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赵圆圆的诡计
    ,!

    早上天还未亮,淳于珟就像昨天一样,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人一走,沈若兰赶紧迫不及待的补觉,昨晚有他在,她几乎一宿未睡,一整夜都防火防盗防色狼了。这会儿好容易安全了,得赶紧睡会儿。

    正睡着呢,爹带着大爷一家三口回来了!

    沈大爷沈大娘和沈若梅第一次来吉州,也是第一次到沈若兰家,一进家门,看到沈若兰家宽敞气派的大屋,三口人儿的眼睛都不够使了,东张西望的瞧个不停,都被老二家的气派和阔气给震住了。

    “艾玛呀,老二呀,这是你们家吗?好气派啊,就是城里的大老爷家也不赶你们家阔气啊!”沈大娘一进门儿,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这摸摸那儿瞧瞧的,转着磨磨的看沈若兰家的院子。

    沈大爷也是一脸的惊讶和敬畏,老二家果然发达了,日子过起来了,瞧瞧这宅子,多气派啊!

    沈若梅看到沈若兰家住的这么好,比丁家的房子都不知强出多少倍呢,嫉妒的心里直冒酸水,掌心都抠破了。

    凭什么?凭什么她(沈若兰)能住这么好的房子、这么有钱,过得这么自在;而她却落魄得像一只丧家之犬似的,有家都不能回!

    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啊,怎么能这么对她呢!

    正自哀自怨着,穆氏扶着菊儿的手出来了。

    看到多年不见的大伯子和妯娌,她露出了惊讶地神色,“大哥,大嫂,你们怎么来了?”

    沈大娘早就听说穆氏回来的事儿了,因此见到穆氏倒没有惊讶,只一见到她,沈大娘就急忙大步走过去,一把拉住了穆氏的手,一惊一乍的喊起来,“哎呀妈,二弟妹呀,你可算是回来了,这些年没露面,嫂子都惦记死你了。”

    一边说着还一边擦眼睛,可惜,擦了好几把,眼眶子里都干巴的,一点儿水儿都没擦出来,一看就是装呢。

    穆氏盯着她的眼睛,浅笑说:“有劳嫂子记挂了。”

    沈大娘见穆氏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看呢,她装哭又没挤出眼泪来,怪不好意思的,就抹了一把脸,说,“嗨,都是一家人,惦记你点儿还不是应该的嘛,只是这么多年没见你,你咋一点儿都没变样呢?你瞅我都一脸褶子了,你咋还那么俊呢?难怪老二一提起你就嘴都闭不上了呢!”

    拍完马屁,又紧着叫沈若梅过来叫人。

    “梅儿啊,这是你二婶儿,你小时候不是总念叨她嘛?这会儿总算是看着了,快过来叫人啊!”

    沈若梅走过去,不大情愿的叫了声:“二婶儿!”

    这一声,沈若梅叫的很委屈,在沈若梅的心中,穆氏就是个跟人家跑了十多年的破鞋、娼妇,根本不配受到别人的尊重,要不是她现在境遇不好,她才不屑于理会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呢。

    穆氏像没看到沈若梅的不愿似的,温婉笑道:“梅儿都长这么大了吗?我走的时候,她还不到我的腰呢,这时间还真不经混啊!”

    “就是就是,想当初你刚走时,梅儿还小,还时常哭闹着找二婶呢,这些年也总叨咕着你,从来没把你忘记过呢!”沈大娘为了让沈若梅能顺利的住下来,不惜信口满嘴扯谎。

    穆氏莞尔一笑,心明镜大伯嫂子在撒谎呢,她走之前就有自己的兰儿了,跟沈若梅俩也就是婶婶和侄女间的情谊,哪有别的感情呢?沈若梅又怎么会主动找她呢?

    虽然心里边儿明白的,但是为了彼此间的面子,她没有揭穿她,只淡淡笑着说:“有心了,大家快进屋儿坐吧……”

    “哎,好好……”沈大娘一边答应着一边跟穆氏俩往屋里走,嘴上还絮叨着,“真想不到咱们妯娌还有再见面的日子……你们家现在算是发达了,这日子过得可真好啊……”

    进屋后,屋里的布置又把这三口人儿吓了一跳,他们看着两排气派的雕花椅子,地中间硕大的铜鎏金熏香炉,墙上挂着的名人山水画,以及地上的青花地砖,天棚上的雕梁画栋,都暗暗赞叹,沈大娘还不停的砸吧着嘴,叹息说:“啧啧,阔气啊,真是阔气了……”

    沈大爷也探着头,往东屋瞧了瞧,又往西屋瞅了瞅,不由得暗暗点头,表示满意。

    沈若梅看到这气派的院子,屋子,心里更是酸的跟吃了酸黄瓜似的,她什么都不想说了。

    在她的想象中,她的家才应该是这个样子,她爹娘现在的样子,应该是二叔二婶到她的家后表现出来的样子,可是现在,一切都倒过来了……

    外面吵吵闹闹的,把沈若兰给吵醒了,她趿拉这鞋子走出房间,顺着声音走到堂屋,一下子就看到大爷大娘和沈若梅。

    “大爷,大娘,你们来啦!”

    沈若兰礼貌的打招呼,但是却没理沈若梅。

    就冲沈若梅从前对她的态度,她没把她撵出去已经是客气了。

    沈若梅一见沈若兰,恨得牙根儿都直了。

    几个月不见,这死丫头又长好看了,人比之前胖了不说,脸也比从前白嫩了不少,就连头发都不像之前那么黄了。

    整个人看起来娇艳欲滴的,简直……简直……都要赶上她好看了,当然,她(沈若兰)是不可能赶上她(沈若梅)好看的,永远都不可能!

    “哎,我跟你大爷带着你梅姐过来溜达溜达,这几天怕是要麻烦你们了,兰丫可别嫌弃我们啊!”大娘知道沈若兰讨厌沈若梅,上回她跟沈若兰说和让沈若梅住到她家里她就没答应,怕这次也不让沈若梅住,便急忙拉着沈若兰套近乎。

    沈若兰皮笑肉不笑的说:“怎么会呢,大爷大娘难得来我家一次,我欢迎还来不及呢?”

    “那就好,那我们几口人儿就能安心在这儿住了,我就说嘛,兰丫这孩子最懂事、最孝顺了,大娘真是没白疼你啊……”沈大娘赶紧给沈若兰戴高帽。

    沈若兰抽了抽嘴角,想破脑袋也没想出沈大娘到底怎么疼她了,不过看在大爷和福存哥金存哥的面子上,她没有跟她一样的,寒暄了几句后,就张罗着去火锅店吃饭去了。

    沈大爷一听要出去吃饭,一叠声的说,“不得啦,不得啦,兰丫呀,大爷大娘又不是外人儿,咱们在家对付吃一口得了,能吃饱就行,可别出去花那图必钱去了!”

    沈若兰一听就笑了,说:“大爷,咱又不是天天出去吃,这不你们今天刚来嘛,咱们出去吃一顿算是给你们接风的接风宴,再说,那家火锅店是咱们家自己的铺子,花不了多少钱的!”

    “爹,您就去吧,兰丫也是想让您看看她们家的火锅店,您就给个面子嘛?”沈若梅阴阳怪气的说道。

    那副带笑不笑,看穿一切的样子,就好像沈若兰请他们去火锅店吃饭不是为了请他们吃饭,而是为了跟他们显摆似的。

    沈若兰也不是吃素的,见自己的一片好心被她这样曲解,当即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我就是看我大爷大娘好容易上我家来一趟,好心好意的想请他们吃顿饭,咋到了你嘴里就变成我想让他们看我家的店了?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显摆呗?”

    “我可没这么说,你别急着承认!”沈若梅冷笑着说道。

    沈大娘一看她闺女的嘴又要惹祸,急忙捅咕了沈若梅一下,低斥道:“你瞎说啥呢?少说两句行不行?看兰丫都误会你了,回头不让你在这住看你咋整?”

    沈若兰一听沈若梅要在这儿住下来,心中一惊,忙问:“她怎么要在这儿住呢?她不是进老丁家了吗?怎么出来了?老丁家让她出来吗?”

    沈大娘听沈若兰发问,也顾不上面子了,便哭眼抹泪儿的把沈若梅的遭遇跟大家说了一遍。

    这种事儿说出来很丢人的,但沈大娘说的时候,沈若梅也没拦着,虽然她知道这些事儿抖出来挺丢脸的,但她也知道,二叔都知道了,就是她想瞒着也瞒不住了,与其遮遮掩掩的藏着掖着得让人窥破,还不如坦然承认了呢,省得再死兰丫面前丢份儿!

    沈若兰听到沈若梅掉了孩子,还跟老丁家闹掰了,顿是有点儿长长眼睛了。

    完了,沈若梅混到这个地步,肯定没脸在老家呆着了,这次大张旗鼓的上这儿来,指定是要赖在她家不走了……

    她寻思着呢,沈大娘的话又进一步证实了她的猜测。

    “哎,你梅姐现在算是落了难了,还好有你们这些亲人帮着,你爹已经答应让你梅姐暂时先住在你家里边儿了,不然她连个去处都没有了,还得跟我们回屯子住去,都这样了,回屯子坠不得叫人把脊梁骨戳折了啊!”

    沈若兰一听她爹都同意沈若梅来家里住了,她再反对好像就没啥大用了,且这回大爷也亲自出面了,她也不好把硬把人撵出去啊!

    因此,只好咬着牙默认了。

    沈若梅见沈若兰拿自己没办法,得意的一梗脖子,用鼻子轻轻的“哼”了一声。

    沈德俭张罗说,“都别光顾着打听话了,咱们还是先去吃饭吧,有话咱们边吃边说……”

    今天招娣姐妹几个都去点心铺子干活儿了,就菊儿和沈若兰在家,所以最后去火锅店的,就沈德俭两口子加上沈若兰和沈若菊,还有沈德宝两口子加上沈若梅,他们一行七人,步行着往火锅店去了。

    赶到火锅店时,正当饭口,火锅店里进进出出的,都是长衫打扮的富贵人,沈大爷一家三口儿看到了沈若兰家气派的店铺,还有络绎不绝的客人,心情都挺复杂的。

    沈德宝是感慨和欣慰,沈大娘是羡慕和嫉妒,而沈若梅,则是**裸的恨了!

    进去后,若兰招呼大家上楼,找了一间雅间坐了,随后叫小二过来点菜,点完菜,又让小二找个闲人去后院点心作坊通知沈金存过来。

    不多时,火锅端上来了,一起端上来的,还有一盘盘儿切得薄薄的肉片,各种时新的蔬菜、海鲜和面条等主食,加上调配好的麻酱调料,一看就很好吃的样子。

    等锅底的底汤开了后,沈若兰肉下到锅里去,等锅又翻了一个开,肉煮熟了,沈若兰就夹起肉片蘸着酱料示范着吃给他们看。

    大爷一家三口很快就都学会了,便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沈德俭一边吃,一边跟沈若兰把他这趟回去做的一些事儿跟她说了,只是说了给鱼塘放水,往鱼塘里撒鱼苗,还有卖了不少西瓜和瓜的事儿。

    碍于大爷一家三口在,他没有说去老张家找张二勇的事儿,免得大嫂听说了,又要问东问西的八卦,然后在回屯子里乱说……

    不多时,沈金存和沈福存也来了,原来伙计到后院通知了沈金存,沈金存又巴巴的跑到印刷厂把大哥也叫来了。

    沈大娘见到儿子们,亲香的拉着他们的手,问东问西的。

    沈若兰又叫小二添了两人的碗筷儿,大家一起坐下来吃饭唠嗑。

    沈福存和沈金存还都不知道沈若梅的遭遇,吃饭时的时候问起他们来干啥了,沈大爷便把沈若梅的遭遇告诉了他们,把自己的打算也告诉了他们。

    兄弟俩听到后,虽然都对老丁家出的事儿感到挺气愤的,但也都觉得沈若梅活该!

    从打沈若梅掉猴儿作死的要给小丁公子当小妾那天开始,沈福存和沈金存就都开始瞧不起她了,随后她又左一出又一出的整那老些丢人现眼的事儿,把她在沈福存和沈金存心中的那点儿亲情都给消费光了,所以,即便是知道她受了委屈,他俩也没有生出心疼她、替她出气的念头,听过后也就罢了。

    只是都心疼老爹挨的那顿打,当然,也都暗自埋怨沈若梅把老爹连累到了。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沈若兰出去了一趟,是去找周正去了。

    她的那支枪在山里被老鹰袭击的时不慎掉下悬崖了,她得让周正帮忙找人再给她做一支。

    当然,不是做完整的一只,而是还跟上回一样,她给他部分零件儿的图纸,让他找人做几个零件,自己再找人做另几个零件,到时候凑成一支完整的枪就好了!

    另外,她还叫一个小厮去车行里帮她定了一辆车,明天早上她要回靠山屯儿一趟,主要是为了上哈拉海镇上那间铁匠铺子定制枪支的另一部分零件,另一个目的就是回老家去把西瓜和瓜什么的处理了。

    那些西瓜和瓜已经成熟了,老爹已经帮她卖掉了一部分,因为急着回来,还有一部分没卖完呢,她打算先卖卖看,卖剩下的都收进空间里留着冬天吃的,另外还要去一趟县城,把她欠段夫人的那些花样子一次性都送过去。

    安排好这些,她才又回到楼上去,等大家都吃完饭,才一起离开。

    沈福存带着沈大爷一家三口先去他家了。

    倒不是去他家住去,他家就两间小房儿,根本住不下这些人,就是带爹娘和妹妹过去认认门儿,爹娘都好几个月没看见孩子了,都想孩子了,带他们过去看看。

    沈德俭怕穆氏累着,就在街上雇了一顶轿子抬着穆氏走了,他也跟着轿子走了。

    沈若兰想去印刷厂看看,就没跟他们一起回去。

    往印刷厂走的时候,一辆气派的车子从她身边儿经过。

    车里的赵圆圆无意中往外一看,正好看见沈若兰在悠然漫步呢。

    看着沈若兰,赵圆圆就一阵咬牙。

    不守妇道的贱人,整天出来抛头露面,湛王也不知道管管她,还纵着她这般,看来真的是被她给迷住心窍了!

    赵圆圆看着沈若兰,此刻,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她的眼神一定能把沈若兰杀死。

    她恨死沈若兰了,不仅仅因为她迷惑湛王,还因为她有可能抢走安安郡主许给她那个侧妃的位置。

    昨天安安郡主就跟她说过,“圆圆妹妹,只要王爷身边儿的新宠不去肖想这个侧妃的位置,这个位置肯定就是你的了,但若那位沈姑娘也盯上了这个位置的话,只怕就要委屈你让一让了……”

    “虽然沈姑娘的出身、性情,样貌,样样都不如你,但是架不住王爷喜欢啊,王爷若是想要抬举她,只怕太后也拗不过他的……”

    “哎,真是可惜,妹妹这样活泼明媚的官家小姐王爷看不见,却一门心思的陷在了那个小商女的身上,姐姐真为妹妹可惜啊……”

    赵圆圆真是恨极了,要是哪个出身比她好的官家小姐把侧妃的位置给抢去了,她也就罢了,谁叫自己出身不如人呢?

    可是,叫这么个低贱的东西把原属于她的东西给抢去了,她不甘心啊?

    “齐嬷嬷,你儿子真能找到可靠的人吗?”她阴测测的问道。

    坐在她对面的齐嬷嬷低声道:“那是自然,那些人都是我家来子在赌场结实的,全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儿,只要钱给够了,啥没天理的事儿都敢做!”

    赵圆圆咬了咬牙,“好,你帮我联系吧,我给钱,不用他们杀她砍她,只要找个机会,让他们弄脏了她的身子就行!”

    齐嬷嬷眨巴着精明的小眼睛,道:“哎呦我的姑娘,糟蹋人这事儿其实比杀人砍人还费劲儿呢,您想想,杀人砍人只要一刀,干净利落,您说的这件事儿,又费时间又费力气的,所以嘛,收费一点儿都不比杀人放火少啊!”

    赵圆圆横了她一眼,从袖子里拿出几张银票丢在了她身上,“五百两,够了吧!”

    “够了够了,嘿嘿,小姐您放心,老奴一定帮您把事儿安排的妥妥当当的,保证叫那个小贱蹄子再没脸见王爷!”收到银票的齐嬷嬷乐得俩眼泡子都挤到一块堆儿去了,她一边应承,一边儿把那几张大额的银票捡起来,一张一张的看过了,又仔仔细细的收进荷包里。

    赵圆圆撩着车帘子,看着那道越来越远的身影,冷森森的笑了:沈若兰,我倒是要看看,等你失了贞王爷还会不会喜欢你?你还敢不敢再肖想侧妃的位置!

    忽然,她又想到另外一个问题!

    王爷跟她在一起这么久了,两人肯定已经睡在一起了,她也早就不是女儿身了,如此,她便是找人糟蹋了她,王爷也不知道啊?

    思及于此,她眯了眯眸子,阴毒的说:“不光要糟蹋她,还要在她的身上留下点印记,让人一看见她的身子,就知道她是个被人糟蹋过的破烂货。”

    这一招不可谓不狠,在一个女子的身上留下屈辱的标记,让她一辈子都被人瞧不起,这种招式,不能不说是太阴损了!

    齐嬷嬷为难的说,“哎呦,这可是伤天害理的,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接这样的活儿啊?”

    赵圆圆冷笑说:“他们伤天害理的事儿还少干了吗?也不差这一遭吧!”

    说完,又拿出几张银票丢在了齐嬷嬷的身上,齐嬷嬷看着那一张张百两面值得银票,见牙不见眼的说:“成,那老奴就亲自跟他们说去,保管他们能答应!”

    ------题外话------

    谢谢

    投了3张月票

    送了2朵鲜花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1朵鲜花

    投了4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