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6章 我好个屁啊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她要是回老家,肯定又得去见她那个劳什子的未婚夫去了,他可不能再由着他们你侬我侬了,上回听到他俩成天在一起时,他就差点儿让醋给淹死了,这回他可不想这样被动了。必须得想办法拆散他俩,不管多卑鄙!

    罗同去给他备马了,偏在这时,军营那边又出了点儿事儿,需他亲自去处理。

    淳于珟急的直咬牙,权衡再三,最后决定把英战和罗城一起派去跟踪监视她,还叫他们带着信鸽,跟他随时保持联系。

    罗城和英战领命去了,两人发挥着隐未的特长,一路上总是不远不近的跟在沈若兰的身后,既能监视着她,又能不被她查觉。

    沈若兰一路狂奔,两天后,终于回到了靠山屯儿。

    回去时已经是晚上,瘦丫她们都快睡了,见到她回来了,急忙都跟到了后院来,嘘寒问暖的。

    沈若兰问了一下这边的情况。

    瘦丫告诉她,荒地已经开出三十多亩了,且都已经种上了,种的都是土豆和地瓜,还种了点萝卜和胡萝卜,她走之前种的那些黄豆和绿豆都发芽了,长势很好。

    鱼塘还在挖着呢,因为这个工程浩大,且挖出来的淤泥都被运到山上去做肥料了,所以这装车运输的过程也需要花费时间,所以进度慢了些……

    因为要上山去了,沈若兰把开荒和挖鱼塘的事儿都交给了大爷和大庆哥,去大娘家跟大爷说这事儿的时候,大娘也在家。不知为啥,沈若兰总觉得大娘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像在暗暗的打量,探究似的,又好像对她多了几分敬畏。

    沈若兰也没大在意,她现在也顾不上别的了,就想快点儿这边安排好,好早点儿进山去,娘的身子已经等不了几天了,她必须尽快帮娘把药采回来。

    大爷自然是毫不迟疑的应允了,还详细的问了她以后该怎么做,沈若兰一一的告诉他了,怕他记不住,有些重要的事儿还用笔给他记下来了。

    沈若兰写字的时候,沈大娘就在一边儿看着了,她看着沈若兰笔走龙蛇的写字,垂眸间无意中流露出的坚韧不拔、运筹帷幄的气势,让她忽然觉得很陌生,甚至觉得眼前这个姑娘不是她看着长大的那个兰丫似的。

    多年来,她一直都以为她的梅儿是最好的,兰丫连她梅儿的一根头发丝儿都比不上,但是现在,她却不得不承认,兰丫确实比她的梅儿强,而且强很多很多。

    梅儿的全部心思,都用在自己咋能吃的好过得好上,从来没考虑过他们这当爹娘死活;兰丫跟她不一样,兰丫是个聪明能干的孩子,不光为家里挣下了锦绣似的一片家业,还懂事孝顺,为了给她娘治病,一个姑娘家竟然不畏艰险,要进深山里去采药去,这得是多大的胆识和魄力啊!

    换作梅儿,肯定是不会去的。

    或许,那个算卦的和尚说的有当娘娘命的老沈家闺女,就是兰丫吧……

    跟大爷交代完这些事儿,沈若兰就急忙回家去了,她得准备些进山的东西,免得到时候不方便。

    张二勇也离开了靠山屯儿,回桃花村去召集进山的人马去了。

    回到桃花村的家时,老娘崔氏已经回来了,不是谁去接她回来的,也不是她自愿回来的,而是崔氏回娘家第三天,就跟兄弟媳妇打起来了,让兄弟媳妇扯着胳膊给她撵出来了。

    崔氏没地方去,只好又磨磨蹭蹭的回家了。

    回来后,老头子还不让她进屋,非要她滚蛋,还是三勇跪在地上求老头子好久,老头子最后没办法,看儿子面子才原谅她的。

    虽然老头子原谅她了,但是当她得知自己卖珠花的六十两银子都被搜出来了,还把她攒了好几年的一两多银子的私房钱给搜走了,更是把老头子和俩儿子这一个多月在青州挣的钱都给搭进去了,不由得心如刀割,捶胸顿足的嚎了一天后,终于不支病倒了

    病倒后,老头子也不理她,只道她是装的,就由着她躺在炕上哼哼唧唧的。闺女和儿子一个都指不上,也就小儿子天天从学堂回来,能过来问候她一声,然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后就赶紧钻进自己屋里学习去了。

    就这样,病了好几天的崔氏没人瞅没人看的,让她大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于是,秉着‘我不好过你们谁也别想好过’的一贯作风,崔氏开始躺炕上作人,开始时还只是指桑骂槐,稍有保留。

    后来就干脆明着开骂了,骂完闺女骂儿子,骂完儿子骂媳妇,当然,远在吉州的沈若兰也没跑了,被崔氏翻来覆去的骂了好几天,把老沈家的祖宗十八代都骂遍儿了,只可惜,沈若兰没听着!

    张二勇回来后,还没等进门儿,就听见他老娘抑扬顿挫的骂声,骂大哥大嫂,还骂张金凤和他,骂的内容无非是不孝,看她病了都不管她等等。

    进屋后,看见老娘正躺在炕上,脸冲着大哥住的西屋骂人呢,听见张二勇回来,崔氏的声音顿时更尖了,“你还知道回来啊?把家里的银子都倒腾那个小骚比家去了,这下子舒坦了吧?你个天打雷劈的畜生,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儿要了你老娘的命?你要是再晚回来几天,就看不着你老娘我了……”

    “看不着你正好,看不着你这家就消停了!”老张头也从外面回来了,刚一进院就听到老婆子在屋里骂儿子呢,忍不住在院子里就怼上了。

    崔氏听到老头子的声音,立马消停的闭了嘴,不敢再吭一声了。

    张二勇看到老娘的气色确实不大好,心里也挺担心的,但是却不敢关心她,因为他知道老娘那性子,就他娘那矫情劲儿,你要是关心关心她,她一分病都能血乎成十分,不把人磨死绝不待善罢甘休的。

    所以还是明儿临走前在給她找大夫看吧,给她看病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她想矫矫他也没地方矫矫去了!

    “二勇,你咋回来了?兰丫那边儿的活儿都干完了吗?”老张头进了屋,在炕沿边儿坐了下来。

    老张头也是不愿意在家看老婆子那副死样子,躲到邻居家说话去了,后来听人说看见他二儿子回来了,就赶紧回来看看。

    张二勇就把自己回来召集人马的事儿跟爹说了一下,老张头一听儿子要召集人手儿,就主动请缨,去帮儿子叫他熟识的那几个人了。

    爹走后,张二勇就起身回屋儿去收拾东西,弓箭短刀都得带着,不然山上一旦有个饿狼猛兽啥的,还不擎等着让它们给吃了。还有粮米被褥啥的也得带着,都收拾好打上捆儿,明早走时往身上一背就完事儿了。

    张大勇见张二勇收拾东西,就过来帮忙,崔氏躺在炕上,听到隔壁屋俩儿子的说话声,就又骂了起来,骂的内容就是他们不孝,她躺在炕上要死了,都没一个人管她。

    张二勇黑着脸,只管收拾东西,老娘愿意骂啥就骂啥,就当没听着,张大勇的定力不如张二勇足,被他老娘骂得挂不住了,忍不住隔着帘子对东屋说:“娘,别整天死呀活呀的挂嘴上,你啥时候不行了?这不还好好的呢吗?”

    “我好?我好个屁,我都让你们老张家一家老老小小的几个畜生给磋磨死了,你们一个个的都黑心烂肺子了,都见不得我多活几天,都想逼我去死啊……”崔氏一听有人搭理她,跟她对话了,立刻来了精神,趴在炕上欠起身子反击了回去。

    张二勇听到他娘的话,也忍不住了,冷笑一声,对东屋说:“放心吧,您不会有事儿的,骂起人来还中气十足,声音响亮的呢,一听这动静就知道你没事儿!”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2张月票

    送了5颗钻石

    投了2张月票

    投了3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