肚子平平的,她还不知道沈若梅小产的事儿,一直以为她还怀着呢,就狐疑道:“你不都快五个月了吗?肚子咋还那么小呢?”

    说着,又发现沈若梅还是姑娘的打扮,心中更疑惑了,冷笑着说,“你都嫁了人的人了,咋还做姑娘的打扮呢?难道让老丁家把你给休了?”

    “放屁,你才让人家给休了呢!”沈若梅被戳到了痛楚,顿时嗷的一声炸开了。

    “都别吵吵了,一见面久吵吵把火的,让人听见了像个啥?都给我闭嘴!”沈大爷一看女儿和媳妇要吵架,急忙出声喝止。

    沈若梅一看老爹要急眼,不甘心的闭了嘴,她现在还指着她爹娘呢,不敢把她爹给惹火了,但闭嘴时还是不忘狠狠的白了沈若梅一眼。

    李巧莲现在已经跟公公婆婆分了家了,才不会把这个乡下的土老头子放在眼里呢,看公公端着长辈的架子在自家大呼腥的,冷嗤一声,说:“爹,我也没想跟梅儿锵锵啊,你没听到吗?是梅儿一直在那针对我呢?您说我这招谁惹谁了,好好的在家里边呆着,就要被人家这么欺负,知道的是小姑子不懂事儿,不知道的,还得以为是你们二老看不上我这个媳妇,背后撺掇了小姑子来刁难我呢!”

    “谁不懂事儿了?你说谁呢?”

    “谁欺负你了?谁刁难你了?”

    沈若梅和沈大娘同时发难。

    特别是沈大娘,她一边儿盯着儿媳妇,一边儿严厉的叱责说,“我们就是随便说一句,你就针尖对麦王的怼丧我们,和着我们大老远的来了,是来看你的脸子受你的气来的?”

    说着,从炕沿儿边儿站了起来,“走,咱们回去,省着在这儿看人家的脸子!”

    沈福存一看老娘生气了,急忙瞪了李巧莲一眼,喝道:“你赶紧把嘴给我闭上,看我收拾你!”

    又拉着老娘哄着说:“娘,您别生气,巧莲她不是故意的,她那人一向有口无心的,您就别跟她一样的了,等回头我说她!”

    沈大娘见儿子站在她这边儿,还为她训斥儿媳妇了,心里的气消了不少,便又端着婆婆的架子坐下来了,哼’了一声说:“算你还有点儿良心,我可跟你说,咱们老沈家的家风都是以孝为本的,想当初咱们家那么难,但每年给你奶奶的养老粮食都是一斤不差的,娘希望你也能好好的继承咱们老沈家的家风,可别学那起子娶了媳妇忘了娘的畜生!”

    沈福存红着脸道:“娘,儿子知道了,儿子不能……”

    李巧莲一看婆婆指桑骂槐,明着骂她男人,暗地里骂她呢,不觉又气又恨,想碡去,又怕沈福存怪她,两口子再只为这点事儿锵锵,犯不上,不怼的话有堵的慌,生气。

    她抿着嘴想了一会儿,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说:“娘,你今个儿去二房的时候看着湛王府了吧?就是门口儿放俩大石头狮子那家,还有不少侍卫守门儿呢!”

    沈大娘拉着脸:“见着了,咋地了?”

    今儿个他们去老二家的时候就看见那座富丽堂皇的府邸了,当时他们都看傻了,只觉得那府邸比画上画的都好看,跟仙宫似的,也不知里边是啥样的,当时沈大娘还说,这辈子要是有机会能进去看看,就是死了也值了!

    李巧莲笑道:“不咋地啊?就是想起娘之前总说有个算卦的和尚说老沈家有个闺女能当上娘娘的话了,娘你说,咱们老沈家的娘娘能不能应在这个湛王府上呢?”

    沈若梅和沈大娘一听这话,脸色顿时都有点儿不好看了。

    想当初,沈大娘确实在媳妇跟前说过几回这话,那时沈大娘可是语气笃定的说:要是老和尚的话准的话,这个娘娘肯定是应在梅儿身上的。

    因为当时老沈家就俩闺女,一个沈若梅一个沈若兰,沈若梅和沈若兰放在一起比较,无论怎么比,沈若梅都比沈若兰强百倍千倍,所以,要是那个卦真准的话,那个娘娘也肯定是沈若梅去做。

    至于沈若兰嘛,就她那副寒碜样,能嫁个泥腿子庄稼汉都不错了,哪个王爷皇子的眼睛瞎了,能看上她?

    当时的说笑余音在耳,但是照现在看来,她们娘俩可要被啪啪打脸了!

    要是老沈家真能出了个娘娘的话,肯定不会是沈若梅了。

    沈若梅都嫁过人,还让全屯子的人给堵炕上看光了,就这样的女人就是到王府去做丫头都不配,又怎么可能做王妃娘娘呢?

    要是那卦真的准的话,这个娘娘也肯定是出在二房了,沈若梅是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李巧莲就是特意提起这事儿羞臊和恶心沈若梅和沈大娘呢。

    果然,沈若梅听到这个,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了,不知是为了自己错过掉当娘娘的机会,还是为死兰丫有当娘娘的机会愤恨呢!

    看到沈若梅那副懊恼又不甘心的样子,李巧莲的心舒坦极了,继续补刀说:“要我看啊,兰丫还真备不住能当上王妃呢,你们不知道啊,那天二婶儿过生辰,湛王爷还下令赏赐好几件儿礼物呢,乖乖,有这么大的珠子,还有什么那么多叫不上来名儿的好玩意儿,我敢说,湛王肯定是对咱们家兰儿有意了,不然不会无故赏赐那么多的!”

    “湛王府跟二叔家就一街之隔,兰儿整天进进出出的,湛王也肯定是见过兰儿了,不然也不会凭白的给他们赏赐。”

    “要不说啊,这人还真没场看去,想当初谁都以为兰丫这辈子得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哪成想还顶数人家活的好呢,正经该活得好的,倒混得人不人鬼不鬼了,呵呵呵……”

    李巧莲捂着嘴笑起来,还意味深长的看了沈若梅一眼。

    这下子,可把沈若梅给刺激坏了,她嗷的一声炸了,“你说谁人不人鬼不鬼呢?有能耐你再说一遍?”

    李巧莲急忙俯下身,拍了拍睡梦中被沈若梅那一嗓子惊得哆嗦了一下的孩子,抬起头慢条斯理的说:“我也没说你啊?你急着承认个啥啊?难不成你活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了?”

    沈若梅被气得瞪大了眼睛,都说不出话了。

    还能说啥啊?她可不就真像李巧莲说得似的,混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了!

    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明说出来啊!

    沈福存一看他妹子要急眼了,怕沈若梅再把那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劲儿使出来,急忙说,“巧莲,你说那些没用的了,爹娘大老远来的,你还不下地给烧点儿水去!”

    李巧莲看了看沈若梅,见她被自己气得睚眦欲裂的,表情都要崩了,便粲然一笑,乐呵呵的下地去烧水了!

    沈大娘一看儿媳妇上厨房去了,便机不可失的拉着儿子小声告状:“福存啊,你瞅瞅你媳妇那样,娘说一句她顶三句,就这样的将来娘老了能指上她吗?等到娘动弹不动那天儿,还不得把娘吃了啊…。”

    “你别在那儿说那些没用的了!”

    沈大爷低喝一声,打断了沈大娘的唠叨。他也看出媳妇对他们的敌视态度了,但这也不能全怪媳妇,从前他们确实做得不好,多少有点儿抬着闺女欺负媳妇了,也难怪媳妇记恨他们!

    沈大爷坐了一会儿,没等儿媳妇把热乎水儿烧好了,就起身张罗着回去了。

    眼瞅着儿媳妇是不待见他们,呆在这儿也是惹人讨厌,还不如自觉点儿,趁着人家还没给他们甩脸子自己主动离开呢!

    沈福存本来想留爹娘妹妹在这儿吃完饭的,但沈大爷说要去看看二叔家的印刷厂家和点心作坊,就就只好带着他们去了。

    李巧莲看着他们一家子走了,这才如释重负!

    本来还怕他们没脸没皮的住在她这儿呢,还好他们走了,不然这一家三口在这儿又吃又住的,吃多吃少不说,就是膈应人啊!

    路上,沈若梅白着脸,问沈福存李巧莲说的是不是真的,湛王爷真给二叔家赏赐过东西吗?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沈若梅的脸更白了,脸嘴唇子都有些白了,是她用牙咬的。

    沈福存也没发现她的异样,一路上喋喋不休的跟爹娘介绍兰儿有多厉害,把印刷厂干得有多大多强,把点心作坊干得有多火多热闹,把火锅店干得多兴隆多气派等等。

    及至走到了印刷厂,又带着他们参观了一下。

    当沈大爷和沈大娘看到印刷厂那一摞摞厚厚的书籍,再看看印刷厂的工人们井然有序的分工合作的时候,都忍不住连连点头,这个兰丫啊,竟能想出这么厉害的赚钱法子,可真是不一般哦!

    沈若梅却顾不上参观印刷厂,也顾不上嫉妒沈若兰有多本事了,她现在满心想的都是湛王府和湛王爷!

    那位王爷真的看中死兰丫了吗?难道,死兰丫真的要越过她,去当王妃娘娘了吗?

    ------题外话------

    谢谢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1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送了6朵鲜花

    投了1张月票

    投3张月票

    推荐好友新书《凤吟九霄之惊世狂妃太嚣张》阡陌子然著,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

    她,21世纪的绝顶杀手,隐世家族的少主,一朝被人陷害穿越重生,变成了神幻大陆郁孤家的超级废物——郁孤凌然。

    从此废材逆袭,凤吟九霄。

    都说百里家的少主高冷神秘,那她面前这个摸爬滚打求包养的是谁?

    登徒子,滚远点,我们不熟!

    某彻一脸委屈,嘟着嘴巴,“你昨天才亲过人家的,难道打算始乱终弃?

    靠,那只是个意外,意外懂不?

    我不管,人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就收了我吧,小然然!

    某然一脸生无可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