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7章 崔氏挨打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咱们家现在也不像过去似的一屁眼子饥荒了,二勇娶媳妇也不费劲了,要我说啊,干脆跟那个小骚比退亲,重给二勇找个好的,就她那样的,谁娶谁倒霉,你瞅瞅她那干吧拉查的样儿,将来生孩……”

    “闭嘴!”老张头怒喝一声,打断了她的话。

    要是由着她絮叨下去,她就能扯到十万八千里去,正事还不知道得啥时候能说到呢?所以干脆直接就问了最关键的一句,“你就说你到底拿没拿吧!”

    “没拿,我没拿!”崔氏斩钉截铁,一口否认。

    “真的?”老张头沉着脸问。

    “真的,撒谎我都不是人的,我真没看见她那珠花,就是那坏心眼子的小死丫头蛋子赖我的。”崔氏脖儿挺的直直的,说的可注重了。

    老张头见她死活不承认,也不跟她废话,‘嗷唠’一嗓子:“金凤,过来!”

    一直躲在屋里偷听的张金凤听到老爹的叫声,吓得哆嗦了一下,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

    爹,你叫我干啥呀?“

    张兴旺冷笑说:”我们每次出门儿回来,你都是第一个跑过来看买回啥了,有没有好吃的,今儿咋这么消停呢?还是犯啥错误心虚不敢出来见我们?“

    张金凤嘎巴嘎巴嘴,结结巴巴的说:”我,我胃疼,我在那屋趴着了……“

    李氏‘噗嗤’一声笑了,”金凤,你到底是胃疼还是肚子疼啊?胃疼咋还捂着肚子呢!“

    张金凤一听,急忙把手往上移了移,随后五官聚集,做出一副痛苦的表情,”艾玛,疼死我了,不行了,我要去拉屎……“

    李氏笑得更欢了,”金凤呀,你是胃疼不是肚子疼,拉啥屎啊?“

    张金凤表情一滞,她这不是一着急忘了吗?崔氏也不是好眼睛的瞪了大儿媳妇一眼,狠叨叨的用目光威胁她。

    李氏才不怕呢,现在她男人回来了,老爷子也回来了,老婆子要是再敢磋磨她,她轻轻耍一点儿手段,就能让老爷子揍她一顿,揍死她!

    老张头看着张金凤,心里一阵失望和厌恶,冷清清的说:”把话说明白再去拉也不耽误你的事儿,你就说说那天你跟你娘抢了兰丫的珠花放哪了?“

    他没有问‘你们抢没抢兰丫的珠花,’而是直接问‘你们把抢来的珠花放哪了’,可见他已经认定了沈若兰的话,崔氏刚才口若悬河的说的那些,他一个字都不信!

    崔氏急了:”老头子,你啥意思啊,我不都说我没拿了吗?你咋就不信呢?你非得让我给你发个毒誓才能信是不是?那行,我这就给你发个…。“

    ”闭嘴!“老张头再次打断她,根本不想听她这那些着三不着四的话。

    崔氏很怕老张头,被他一喝,就反射般的闭住了嘴,不敢再说了。

    ”说,你们把珠花藏哪了?“老张头继续问张金凤道。

    张金凤捂着肚子,心里犹豫着,她也害怕她老爹,老爹发起脾气来她老娘都不是对手,她能不怕吗?可是,她又不敢说实话,怕她爹和二哥知道是她先出的主意迁怒于她,也怕好容易到手的那对耳坠子给没收回去。

    纠结中,她抬起头,心虚的看了老娘一眼,见老娘正紧鼻子眨眼睛的冲她使令子呢。

    老张头猛一回头,正好看见老婆子那挤眉弄眼的一幕,断喝一声:”瞅她干啥?我问你话呢!“

    张金凤被爹喝得一个激灵,缩着脖子低下头:”我,我…。“

    崔氏见张金凤吓成这副样子,怕她把实话秃给噜出来了,又急又怕,情急之下,又哭又嚎的放起泼来,意图岔开话题。

    ”艾玛呀,你这是干啥呀?一回来就审贼似的审问我们娘俩儿?明明没有的事儿你非让我们承认,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个人老婆孩子你不信,去信那个小死丫头去,你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那么看不上我们吗?既这么着,来来来,你干脆勒死我们算了,省得我们碍你的眼……“

    老张头了解崔氏的那点儿花花肠子,一点儿都没被她的胡搅蛮缠打乱,他瞪了她一眼,指着她的鼻子尖,吼道,”你给我闭嘴,再嚎丧一句当心我大嘴巴子扇你!“

    冷森森的警告了一声,又看向张金凤,”你倒是说不说?“

    张金凤被逼得没办法了,哼哼唧唧的说:”你别问我了,我啥也不知道,你问我娘不就行了嘛?“

    ”你啥也不知道?那珠花不就是你从若兰头上抢下来的吗?你怎么可能啥也不知道?“张二勇黑着脸说道。

    张金凤说:”那最后不也给娘了吗?我又没拿,你问娘去啊,问我干啥?反正我啥也不知道。“

    ”你这个死妮子,你给我啥了?你别吓冒泡!“崔氏一看张金凤说秃噜嘴了,急忙坐直了身子,慌乱的找补。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张金凤那句‘那最后不也给娘了吗’已经说明了一切。

    老张头啪的一拍炕桌,怒视着崔氏,”金凤都说出来了,你还敢死鸭子嘴硬?“

    ”她,她那是让你吓的,瞎说呢……“崔氏磕磕巴巴的,还妄想抵赖。

    然而,她的解释却是苍白的,没有任何说服力的。

    老张头横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看一件很恶心的脏东西似的,眼底的厌恶都快要溢出来了,但凡有点儿自尊的女人被自己的丈夫这样看了,都会惭愧不已,会反思一下丈夫为什么会这么厌恶她。但是,崔氏却没有那个脸,她的心思都在咋能把这事儿赖过去,咋能保住那些卖珠花的银子上头呢。

    做为女人,她也希望能得到丈夫的尊重和爱,但是这些年过去了,她已经习惯丈夫对她的鄙视和厌恶,丈夫对她的态度她早就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你还嘴硬呢?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吧?“老张头的吼了起来,脸也被气成了铁青色。

    ”我才没嘴硬呢,就是金凤儿那死丫头瞎说的。“崔氏看老头子要揍她了,心里吓得直扑腾,但是为了那六十两银子,她还是咬紧了牙,死不松口,”金凤,你个死丫头,就怨你瞎哔哔,你看看你爹都误会我了,你快跟你爹说说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她依旧顽强的抵抗着,还想让张金凤帮她作伪证。

    被提到名儿的张金凤一看她爹这副凶神恶煞的样,哪还敢放个屁啊?唯恐惹火上身,就冲她老娘喊道:”娘你别问我,分钱的时候你咋不想着我呢,现在我爹找你了你记起我来了,你不是稀罕你老儿子吗?倒是找你老儿子帮你去说啊!“

    张金凤两句话,彻底把崔氏给暴露了,崔氏脸上一阵发白,转动着眼珠儿刚要继续狡辩,冷不丁的一大巴掌扇过来,正打在她的脸颊上,崔氏一个趔趄,被打得栽倒在炕上。

    崔氏被打蒙了,半天才回过神儿来,捂着脸嗷的一声哭起来,”哎呀我的血娘啊,你个遭雷劈的死老头子,你打我?我跟你过大半辈子了,你为一句没影的话就打我,我不活了……“

    ”不活你就去死!“老张头没惯着她,上去往那边儿脸上又扇了一巴掌!

    崔氏的脸肿起来了,她捂着脸杀猪似的嚎起来,”哎呦快来人啊,出人命啦,杀人啦——“

    ”你们几个瘪犊子瞎了吗?没看见老犊子打我呢吗?我可是你们娘啊?你们这帮畜生都不来拉着点儿,你们这些天打雷劈的不孝子,咋不嘎嘣一下瘟死你们……“

    没等骂完,老头子的有一巴掌上来了:”要死也是你该死,别拉扯孩子!“

    行,我去死,我死了你再娶个野老娘们你就称心了,你不就是想磋磨死我好再娶个**陪你浪吗……”

    崔氏哭嚎着,本想躺在炕上打滚放泼,但看见老头子红着眼睛去拿烧火棍了,看样子是要往死里揍她了,吓得她‘蹭’的一下从炕上跳下来,连鞋都没穿就撒腿跑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