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二勇离开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看着关上的大门,张二勇颓然的蹲下身子,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将脑袋埋在了臂弯里。

    温热的泪水汩汩的涌出来,打湿了他的袖子,这个憨厚老实的青年,第一次听到心碎的声音。

    明明万般的不舍,却只能放弃,明明是他的,却被人生生夺走,第一次,他感到自己是那样的卑微,那样的无奈和无力,就像蝼蚁一样挣扎在权势的压迫之下,挣扎在等级森严的世界里,被横刀夺走最爱的人,却还不能对她道明事实…。

    他仿徨无力,孤立无援,愤怒和仇恨等情绪在心头交替着,折磨着他受伤的心……

    一夜的时间不知不觉得过去了,东方泛白,张二勇疲累的站起身,蹲了一夜腿都麻了,只是他没感觉出来而已,如今乍然起身,差点儿一个趔趄栽倒在那里。

    幸好他及时扶住了墙壁才没有摔倒,站了一会儿,腿依旧麻的利害,几乎都抬不起来了,但是怕被她发现,他不敢逗留,只好扶着墙,一瘸一拐的去了……

    他去了一家车行,雇了一辆车,没有回桃花村,而是直接往青州去了……

    沈德俭心事重重的回到靠山屯儿,到家后,简单的看了一圈家里的新房子后,夜晚没心思品评,就心急火燎的赶往了桃花村。

    他要问问老张大哥,二勇这孩子犯浑他管不管?反正不管咋地,他就是不同意退婚,也不同意他去当兵,依他的意思,就是让老张大哥把那混小子揍一顿,揍老实了再让他现在就跟兰儿成亲,也好把他栓住了,另外也省得别人在惦记他兰儿了!

    到老张家后,张兴旺正好坐在自家门口儿的大树下乘凉呢,老哥俩一见面,顾不上寒暄,都迫不及待的说起了张二勇的事儿。

    原来,几天前二勇留下一封信和五十两银子离家出了,信上说他去投军了(也没说是去哪),只叫他们不要惦记他,说他很有可能几年后才能回来……

    老张头发现这封家书后,急的两只眼睛都窜花了,想去找又不知去哪里找,不去找又不放心,这两天天天蹲在大门口儿,眼巴眼望的望着村路的尽头,就希望那小子只是一时冲动离家,自己还能会来…。

    等想到,等来等去等来的不是二小子,倒是他的二亲家,还给他带来了一个让他绝望的坏消息。

    听到二勇竟然跑吉州去退亲了,老张头幻想一下子破灭了,二勇有多在意兰儿他不是不知道,既然他都能狠下心去退亲了,可见是决议要走,不可能回来了!

    这个消息一下子把老张头给打击到了,这个要强了一辈子的男人,当年家里着火,欠下一屁股债还下了大牢都没掉一个眼泪疙瘩的人,现在竟急得抹起了眼泪。

    “这个混小子,这是闹哪样啊?好好的生意他不做了,好好的媳妇他不要了,当什么劳什子的兵嘛,要我的老命哇……”

    沈德俭也急的连连唉声叹气,他还指着让老张大哥做主,把二勇给劝住,好让俩孩子尽快完婚呢,现在人都走了,还上哪劝去啊?

    沈德俭听到老张头说得消息,也被打击够呛,勉强安慰了张兴旺几句,就失魂落魄的回去了!

    回去时,靠山屯儿的村民们已经知道他回来了,纷纷上门探望。

    老太太刘氏和沈德贵、沈德宝两口子,沈秀英一家、沈秀云一家也都来了,屯子里差不多的人都来了,都围着沈德俭问东问西,嘘寒问暖。

    “老二啊,正好你回来,兰丫前段时间雇大伙儿帮她开荒种的地都种完了,还有那鱼塘也挖完了,大家都等着算账拿工钱呢!”说了几句话后,沈德宝提起了正事儿。

    沈德俭忙说,“兰儿在吉州那边儿走不开,就是特意嘱咐我回来给大伙儿发钱的,大哥待会儿你帮我算算都该给谁多少钱,算明白了我马上给。”

    沈德宝听了,回家取了一个账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本子,帐本子上已经把该给谁多少工钱算的明明白白了,他把帐本子放到了沈德俭的面前,让沈德俭照着账本子给大家开工钱。

    沈德俭一看有帐可依,便从怀里拿出一沓银票,又从带回的东西里拿出一小袋子铜钱,开始给大伙儿发工钱。

    他带回的银票都是小额的,这家一两,那家二两的,差不多都是以家为单位发的,因为这次沈若兰给大家的活儿多,家家户户都是老少齐上阵干的,因此都没少赚,最多的一家赚了三两二钱五分银子,最少的一家也赚了七百多文。

    村民们分到了银子,各个都欢欢喜喜的,跟过年似的。他们陪沈德俭说了会儿话,就带着他去看开出来的那些荒地和鱼塘去了。

    开出来的地都沈若兰吩咐的,分别种了豆子、土豆、地瓜和白菜、胡萝卜等作物,这段时间雨水很足,庄稼长很好,都长得绿油油的,一派丰收的景象,等到了秋天,肯定又能大大的收入一笔。

    鱼塘也挖完了,只是里面还没往里放水,塘底铺得平平整整的,看得出活儿干得很仔细,一点儿都没糊弄!

    沈德俭看后很满意,对自己的闺女也很满意。

    兰丫真是个有成算的孩子,把家里边打理得井井有条的,看看养的那些鸡鸭,前园子的大棚,还有这老些地,哪样都整的这么好,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家里就过得这么富足了,真是个可惜,她这么好的丫头,二勇那个混小子咋就能舍得不要呢?真气人!

    想到这儿,沈德俭的好心情瞬间无影无踪,只推说累了,就回家去了。

    村民们看他累了,也就没再跟去打搅,纷纷带着自家赚的银子回家去了。

    只有老太太刘氏和沈德贵、沈秀云一家、沈秀英一家还有沈大爷两口子没走,又跟沈德俭回了家。

    沈德俭从前因为妻子‘出走’的事,一直对老太太心怀芥蒂,对老太太冷淡了十年,现在已经证实她的离家跟老太太没关系,不由得对老太太生出几分愧疚之意,所以这次回来,可以给老太太买了很多东西。

    “娘,这衣裳是纱布缝的,穿起来又凉快又轻巧,我给你买了两套,你留着换着穿吧……”

    “还有这两双鞋子,都是用茧绸做的,这包是绿豆糕,祛暑解热的,还有藕粉桂花糖高和江米条,可甜了……”

    沈德俭把自己买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给了老娘。

    刘氏看到这些好东西,自然笑得合不拢嘴巴,一边儿的沈秀云和沈秀英看得眼睛都直了,差点儿流出口水来。

    “二哥啊,听说你在吉州发达了,开了好几家铺子呢,现在家里边儿又开了这老些地,还挖了鱼塘,这钱都让你家赚来了吧!”齐来顺儿笑眯眯的搭讪。

    一双精明的眼睛从沈德俭给岳母带回来的堆好东西上又溜到了沈德俭的身上。

    沈德俭已经离家半年,走的时候还是神形消瘦,一身棉布的短衣打扮,这回回来则是一身气派富贵的锦缎长袍了,加上他比半年前白胖了不少,把他显得又阔气又体面。

    这身锦缎长袍还是沈若兰给他添置的,因为他跟人家做生意,穿得不好会被人瞧不起,所以特意给他做了两套缎子长袍装脸面。

    沈德俭在屯子里落魄的十来年,一直活得像条狗似的,他自己的心里也憋着口气儿呢,现在终于能直起腰板儿了,所以这趟回来特意穿上这锦缎长袍,也好让过去瞧不起他那些人看看!

    果然,人都有看衣敬人的心里,齐来顺和王万福等看到二大舅子穿戴得跟个大老爷似的,都格外的恭维起来,跟他说话也都是溜须拍马的语气,王万福还好,虽然一直在溜须,但没有溜得太过分,沈德俭虽然不爱听,但也勉强听得过去。

    齐来顺就不一样了,他本就是个为了利益脸都能不要的人,为了讨好二舅哥儿,一张嘴抹了蜜似的,尽挑好听的说,看看天热,还主动坐到二舅哥跟前儿,给二舅哥扇扇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