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找银子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这会儿,张大勇、张二勇和张金凤都在屋里呢,见老娘寻死觅活的往出跑,却谁都没拦着,甚至劝一声都没有。

    在一块生活这么多年了,他们太了解老娘了,就她那自私自利的性子,谁自杀她都不带舍得自杀的,也就是虚张声势吓唬吓唬人罢了。

    或者,是怕爹接着揍她,找个借口跑了;又或者,怕爹朝她要珠花,所以借着寻死的借口跑出去躲着了!

    李氏怀中的小娃子一看爷爷揍奶奶了,吓得哇哇大哭,大的那个也吓得抽抽搭搭的哭起来,李氏就趁机带着孩子回房间了。

    反正最精彩的一幕已经看到了,再留在这儿也没啥意思了。她走的时候,冲自家男人使了个眼色,张大勇看媳妇冲他挤眼睛,就急忙跟媳妇走了。

    屋里就剩下老张头、张二勇和张金凤了,老张头气咻咻的坐在炕上,对张金凤说:“这事儿从头到尾我都知道了,你也不用再跟我瞒着遮着的了,正好那个老不要脸的跑了,你就老老实实的告诉我,那老东西把那支株花给放哪儿了?”

    张金凤一看她老娘不在场,再加上老娘跟她分赃不均,她肚子里憋着气呢,这会儿爹逼问她,就毫不犹豫的把老娘去卖珠花的事儿给说出来了。

    说完,还不忘吐槽她老娘一顿,“爹,我娘可抠了,卖了六十两银子,就给我买这么小的一对耳坠子,你看看,都不赶鼻涕嘎渣大。”

    说完晃了晃脑袋,那两个小小的耳坠子就在她的四方大脸旁打起滴溜来。

    老张头一听说崔氏把沈若兰的珠花给卖了,气得太阳穴都直突突,他咬牙切齿了一会儿后,突然一抬腿上了炕,从炕柜儿上把崔氏睡觉枕的枕头给拎下来了。

    随后咔嚓一声撕开了枕头皮儿,枕头里面的荞面皮立刻暴露在眼前,他扯着枕头的两角,把撕开的开口往下一倒。

    “哗啦——”

    枕头里的荞麦皮一下子都倒在了炕上,老张头在那堆荞麦皮里扒拉了几下,很快找到了几锭大小不一的银锭子,掂量着也就三四十两。

    “二勇,你在去厨房角上那耗子洞那儿挖挖看,看看那儿藏没藏银子。”

    老张头一边吩咐着,一边又上炕柜上取下了崔氏的被褥,也如之前一样拆开了。

    不多时,老张头在崔氏的被头里又找到十多两碎银子。

    张二勇在那个耗子洞里把剩下的都给挖出来来。

    崔氏自以为聪明,把银子分着藏的,没想到她藏私房钱的窝点早就被老头子洞察了,只是不曾跟她明说而已。

    现在,她煞费苦心藏的那些银子,尽数被找到了,不仅如此,她之前存的一两多的私房钱也被翻出来,充公了!

    老张头把银子归拢起来,又问张金凤把珠花卖到哪了,卖了多少钱,之后把找到的银子一股脑的都给了张二勇,让他明天去把那珠花赎回来。

    他也知道,卖珠花的价格跟买珠花的价格不能一样,就把他们爷几个这趟去青州挣的钱都给张二勇了,让他都带着,看看还差多少给人家添上,无论如何也要把兰丫的珠花给兰丫赎回来。

    老张头领俩儿子在青州干个一个多月,辛苦自不必说,本来还指着拿这十多两银子再买几亩地呢,谁曾想被那个败家的死老娘们给祸害出去了,十多两银子啊,扔水坑里还能听个响呢,结果就这么不黑不白的没了,把老张头儿给心疼的,恨不得捶死那个祸害尿。

    也亏得崔氏跑的快,不然指定少不了一顿好打!

    崔氏本以为她跑了,就能免于老头子继续打她,还能保住私藏的银子,没想到家里的老巢都让人给端了,最后落了个鸡飞蛋打,不光卖珠花的银子被老头子尽数搜出来了,连老头子和儿子这次出去赚的钱也都被搭上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这会子,她已经赶往老娘家躲事儿去了,等知道会有这事儿,必定会心如刀割,痛不欲生吧!

    **

    沈若兰回到家后的第二天,就开始实施自己的开荒山和挖鱼塘计划,她先找到里正,把自己要买荒地和买水泡子的事儿跟他说了,吴四爷巴不得能把那臭水泡子和荒山卖出去呢,当即慨然应允。

    于是,沈若兰花了三两银子把村里那个大水泡子买了下来,又豪掷五十三两银子,要再买下五十三亩的荒山,这样,她就一共有六十亩的开荒地了。

    吴四爷一收到银子,立马给她写了地契,并上报官府存了档,于是乎,水泡子和那些荒山就是沈若兰的私有财产了。

    地契拿到手后,沈若兰高调的把村民们召集起来,开了一个重要的会议。

    会议精神如下:

    她要在山上开出五十三亩的荒地,村民们可以来帮忙开荒,每帮她开出一亩地,她付一两银子的工钱,大家可以合作,也可以单独行动,她只看结果付钱,谁都别想偷奸耍滑。

    另外,要是有村民也想像她一样开荒却没有银子的话,(每开一亩荒地要上缴一两银子)可以先在她这儿借钱,将来以工抵债也行,或者拿开荒种出来的土豆、大豆、地瓜和大白菜等抵债也可。

    除了开荒地,还可以帮她挖鱼塘(水泡子)挣钱,只是在她这儿干活儿都是按量赚钱的,干的活儿越多赚的就越多,干的少自然就赚的少,公平公正,那些想占人家便宜的就不用想了。

    大家一听有这么多活儿干,都乐得不行,纷纷抢上前报名,唯恐把自己落下。

    张二勇在县城赎回沈若兰的珠花,给她送回到靠山屯的时候,正好看到村民们纷纷报名的热烈场面。

    他简单的问了一下,听说沈若兰居然包了五十多亩荒地,不觉狠狠的惊讶了一下。

    山地种点儿西瓜和甜瓜的还行,但是种粮食就不成了。

    因为地形的原因,山地存不住水,很容易干旱,所以在很多庄户人家眼中,山地是白给都不种的,因为很有可能花挺大力气把地种上了,最后却啥也收不上来,白费种子白费工,倒赔钱!

    所以,靠山屯后面大片的山地还荒着,即便是一两银子一亩地,也没人愿意去种。

    有人宁愿拿那一两银子就买几分洼地,也不愿去买一两银子的山地,就是一等量田和开荒山地的区别。

    张二勇虽然不认可她开那么多荒地,但是只要她想做的,他就无条件支持她,只要她高兴,咋地都行!

    **

    轰轰烈烈的开荒运动开始实施了。

    大家对这次开荒的态度远比沈若兰想象中的要热情许多!

    她本以,开荒和挖鱼塘这种粗活,得是男人才能做得来的呢,没想到,等干活儿的时候,不光是男丁出来了,绝大部分人家中的女人、孩子和老人也都出来了,简直是举家行动。

    这些人有的以家为单位,包下一亩荒地,然后通家大小全力合作,力气大的多干点儿,力气小的少干点,有钱跟着,老人也孩子们也都跟头把式的抢着干,就图稀多挣俩钱儿,好让自己家的日子宽敞宽敞。

    还有些人不满足于自家赚钱,把别的村里的三亲六故也找来一起干里,这样的话,既能帮他们那些亲戚赚点钱,也能自己轻快些!

    自己买荒地开荒的村民不多,毕竟一两银子不是小数目,而且山地也不大好种,大家都怕花那么多钱买了,费劲巴力的开出来了,最后收成不好折了本儿,所以,沈若兰动员了一回,最后,也就三四户人家自己买荒山开地了。

    这几户人家分别是齐来顺家、谢大娘家、大春哥家和桂生子家,剩下的村民全都是给沈若兰打工,在沈若兰这儿赚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