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9章 我要退婚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兰儿,爹有一件事儿要问你。”

    沈若兰从药吊子前抬起头:“爹,啥事儿啊?”

    沈德俭踌躇了一下,说:“你回来那天,跟聂大夫上咱们家来那七爷是谁?”

    这些天,沈德俭虽然没开口问她,但并不表示他把这事儿忘了,事实上,他非但没忘,还一直在心里边惦记着呢!

    那个男人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辈,身上带着一股子与生俱来的矜贵霸气,还有一种血腥的煞气,就是能掌握人的性命的那种,让他情不自禁的觉得,那个人,就是住在他家对面儿的那位。

    这个想法让他感到挺害怕的,以至于他好几天都不敢去正视面对,今天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来问的。

    沈若兰沉默了片刻,诚实的说:“爹,他就是湛王。”

    闻言,沈德俭心猛地一缩,眼皮也一下子抬起来了:“兰儿,这是咋回事?你不是说已经跟他说清楚了吗?他怎么还纠缠不清呢?他是不是还对你揣着那份儿心思呢?”

    沈若兰一看她爹有点儿急了,忙安抚他说:“您别多想,我是进山采药的时候在山里跟他偶遇到的,他师傅就是卧龙山棋盘寺里的和尚,那些幽灵草还是他帮我在棋盘寺后山采到的呢。”

    沈德俭一听这话,更着急了,“这么说,咱们家欠人家一个天大的人情呗?”

    欠了人家这么大一份人情,可叫他怎么还啊?往后不会就牵扯不清了吧?

    “爹,您别急,这事儿我会处理好的,您别担心了。”沈若兰不想爹着急,急忙出言安慰。

    然而,沈德俭内心的焦躁,又岂是她几句话能安抚得了的?

    “你怎么处理啊?你一个小孩子家,怎么对付得了他那样的大人物?再说咱们家现在还欠了人家那么大的一份人情!”

    沈若兰见爹愁眉不展,如临大敌的模样,安慰说:“爹,您真的不用害怕,也不用担心,湛王为人光明磊落,就算他对女儿有好感,也不会强人所难的,不然女儿现在就不会坐在这儿跟您说话,早住到王府的后院儿去了。”

    话虽说得挺有道理的,但沈德俭依旧感到不安,湛王现在虽然对他们还很客气,那也是因为对她闺女还存着那样的心思,要是他们一直不识好歹,一直拒绝他的好意,一旦他恼羞成怒了,顷刻间就能让他们全家灰飞烟灭,落到万劫不复的境地啊!

    慎重的考虑了半天后,他严肃的说,“兰儿,你往后尽量少出去,有什么事儿的话爹替你去做,不要跟湛王府的人往来,等你娘的身子好了,咱们就搬走......”

    “行,爹,我听您的。”

    要不沈若兰也打算等娘病好了就一家搬走呢,跟他住得太近,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想跟他一刀两断也没那么容易,要是搬走了分开了,时间会慢慢的冲淡一切,也会冲淡他对她的好感和热情,她的生活才能恢复到从前的平静。

    所以,爹这么说,她当即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不过,爹,我还真有点事儿得您替我出去办呢。”沈若兰说。

    “啥事啊?”

    “就是我在老家开的那些荒地,还没给人家付工钱呢......”

    之前急着去给娘采药,家里那边儿开荒和挖鱼塘的工作都还没完成呢,雇了那老些人,工钱已经好久没结算了,得回去给人家结算去了;还有,二勇帮她雇的那些进山人每人的二两银子也没兑现呢,也不知有没有人找到人参花和幽灵草,要是找到了,还得另外付给人家钱呢!

    娘还在病中,她得天天给她熬药做饭(好方便往药里饭里放泉水),一时半会儿的走不开,不如就让爹去帮她把开荒的收尾工作完成了,顺便再把大家的工钱给开了。

    她把家里边儿的情况跟爹说了一下,沈德俭一听,立刻答应下来了。

    他已经半年没回老家去了,心里边儿也惦记着呢,现在媳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妇已经没事了,他也正好回去看看去......

    *****

    父女俩计较停当,沈德俭特意上街买了些礼物,毕竟半年没回家了,好容易回去,咋也得给老娘和张大哥带点儿吃的用的!

    第二天一早,沈德俭就坐车回往靠山屯去了,车行里雇的马车,一路上快马加鞭的,傍晚时就宿在一个小镇的客栈里。

    没想到,在这家小小的客栈里遇到了熟人!

    “二勇,你咋来了呢?”沈德俭一进客栈,看见坐在客院子里乘凉的张二勇,顿时眉开眼笑。

    他一向视张二勇为亲儿子,见到他自然高兴。

    张二勇见沈德俭来了,急忙站起来问好,寒暄了几句后才说:“我惦记着二婶儿,过来瞧瞧!”

    沈德俭呵呵笑道:“难为你还惦记着,你二婶儿的身子好多了,大夫都说没事了,这回多亏了你帮着采的人参了,你二婶儿和二叔这心里边感激着呢!”

    张二勇低头笑了笑,说:“没事儿,二婶好了就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接过沈德俭手里的东西,帮他把东西都搬到了客房里。

    倒腾完后,俩人又回到院子里乘凉、唠嗑,沈德俭笑呵呵的说,“正好碰上你了,要不叔还要去找你呢。”

    “二叔,你找我干啥呀?”张二勇叫了一壶茶,倒了一杯,双手递到了沈德俭的跟前儿。

    沈德俭看着孝顺的女婿,满意的笑了笑,说,“也没啥大事儿,兰儿说这次进山你帮她找了不少人,她要我把工钱捎给你呢,好让给你人家开支了,对了,还问你有没有采到人参花搅合幽灵草的,有的话一起把钱给人家算了!”

    张二勇道,“不用了二叔,这次进山兰儿帮我找到了不少燕窝,我把那些燕窝卖了,除了帮她还那些人的钱,还有剩余呢!”

    “哎呦,是吗?那这兰丫捎给你的这些钱二叔就先帮你们存着,等你俩成亲了我再给你们!”沈德俭琢磨着,二勇的老娘利害,要是这些钱放到二勇的手里,没准儿就让他老娘给猴是去了,还不如放在自己这儿保管安全呢。

    等到俩孩子成了亲,他再把这些钱拿出来给他们!

    张二勇没有说话,低头沉默了半晌,才说:“二叔,我不想跟兰儿成亲了!”

    “啊?”

    沈德俭愣住了,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二勇,你说啥呀?”

    张二勇垂着头,重复说,“我想跟兰儿退亲,我这次来吉州,一是来看看我二婶儿,二来就是跟您说这事儿的。”  、

    “可......可是......为啥呀?”

    沈德俭终于听清他的意思了,难以置信的说,“二勇,咋的了?你咋还冷不丁的做这么个决定呢?”

    “不是冷不丁做的决定,我小时候就想当兵、当将军,这次去青州,我见过东家的儿子一次,他是在抚州当兵的,说抚州那边儿现在正在征兵呢,我想趁着自己年轻去干一番事业,不想一辈子碌碌无为的!”张二勇坚定的说道。

    说起这些话的时候,他不知是想起了,一双拳头攥得紧紧的,憨厚的脸上也露出了决绝的神色。

    “胡闹!”

    沈德俭叫起来,“你这孩子别寻思一出是一出,你跟兰儿都订婚了,就是我女婿了,我不同意你们退婚,也不同意你去当兵,回头我就去找你爹去,看你爹收不收拾你!”

    “二叔,对不起,我已经决定了!”

    张二勇站起来,向沈德俭深深的鞠了一躬,“这不是我胡闹,是我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请您成全!”

    “成全?我成全你个屁,沈德俭跳起来,急头白脸的吼道:“我这回回来就是想跟你爹商量商量让你跟兰儿提前成亲呢,你倒好,给我整上幺蛾子了,好,你小子给我等着,我这就找你爹去,回头看你爹不把你腿打折了的,我让你再臭得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