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3章 母女斗法
    a ,最快更新山里汉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她虽在病中,脑子却一点儿都不糊涂,分析起问题来头头是道,条理清晰,可比她闺女聪明多了。

    “是不是兰丫不答应帮咱们?我就说,那个死丫头就是个邪乎的,前两天我跟她借房子给梅儿住,说破嘴皮子了她都不同意,我这张老脸在她眼里都不如个鞋垫子,哼,她哪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分明是没把你这个大爷放在眼里,但凡她把你当个长辈,能那么卷我的面子吗?打狗还看主人呢,我好歹是她大娘,求她那么点儿事儿都不行,真是个白眼狼,狼崽子,要是当时她答应梅儿在她家住了,老丁家能找着梅儿吗?要是找不着,不就啥事儿都没有了吗?”

    沈大娘怨天怨地怨空气的埋怨着,按她的思维逻辑,她闺女进了老丁家门儿,谁都怨,就是不怨她闺女,因为她闺女还小,不懂事,是叫人家给骗了,要是死兰丫当时答应收留梅儿,就不会有这事儿了。

    沈大爷叹了口气:“你也别怪人家兰丫不帮她,之前梅儿是咋对人家兰丫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别说她俩是堂姐妹,就是亲姐妹,就冲梅儿那么对人家,人家也不会帮她的,换作是你,有人那么对你,现在倒过来让你帮忙,你帮吗?”

    “再说了,梅儿也不是个省事的,谁愿意把她招到家里添堵去啊?人家兰丫又不该咱们的不欠咱们的,凭啥要受她那份儿委屈啊?”

    “你,你咋还帮她说话了?梅儿是你闺女还是她是你闺女,你咋还分不清里外拐了呢?”沈大娘被沈大爷说得屈了词,只好挑斜理,抓斜曲子。

    “我这叫帮理不帮亲,要是梅儿和兰儿倒过来,我也这么说,梅儿的事儿咱们就先撂这儿吧,我方才又琢磨了,老丁家肯把梅儿接进去,肯定是为了梅儿肚子里的孩子,有那个孩子做靠山,老丁家就算看不上梅儿也不会为难她的,说不定过得比在家时还好呢!”沈大爷说道。

    “可是,万一那个小丁公子回不来了,或者死外头了,咱们梅儿就这么进他们家了,不得守一辈子活寡吗?”

    沈大娘还打算观望一段时间,要是小丁公子再不回来,就打掉她梅儿肚里的孩子,让她到吉州那边重新开始呢,可现在她都进老丁家了,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万一小丁公子真个不回来了,她那一辈子不就完了吗?

    “那也是她自己找的,咱们这做爹娘的把成破利害都给她分析,可她就是不听,咱们又能有啥招儿的?哎,道儿是她自己选的路,就让她自己去走吧!”沈大爷无力的说道。

    眼下,他也想不出啥好办法帮他闺女,要是他闺女不愿意留在老丁家,他就是豁出老命也得把她給弄回来,可现在她是乐不像样去了,他又能有啥招呢?架不住人家自己愿意啊?就算他现在有能力有机会把她弄出来,她也不待出来的,强弄出来的话,以她那性子,准得寻死觅活的往死里做他们,都能把他们老两口子做死!

    再说,他也没能力把她弄出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沈大娘一听这话,顿时急眼了,“你这是不想管她了吗?有你这么当爹的吗?孩子还小,难免犯错误,做错了咱们当爹娘的把她掰正当过来不就得了嘛?还能撒手不管?你还是不是人啦?”

    “不是不管,就是暂时先放一放,等到她自己不愿意在那儿呆了,咱们再想办法,现在就算咱们有法子把她弄出来,她也不带愿意跟咱们回来的,回头还得怨恨咱们,与其这样,还不如让她吃点亏长点教训呢。”沈大爷解释道。

    沈大娘听了,心里虽然不痛快,可也知道老头子的话在理,也就只好暂时先这样了。

    **

    农安县城,某座银楼里。

    崔氏拿着卖珠花的六十两银子,高兴的牙花子都笑出来了,“艾玛呀,还真值这老些钱啊?这下子咱们家可妥了!”

    她小儿子能进县城的书院念书,她也能时不时的买点零嘴儿吃,还能买点针头线脑啥的在老姐妹跟前显摆了,这老些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都够她花一辈子了。

    张金凤看到那些银子也是双眼冒光,“娘,你给我买根金簪子呗,我就想要一根金簪子,都想多少年了。”

    崔氏一听,急忙把银子揣进裤腰里,瞪了她闺女一眼,“你个乡下丫头,要啥金簪子?整那么招摇让人家给你抢去咋整?”

    张金凤一想也挺有道理的,说,“那你给我打一对儿银镯子吧,再给我买两根银簪子,我要大的,镯子要二两一个的,簪子要扁方,也至少要二两一个的。”

    张金凤要得理直气壮的,因为是她先发现沈兰丫头上的珠花的,也是她提议把那朵珠花弄到手的,没有她,她娘上哪整这老些银子去啊?所以理应分给她一些,就是她要的这些,她还觉得少哩!

    崔氏可不是这么认为的,银子到了她手就是她的,她的银子还留着供小儿子念书娶媳妇呢,怎么可能往姑娘身上使劲儿搭呢?姑娘是外姓人,她的钱是不会花到外姓人身上的。

    “你个死丫头,赶上要帐的鬼了,上嘴唇下嘴唇一碰就要那老些东西,那得多少钱啊?我可没钱搭你,我这点儿钱还留着供你弟弟念书呢!”崔氏没好气的回绝道。

    张金凤一听她娘不给,急了:“娘,咱做人可不能丧良心啊,要不是我您上哪整这六十两银子去?别说六十两,就是六两六钱你又上哪整去?我没说跟你要一半儿就不错了,就要十来两的东西你都不肯,你还要吃独食儿咋地?”

    “你个小比崽子,你跟谁说话呢?我是你娘,我生你养花了多少银子了?老娘还没跟你算这笔帐呢?你倒跟老娘分斤拨两的算上了,我告诉你,这些银子都是我的,你一个子儿都别想,爱咋咋地!”

    张金凤替她‘出谋划策’,把沈兰丫的珠花算计到手里,还为此差点儿让沈兰丫把她的肋巴骨撞折了,今儿她起大早兴头头的跟老娘来县城买珠花,就是为了捞些好处,结果听她娘这话一点儿都不想给她了,张金凤急眼了。

    “娘,你咋能这样呢?三勇是您儿子,我就不是您闺女吗?您咋能这么偏心呢?”

    崔氏扬起下巴,振振有词的说:“我偏心三勇不对吗?三勇是儿子,是将来给我养老送终的人,你是闺女,是外姓人,一年半载的嫁出去了就跟我没关系了,你能跟我儿子比吗?”

    张金凤气坏了,一跺脚:“你愿意给你儿子攒多少攒多少,你给他攒一座金山我也不眼气,可是你该给我的一文都不行少给我了,要不等我爹回来,我就把你密下沈兰丫珠花的事儿告诉我爹去,看我爹揍不揍你!”

    “你敢?你个死丫头片子,你敢告诉你爹,看我不把你嘴丫子给你撕开的!”

    “你看我敢不敢,反正这六十两银子里边得有我一半儿,你要是不给我就告诉我爹!”这下子,张金凤也是急眼了,十两银子都答兑不下来了,一开口就是三十两,还少一文都不行!

    崔氏气得直咬牙,抬手就给了她一大嘴巴子,还是蹦起来打的,可见崔氏打她的决心有多大:“你个认钱不认人的小瘪犊子,这把你能耐的,还敢威胁你老娘了?你还想不想找婆家了?就你这样的,我能好好帮你找婆家?美死你了呢,赶明儿非给你找个抠脚汉子嫁过去不可,让他一天打你八遍儿,捶死你个不孝顺的犊子玩意儿!”

    ------题外话------

    谢谢

    投了1张评价票;投了5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1张评价票;10张月票

    投了1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5张月票

    投了4张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