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0章 气死他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不管沈德俭威胁也好,商量也罢,张二勇倔得跟一头驴似得,说破大天了也不松口,坚决的要去抚州从军去,沈德俭跟他商量得口干舌燥的也没商量通,最后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了老张大哥身上,指望着回去后跟老张大哥商量商量,咋想办法把这头倔驴拴住。

    第二天,两人就分开了,沈德俭回靠山屯,张二勇则继续往吉州走。

    没等到吉州呢,湛王府就接到了他来吉州的消息。

    “主子,属下听说他这次是来找沈姑娘退婚的,要去抚州从军,昨天在客栈里跟沈二爷说了半宿!”

    此时,正在喂鱼的湛大王爷愉快的勾起了唇角,脸上露出了几分不易察觉得微笑。

    她曾经说过,只要他不背弃她,她就永远不会背叛他。这下子好了,人家都要跟她退婚了,她就可以不用在顶着他未婚妻的名分,可以接受别的男人的好意了。

    这个想法让湛大王爷心情大好,一下子将手里的鱼食都投入到池子里,引得池子里的鱼儿挤在一起,竞相的争夺,好不热闹!

    “盯着他,等他到吉州后先把他带到这儿来,本王要见见他!”尚有些不放心的某人又继续叮嘱道。

    淳于珟觉得,虽然他已经决定退婚,但自己是还必要加把火儿,给他施加点压力,以确保他退婚顺利进行,免得他见到她一时心软退不了,那他岂不是白高兴了?

    所以,有必要让他知道他情敌的身份,让他知难而退,不要在肖想他不该想的东西!

    “是!”罗城拱手退下,去城门口等着了。

    傍晚时,张二勇坐着马拉的大板儿车赶到了吉州城,刚一进城门,就看到那个男人的侍卫站在一辆马车旁,见到他,立刻走过来道:“张公子,我家主子有请!”

    正好张二勇也想去见他呢,听他这样说,便毫不迟疑的从马车上下来,上了那辆装饰考究的车子。

    车走的路线很熟悉,竟一路走到了她家的门口,张二勇正在发愣,车子又往前走了几步,最后竟在然进了她家对面的湛王府。

    张二勇怔愣了片刻,忽然恍然大悟!

    原来,那人竟是湛王爷,先皇的嫡子,皇上的亲弟弟,在北方这片土地上一手遮天的人物,难怪身上会有那种矜贵霸气,睨视天下的气度!

    他闭了闭眼,更加坚定了去参军决心。

    他没办法留下来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别人,若她幸福还好,若她过得不如意,他一介草民的身份,根本没法保护她,只有一条从军的路,拼上一条性命去挣那军功,功成名就之日,便是他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那人的面前,凭自己一己之力守护她之时!

    “张公子,车子只能到这儿,剩下的路,你需步行。”车子停下了,车帘儿被掀开,那个黑衣的侍卫请他下来走着走。

    张二勇收回思绪,下车跟着他,在富丽堂皇的府邸中穿行,穿过几重门,走到后院的练武场。

    练武场很大,场外种着一圈儿杏树,杏树下,陈列着一排排的兵器架,上面插着刀枪剑戟等兵器,几排的兵器架,天下有的兵器这里差不多都有,还有箭靶子和弓箭等。

    那个一身黑袍的男人正站在箭靶距离一百米开外的地方,臂挽巨弓,练习射箭,只见他抽箭、搭弦、开弓、拉圆,动作一气呵成——

    嗖!

    长箭一闪,金光划过,定睛看时,那箭已经精准无误的设在了靶心上,分毫不差。

    紧接着,他又连发数箭,箭箭正中靶心,数支利箭,都只剩下半支留在外面,那半支,已经被深深的射到靶子里去了!

    射完,早有人过来接过弓箭,又有人捧着毛巾、热茶献上来、

    那人擦了手,接过茶碗,不疾不徐的喝里一口茶。

    罗城见他闲暇下来,急忙上前报道:“王爷,张二勇来了!”

    他没有像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常一向称他为主子,而是叫他王爷,其意不言而喻。

    淳于珟像没听到似的,又喝了一口茶,才将茶碗递给了随侍,随后不疾不徐的坐在了习武场边的椅子上,才向张二勇看过来。

    张二勇吸了口气,提步上前,抱拳揖了下去,“小民张二勇参见王爷!”

    一旁的侍卫见张二勇只向王爷行了揖礼,没有行叩拜大礼,暴喝一声,“大胆刁民,见了王爷竟敢不行叩拜大礼?”

    张二勇听了,依旧如泰山一般岿然不动的立在那里,神色如常,毫无畏惧。

    淳于珟见他没有因为自己是王爷就战战兢兢,俯首帖耳,也没有因为自己的武功就胆战心惊,面露畏惧,还依旧保持着自己不卑不亢的样子,心中到是对他又多了几分赏识。

    他一抬手,淡声道,“无妨,一个礼而已,不用计较!”

    说罢,拿起桌上的折扇,轻轻的扇着,对张二勇道:“本王听说你要去参军了,可有此事?”

    张二勇愣了一下,他要参军的念头,还是那日第一次见到他时起的,他从未跟别人提及过,也就昨天见到二叔时跟沈二叔说了一会儿,想不到这么快就被他知道了,简直不可思议!

    但很快,他想明白了,这位王爷视自己为情敌,定然已经盯上自己了,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肯定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他吐出一口浊气,闷声道:“正是,只不知王爷唤小民来有何要事?”

    淳于珟靠在了椅背上,带着几分慵懒的神气,说:“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只是听说你要跟她退婚,本王想问问你,之前本王许你的财宝和美女你还要不要?若要的话,今儿就顺便拉回去。”

    “不要!”张二勇回答的毫不犹豫。

    他铿锵有力的说,“我跟她退婚,是我们之间的事,与别人无关,请王爷不要再用钱财来侮辱小民,小民纵然穷,但也绝不会为了钱去卖自己的未婚妻。”

    “很好,有志气!”

    淳于珟击了两下手掌,似真赞许他似的,呵呵一笑,说:“本王一向欣赏有血性、有志气的人,就冲你的这份骨气,本王愿意在你的仕途上助你一臂之力。”

    说着,合起扇子,又放回到小几上,道:“抚州军营的大将军是本王的好兄弟,本王愿给你写一封荐书,可保你在抚州军营里扶摇直上、平步青云!”

    最好是在那边儿扎下根,娶妻生子,永远也别回来才好呢!

    然而,对王爷的一片好意,张二勇却不领情,正色说:“小民不要,王爷既然说小民是有血性,有志气的人,小民又怎么会走这样的门路?小民只想凭自己的本事干一番事业出来,不想靠关系!”

    特别是不想靠他的关系,要是靠他的关系,便是能飞黄腾达,他也不愿意!

    淳于珟眯了眯墨色的眸子,审视的看了张二勇几眼,道,“也好,但愿你能干出一番事业,有登坛拜将,入朝受封的一日!”

    张二勇拱了拱手,“谢王爷鼓励,如王爷没有旁的事,小民就此告辞。”

    说完,又揖了一下,转过头,大踏步的向外走去。

    背后,传来一道冷飕飕的声音,“既然走了,就别回来了,在外面好好的过你富贵悠闲的日子罢……”

    张二勇顿住脚步,没有回头,却铿锵有力的回了过去:“若她能过得安乐,我便是在外漂流一世子也无所谓,但若她过得不好,我便是拼上这条性命,血溅三尺,也要回来替她遮风挡雨!”

    说完,头也不回的去了!

    “好狂妄的东西!”罗同见主子听到这泥腿子的话脸色有点儿不对,边低声道:“主子,这厮太狂妄了,要不要属下把他——”

    他伸出一只手,做个了“咔嚓”的动作。

    淳于珟冷声道:“不必,爷定要让他看看,她在爷的身边儿过得有多好,比在他的身边强百倍千倍!”

    气死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