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夜闯香闺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鲁元听到淳于珟的打算,眼底多了几分震惊!

    湛王为了退婚,竟然连这样的招式都使出来了,可见退婚的决心有多坚定了!

    只是,安安是无辜的,被他始乱终弃不算,还要被他拿捏着性命威胁,就因为他的一己之愿,就要她多承受那么久的毒发之苦,这对安安来说太不公平,也太残忍!

    鲁元于心不忍!

    每每听说她在府尹府里毒发生病,被病痛折磨,他就恨不能一下子找到幽灵草,让她恢复到从前那副明媚艳丽的样子。

    但是,听七爷的意思,他打算在安安命在旦夕时才肯把幽灵草拿出来,做为他做为换取婚姻自由的筹码,这种趁人之危的行为让他感到十分气愤。

    “七爷,安安并没有做错什么,是你始乱终弃要抛弃她,现在还要拿她的性命做条件逼她退婚,您不觉得对她太不公平了吗?”

    鲁元的指责,淳于珟并未在意,他把玩着手里酒杯,不咸不淡的说:“没什么不公平的,她现在还活着,还有机会活下去,爷也算很对得起她了!”

    这是淳于珟的心里话,要不是看皇祖母的面子,她上回作死在宴会上嫁祸纯曦时,他就该把她的行为公布于众,让她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淳于珟生平最恨别人算计自己,也最讨厌后宅那些下作阴司的阴谋诡计,安安做出这样的事儿,他还能容她到现在,給她活命的机会,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仁慈了!

    鲁元听他这么说,心中一滞,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湛王霸道惯了,从来就不讲道理的,也从来没人能跟他讲通道理,既然他已经认定这么回事了,那,也就是这么回事了!

    他揉了揉眉心,“七爷,我知道了,小的不敢求您改变主意,只求您能注意些分寸,别让她伤到不能挽回才好!”

    淳于珟呵呵一笑,“那是自然,就算是为了你,爷也会留她一条性命的。”

    鲁元一听,脸上讪讪的,仿佛做了坏事被抓包了似的,不安的解释说:“安安毕竟是咱们的妹妹,我也是不忍心看她无辜送死,所以才多关心她些……”

    淳于珟也没点破,只说:“但愿你的这份心思她能放在眼里吧!”

    因为提起了安安,今晚的话题有点儿让人不悦,鲁元看出了七爷不大高兴了,喝了几杯后就赶紧告辞走人了。

    鲁元走后,淳于珟有自斟自饮了一会儿,只喝尽了壶里的酒,方才罢休。

    夏季的夜晚,虫鸣阵阵,凉风习习,葡萄架下,酒气微醺的齐大爷躺在贵妃椅上,望着天上银盘似的皓月,忽然很想念那个人!

    要是这会儿她能坐在自己的腿上,在这醉人的夜色中,跟他亲吻……该有多好!

    情不自禁的,他又回味起那个甜蜜的吻来。

    越回味,就越是想念她,想的都受不住了似的,起身出了府,往对面的宅子去了。

    **

    爹不在,菊儿就天天晚上都伴着娘睡。

    一来是她从小就跟娘睡,习惯了;再者,也是娘病着,她不放心娘晚上一个人睡。

    沈若兰独自睡惯了,不习惯跟人睡,就一个人睡在她俩的房间中,已经有几天了。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   当晚,因为心里有事,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在炕上翻了许久,好容易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忽然觉得有人在吻她,就像白天在王府里那样似的,吻的很细密,很投入,随着这个吻的深入,一股醇香浓烈的酒味儿传入口腔中,真实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像是在做梦!

    沈若兰蓦地惊醒,黑暗中,她看到有人伏在她的身上,正在忘情的亲吻她,陶醉其中。

    沈若兰被吓了一跳,反射般的尖叫起来,却因为嘴巴被堵住,发不出声,只发出“呜呜”的声音。

    上面的人意识到她醒了,停了下来,嘴唇暧昧的贴着她的耳朵,低哑道:“兰儿,别怕,是我!”

    熟悉的声音,沙哑,带着微微的喘息,染着**的味道…。沈若兰一下听出是谁了,虽然不那么恐惧了,但心里依然害怕。

    大半夜的,一个大男人突然闯进来吻她,且还带着一身酒气,这种事儿发生在谁身上都会害怕的!

    她瞪大眼睛,奋力的将他推开,怒声低叱:“你来干啥?你要干啥?”

    “兰儿,想你了——”

    被推到一边的男人顺势躺了下来,软软的说了一句。

    那声调跟他从前傲娇霸道的调调完全不同,听起来可怜兮兮,跟撒娇似的……

    饶是湛大爷撒娇卖萌的招式都使上了,仍没能让沈若兰原谅他夜闯香闺的登徒子行为,她咬着牙低声怒斥,“谁要你想?走开,谁许你三更半夜进我屋子的?”

    回答她的,竟然是他沉稳的呼吸…。

    “喂,喂,你别睡啊?”

    沈若兰一看他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跟睡着了似的,一下子慌了,“你可不能在这儿睡呀,被人发现了我就死定了,喂,喂…。起来,你起来啊……”

    沈若兰又是推又是摇的,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弄他,可那个人就像睡着了似的,怎么摇都摇不醒,把沈若兰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

    最后,她筋疲力尽的瘫倒在炕上,像个大字似的毫无形象的躺在了他的身边儿,“混蛋、酒鬼,喝多了不会去别地方挺尸吗?干嘛跑到我屋里,这要是叫别人看见了,我往后还怎么嫁人?”

    怨怼声未落,那个紧闭着双眼的倏地睁开了,他的眸中闪过一抹戾气——

    混账东西,都跟他亲上了,还敢惦记嫁人,还真敢想啊?

    正恶意森森的磨牙呢,一只小手儿忽然伸过来,伸到了他的某侧腋窝下,咯吱起来。

    “格叽格叽格机格机……”她神经质的叨咕着,纯属无心的试探,并未指望什么。

    然而,当那几个细小的手指在他的腋下挠动的时候,淳于珟的身子却倏地绷紧,两腿也挺的直直的,全身都处于紧绷的状态,跟刚才那副沉醉不行,任人处置的状态完全不同。

    沈若兰只是随便试试,没想到他的身体还真的发生了变化,不觉又惊又喜,又好气又好笑,这厮居然还装醉、装睡?说好的高冷呢?

    他还要不要脸了?脸呢?

    看出了端倪,沈若兰当机立断的坐起身,爬到炕柜旁拿起了鸡毛掸子,在鸡毛掸子上拔下一根鸡毛,又趴回到他的脚下,脱掉他的靴子,对着他的脚底板儿瘙痒起来。

    淳于珟生平最怕的就是痒痒,若沈若兰掐他几下,锤他几杵子,他肯定纹丝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动,断不会露出半点儿破绽,肯定能如愿以偿的跟她睡上一晚。

    谁知她不按章出牌,竟然想到用鸡毛挠他的脚底板儿,齐大爷真心忍不了啊…。

    挠了几下,已然崩溃了的他忽的坐起身,一下子将跪坐在他脚下的小妮子拎了过来,按倒在炕上。

    “你玩儿够了没有?捉弄爷很有意思是不是?”他咬牙切齿。

    沈若兰见他不再装睡,撇撇嘴:“你倒是睡呀?你不是天塌下来都不醒吗?怎么拿根鸡毛就能把你给挠起来了?哼,装睡?要不要脸了?”

    被骂不要脸的人一听她这么说,干脆破罐子破摔了,“不要了,怎样?”

    说完,头一低,对着那张得理不饶人的小嘴儿又咬了下去。

    沈若兰这回已经有心理准备了,岂能让他这么容易就得逞了,一边摇晃着脑袋躲避,一边儿又踢又打的反抗。

    竹儿就住在她的隔壁,似乎听到了姐姐屋里不同往常的动静,就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句:“姐,你咋了?”

    隔壁屋的炕上,沈若兰一听到弟弟的动静,吓得一下子不敢动弹了,她张了张嘴,说:“没事儿,做噩梦了,你快睡你的唔…。”

    最后一个字,被某条大野狼给吞下去了!

    趁着她不敢动弹,他赶紧把握时机为自己谋求福利。

    初尝亲吻滋味的他,对这种感觉简直着了迷,怎么亲都亲不够,怎么吻都觉得不过瘾。

    沈若兰一个不留神,又被人给亲了,不觉又气又急,又羞又臊,但是竹儿已经醒了,就在隔壁,她怕弄出动静被弟弟听到,又不敢大动作的反抗,气急之下,干脆一咬牙,将嘴里那个肆意游走的东西咬住了。

    “嘶——”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一股铁锈的味道在顿时两个人的口腔里蔓延开来。

    出血了!

    她微微的松了口,想叫他知难而退。

    然而,他只停顿了片刻后,就又开始肆意游走,攻城掠池,仿佛被咬伤了也无所谓,他根本不知道疼似的。

    沈若兰这一下咬的很重,到现在还能感受到有血从他的舌头里汩汩流出,都流到了她的嘴里,嘴里到处都是血腥的味道,让她感到莫名的恐惧,再也不敢咬第二下了。只乖乖的躺在那里,任他厮磨。

    良久

    那个漫长磨人的吻终于结束了……

    他躺在了她的身边儿,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兰儿…。”

    他怜爱的轻唤了一声,低下头,见沈若兰身子绷得紧紧的,处于高度警戒的状态,便低笑起来,“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就抱抱你,不会把你怎样的!”

    然而,沈若兰根本就不信他的话,就冲他刚才的行为加上他这一身酒气,就不能对他掉以轻心!

    都说酒是色媒人,很多理智的男人就在喝醉了酒的情况下犯下作风上的错误的,这位爷既然大半夜的潜入她的闺房,就不能说他是个正人君子,更不能信他的话,绝对有坑!

    淳于珟见她还是一副警惕戒备的样子,轻叹一声:“你就这么信不过你男人吗?”

    话说完,又想起自己刚才的行为,想想确实不值得被人信赖,便咳了一声,低低道:“爷只是亲亲你,抱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抱你,保证不会做禽兽之事,不过,你得天天晚上给爷留窗子,还有不能跟别人睡一间屋子,不然爷会生气,爷要是生气了,很可能就直接抬你进王府了!”

    沈若兰垂下眼眸,没有再说‘咱们不合适,我不想嫁你’那类的话,就冲这男人现在的样子,就算她说了也是白说,干脆不浪费那口舌了……

    有些事,既然已经注定改变不了了,还不如坦然接受,尽量让自己好过些呢!

    淳于珟拥着她,闻着她身上淡雅的香气,心底到底还有些不足,总想要得到的更多更多,但是怕吓到她,只好把自己满心的蠢蠢欲动压制下去,只拥着她,静静的躺在一起,快到亮天时,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离开前,他还不忘嘱咐她,晚上要记得给他留窗子,他晚上还来……

    沈若兰虽然不想他来,但是也必须得给他留窗子,因为按照这位大爷的脾气,她要是把窗子锁上了,说不定他就能在外面叫门,那她可真是死定了!

    第二天,沈若兰吃过早饭,又给娘煎了药后,就进屋去补觉去了,昨晚被那个禽兽折腾得一夜未睡,现在都打不起精神了……

    同样,齐爷回府后,匆匆吃了点儿早饭,就闭门补觉了,他要养足精神,今晚还去找他的小妮子,今晚他除了要一亲芳泽外,还加了点儿野心,想试试看,能不能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在近一步……

    **

    沈德宝和沈若梅在医馆养了两天后,就回到了靠山屯儿的家里。

    其实,按沈若梅的意思,就不回这个家了,直接跟二叔去吉州好了,因为她觉得自己落到现在这般田地,已经没脸进这个屯子,没脸见屯子里的人了。

    但是沈德俭要回去跟老太太道个别再走,吉州离这儿三百余里,来回走一趟不容易,下回还说不定得啥时候才能回来呢,不跟老太太说一声他过意不去。

    所以,不顾沈若梅的坚决反对,非要回家一趟,跟老太太道了别后,第二天才走。

    这次,沈大爷、沈大娘和沈若梅一家三口儿跟他一起回去的,沈大爷和沈大娘打定主意要把沈若梅安置在吉州,知道沈若梅性子不省事,老两口不放心,所以特意跟过来,打算把她安置妥当了再走!

    ------题外话------

    谢谢潇湘书院: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1张评价票;1张月票

    也谢谢书城

    打赏100书币

    大家小年快乐,么么哒!

    幺儿一会儿继续码字,争取再码出一章来,只是今天太晚了,大家都别等了,明早起来再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