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你配娶她吗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你这个不孝的畜生,你的意思是我装的呗?”崔氏听出了儿子的嘲讽,从炕上支巴起身子,想下地穿鞋去揍他。

    二勇听到他老娘下地的声音,就放下行礼说,“大哥,我先去孙敖屯儿找几个人儿去,完事儿还得去岫水村和司家洼子一趟,备不住得天黑时才能回来,你们吃饭就不用等我了。”

    说完,救拽开大步走出了家门。

    崔氏还没打到他呢他就走了,不甘心的尖着嗓子喊起来:“你给我回来,小兔崽子,看老娘今个不打死你的……你个不孝的畜生,你老娘都要死了,你还有心思去干这干那呢,你还是不是人了……”

    张二勇就像没听见似的,迈着大步头也不回的走了……

    去岫水村的路上

    两辆带着篷子的马车停在村路边,马车旁环绕着几个高大威猛的汉子,煞气森森的,与这静谧的山村景色很是违和。

    张二勇正打算不声不响的走过去,一个方脸的汉子拦住他,面无表情的说:“你是张二勇!”

    虽询问,却是带着肯定的语气,像是早就知道他,故意在这儿等着他似的。

    张二勇一愣,疑惑说:“大兄弟,你认得我?”

    罗同抿了抿嘴,显然对大兄弟这个称呼很反感,但却没有反对他这么叫,只冷声道:“随我来吧!”

    他向第二辆马车那做了个请的动作,随即提步向第二辆马车走去。

    张二勇一头雾水,这人是谁啊?他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呢?还有,他要干啥呢?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他跟着方脸的‘大兄弟’走到第二辆车旁,一靠近,就闻到车里有一股淡淡的脂粉香,很好闻!

    罗同面无表情的拉开了车帘,“张公子,请过目!”

    张二勇闻言,定睛往车里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乖乖,车里放着两个开着盖儿的箱子,箱子里装的全是金银珠宝,五颜六色,霞光璀璨,照得人眼睛都要花了。

    除了两箱子珠宝,车里还坐了三位盛装打扮的美人儿,看起来都是二八年岁,碧玉年华,一个个环肥燕瘦,各有千秋的,见张二勇看过来,三位美人儿齐齐的低下头,莺声燕语道:“给张公子请安!”

    张二勇哪见过这种阵仗啊,一下子羞了个大红脸,急忙撇过脸对罗同道:“大兄弟,这是干啥啊?”

    罗同冷声说:“里面的都看清楚了?”

    “呃,看清了,是两箱子珠宝和三个大妹子!咋地了?”

    “跟我来吧!”罗同又把他引到第一辆车前,道:“我家主子在里面等你,张公子请上车吧!”

    这时,另一个长脸的汉子上前,替他拉开车帘,请张二勇进去。

    张二勇望了那车里一眼,只见车子华丽无比,里面跟个缩小版的雅间似的,湘妃竹编的矮榻,金丝楠木的雕花小几,精致的多宝阁和壁瓶插花,还有一个小小的青铜香炉,袅袅的冒着轻烟。

    这些物件虽然精致,但却远不及矮榻上那个男人万分之一精致,此时,那男人慵正懒的靠在榻上,穿着一身极尽华贵的紫光流霞锦,金纹腾蟒,广袖阔卓,浑然天成的金尊玉贵,紫金冠束发,长长的冠带随着如瀑墨发滑落,长眉入鬓,一双丹青水墨似的凤眸不经意的看过来,仿佛看人一眼都是施舍似的。

    张二勇第一次看着这样的人物,一时间不知该怎样应对好了,他站在车外,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最后,笨拙的向车里拱拱手,结结巴巴的说:“这位……呃……公子,您找我?”

    淳于珟轻摇折扇,看着车外一身粗布衣衫,笨拙傻气的山里汉,恨得牙都痒痒的,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这个脏兮兮、傻乎乎的蠢汉,就这么个不堪的东西,也敢配兰儿,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

    打量完,淳于珟冷声说,“上来!”

    张二勇丈二和尚似的上了车,淳于珟用扇子指了指对面的矮凳,“坐吧!”

    那矮凳上,垫着缠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枝宝相行龙妆花缎垫子,满绣的垫子,五彩斑斓,光着一个垫子就足够抵得上张二勇的全部家产。

    张二勇有点儿拘谨的坐在了那个价值连城的坐垫上,双手放在膝头,摸索着两个膝盖上打着的大补丁,堪堪道,“公子您要跟我说啥呀?”

    淳于珟冷冷的说:“后面那辆车里的东西都看见了?”

    “嗯!”张二勇点点头,“看见了!”

    “可还喜欢?”

    张二勇一愣?

    喜欢?

    这跟他有啥关系?他为啥要喜欢?呃,好吧,那些金银珠宝他确实挺喜欢的,要是有了那些金银珠宝,兰儿就再也不用辛苦做生意了,她老娘也不用再为了钱跟兰儿闹了,家里就天下太平了。

    是,他喜欢,但是只喜欢那些能当钱花的金银珠宝,那三个姑娘他并不喜欢。

    对于女人,他只喜欢一个兰儿,在他的眼中还是不如兰儿好!

    见张二勇一副纠结的模样,淳于珟再度开口:“只要你做一件事,后面那辆车里的东西就都是你的了。”

    张二勇一愣,“啥事儿啊?”

    那些金银珠宝随便拿出一件,都够他们家花一辈子的了,咋能有这好事儿呢?

    淳于珟轻摇折扇,一字一顿道:“退、婚!”

    闻言,张二勇一下子懵在了那里,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淳于珟眯了眯眸子,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爷赏你泼天富贵,娇妻美妾,条件只有一个,你去沈家退婚!”

    “你做梦!”

    张二勇激动的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因为车篷不够高,头‘咣当’一声撞到了车顶,撞得他又坐了下去,不过此刻的他已经顾不上头疼了,一改刚才的拘谨和客气,变得强势起来,一双拳头也握得紧紧的,即便是面对湛王那样骇人的气场,他也没有分毫的畏惧,“你听着,你休想抢走我媳妇!”

    淳于珟在听到‘我媳妇’三个字时,脸色徒然一变,手中的折扇一抖,“唰”的一声,扇骨处显出十几把锋利的薄刀,刀尖都指向了张二勇的咽喉。

    “记住,她不是你媳妇,从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要是在再爷听到你敢这么叫她,爷定让你们全家身首异处、粉身碎骨!”

    一个山野匹夫,竟敢叫他未来的王妃‘媳妇’,他决不能容忍。

    张二勇不怕死,要是为了兰儿,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去死。

    但是,他不想他的家人被他连累到身首异处。

    所以,他放弃了跟他拼命、揍他一顿的念头,松开拳头,愤怒的说:“你要恃强凌弱,强拆散我们吗?”

    淳于珟收回扇子,冷声说,“爷从不干恃强凌弱的事儿,让你退婚也不是白让你退的,给你百万家私,够你富足一生,那三个女子都是朝廷命官的嫡亲女儿,配你绰绰有余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张二勇呵呵笑起来,“你以为,给我百万家私,显赫的媳妇,我张二勇就会动心,就会乐呵呵的把兰儿让给你吧,可惜你错了,你的百万家私和官家小姐,在我眼里也不如兰儿一根头发丝儿金贵,对我来说,兰儿不吝于我的心肺,没有心,人就是行尸走肉,没有肺,人就没法呼吸,所以别说你许我百万家私,就是你把天下的财宝和美人都给了我,我也断不会动心的!”

    “呵,还挺有骨气的!”

    淳于珟冷笑起来,凉凉的说,“爷一向敬佩有骨气的人,你要是除了骨气之外再有点儿自知之明的话,爷会更欣赏你!可惜,你太没有自知之明了,兰儿有多好你不是不知道,你以为就凭你,也配娶她吗?”

    ------题外话------

    谢谢

    投了2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7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