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齐爷的浪漫
    第317章 齐爷的浪漫第(1/2)页

    天:

    一晃,又到了某位大爷换药的日子,一大早的,他就起身沐浴更衣,穿了一件有点宽松的广袖湖蓝色袍子,腰间束着玉带,头上带了一定镶蓝宝石赤金冠,这身打扮让他看起来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几分风流写意。

    此时的他,眉眼温柔,面含春色的模样,一点儿都不像传说中的战神和杀神,倒像是一个在等待心上人的多情公子。

    然而,在这位多情公子从日出等到日中,都快变成‘望妻石’还迟迟不见佳人身影的时候,那满脸的温存期待,便渐渐的化成了弥天的煞气,在王府中不断扩散,弥漫……

    罗城一见主子这副样子,吓得小心肝儿一颤,不等主子吩咐,就亲自去找沈姑娘了。

    然而,等他回来时,带回的不是沈姑娘,而是沈姑娘已经离开吉州回了靠山屯儿了的消息!

    这可把淳于珟气坏了,这个混账的东西,三天前当着他手下的面跳着脚的臭骂了他一顿,他都没往心里去,她却翻脸走人了,简直岂有此理。

    齐大爷气得鼻子都冒烟儿了,要不是英战等苦劝,非亲自去把她追回来就地掐死不可,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英战,去,把鲁元给爷传来!”他厉声吩咐。

    还没等英战回应,又说:“算了,查查他在哪?爷亲自去见他?”

    既然她不能来府里了,他留在府里也没意思,还不如出去走走,透透气,不然非闷死不可。

    **

    淳于珟是在一座不大起眼儿的酒肆里找到鲁元的,进去时,鲁元正在跟酒肆里的当垆少妇说笑嬉戏。

    那少妇二十多岁的模样,妩媚娇俏,风流婉转,那勾人魂魄的风韵是未出阁少女比拟不了的风姿。

    淳于珟皱了皱眉,他懒得理会鲁元的风流事,但现在他跟良家妇女纠缠在一起,会大大的影响北军在百姓心中的威信,这他就不能不管了。

    “鲁元,你这混账东西,不在军中执勤,怎跑到外面来调戏妇女?”

    鲁元见到七爷驾临,先楞了一下,后又听到他责骂自己,嘿嘿笑道:“七爷,小的今儿休沐,不用再军中。还有,小的可没有调戏妇女,方才是小的恰好救了这位小娘子,小娘子向我道谢呢。”

    说完还向那妇人轻薄道:“小娘子,你说,刚才你从楼梯上摔下来时,是不是我接住你的?”

    那妇人薄怒含嗔的瞪了鲁元一眼,轻骂一声:“讨厌!”然后一扭身,走进了旁边的柜台里。

    淳于珟是个不解风情的,没明白少妇那句‘讨厌’的真实意思,冷飕飕的看了鲁元一眼,说:“她说讨厌你了,必是你挟恩轻薄了人家,她是良家女子,有夫之妇,你这样会有损咱们北军在百姓心中的威信。”

    鲁元一看这位爷连这都没看出来,真心给跪了,“七爷,我的好哥哥,我可真没有轻薄她,我俩是你情我愿的,她都给我做荷包了,喏?”

    说着,从腰间解下一个荷包,递到了淳于珟的面前,淳于珟自是不屑于去接,只扫了一眼,发现那荷包上绣着粉红色的并蒂莲,里面还绣了一个“鲁”字,才明白过来刚才那妇人的心思。

    他皱了皱眉头,脸上浮出一抹厌恶,“你身为军人,原不该跟个有夫之妇勾搭。”

    鲁元把荷包又系回到腰间,跟淳于珟走出了酒肆,嘿嘿笑道,“七爷放心,她是寡妇,没有男人,小弟便是再好色,也不会去跟那有夫之妇勾搭的!”

    随即又往淳于珟身边儿凑了凑,低声道:“何况,原是她先勾搭我的,我若拒绝,岂不是辜负了佳人的一片美意了?”

    “她勾搭你?”淳于珟斜睨着鲁元,一脸的鄙夷,仿佛再说,‘就你这样的也有人勾搭?’

    鲁元摸了摸自己的脸,露出了迷之自信的微笑,“自然是她勾搭我,小弟我也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人物,虽比不起七爷你英姿勃发、气宇轩昂,但就凭小弟这张脸,迷住个把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不然,你以为她怎么那么巧正好被我‘救’下了?”

    淳于珟一怔,“你说,她在演戏?”

    “正是!”

    “明知她在做戏你还陪着她演?”

    鲁元嘿嘿一笑,“这叫情趣,懂?”

    淳于珟回答的正气凛然:“不懂。”

    “所以你想娶个商女人家都不要你!”

    “……鲁元!”

    淳于珟立住了脚步,眸中泛起了阵阵的寒意!

    他生气了,不是为鲁元侮辱他生气,而是气他竟然背着自己去调查那个小东西,还知道了她的身份!

    鲁元一看到七爷这副阴森森的样子,一下子怂了,顿觉吉州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埋骨之地了,吓得他个一激灵,正色说,“七爷今儿来找小的何事?请七爷尽管吩咐,小的一定为七爷尽心竭力,万死不辞!”

    淳于珟冷森森的觑了他几秒钟,声线沉沉道:“鲁元,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要是再让爷知道你打她的主意,别怪爷不顾自小长大的情分!”

    说罢,阴着脸往车上走去。

    鲁元顿觉身上一阵冷汗唰唰渗出,打小一起长的,他太知道这位表哥的脾气了,自然也知道他的话是啥意思,更知道他不是在吓唬自己。

    刚刚被他觑着那几秒时,他墙裂的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就像被一头激怒的狮子盯上了似的,随时都能被他扑过来杀死。

    “呃,七爷,我并没有打她的主意,我只是好奇……”鲁元追上去,也跟着他上了车,必须当面给他解释清楚,不然被他记恨上就得不偿失了。

    “事实上,我都没有看见过她,根本不知道她是黑是白,是高是矮,我就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让您连安安都不要了,所以打听了她的一些信息,真的,不信您可以去查!”

    听到他没有见她的面儿,淳于珟脸上的戾气消散了些,似乎不那么气了,他靠在椅背上沉闷了半晌,才说:“下不为例!”

    这是原谅了他的意思!

    鲁元擦了把汗:“是是是,小的一定铭记七爷的教训,往后再不敢打探她的任何事宜了!”

    太吓人了,就因为他打听了那个小商女点儿信息,七哥就对他起了杀意,看来,这是真把那小商女放在心尖儿上了,真不知那小商女是个什么样的绝色尤物,能把冷血无情的老七给迷成这副样子。

    他更好奇了,可惜却断不敢再去打探或者偷窥她去,毕竟好奇心和性命比起来,孰轻孰重,他还是分得清滴!

    车子走起来了,往王府的方向走去,走了一会儿,淳于珟忽然开口,“跟爷说说,你是怎样让这些女子都心仪于你的?”

    “哦,这样啊!”说起风月之事,鲁元一下子放松起来,俨然是一个“学识渊博”的大家了。他略微沉吟,问道:“您心仪的那位姑娘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聪明睿智,机敏伶俐,难言善辩,蕙质兰心。”淳于想也不想地回答道。

    鲁参抽了抽嘴角,“七爷,您确定她有这么好吗?”

    淳于珟淡然说,“就是这些词,还不足以形容她好处的万分之一呢。”

    然后,像回忆起什么一般,眼神都温柔了许多:“她会唱天籁般动听的曲子,会讲让爷拍案叫绝的故事,会做比王府大厨做得都好吃的东西,还会有比太医都高明的医术,总之,她是爷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女子,没有之一。”

    鲁元忍不住笑了起来:“七爷,您是被美色迷住魂窍了吧?小的怎么觉得您说的那些有点儿不切实际?”

    淳于珟凉凉的睃了他一眼,说:“你认为爷是能被女色迷惑的人?”

    “那到不是。”

    鲁元想到了安安郡主倾国倾城的美貌齐爷都不曾放在眼里,就立刻打消了七爷被美色迷惑住了的看法,又重新开始继续帮他出谋划策。

    “七爷,你想要她倾心于你,就必须跟她说些好听的,不过不是你刚才说的那些赞美之词,那些比较适合写在赐婚的圣旨上,同自己心爱的女子说话就不要如此……规矩。最好说得她羞红脸捶你两下才叫成功呢!”

    此言一出,淳于珟在脑海中立刻想到了那天在杏花雨中兰儿红着脸羞涩垂首的模样,不禁有些神魂荡漾,请教说:“那我该说些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