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他争不过他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沈若兰都恨死这只老鹰了,它不仅把她抛下山崖,还差点废了她。

    幸亏她今天穿了软猬甲呢,不然老鹰抓她的时候,那锋利的爪子肯定得穿透她的脊椎,破坏掉她的脊柱神经,若真那样的话,她肯定得残废了,便是能侥幸活下来,下半辈子也得在炕上度过了!

    想到这儿,她气恨的挥剑砍下老鹰的双爪,又把鹰的大腿,翅膀都被卸了下来,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鹰身子,方才出了心头的那口恶气。

    淳于珟看着被大卸八块儿的老鹰,心里暗暗道:这丫头,还是个睚眦必报爱记仇的呢!

    沈若兰撒完气,情绪好多了,回身把淳于珟的剑又还给了他。把剑还回去的时候,还赞了一句,“齐爷的剑真锋利,简直削铁如泥,这就是传说中的宝剑吧。”

    一边收拾鹰大腿儿的应战在心里哼了一声,主子什么人,用的剑当然是宝剑了,不光是宝剑,还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玄铁宝剑呢,放眼整个楚国,也就仅此一把而已,连皇上都没有呢。

    淳于珟拿出一方帕子,擦拭着剑刃,说,“这是玄铁宝剑,自然比别的剑锋利些。”

    沈若兰一听居然是玄铁宝剑,忽然想起从前在武侠看到的那些,就问,“我听说玄铁宝剑能不光能消铁如泥,还能吹毛断发,杀人不染血迹,都是真的吗?”

    淳于珟丢掉帕子,将剑收回到剑鞘里,“差不多吧。”

    听到他这么说,沈若兰起了好奇的心思,说,“我能再看看吗?刚才还不知道是这么好的东西呢,没仔细看清楚。”

    淳于珟没说话,只抬手把宝剑又递了过来,让她随便看。

    沈若兰接过剑,拔剑出鞘,只觉得这把剑寒光森森,冷气飒飒,虽没有雕刻精美的纹络,也没有镶嵌珍贵的宝石装饰,但那森寒的煞气,就足矣震慑住敌人了!

    观赏了一会儿,听淳于珟给她讲了一些兵器的知识,才把剑还给他。

    又见英战把鹰肉收拾好了,沈若兰就挽起袖子,说,“我来烤吧,烤肉我比较在行!”

    淳于珟也跟着走过去,说,“爷跟你一起弄。”

    沈若兰也没有拒绝,人多力量大,两个人干活肯定比一个人干活省力就是了。

    正当两人在一起配合着往一根树枝上穿鹰肉的时候,罗城和罗同带着张二勇出现了。

    张二勇一进来,就看见沈若兰正跟那个黑袍的男子有说有笑的忙碌着呢。

    那黑衣男子本是桀骜孤冷的人,但是在他面前却笑得春风化雨的,谈笑间,眼神里的宠溺都快流出来了。

    张二勇心中一见,心难受的差点儿逃走了。

    “主子,属下把人带回来了。”

    罗城唤了一声,不过他相信,以主子的耳力,应该早就听到他们过来了。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淳于珟早就听到他们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过来了,所以特意过去帮沈若兰的忙,还特意把身子往她这边倾了倾,做出一副跟她相谈甚欢的样子,好刺激自己的情敌。

    虽然这做法有点儿卑鄙,可一看到这小子被打击的眼睛发直,溃不成军的样子,他的心里就忍不住暗暗发爽!

    谁让他前几天把他给刺激到了呢?

    沈若兰正背对着洞口干活儿呢,听到声音回过头,看到张二勇回来了,高兴的跑过去,说,“二勇哥,外面都下雨了,你咋才回来呢,我都惦记你了。”

    此时的张二勇有点儿狼狈,浑身被雨浇的**的,背上还背着他的行李和沈若兰的背篓。

    他半低下头,背着的光线昏暗沉迷,让沈若兰没看清他脸上的失意。

    “我没事儿,我留在那儿帮二婶儿挖人参了……”

    他说着,把手里的布包递到了沈若兰面前。

    破烂的布包里,赫然包着四五只刚挖下来的人参,参须和参花齐全,一看就是多年的老参了。

    沈若兰接过布包,高兴得嘴角都翘起来了,说,“二勇哥,谢谢你,有了这些参花,再找到幽灵草,我娘的病就能治好了。”

    淳于珟看到她对他笑面如花的样子,十分不爽,没等张二勇说话,就冷冰冰的出了声,“等你找齐这些东西再赶回吉州的时候,只怕你娘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沈若兰一怔,回过头,愣愣道,“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淳于珟懒懒的说,“你走后,爷怕你娘出事被你赖上,就一直交代着聂恒帮你娘看病呢,昨晚爷接到吉州来的飞鸽传书,你娘已经不行了,也就这三五日之间的事了。”

    沈若兰一听,登时急得眼圈都红了,焦急的说,“真的吗?你没骗我吧?”

    淳于珟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爷像骗人的人吗?”

    话音落,沈若兰一下子哭了,“这么说是真的了,那可怎么办呢?这下完了,来不及了……”

    张二勇也急了,但是看见沈若兰哭又有点心疼,急忙安慰他,“兰儿别急,我这就出去找幽灵草去,我记得我就是在这龙头峰看见过的幽灵草的,我好好找找,说不定就能找着呢。”

    “说不定?”淳于珟皱起了眉头,“说不定就是证明不一定能找到喽!”

    张二勇一滞,随即坚定的说,“不管怎样,我一定会找到的。”

    “呵,你以为光凭着一腔子热血就能找到幽灵草吗?要是找不到呢?兰儿母亲的性命岂不是断送在你的自以为是上了?”淳于珟有点儿咄咄逼人的说道,“你既然是兰儿的未婚夫,就该早替她把事儿打点好了,明知道幽灵草不好找,还不提前帮她找到?现在她娘命悬一线了,要是因为你找不到幽灵草耽误了,岂不是你的害的?兰儿定是年幼,鬼迷了心窍,才能看上你这么不中用不靠谱的男人!”

    “齐爷……”

    沈若兰打断了他,她听不下去了,“二勇哥他已经尽力了,他也没想到我娘会突然发病,大夫明明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说她还能撑几个月的,所以我们都没着急找,不光是他没着急,连我这个做女儿的都没着急呢,所以请您别这样说他,他能陪我进山帮我娘找药,我已经很感激了,就算找不到,我也绝不会怪他的!”

    “不识好歹!”淳于珟冷森森的骂了一声,听到她向着山里汉说话,气得他鼻子都冒烟儿了,冷声说,“爷本还想帮你一把,救你娘一命,既然你信任他,为他责怪爷,那就让他帮你去找好了,算爷多管闲事了!”

    沈若兰一听这话,似乎他手里有幽灵草,顿时激动不已,目光灼灼的说:“齐爷,这么说,你已经有幽灵草了是不是?”

    淳于珟哼了一声,没理她,不过也算是默认了。“齐爷,您要是有的话,就帮帮我吧,我娘她命悬一线,真的耽搁不起了啊!”沈若兰一确定他有幽灵草,立刻放软了声调,近乎于哀求的向他说道。淳于珟横了她一眼,凉飕飕的说:“刚才不还振振有词的骂爷呢吗?怎么还好意思求爷?”某人记了仇,想想刚才她为了这个山里汉跟自己横眉怒目的样子,他就气得冒烟儿,打定主意不能让她这么容易遂心了。“对不起,齐爷,我错了!”沈若兰毫不犹豫的道歉,姿态放得极低,在娘的生死面前,面子啥的还是先放一放吧,救命要紧。“我不该跟您那样说话,请您原谅我吧……”张二勇一看沈若兰在他面前小媳妇似的样子,心疼得不行,握着拳头对沈若兰说:“兰儿,别求他,走,我带你去找去,无论如何,我一定会帮二婶儿把幽灵草找到的!”说完,上前就要拉沈若兰的手。没等把手伸过来,另一只手已经快他一步把她拽过去了,拥在怀中。  淳于珟目光阴鸷的扫了张二勇一眼,那眼神,就像一头狮子威胁那敢觊觎自己食物的敌人似的,骇人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  张二勇没有被他的气势吓倒,毫不畏惧的顶着他的目光,怒声道:“你放开她!”“放她,也要她自己愿意才行!”淳于珟阴森森德说道。他低下头,看着沈若兰的小脸儿,不疾不徐的说,“爷确实知道哪有幽灵草,若咱们现在骑马赶到那儿把幽灵草采了,再日夜兼程回去,应该还来得及。你是跟爷走,还是跟他走,随你!”

    他给她出了个难题,这会儿,正是两个男人较量的时候,而他们较量的结果,就取决于她选择谁了!

    沈若兰很想选择张二勇,换做别的事,她也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去选张二勇,坚定的站在自己未婚夫的一面,顺便打消某些人不该有的念头。但是,现在不行,娘的生死关头,她必须得先为娘的生命安危考虑。

    “齐爷,我跟你走!”她艰难的说道。张二勇立刻僵在了那里,脸色灰青,被打击的不行。淳于珟的脸上则浮起了几分笑意,带着一丝暧昧的腔调,黯哑道,“这才乖!”沈若兰抿了抿嘴,向张二勇看去,嚅嗫,“二勇哥,对不起,我……”张二勇见她看过来,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勉强的说,“没事兰儿,你去吧,二婶儿的性命要紧!”

    见二勇这么大度,沈若兰感激的不得了,轻声道,“二勇哥,那你也早点回去吧,等我娘的病一好,我就去找你。”

    “嗯!”张二勇答应了一声,嗓音有点儿哑。

    他知道,兰儿不可能再来找他了,那个男人这么强势,又对她这么上心,自己根本争不过他。

    最主要,这个人,比他更配兰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