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沈若梅出事儿了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沈德俭正色说:“娘,我都说过了,酒楼是兰儿的,用什么人得兰儿说了算,德贵要是不喜欢教书,那就先让他在找点儿别的事儿干,酒楼那边我插不上手,也说了不算,所以,这事儿我真帮不了他。”

    齐来顺急忙接过话来:“二哥,德贵不愿意教书我可以教啊,我上过好几年的私塾,认识几百字,可以教那帮毛孩子……”

    老太太一看女婿要撬行,急忙说:“干,我们干,你跟万福俩不是要去那点心铺子干活儿吗?咋又想起要教书了,再说就你认识那几个大字,能教得了书吗?”

    在儿子和女婿之间,老太太毫无疑问的选择了儿子,眼见得老二是不能答应小儿子去吉州了,那教书的活儿也是个好活儿,一个月二两银子,都赶上庄稼人种地一年的收成了,这老些钱可不是轻容易能挣来的,她可不能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

    齐来顺儿是想和王万福上吉州挣那一月二两银子的巧钱儿去,但是要是在自己家门口儿轻轻松松的就能把银子赚了不是更好吗?

    这会子见老丈母娘偏心,齐来顺急忙哀求说:“娘,这不是德贵不想干吗?你就别勉强他了,我认的字儿虽然不多,但是总比那些毛孩子多吧,教教他们还是成的,您就当成全成全我吧!”

    “不是我不成全你,就是我答应了,你二哥也不能答应啊,再说,这么好的活儿,德贵肯定能干的,是吧德贵!”刘氏捅咕了沈德贵一下。

    沈德贵虽然不大情愿,但有一个月收入二两的好工作,总别在家干呆着啥也没有的强吧,教书的活儿虽然不如做掌柜的体面气派,但看在银子的份儿上,还是答应了吧,不然就白白便宜齐来顺儿这个老小子了。

    沈德贵勉强的点点头:“行,我干!”

    齐来顺一见愿望落空,心中好生失落,脸上的笑容都快挂不住了,他干笑两声,说:“那你干就你干吧,我还寻思着你要是不愿意干我就替你呢,既然你愿意干,那就不用我了!”

    他也是看出来二大舅子不想用他了,不然也不能他毛遂自荐这么半天他也不出个声。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沈德俭让沈大爷明天跟村里人说一声,后天就让沈德贵去学堂授馆去。

    齐来顺看沈德俭把沈德贵都给安置了,就可怜兮兮的说:“二哥,我个万福俩现在也都闲着呢,一家老老小小的好几张嘴,想上您那点心作坊干活儿去,好挣点钱养活一家老老少少,您看行吗?”

    老太太也帮着说:“德俭啊,你那酒楼的掌柜是个大人物,不能轻易换也就罢了,但是做点心的伙计多两个少两个或者换两个不算啥事儿吧,你大妹妹家和二妹妹家现在都挺困难的,你要是能帮他们一把,就帮一把吧,要不他们连饭都吃不上溜了,你看着不也闹心吗?”

    收了俩闺女的好处,刘氏只好违心的帮她们说话了,不然,就冲那俩死闺女的不孝顺劲儿,她才不会管他们的闲事儿呢。

    沈德俭说:“点心铺子的生意已经不像从前那么好了,用不着这老些人儿,他俩不是都参加开荒和挖鱼塘了吗?按理说也不能少挣了啊,哪就至于饭都吃不上溜了?再说,现在屯子里家家户户都养鸡呢,他们要是没事儿干多样点儿鸡,到秋了不都是钱吗?”

    齐来顺是个有野心的,那儿甘心就挣那俩钱儿啊,央求着说:“二哥,我们这不是寻思着跟你学点啥,顺便出去见识见识嘛,我们也知道从前做的不好,可咱们到底是一家人,打断了骨头连着筋的,您就大人大量一回,别跟我们俩一样的了,我们俩往后保证好好孝敬您,拿您当我们俩亲哥哥待!”

    王万福也跟着点头:“对,二哥,我们俩往后指定好好的,觉不敢再对你们不好了!”

    沈秀云和沈秀英一看自家的老爷们儿都说软话了,她俩也急忙上前,哭眼抹泪的说:“二哥,就算我们过去做的不好,可不管咋说我们也是您亲妹子,您总不能一辈子不认我们这俩妹子了吧。就算你不认我们,你这些外甥和外甥女你也都不认了吗?”

    姐俩一边儿说着,一边把自家的孩子往沈德俭身边儿推。

    王宝根,齐巧儿,齐怜儿,齐坠儿在家都是被教导过的,这会儿被推过来,便一起扯着沈德俭的衣裳哭起来,嘴里一叠声的含着“二舅!”

    沈德俭并不知道王宝根和齐巧儿对沈若兰做的那些事儿,还道这些孩子都是好的呢,看到他们哭哭啼啼的,心里有些不忍了,犹豫再三,才叹口气说:“罢了,看在孩子们的份儿上,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只是让你们去吉州干活儿是不可能的,你们等着吧,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回去跟兰儿商量商量,要是兰儿同意,我教你们做几样点心,自己支铺子做也是一样赚钱的。”

    齐来顺一听二舅哥要教他做点心,顿时眼睛都冒星星了,喜得眉开眼笑的,一叠声的说:“多谢二哥,多谢二哥,您要是真能拉扯我们一把,你这些外甥女就不用挨饿了,我们两口子也就能跟着您借光了……”

    王万福也笨嘴笨舌的一个劲儿道谢。

    沈德俭说:“你们先别忙着道谢,回头我还得跟兰儿商量商量呢,点心都是兰儿做出来的,她要是不同意教你们,光我一个人答应也是白扯。”

    “嘿嘿,没事儿,兰儿那么孝顺,你这个爹都发话了,她能不同意吗?”齐来顺信心满满的说道。

    有了二舅哥的承诺,他们发家致富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沈德俭难得回来,就打算在家住上几日,一是等等张二勇,看他能不能回来,能不能等到他的信儿;二是他第一次在新房子入住,(他还不知道家里的三处房产已经是他们的了,就一直以为这才是他们唯一的家,所以格外珍惜),人都对家有一种执念,因为这是他的新家、新房子,他格外喜欢,就想着多住几日。

    在家里住了几天,他也没闲着,张罗着给鱼塘放了水,还买了鱼苗放在了里面,这些活儿他要是不干,就得兰儿张罗,他心疼闺女,就想让闺女清闲些,所有i趁着回来,就把她要干的活儿都给干出来了。

    一连在家呆了五六天,鱼塘也弄完了,他惦记着妻子的身体(虽然知道没事儿了,但是还是忍不住挂心),就打算回吉州去了。只是没想到临走前的一天,出了点儿事儿。

    不是他出事儿了,而是大哥家的梅儿出事儿了。

    当初,沈若梅满怀希望的进了老丁家,本以为能过上锦衣玉食的少奶奶日子,但是待了几个月后,却发现她吃不像吃的,穿不像穿的,还得起早贪黑的干活儿,还不如在家里边舒坦呢。

    而且,小丁公子迟迟不回来,还一点信儿都没有,她在那个家又不得自由,别说是遥哪溜达窜门子,就是出她那个小院儿都不让。

    终于有一天,她受不了了,嚷嚷着要回娘家去。

    丁掌柜和丁夫人哪能让她回去啊?

    这几个月,他们疯了似的遥哪找儿子呢,可小丁公子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一点儿信儿都没有,大伙儿都猜备不住是遇到不测了,算卦的也说凶多吉少。

    丁掌柜和丁夫人统共他这一个儿子,再没有第二个,所以不得不为将来考虑。

    沈若梅肚里的,十有**就是他们老丁家的种,她要是回去了,万一跑了不回来了,他俩不就真没后了吗?

    因此,断然拒绝了沈若梅的要求,不肯放她回去,还把她锁在了院子里,算是囚禁了。

    沈若梅那四六不上线的性子岂能就这么让他们给囚禁了,于是,撒泼打滚儿的做起来,又是要上吊又是要撞墙的。

    可惜,她这一套对付她娘管用,对付人家丁掌柜两口子根本不好使。

    丁掌柜和丁夫人也算准了她不可能真去寻死,干脆不理她,由着她在院子里寻死觅活的做了两天,凭她怎么哭怎么嚎,就是不肯放她出去。

    沈若梅这才明白,她这是叫人家给囚禁了,像坐牢似的,不得自由了。

    到了这个份儿上,她终于知道她爹娘当初为啥死活不叫她嫁给小丁公子了。

    这老丁家还真不是福窝,是火坑啊!

    沈若梅后悔不已,可后悔也来不及了,丁掌柜和丁夫人怕她跑了,一天十二个时辰的派人盯着她,连上茅厕都不能一个人去。

    不过,看在她肚子里的孩子的面儿上,丁掌柜和丁夫人给了她一些优待,比如不用她干活了,给她顿顿都新做饭菜她吃,而且,丁夫人还大手笔的给了她一只金镯子,两根玉簪子。

    别误会,不是丁夫人变大方了,而是她自有她的主意。

    反正沈若梅在她家呢,镯子和簪子也跑不了,还不如先放她这儿稳住她的心呢,等以后她生下孩子在拿回来不也是一样的吗?

    不过,这次沈若梅没有上当,她也没缺心眼儿到这点儿事儿都看不明白的地步,这家子抠的,连个孕妇都要剥削者着干活儿,又怎么可能大大方方的给她金镯子玉簪子?一看就是想稳住她的手段。

    然而不管她相信也好,不信也罢,现在她人在牢笼里,信不信都得照着人家的意思来。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沈若梅在炕上躺了两天,瞪着眼珠子想了两天,最终还真叫她给想出了逃出去的主意。

    对,就是逃出去。

    在老丁家呆了好几个月了,她也已经受够了,小丁公子能不能回来还是个未知数,她可不想在这儿坐牢似的过日子了。

    于是某日,她把给她送饭的孙婆子叫进来,拿出丁夫人“赏”她的那只金镯子,诱惑的告诉她,要是她能给自己往靠山屯送个信,这个金镯子就给她了。

    老孙婆子是个人精似的人,心明镜这镯子是夫人放在这小蹄子这儿的,迟早要收回去的,自己现在要是收了,将来肯定得打盗窃的官司。

    所以,很明智的拒绝了她的诱惑。

    沈若梅一计不成,又施一计,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趁着看着她的丫鬟打盹,偷着溜了出去,要爬墙头跑了。

    大户人家的墙头都修得很高,沈若梅上墙头的时候,是把两个凳子摞起来上的,但是下去的时候就没有啥踩了,挺老高的大墙头,跳下去的话整不好都能把腿蹩折了。

    不过,为了逃出这个火坑,沈若梅还是毅然决然的跳了下去!

    噗通——

    双腿着地,可惜脚脖子没能支撑住来自她的身体的压力。

    落地的一瞬间,她一个踉跄,重重的摔倒了,肚子着地!

    沈若梅急于逃跑,也没说缓缓,就不管不顾的站了起来,想继续跑,可没等迈出一步,就发现自己的脚崴了,肚子也后反劲儿似的疼起来,两样一起疼,疼得她一下子蹲下身去,再也跑不动一步了。

    紧接着,一股热流从两腿之间淌下来,顺着大腿一路往下淌去。

    沈若梅摸了一下,还黏糊糊的,带着腥味儿,虽然晚上没有月光,但是还是能闻出来——是血!

    她流血了!

    沈若梅吓坏了,又吓又痛的。

    她瘫在地上,不管不顾的叫起来,杀猪似的!

    很快,有人出来了,见到她瘫倒在地,急忙七手八脚的把她抬回到屋里。

    丁掌柜和丁夫人看她见红了,急得暴跳如雷的,忙打发人去请大夫。

    沈若梅则蜷缩在炕上,疼得哭爹喊娘,死去活来的,身下的血也不断地流出来,染湿了裙子!

    不多时,大夫来了,见到沈若梅鬼哭狼嚎的叫唤,身上还像受了一丈红似的血裙子,急忙上前诊脉,边诊脉边摇头,“哎,不行啊,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丁掌柜一听孩子保不住了,顿时红了眼!

    这孩子可是他们家现在唯一的后代啊,孩子要是没了,他们家不就得绝后了吗?

    “大夫,大夫,您可得帮我们想想法子,可得帮她把孩子给保住了啊,花多少钱,吃多好的药都行,一定要帮我们把孩子保住啊……”

    大夫为难的说:“丁掌柜,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在下真的无能无力啊……”

    丁掌柜一听,顿时像被抽尽了浑身的力气了似的,瘫倒在地。

    完了,儿子不见了,孙子也没了,他还有啥指望啊……

    不大会儿,一个已经成型的男婴从沈若梅的身体中剥离出来。

    丁掌柜两口子一看到孙子,更是心痛不已。

    他们虽然不待见沈若梅,也曾经不在意这个孙子,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儿子现在不见踪迹了,这孩子就是他们唯一的指望了,等他们老了没了那天,还指着这孩子给他们扛灵幡上坟烧纸呢。

    现在,完了,全完了,他们老丁家好像是绝后了……

    丁掌柜和丁夫人伤心不已,把一腔的怒火都撒在了沈若梅的身上,要不是她不顾孩子的死活出逃,孩子何至于掉了啊!

    于是,也不顾她刚小产的身子,薅着头发把她从炕上薅起来,一顿拳打脚踢,丁夫人更是着意在她的脸上挠出了好几道血檩子……

    沈若梅本就痛得死去活来的,又被这样虐待了一番,终于体力不支,昏死过去……

    孩子没了,留着这个令人讨厌的女人也没用了,丁掌柜当即下令,叫她拖到外面扔出去,是死是活随她便儿!

    沈若梅伤痕累累的被扔出了丁家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趴在冰凉的泥地上昏迷了整整一夜,第二天早上才有人发现她。

    见她一个弱女子,鼻青脸肿又浑身是血的,急忙报给了镇衙门。

    雷捕头接到报案后,带着人赶到了老丁家门外,看到了奄奄一息,被打成猪头的沈若梅,急忙把她送到了医馆里,一面请大夫帮她医治,一面到‘案发’现场了解情况。

    丁掌柜和丁夫人昨晚太生气,一时手重,把沈若梅打狠了,他们也怕出事,就一口咬定沈若梅要跟野男人私奔,从墙上跳下来摔掉了孩子,他们是气不过才动手的,算是激情犯罪吧!

    给沈若梅扣完帽子,还偷偷的塞给了雷捕头几两银子,雷捕头收了银子,自然他们说啥是啥了。

    于是,沈若梅跟人私奔摔掉孩子的罪就定下来了。

    沈若梅在医馆被包扎救治了一番后,终于醒过来了,醒来后发现自己人在医馆里,就苦苦的哀求医馆里的伙计去靠山屯帮她送信儿,让他爹娘快来接她。

    正好这个伙计是岫水村的,论起来跟沈若梅家还有点儿亲戚。他奶奶就是沈若梅的奶奶大刘氏,也是上回刘氏过生辰时看中沈若兰的那个老太太。

    伙计叫董六子,是个眼高手低,自以为是的,自从听说沈若兰后就一直觊觎着他呢,只是苦于没法见到。

    他不知道沈若梅和沈若兰俩之间的关系不好,这会子见到沈若兰的堂姐受难,还以为找到了接近沈若兰的门路了呢,被沈若梅一求,就忙不迭的答应了,现跟医馆的大夫请了假,巴巴的去靠山屯送信儿。

    到了靠山屯儿,他没有先到沈若梅家送信儿,而是绕着沈若兰家气派的房子转了一圈儿,越看越喜欢,也就越坚定要娶沈若兰的决心了!

    转了一圈后,他才不慌不忙的去了沈若梅家,把沈若梅受伤的事儿告诉沈大爷和沈大娘了。

    沈大爷和沈大娘一听说闺女被人打进医馆,孩子还没了,顿时慌脚鸡似的往镇上跑去,沈大娘还一边跑一边嚎,跟天塌了似的。

    还好在路上遇到了邻村一个赶着骡车的村民从镇上回来,沈大娘就花了十五文钱,雇了他的车子往镇上跑去……

    骡车很快,不大会儿就赶到了镇上,沈大娘和沈大爷一进医馆,看到猪头似的女儿,顿时心疼得像肝儿被人摘下来了似的,抱着沈若梅一声儿一声肉的哭嚎起来。

    沈大爷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看到自己闺女的惨象后,也忍不住掉眼泪。

    沈若梅此时的形象确实惨不忍睹了,一双眼睛被打封侯了,鼻梁骨也打折了,嘴唇子也破了,脸肿的跟大馒头似的,还是花馒头,因为上面被抓出那么多道的血檩子呢!

    从打沈若梅出生,沈大娘一直把她当眼珠儿似的稀罕着,大气都舍不得呵一下,现在看到她的心肝儿这副惨相,她哪能受得了啊?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凭啥把我闺女这么往死里打,今儿我非去告他不可!”沈大娘哭号了一通后,毅然决定要去告老丁家去。

    沈若梅也恨死丁掌柜和丁夫人了,这会子,就是小丁公子回来求她,让她放过丁掌柜和丁夫人,她都不会答应。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4朵鲜花;送了4颗钻石

    投了4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送了10颗钻石

    送了9朵鲜花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3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谢谢大家在我最低落的时候对我的支持和不离不弃,谢谢,幺儿很感动(鞠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