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泼妇短收拾了
    第314章 泼妇短收拾了第(1/2)页

    天:

    沈若兰被气坏了,要不是她已经暴走了,一定给他好好讲讲《农夫和蛇》、《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好好羞臊羞臊他,让他知道知道忘恩负义有多可耻。

    但是,已经被气到抓狂的她根本没那个耐性跟他磨叽了,气急之下跟他吵了起来,把罗城罗同等都给惊动,后来,还是在罗城罗同的劝解下,他们之间的‘战争’才算结束。

    沈若兰气冲冲的出了湛王府,回到家时还余怒未消呢。

    沈德俭自从女儿被召进湛王府,就一直担心的站在门口儿等着她呢,见她怒气冲冲的回来,沈德俭担心的说:“兰儿,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副样子啊?”

    沈若兰看到她爹那副小心翼翼,战战兢兢的样子,一下子清醒了。

    她想起来了,刚才她骂的那个男人不是普通的男人,而是北方的统治者,堂堂的湛王殿下,他可从来都不是好脾气的人,记得他曾把活人用化骨水化了,也曾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杀了小丁公子,在北方这片土地上,他是战神,是杀神,还没有一个人敢惹他呢。

    可是,她却骂了她,叉着腰跳着脚的骂的,骂他忘恩负义,还骂他狼心狗肺.....

    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怕!

    万一把他惹火了,他一句话就能让她碎尸万段,死无葬身之地,甚至她全家都能在瞬间身首异处、灰飞烟灭......

    然而

    他似乎并没有怪罪她,甚至也没有生气,只是骂了她一句“泼妇,短收拾”,就不了了之了。

    沈若兰沉默了一会儿,回头望着那座红墙碧瓦的府邸,心底蓦地生出一股异样的感觉,似感激,又似感动,还有一些加七杂八的情绪,在心里充斥着,仿佛有谁拿着一根纤细的羽毛,轻轻的拂动着她的心似的,让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轻轻的动了一下......

    “你把东西还回去,湛王没生气吧?他有没有为难你?你有没有受委屈?”爹小心翼翼的问着,一脸的担忧。

    “没有,他没有为难我,我也没受委屈,他还说一会儿要派个好大夫过来给我娘好好的瞧一下。”沈若兰心不在焉的回答。

    刚说完,又想起自己跟他吵架了,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派聂恒过来呢。

    沈德俭听到湛王没有怪罪,一颗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就赶紧带着女儿进屋去了。

    回到屋里时,穆氏已经醒了,正靠在大迎枕上,由菊儿喂她和参汤呢。

    这参汤就是当日沈若兰在乌孙时淳于珟赏给她的那根,上次拿回来后,就一直给娘入药和熬参汤用了,已经差不多吃完了。

    看见他们进来,穆氏虚弱的说:“我这身子一时半会儿的也好不了了,不如让兰儿先回老家去,等我大好了,咱们再在老家汇合,在一起找地方安置。”

    自从知道湛王对她的女儿有意,穆氏就一直日夜悬心,恨不能立刻带着孩子们逃之夭夭,可是现在她的身子垮了,走不了,把女儿也耽搁拖累了,她本打算自己尽快好起来,一家人一起走,可是她的病势却越来越重,眼见得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甚至能不能好了都未可知呢。

    所以,她不能再耽搁女儿了,让女儿就住在湛王的眼皮子底下她是在不放心,但是让她一个人走,她有不放心,所以就想把她打发回老家去。

    虽然靠山屯也是在湛王的封地之内,但是那儿离吉州三百多里的路呢,又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所以,湛王就是想欺负她兰儿也未必能找到她。相对来说,比在这儿安全多了。

    沈若兰说:“我又找了上回那个聂大夫给娘来看病来,待会儿等他给您看完来,要是娘身子没大碍的话,女儿就走。”

    穆氏说,“就算娘身子不好你也必须得走,不然你留在这儿,娘日夜担忧,又怎么养的好病呢?”

    沈若兰低头想了想,说:“也行,就听娘的安排吧!”

    今儿跟那个人吵了一架,最后他似乎决意要把她赖上了,她还是出去躲躲吧,不然继续留在这儿,就是给他可乘之机了。

    不多时,聂恒真的来了,老头子坐下帮穆氏诊治了一番后,拿出了一个白玉盒儿,从里面拿出一颗蜜色的药丸儿来,说是给她治病用的。

    沈若兰晓得这药丸儿就是那个男人口中的大还丹了,看似是一颗普通的药丸儿,但其实金贵着呢,赶紧盯着娘吃下去了。

    大还丹果然效果非凡,娘吃下去后,不多时就觉得身子不那么疲累了,精气神儿也好多了,第二天醒来后,竟然不用人扶着,就自己坐起身来了。

    沈若兰自是欢喜不已,娘好了,她就能放心离开了。

    至于答应那个男人三天后上药的事儿,哼哼,去他的吧!

    **

    此时,靠山屯沈大爷家里

    沈大娘忧心忡忡的坐在炕沿儿上,一边抹着眼泪儿一边抱怨,“这都半个月了,那个天杀的畜生还没回来,梅儿那边儿眼瞅着连吃喝都供不上溜了,这可咋整?”

    小于氏卡巴卡巴眼睛,说:“姐,要我说你就是不会算账,有供梅儿吃喝用度那些钱,还不如当做车费把她送到吉州她二叔家去呢,上回福存回来不是说沈老二家现在吉州那边儿发达了吗?房子又大又阔气的,顿顿饭都有肉吃,你把梅儿送过去,吃饭、住房,啥问题都解决了,再说,还有福存金存在那儿,你还怕她受委屈吗?”

    沈大娘叹道:“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她不干啊?非要死守在这儿等那个畜生回来,我也说不听她呀,那死孩子脾气也不是不知道,上来那左劲儿,三头驴都拉不回来,哎,整不了她啊!”

    “那就上兰丫家住去,她们家那么多房子,那么多菜地,还有那么多鸡鸭鹅啥的,一天光鸡蛋鹅蛋的就足够梅儿吃的了,还愁啥呀?”小于氏又出坏主意。

    一说起这茬,沈大娘就气得直翻白眼儿:“我不是跟你说了吗?那个死瘦丫不让,他们家养的那条狗老恶了,我也没招啊!”

    “那就等兰丫回来跟兰丫说,我就不信你这当大娘的跟她张嘴了,还能这点光都借不上,反正这房子她现在也不住,让梅儿住进去不正好吗?还能就手帮她看看家,省得家里那些菜呀蛋呀的,都让瘦丫和那个来历不明的老婆子给糊弄肚子去!”小于氏继续道。

    提到二房家现在养的那几个人,沈大娘就一肚子怨气,兰丫这个丧良心的死丫头,把那么好个家让给外人儿住去了,又是菜又是蛋的可劲的供外人糟蹋,跟个人家人她倒是分斤拨两的一点儿好处不让占,她家扣了那老些大棚,她这个当大娘的连一根菜儿都没捞着吃,鸡蛋鹅蛋更是别想了!

    一想到这些,她就气得想骂人!

    “哼,她呀,我看悬,胳膊肘往外拐的小骚比,哪有把我这个当大娘的放在心里啊?”

    “嗨,你不试试咋能知道行不行呢?等她再回来你就去跟她说,要是不成的话在想别的法子。”小于氏继续鼓动道。

    其实,小于氏心明镜的死兰丫不会答应的,可她就是要这么鼓动她姐去跟她说,到时候兰丫不答应,她姐肯定会不乐意的,她们之间也就会产生矛盾,矛盾越深她越乐,谁让那个死兰丫盖房子的时候羞臊她们家了?还鼓动张二勇去找她女婿去,害得她闺女都让女婿给揍了.....

    所以,给死丫头树敌越多越好,她这个姐姐虽然没啥战斗力,但是她那个虎了吧唧的外甥女有啊,要是让她知道沈兰丫不让她住她的房子,沈若梅肯定得恼羞成怒的,那个没心眼子有自高自大的东西,指不定能干出啥事儿呢!

    最好是能跟死兰丫打起来,打得越凶越好,打成血葫芦她才乐呢!

    **

    沈若兰还不知道自己给人惦记上了,早起后看到娘身子好多了,就去车行雇了两辆马车,把之前拉西红柿的那些简易木箱子装在车上,会靠山屯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