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狡辩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张大勇也为他老娘的行为感到羞耻,但是看他爹一副怒发冲冠、咬牙切齿的样子,又不由得暗暗为老娘捏了把汗,看来等会儿回去后,老娘很有可能会挨一顿好打啊!

    但是,他也觉得老娘是该被教训教训了,钱再好花也得有个度不是?哪能啥昧良心的事儿都干呢?这也就是兰丫心好,差不多的早把她告官府去了!也亏得兰丫跟二勇的感情深,这要是他媳妇,老娘在成亲前干出这事儿,他媳妇指定得跟他退婚,绝对不再嫁给他了。

    “大爷,我也不是个邪乎的人,那朵珠花要是我的,我孝敬给我大娘也没关系,可是那朵珠花是我娘借给我戴的,不知你还记不记得了,上回咱们在‘百味人家’吃饭时我娘就戴着那朵珠花了,那个真是我娘的,我要是给弄丢了,没法跟我娘交代啊……”

    告完状,沈若兰不忘装一把白莲花,做出一副很为难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不然跟未来公公告未来婆婆的状,咋说都有点儿说不过去!

    老张头一听沈若兰说珠花是亲家母的,一张老脸更臊的慌了,只恨不能现在就到家,狠狠的揍那个老不要脸的一顿去。

    张二勇听沈若兰说起那朵珠花是二婶儿的,也臊得不行,连脖子都红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的亲娘,在兰儿面前做出这么不堪的事,他都没法面对兰儿了!

    爷俩都被臊得面红耳赤的,不断的跟沈若兰保证,一定会帮她拿回珠花,叫她放心。

    沈若兰知道老张头在家里的地位,所以压根儿就没担心过,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后,就开始担心了。

    倒不是担心崔氏被打,而是担心打轻了,崔氏那种性子的,打轻了根本不管用,要是能打个半死就再好不过了,就她那样的,打死了都不可惜!

    在老张头和张二勇不断地歉意声中,马车赶到了桃花村,在老张家门口儿停下了。

    老张头和俩儿子带着自己的行礼下了车,崔氏在屋里看到老头子和儿子回来了,急忙跑出来迎接。

    “艾玛老头子,你们可算回来了,这回挣多少钱啊?钱呢?”

    “钱你奶奶个腿儿,一天天就认钱,你钻钱眼儿去得了!”老张头桑声恶气的骂了一声,背包罗伞的进屋去了。

    崔氏被骂懵了,怔怔的看着俩儿子:“你们爹这是咋地了?咋一回来就跳老虎神呢?晌午吃炮仗了啊?”

    话音刚落,恰好沈若兰撩起车帘儿跟张二勇说话,“二勇哥,我先回去了,等你有功夫就上我家去吧,正好咱们商量商量进山的事儿!”

    张二勇点头,脸上还红着呢,“嗯,行,我明天就过去……”

    张大勇还算镇定,谦让了一下:“兰丫,你们都到门口了,进去喝点儿水再走呗?”

    沈若兰笑道:“不得了大哥,我会去还有事儿呢!”

    崔氏一看到沈若兰,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一下子明白老头子刚才为啥跟她是那副死样子了。

    完了,指定是这死丫头下舌了,要不老头子不可能无缘无故跟她发火,这下坏菜了!

    她慌乱了一会儿,不过想到那老些银子,很快又镇定下来了。

    哼,反正她没拿,现在证据也不在家了,她就一口咬定没那事儿,谁能把她怎么着了?

    想到这儿,她平静了不少,不是好眼睛的白了沈若兰一眼,又冲着她啐了一口,一扭身,撅哒一下子回屋去了。

    张二勇一看他娘这副样子,气得脑门子上的青筋直跳,这也就是他娘,换个人儿他早一杵子轮上去了。

    也亏得兰儿大人大量,不跟她一般计较,不然这门儿亲事早就黄了!

    张二勇暗暗下定决定,将来一定好好对待若兰,而且一定不跟他老娘生活在一起,绝不——

    崔氏没搭理沈若兰,沈若兰也没搭理她,撂下车帘子后,就径自回靠山屯去了。

    **

    老张头进了屋,把行李甩在了炕上,气咻咻的坐在炕沿边儿上等着崔氏。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张金凤听到她爹和哥哥回来后,一反常态的没蹭一下钻出来,看他们带回啥好东西了,而是躲在了自己的屋里没出来。

    刚才在窗户那儿看见沈兰丫了,她要是没猜错的话,沈兰丫指定跟她爹跟她哥告状了,她娘密下沈兰丫珠花的事儿,她也有一份功劳在里面,她可不想主动撞上去,被爹和二哥收拾。

    崔氏在院子里磨蹭了一会儿,见张大勇和张二勇都进了屋,她也实在躲不过去了,才也跟着磨磨蹭蹭走进去。

    因为心虚,进去后她都不敢看老头子的眼睛了,鸟么悄的在炕沿边儿坐了下来,也不说话,也不吭气。

    李氏抱个孩子领个孩子走出来,跟他们说话,问他们在青州的生活是否如意,这一路是否顺利,还问他们饿不饿,晌午吃没吃饭,现在想不想吃东西等……

    说了几句,李氏跟发现出家里气氛的不对劲儿,换作以往,婆婆这会儿早唾液横飞的问东问西了,不是问挣多少钱,就是问钱哪去了,在么就问他们在外头花了多少钱,总是三句话不离钱的,哪会儿像现在这么消停啊?这里面指定有事儿!

    她闭住了嘴,狐疑的看着大伙儿。

    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都是咋地了,咋都一个个的板着脸,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呢?

    还有婆婆,看她眼神飘忽的模样,一看就是心虚了,莫非是又做啥坏事儿让公公知道了?

    想到这儿人,李氏兴奋起来,抱着孩子稳稳的坐在了炕沿边儿上,就等着看好戏了!

    老婆子平时总仗着自己是婆婆磋磨她,总算有机会出出气了!哈哈哈……

    “说吧,兰丫的珠花是咋回事?”张兴旺冷沉沉的看着崔氏,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崔氏的心突突了两下,强镇定下来,说:“啥珠花啊?老头子你说啥呢?我咋不明白呢?”

    “就是你跟张金凤在若兰手里抢的那支珊瑚珠花,这才几天的功夫啊?娘难道忘了吗?”张二勇大声喊道。

    “我啥时候抢那小骚比的珠花了?你们别听她瞎哔哔,根本没这事儿!”崔氏死鸭子嘴硬的辩解道,一边辩解还一边不忘骂张二勇没良心。

    “你个有了媳妇忘了娘的兔崽子,早知道你这么不孝,刚生出来时我就该把你按尿罐子淹死,省的你长大了气我,为了小臊丫头蛋子,你就拿你老娘当贼抓了,有你这么当儿子的吗?你个丧良心的王八犊子……”

    “够了,你说你没拿是吧,我去村长家问问去!”张兴旺站起身,一分钟都不愿意跟老婆子待在一起了。

    崔氏一看他要去村长家求证,急忙说,“其实啊,是这么回事,那天咱们家东院儿不是娶媳妇吗?那死丫头跟新媳妇是一个屯子的,也跟着来送亲了,我寻思这都到家门口了不让她进来坐坐也不好,就打发金凤喊她进屋坐会儿,谁知那死丫头蛋子进屋没多大会儿,就说她的珠花丢了,还非得说是我拿的,你说我这么大岁数拿她那珠花有啥用啊?我又不能戴,可怎么跟她解释都没用,她就一口咬定是我拿的,还跑出去找村长去了,跟村长一顿编排,编得有鼻子有眼睛的,说什么金凤抢了她的珠花,我把珠花给密下了,天老爷啊,可屈死个人啦,我啥时候见过她那玩意儿啦?”

    说完,还不忘煽风点火:“你说说,就这点事儿,她还跑出去找人了,遥哪宣扬去了,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她这还没进咱们家门儿呢,就敢这么败坏咱们家名声,就这样的媳妇咱们家能要吗?”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田园佳婿》/晗路

    一场意外,21世纪的“孤星”孟倩幽穿越到同名同姓的农家小女孩身上,从此开启了风生水起的农家生活。可谁能告诉她,这个未来的夫君是个什么鬼

    小剧场一:“小妹,那个男孩就是你未来的夫君”。大哥孟贤指着远处一个衣衫破烂的男孩说到。,倩幽一听,顿觉天雷滚滚动

    小剧场二:“小妹,你未来的夫君又被打了!”二哥孟齐急慌慌的冲进大门,对孟倩幽喊道。孟倩幽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小剧场三:“姐,你未来的夫君……”小弟孟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孟倩幽打断,“去告诉爹娘,我未来的夫君,我们自己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