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7章 怕被她恨上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沈若兰在看到淳于珟后,只楞了一下,就去跟聂恒说话了。

    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情搭理他了。

    “聂大夫,这么晚了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经把您说的药给采回来了,您看看……”沈若兰殷切的把包裹解开,递到了聂恒的面前。

    聂恒看着她手里的药,又看了看炕上濒死的穆氏,叹了口气,说:“沈姑娘,您这药若两天前带回来,或许还能有转机,现在,哎!只怕,已经来不及了……”

    “若救不活她,你也不必活着了!”

    冷飕飕的一句话,从门口处飘来,声音不大,却让人不寒而栗。

    屋里的人一下子都惊呆了!

    这人是谁,说话咋这么吓人呢,虽然没有疾言厉色,但那阴森森的气势,比暴跳如雷疾言厉色更吓人!

    聂恒则僵住了,他看着面无表情的主子,张了张嘴,差点儿哭出来:“七,七……爷……下官,下官……”

    “还不去给夫人诊脉煎药,爷三更半夜带你过来,就是为了听你这泄气的废话的吗?”又是阴森森的一句。

    吓得聂恒一哆嗦,把后半句话咽回到肚子里,颤巍巍的答应了一声,“是……”

    抖音一波三颤,带着哭腔,听出了老大夫的惊慌和恐惧!

    沈若兰看了那人一眼,虽感激他的帮助,但是却不赞同他的强人所难和蛮不道理。

    娘都这样了,就算救不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哪有因为救不活个濒死的人就要人家大夫性命的道理呢?这不是电视里长演的昏君干的事儿吗?

    然而,虽看不顺眼,但人家这强人所难和不讲道理毕竟是为了她,她又不能多说什么,像她有多不知好歹似的,只好垂下眸子,权当没听见了。

    聂恒汗涔涔的走过去,帮穆氏诊了脉,翻看了她的眼皮,检查一下瞳孔,随后又哆哆嗦嗦的的拿起那包人参花和幽灵草,去煎药去了。

    沈若兰带他去的,淳于珟见她往厨房去了,自然也跟着去了。

    沈若兰家的厨房设在西厢房里,一出屋门,沈若兰就忍不住低声道:“齐爷,您怎么来了?”

    要是在平时,这个大人物忽然降临,沈若兰一定会大惊小怪,大做文章的。但是今天情况特殊,她也顾不上有别的情绪了,只把心头最大的疑问提了一句。

    淳于珟波澜不惊的说:“担心你,过来瞧瞧!”

    嘴上说的风轻云淡的,但其实他也是听到聂恒介绍了穆氏的病势,担心穆氏死了,所以不放心,特意过来看看。

    毕竟这次穆氏病倒,绝大多数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给人家送寿礼把人家给吓病的,要是这回穆氏真个死了,这丫头绝对得恨上他,断不会再给他机会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所以,别看他现在镇定如斯,其实心里早就七上八下,忐忑不已了,所以才不管不顾的亲自过来看的!

    沈若兰已经习惯他的殷勤了,此时正是她娘在生死关头,她也无心跟他多说什么,就低声道:“现在你也看到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他也刚动过大手术不久,元气大伤还没回复,昨晚跟她淋了一夜的雨,今儿又顶着风跑了好几个时辰,就是铁人也架不住这么折腾啊?还是早点回去休息的好,不然万一真病倒了,她会过意不去的。

    淳于珟哪还有心情去休息啊?当即回绝说:“不必,等下看看情况再回去也不迟。”

    沈若兰见他坚持,就不再废话,赶紧打开了厢房的门,带聂恒进去煎药去了。

    刷药吊子的时候,沈若兰趁着他俩不注意,悄悄的从玉瓶里倒出不少水,又兑了些普通的井水,用来煎药。

    药是聂恒煎的。

    煎药的时候,沈若兰就站在窗前,默默的看着药吊子,淳于珟就站在门口,默默的看着她。

    两个人各怀着心事,都专心的想着自己的事情。

    熬了一会儿,药味儿也渐渐的飘了出来,这时,带娣失张失智的跑进来,大声道:“兰儿姐,你快来看看吧,二婶儿醒了!”

    沈若兰一听,急忙拔腿就往屋里跑,淳于珟怕自己再刺激到那那位病人,没敢跟过去,就把聂恒给打发过去瞧了,他老人家则坐下来,亲自看着药吊子!

    沈若兰一进屋,就看见爹正拉着娘的手哭呢,大鼻涕都哭挺老长的,“婉秋,你还有什么事儿要交代的?说吧,我们都在,都听着呢……”

    沈德俭以为他媳妇回光返照了呢,不光是他,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因此见到穆氏醒来没有一个欣喜的,反倒都悲痛不已,准备跟她永别来。

    只有沈若兰觉得可能是好转的迹象,她走到娘的身边儿,细细的观察着她。

    只见娘睁着无神的双眼,在屋里扫了一圈,才疲惫的挤出一个字,“渴——”

    她没有交代后事,而是说自己“渴了”,证明她的身体还没有坏透,至少对水还有需求。

    沈若兰一听,心中一动,赶紧又端起刚才还没喂完的水,用小勺舀了点儿,送到了娘的嘴边儿。

    “娘,您喝——”

    穆氏向前探了探头,想欠起身子喝水,却没有力气欠起身子,沈德俭一见,急忙扶着她的头,好让她能喝得舒服些。

    沈若兰慢慢的又喂了娘半小勺儿水,穆氏才摇摇头,示意不要了。

    这时,聂恒赶紧过来瞧,他先给穆氏把了脉,手搭到脉搏上,就眉毛一跳,随即又定下神来细细的诊了一回,还翻开穆氏的眼皮瞧了瞧,惊喜道:“哎呀呀,真是奇了,刚刚夫人的脉搏微弱,几乎没有了,现在竟比刚才清晰了许多,竟是病势好转的症状,老夫行医数十年,还头一次见到这般奇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怪的事儿呢!”

    这会子,聂恒的喜悦之情都不亚于沈德俭和沈若兰了,之前主子不是说治不好就不让他活了吗?都吓死他了,现在好了,这位夫人好了,他又能活了,太好了……

    众人一听穆氏的病势竟然好转,各个都惊讶不已,惊讶过后,便是喜极而泣了……

    只有沈若兰还算镇定,听闻母亲病势见好,就开心的笑道:“看来这两个药引子还真管用,没等吃呢,我娘就见好了,等待会儿再喝进去,说不定立马就全好了呢!”

    提起药,聂恒如才想起药还在药吊子上呢,赶紧又跑回西厢房看药去了,顺便还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湛王!

    淳于珟听闻穆氏见好,心里也松了口气,这下子,不用怕被她埋怨了!

    很快,药煎好了,聂恒把药用几只碗折温,端了进来,沈若兰忙涨又让爹扶起娘,她拿着勺子给娘喂药。

    大半碗的药汁,穆氏喝了差点儿半个时辰才喝完,喝完后,就体力透支的睡过去了。

    细心的沈德俭发现,他媳妇的呼吸比之前顺畅了,两口气之间的距离也短了,这都是好转的迹象啊!

    穆氏病情好转,让大家都振奋不已,一扫之前的萎靡气氛,都精神抖擞的守在穆氏的床边,誓要看到她好起来方才罢休。

    沈若兰见大家都是满脸憔悴的,想必是这些天一直守在这儿,都没吃好睡好的,就撵大家回去休息,娘这里有她就行了,不用大伙儿都守在跟前儿。

    撵了几次,好容易把大伙儿给撵回去了,她本打算自己守着娘,让爹也去休息,这些天,爹熬的眼睛都抠到里面去了,万一在把他给累倒下可就坏了。

    但是爹说啥也不同意,非但不同意,还一个劲儿的撵她回去休息。

    沈若兰拗不过爹,也看出娘正在好转,不会有事,就回去休息。

    ------题外话------

    谢谢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送了10颗钻石

    投了5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10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7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