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吻了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沈若兰认为自己被威胁了,气冲冲的赶到湛王府,准备找某人兴师问罪。

    然而,当罗城带着她走穿过前堂,走到后花园时,沈若兰却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此时的后花园里,像刚遭过一场浩劫似的,那些被园丁辛勤培育出来的珍奇花卉,观赏树木,正被一群小厮无情的砍伐、拔除,荷花池里架着几艘小船,一帮小厮正拉着网,在池子里捕那些观赏的锦鲤。

    “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沈若兰怔怔道。

    罗城说:“主子命人把花园清出来,说是留着给姑娘种地,把荷花池里的鱼换成鲫鱼鲤鱼,好让姑娘能有地方捕鱼……”

    沈若兰听了,顿时一头黑线,耷拉着脸说:“你们家主子呢?我要见他!”

    罗城道:“主子在山那边小石桥那儿盯着他们砍树呢,姑娘若要见他,我这就带您过去。”

    “好,咱们走!”

    两人转过山坡,穿花度柳,抚石依泉,过了牡丹亭,越过芍药圃,忽然听到前面一阵‘叮叮当当’的砍凿声,及至走过去时,看到那个一群青衣小厮正在砍伐一片柳林呢。

    那片林子的柳树都还不大,只有大腿粗细,砍起来也极其容易,沈若兰他们走近时,看见地上已经放了好几棵砍完的树了。

    而淳于珟,此时正站在小石桥上,一边看着众人干活儿,一边跟一个匠人说话,那匠人半弓着身子,态度十分卑微,淳于珟一边说,他一边点头,看口型应该是在不住的说,“是是是……”

    沈若兰急忙走过去,连起码的礼都忘记行了,急急道:“你在干什么?”

    淳于珟见到她来了,粲然一笑,挥挥手,把那个匠人打发到了一边儿去,道:“兰儿,你上来。”

    沈若兰提着裙子上了小桥,急声道:“你快叫他们停下,好好的园子祸害了岂不可惜?”

    淳于珟说:“物有所用,才算是物有所值,爷虽不能扔下吉州的三十万大军跟你归隐田园去,但是爷可以给你在这府里开辟一片田园,叫你往后在府里也照样能过田园生活,种地捕鱼都可以,对了,你看这些地够不够你种的?要是不够,爷再把那片芍药圃也拔了……”

    沈若兰望天一眼,深吸口气,才说:“齐爷,您能先叫他们停下吗?讲真,就算你把整个湛王府都毁成田地,我也不会来种的。”

    闻言,淳于珟回过头,无声的看着她,眼底似有不解之意。

    沈若兰也回望过去,说,“我所说的种地捕鱼,那都是为了生计,为了创造价值,不是为了玩儿,你现在你把好好的花园给毁了,让我来当田地种地,把昂贵的观赏鱼给捞出来,让我养不知几个钱的食用鱼,你觉得我会来吗?我闲的吗我?”

    “还有,你这样真的让我感到很有压力,我还没有打算要接受你,可你怎么给我一种都要迎娶我的感觉来,你都让我感到害怕了!”

    淳于珟呵呵一笑,“你这么感觉就对了,爷正打算过段时间回京一趟,把咱们的事跟母后和皇兄禀明定下来了,尽快完婚,免得你整天躲着爷!”

    沈若兰张了张嘴,半天才发出声音:“不是说好有一年的相处时间吗?你是男人,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淳于珟哼了一声,“爷倒是想遵守这一年之约,可惜有人不配合,见一面还要推三阻四的,既如此,我何不整个大的,一步到位呢?”

    他盯着她,话里那个‘大的’显然就是指她这个人了!

    沈若兰自然也听不懂他的意思,她抿了抿嘴,说:“齐爷啊,我怎么感觉您在强抢民女,我还以为您这样风光霁月的人不会屑于去做这种事呢。”

    淳于珟轻哂一声,“风光霁月,你倒是会给爷戴高帽子,在吉州往北这个地方,有人说爷是阎王,有人说爷是杀神,还从来没人说爷风光霁月呢,既然爷在你心中是风光霁月的人,你又为何对爷避如蛇蝎,屡屡叫爷寒心?”

    这话说得像有点儿像控诉似的!

    这么长时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来,都是他使尽浑身解数去追她,想尽办法去讨好她,该做的事不该做的事他都做到了,换作差不多的女子早就缴械投降,欢欢喜喜的投到他的怀里去了,便是个石头人儿也都能捂热乎了,偏偏她这个没良心的,不管他做啥,她都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对他一点儿都不上心,害得他好生气闷!

    沈若兰听到他的控诉,咬着嘴唇说:“齐爷,这事儿我不是已经解释过很多遍了吗?咱们两个不合适,我是个小农女,就打算找一个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山里汉做丈夫,而您是王爷,咱俩的身份相差太悬殊,本就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愿不该纠结在一起的,于我而言,您的身份实在是太高了,我高攀不起,我也可以肯定,您要是真娶我的话,太后娘娘和皇上肯定不会同意,要真为这事儿闹开时,他们肯定会迁怒于我,认定我就是一个不安分的小狐狸精,野心勃勃的小贱蹄子,再把气撒到我的头上,皇上和太后无论哪一个,只要一句话,就能让我们全家遭到灭顶之灾,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我既不想你为了我跟太后和皇上起龃龉,也不想让我的生命和我的家人受到威胁,所以,我别无选择……”

    她一口气说了很多,把心底最大的顾虑都给说出来了,虽然很感激淳于珟的倾慕,但她还是很理智的,深知道古代社会的等级有多森严,想冲破森严的等级制度有多不易。

    淳于珟桀骜叛逆,不守规矩,当他跟封建礼教发生冲突时,因为他的身份,他可以安然无事,可她这个无权无势的小农女就没那么幸运了,会首当其冲的成为矛盾斗争的牺牲品,她不想受到伤害,更不想死,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把自己心里的顾虑都说出来,干脆彻底的拒绝他,不留余地。

    听她说完了,淳于珟低下头,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说:“除了这些,爷身上还有什么值得你反对的吗?一次性说出来,说不定爷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就能遂了你的意呢!”

    沈若兰眸光微动,犹豫了一会儿,垂眸道,“还有……还有……我……不喜欢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也怪怪的,不知道为啥这样犹豫,为啥就不能大大方方的说出来,为啥还有点儿空荡荡的失落呢?

    然,话音落

    对面男人的脸倏地变了,刚才还是翩翩如玉的佳公子,瞬间就变成了战场上那个冷血无情的战神和杀神,冷滞的气息瞬间将他罩住,他一抬手捏住她的下颌,毫不犹豫的低下头。

    沈若兰大惊,想要挣脱时,早被他另一条铁臂紧紧的锁住,男人的拔山之力,岂是她一个小姑娘能抗拒得了的,她眼睁睁的看着他压了下来,冰冷的唇贴在了自己的唇上……

    园子里干活儿的小厮们都惊呆了,张嘴瞪眼的看着自家的主子,虽然大家都知道主子一向离经叛道,不按常理做事,但是,像这样的事儿他们还是头一次见主子做呢!

    当众亲吻一个少女,哎呦呦,好羞羞!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两个这样站在桥上亲亲的场景还真美,后面是漫天的晚霞,淡金色的霞光笼罩着他们,两个人男的高大挺拔,女的娇小纤细,看起来好有美感,跟一副色彩浓丽的画卷似的……

    罗城和罗同也被主子的行为给震惊住了,不过毕竟是常年跟着主子的,也算是见识过不少主子做出的离经叛道之事,所以短暂的惊愕后,很快都恢复了正常,他们恶狠狠的向周围瞪过去,那些呆呆的看着主子‘非礼’的小厮们接到警告的眼神,赶紧都低下头去,心不在焉的继续干活儿了。

    青莲带着安安郡主找到后花园时,恰好看到这一幕。

    当她们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抱着那个女子,上瘾似的品尝厮磨时,都清晰的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多少年来,那少女春闺中梦想中的一幕种出发生了,可惜,对象却不是自己……

    淳于珟像忘记了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也忘记了天地为何物似的,只管不断地探索着,汲取着她的美好和芳香,虽然动作生涩笨拙,但却乐此不彼。开始只是吸允轻咬着那果冻似的樱唇,却迟迟不见她有放她进去的意思,干脆粗暴地一捏,迫使她不得不张开嘴,他便赶紧闯进去,肆意攻城掠池。

    沈若兰开始时还奋力抗拒,但发现是徒劳后,便不再做那无谓的挣扎,免得自己更难堪,她被迫仰着头,承受着他的怒气。

    没错,是怒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气,开始时他确实是怒气冲冲的,就因为她那句‘我不喜欢你’,所以动作粗野,带着惩罚之意。

    可是,在品尝到那美好的滋味后,满腔的怒火竟然无声无息的消失,如食髓知味般,变得谨慎珍爱起来,小心翼翼的品尝,轻舔、允吸,爱不释手似的!

    渐渐的,他掌握了要领,吻的更投入,更认真了……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一个世纪似的,他终于放开了她,看着被亲得一脸呆滞,双目迷茫的小女子,心里忽然软的一塌糊涂,觉得他的爱很生死,都属于她了!

    沈若兰一获自由,立刻伸手,捂住了自己有点儿发肿的嘴巴,半天才骂出一句:“姓齐的,你个死不要脸的!”

    淳于珟的唇角微微挑起,纠正道:“你男人不姓齐,姓淳于,单名一个珟字,在家中行七,人称七爷,在外匿名为齐爷,记住了?”

    沈若兰没记住,这会儿,她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就只剩下一个想法——赶紧离开这里!

    她这样想着,也这样做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拔腿向桥下跑去。

    刚跑到桥下,一下子看到青莲姑娘陪着一个面熟的绝色美女,就站在离桥不远的地方,怔愣的看着他们呢。

    沈若兰赶紧低下头,飞快的从他们身边跑了过去!

    淳于珟的目光一直紧紧的追随着她,在她经过青莲和安安郡主身边儿的时候,也看到了她们了,一瞬间,那温柔缱绻的眼神倏的变成了冷漠无情的模式。

    他负着双手,不疾不徐的从桥上走下来,走到安安的面前,淡声道:“你怎么来了?”

    安安惨白着脸,强扯着嘴角挤出一抹笑意,“七哥,我来找你有事……”

    安安郡主的奶娘扶着摇摇欲坠的安安,插嘴说:“湛王殿下,我们郡主身子虚,殿下可否能带我们郡主去屋里说话去。”

    淳于珟看了看面色惨白的安安郡主,神色淡淡道:“好,那就去前面的牡丹亭吧!”

    说罢,提步往牡丹亭方向去了,安安郡主只好咬着牙跟了上去。

    牡丹亭,是一座修建在牡丹园中的亭子,不过现在这亭子徒有其名了,因为这片牡丹园刚刚已经被夷为平地,成百上千棵开的正艳的牡丹花被残暴的拔下来,胡乱丢之满地,牡丹亭外摆一片狼藉!

    淳于珟看着满地的落花,眼中毫无怜惜之意,他踏着那粉嫩的花瓣,面无表情的走进牡丹亭里,在亭子的美人靠上坐下,轻摇折扇,漫不经心。

    安安郡主赶来后,由人搀着坐在了淳于珟的对面,她本想接这个机会好好向他展示一下自己的美丽、端庄和优雅。

    可惜,他的眼神就没有在她身上停留过,他情愿看着外面被践踏成平地的牡丹园,也不愿在她身上多停留一分一秒。

    “有什么事?尽管说吧,只要爷能做到的,爷一定会帮你。”淳于珟轻摇折扇,漫不经心的说道。

    安安郡主咬着嘴唇,轻声道:“七哥,我……”

    话犹未了,便虚弱的咳嗦起来,知画和知琴急忙上前替她揉胸、捶背,奶娘则代替她,像淳于珟道:“王爷,我家郡主最近身上的毒性发作的越来越快了,大夫说还得赶紧医治才好,不然会抱憾终身的!”

    ------题外话------

    谢谢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评价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