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2章 打脸的礼物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最开始,听说他不叫自己进湛王府去住,也不许自己住他别的宅子时,她的心里还凉了好几天,以为他不待见自己呢,特别说来这几天,他音信皆无的,让她感到阵阵的恐慌,像自己要被抛弃了似的。

    好在,他终于有信儿了,这下她就安心了!

    “叫他们进来吧!”安安郡主虽然满心欢喜,但脸上却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把喜怒不形于色练就得出神入化的。

    赵圆圆听闻湛王府派人来送东西了,便理所当然的以为是湛王的主意,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的,但还是忍住了这些情绪,在安安面前讨好凑趣。

    “王爷对姐姐还真是上心……”

    安安面含春色,薄嗔一声:“别胡说!”

    “谁胡说了?这不是吗,唯恐姐姐在我们家受委屈,还巴巴的打发了人来送东西,姐姐真实好福气呢!”

    一番打趣,说得安安郡主粉面绯红,一脸春意。

    ……

    然而,转眼间,这位姐姐的‘好福气’就变成‘好尴尬’了!

    送东西的婆子进来后,把一些精致的吃食和用具呈上来,并禀明这些都是青莲姑娘给郡主准备的,青莲姑娘本来想亲自过来给郡主磕头,但是前几天崴了脚,行动不便,只好让她们替她向郡主请安了…。

    原来,送东西都是青莲姑娘的主意,跟他一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他还是老样子,对她完全无视!

    ……

    安安郡主被打击得差点都无法保持自己的端庄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儿一会儿青一会白的,眼神也变得阴鸷起来。

    赵圆圆发现安安郡主的表情有点儿皴裂,急忙打圆场说:“既然是底下人送来的,必然也是看王爷看重姐姐才会如此,姐姐有所不知,这些下人惯会见风使舵,看主子脸子行事,她们必是见王爷爱重姐姐,便百般恭维奉承起来,若王爷不喜姐姐,她们才不会给姐姐送东西,巴不得踩姐姐几脚好去讨她们主子的欢心呢!”

    赵圆圆的这番话,确实保住了安安的面子,也给了她台阶下,不曾想她光顾着讨好郡主,却把青莲姑娘给得罪了,那送东西的几个婆子听到赵圆圆的话,都暗戳戳的记下了,准备回去把她那些话告诉给青莲姑娘,看姑娘怎么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安安郡主保住了颜面,心情也就好多了,至少脸上已经神色平和了。她笑着向几个送东西的婆子道:“劳烦几位嬷嬷替我向青莲姑娘道了谢,叫她费心了。我这次来的匆忙,未来得及给她准备什么好东西,就只有新近京城流行的一些卡通彩缎瞧着挺有趣,便给她带过来几匹,正好嬷嬷们过来,待会儿就请几位嬷嬷顺便儿帮我把这些缎子给青莲姑娘带过去吧!”

    寇嬷嬷听了,立刻叫人把拿来四匹缎子,又备了一些上等的胭脂水粉等,让几个婆子给青莲带回去,还赏给那几个婆子每人五两银子,打发她们出去了。

    人走后,安安的表情淡了下来,明显得心情不好。

    赵圆圆虽蠢钝,但有一句话却说得半点儿不错:下人都是惯会见风使舵,看主子的脸色行事的。

    青莲做为王爷的屋里人,按理她来第一天,青莲就该来磕头拜见,天天来请安服侍的,可都这么多天了,她一直避而不见,拖延到今日才不得不派人送点东西来,自己却连面儿都不露一下,当真是半点儿没把她放在眼里!

    她一个妾室,竟敢如此对待她这个未来主母,还不是因为他不待见她,才让那个贱人也跟着狗眼看人低,不拿她当回事!

    呵呵,这样不省心的贱东西,她断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会纵着的,赶明儿进府后,她必会加倍偿还回去,让她知道知道藐视自己的后果!

    安安阴毒的想着,转眼间,已经在心里想出了好几条收拾青莲的主意。

    却不知,其实是她冤枉青莲了!

    青莲最是个会做人的,特别是表面功夫,谁都没她做的好,安安到吉州的第一天,她就想过来请安问候了,但王爷不待见这位‘准王妃,’她向他提及此事时,他也黑着脸未出声,她怕王爷不喜,便不敢擅自行动了,故而才拖延至今。

    今儿送东西过来,也趁着王爷不在家,才赶紧收拾点儿东西遣心腹之人送过来的,谁都不知道。

    怕被王爷知道,她都没敢露面,哪想到自己小心翼翼的张罗周旋,却非但没讨好到‘王妃,’反到适得其反,让‘未来王妃’记恨上她了。此是后话,不提。

    赵圆圆见安安的脸色又不好看了,觉得机不可失,就故意说,“湛王日理万机,都没空过来见姐姐一面,真是公耳忘私国耳忘家,可谓是天下为官者的典范呢!”

    安安郡主扯了扯嘴角,勉强的说:“湛王执掌四州,镇守楚国乌孙边界,每日里定有不少军机大事儿要他劳心,一时想不到个人私事也是有的!”

    赵圆圆说忙:“湛王殿下确实公事繁忙、日理万机,且他不仅大事操心费力,就是民事纠纷的小事,他也常常亲力亲为呢!”

    安安郡主一听这话中有话,就说,“妹妹此话怎讲?”

    赵圆圆莞尔一笑,说:“前些日子,我爹的一个小妾在街上欺负一个民女,被王爷知道了,亲自到府衙惩治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妾室,替那位民女申冤解难呢!”

    这句话说得很让人起疑,一个堂堂的王爷,天之骄子,竟为了一个民女到公堂上为难一个府尹的妾室,这种事儿说出来换谁都会多想的,何况听者还是一向心思细密的安安郡主,王爷的准未婚妻!

    话音落后,安安郡主的脸色果然变了变,但很快就恢复如常了,风轻云淡的说,“湛王这般体恤国民,真乃吉州百姓之福啊。”

    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说得倒是漂亮,只是这位郡主的脸色不怎么漂亮了,阴郁冷滞的神色不断交替出现,赵圆圆心明镜的她在那儿硬撑着呢,也不说破,又跟她说了几句后,就起身告辞出去了。

    人一走,安安郡主的脸就完全沉下来,对寇嬷嬷说:“你去查查那贱人(赵圆圆)口里说的那个‘民女’是谁,查出来速速报我知道!”

    寇嬷嬷说:“是,老奴这就去办。”

    “记得查仔细些,那个民女是谁?跟王爷有没有关系?什么出身,样貌如何,我统统都要知道!”

    寇嬷嬷答应着下去了。

    屋里就剩还安安郡主一人了,她站在窗前,望着院子里繁盛艳丽的牡丹,心里确实一片荒芜。

    一个倾城绝色的女子,本该得到未婚夫的百般宠爱和爱怜,而她却恰巧相反,受尽了他的冷眼和不待见,她到底哪里不好?哪里值得他这般生厌?他又为什么这样对她?难道她还不如一个草芥民女吗?

    窗台上摆着一盆怒放的牡丹,大小不一的花朵竞相开放,甚是美艳,安安越想越憋屈,不觉怒从心起,将那些开在主花周边的小朵牡丹一朵一朵的揪下来,扯的稀巴烂的扔了满地,便是扎破了手也在所不惜。

    什么一枝独秀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呸,都是狗屁,卧榻之侧岂容她人鼾睡?

    她从来就不是宽容大度的女子,所有的温婉大度都是装出来骗人的,一想到他会跟那些贱女人睡觉,甚至还跟一个草芥般的民女勾搭到一起、替那个贱女人出头出气,她就气得想杀人,想毁天灭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