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
    第316章第(1/2)页

    天:

    “兰儿啊,你是不知道啊,咱们屯子里的人现在都老感激你了,要不是你,大家肯定都得挨春荒,就是因为你,今年春天谁家都没挨着饿,现在大伙儿又都照着你的样子学养鸡,往后这日子肯定都能一天比一天好了,你可真是咱们屯子里的福星啊!”

    听完沈若兰的讲解,赵大泡子媳妇好顿感慨。

    “是呀,一样老沈家的闺女,一个丢人现眼带冒气,一个就能出息成这样,你说兰丫小时候不蔫声不蔫语的,没想到大了这么有本事,真让人看走眼了。”沈大屁乎家的也叹息着说。

    沈秀英赶紧趁机讨好道:“兰丫会过能耐都随我二嫂了,想当初我二嫂进门就贼拉会过日子,那时候她做饭看烧的稻草上面有没打净剩下来的谷粒子,觉得烧掉可惜,就用捣衣的椎,一椎一椎的椎下来,一天可得谷一合,一月三升,一年就是三斗六升了,积了差不多的数目,就拿去换棉花,又在我们家的空地上种了些麻,有了麻和棉花,我嫂子就春天纺棉,夏天织麻,我们家里自从我二嫂进门儿,老老小小穿的衣服都是用我嫂子亲自织的布做的,不必再到外面去买布了,我嫂子织了布,然后染好颜色,缝成衣服,也总是翁姑在先,丈夫和小姑在次,自己在后,嫁给我二哥三年的功夫,衣服和布,就足足的攒了一箱子。”

    “那时我爹还活着,他过惯了穷日子,见到了这么多东西,喜出望外,高兴得不得了,说儿媳妇一双手真了不起,还她养了不少鸡鸭也养过几口猪,鸡鸭下蛋,猪养大了,卖出去一年也能挣个不少的零花钱,贴补家用的不足。我嫂子进门儿的那几年,是我们家过得最好的几年了,所以说兰儿这么能干,就是随了我嫂子了!”

    说完,还装模作样的擦了擦眼泪,叹息说:“可惜我嫂子走了,不然看到兰丫这么能干,得多欣慰啊!”

    沈若兰听到二姑的这番话,心里十分挺感慨,想不到娘一个大家的千金小姐,竟能放下身段,一心一意的跟爹过日子,孝敬公婆,体贴小姑,可奶奶和大姑二姑呢,却在娘走后那么恶毒的辱骂和诽谤娘,全然不记往昔的情谊,对她这个没娘的孩子更是毫不怜惜,视若无睹。现在要不是她能耐了,想必二姑也想不起娘的好来!

    真是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

    沈二姑拉拉杂杂的说了一堆陈年旧事,就是想感动沈若兰,然后再让沈若兰向她询问些她娘当年的往事,姑侄俩这不就搭上话了吗.....

    然而,沈若兰却始终神色淡淡的,既没有感动,也没有搭理她的意思,沈秀英说得没趣儿,别人也不兜搭,就讪讪的闭了嘴,不再开口了。

    大伙儿又说了一会儿话,沈大屁乎家忽然说:“兰儿啊,大娘今个儿过来不止是看看你,还是来请你喝喜酒的,你翠翘姐后个就要成亲了,家里明儿预备,你看看有没有功夫过去喝杯喜酒去?”

    沈若兰一听翠翘要成亲,高兴的说:“哎呀,翠翘姐要嫁人了?那可太好了,这么说我次回来的正是时候呢,大娘你家准备的咋样了?还有啥需要我帮忙的吗?有的话尽管开口。”

    沈大屁乎家的笑道:“啥也不用,你早点儿过去,给我们家装装面子就行了!”

    沈若兰听了,莞尔一笑,道:“放心吧,我明天一定早早过去!”

    沈若兰现在在屯子里的身份,已经不在是沈老二家那个干吧拉查的小丫头片子,而是能给人家装脸面的大人物了,这个身份的转变,让沈若兰觉得还是挺受用的。

    人都有虚荣心,只是多少而已,她现在已经跟过去那个沈若兰融为一体了,想想自己小时候在屯子里卑微落魄,在看看自己现在在大家心中的地位,她总有一种吐气扬眉的感觉。

    大伙儿说了一会儿子话,就陆续离开了。

    大春嫂子在临走前说:“兰儿,我前天回娘家,听说二勇他们要回来了,好像是在青州那边儿的买卖不咋好,就决定撤回来不干了,大概这几天就能回来。”

    现在正是夏季,小萝卜小白菜等菜蔬陆续都下来了,有这些青菜顶着,五香花生米就不那么好卖了,张兴旺领俩儿子在那边儿做了一个多月,也没赚到多少钱,就决定先回来歇几个月,等到冬天没有菜吃时再出去干!

    沈若兰一听张二勇要回来,心里很是高兴的,正好要跟他商量商量进山的事儿呢,现在已经是六月中旬了,月底就可以进山了,好多事儿现在就该筹划打算起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沈若兰就去了翠翘姐姐家,今天翠翘家预备,招待屯子里的老少爷们,沈大屁乎平日里在屯子里人缘不错,他家办事儿,屯子里差不多的人都来了,几乎都是拖家带口来了。

    沈若兰一到,立刻受到了热烈欢迎,翠翘姐今儿穿了一身儿簇新的纯棉布花衣裳,头上还戴了一朵紫色的绢花,打扮得喜气洋洋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和喜悦的神色。

    跟在她身边儿的后生,就是翠翘的准未婚夫,是个黑黑壮壮的大个子,穿着一身半新不旧的粗布衣裳,举止有点儿拘禁,不过一看就是个老实本分的好青年,跟翠翘姐很登对。

    “翠翘姐,恭喜你呀!”沈若兰上前,把自己的贺礼送上去了。

    那是个装了一百文钱的红包,之前她已经在门口写礼账的地方写了一百文钱的礼份子了。

    一百文钱对沈若兰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在这乡下的地方可算得上是大礼份子了,乡下一般谁家有事儿,大伙也就随十文二十文的,然后带着一大家子人去吃,很多把酒席准备的丰盛的人家都被吃赔了,像沈若兰随这么大礼份子,又只一个人来吃酒席的,可是少之又少呢!

    翠翘刚才都看见沈若兰随礼了,而且还是随的大礼,哪儿还好意思再收她的红包啊,推辞说:“你刚才不是都写礼帐了吗?这个就不用了,快收起来吧,你在外面挣钱也不容易,省着点儿吧。”

    沈若兰笑道:“账上的是账上的,给你的是给你的,多少是我的一份心意,你要是不收,我还以为你没瞧得上我这点儿意思呢!”

    翠翘白了她一眼,笑道,“瞧你歪歪的,这么多钱我要是还瞧不上眼儿的话,那得多狂啊?”说着接过红包,说,“得,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收下了,等来年你成亲的时候在给你随回去就得了。”

    沈若兰笑眯眯的说:“对了,我还忘了问呢,翠翘姐你嫁到那儿去了?”

    翠翘哼了一声,笑道,“咋地?还想打听打听我嫁到那儿去了,到你成亲的时候好来找我还礼份子啊?要是那样的话你就把心放肚子去吧,我可跑不了,将来就住你家隔壁呢!”

    沈若兰一愣,随后马上反应过来了,“啊?原来姐夫是桃花村的,还是老张家的邻居啊?”

    翠翘笑着说,“可不是咋地,说起来还是咱们姐俩有缘分呢,将来还能在一块堆儿带着。”

    这时,大春嫂子插进来说:“翠翘的婆家就是我二叔家,还是我给保的媒呢。”又指了指那个浓眉大眼的黑脸后生说,“这个是我堂弟,我二叔家的独生儿子。”

    “哦,是亲上加亲啊!”沈若兰打趣说,“那往后翠翘姐就不用担心将来会被婆家欺负了,呵呵.....”

    翠翘一听,横了那个准丈夫一眼,哼道:“就算不是亲上加亲,他还敢欺负我咋地?”

    黑脸的后生立刻连连摆手,嘿嘿的笑着:“不敢,不敢.....”

    后生的表现,把大伙儿都给逗笑了.....

    随礼的村邻陆续的来了,沈若兰的大姑沈秀云一家和二姑沈秀英一家也都来了,她奶奶刘氏也来了。

    开席的时候,沈若兰本打算找个姑娘坐的桌儿吃,却被她小姑热情的拉着,非让她坐到她们一家子的那张桌子去。那张桌上都是她们家的人,奶奶刘氏、大姑沈秀云、二姑沈秀英,还有二姑的三个女儿以及大姑家的王宝根,加上她,一共八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