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湛王是无赖
    第313章 湛王是无赖第(1/2)页

    天:

    “我娘刚才昏迷的时候,曾提起过长公主、驸马,还曾提起过当年她离开咱们时是给抓走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沈若兰问道。

    沈德俭犹豫了一会儿,说:“这件事儿,你娘本不打算告诉你们,怕你们往后的日子再仇恨中或者恐惧中度过,但既然你已经知道了,爹就告诉你吧……”

    “你娘再嫁给爹之前……”

    ……

    从屋里出来的时候,沈若兰的脸上很冷,冷的像罩了一层冰霜似的。

    想起娘曾经受过的那些苦难,被那个狗屁驸马强迫,又在怀着弟弟妹妹的时候被那个毒妇打的半死沉河,她就有一种杀到京城,把那对狗男女突突了的冲动。

    当然,虽然心里强烈的那么想,但她不会真那么做的,毕竟两辈子的岁数加起来都有四十多岁了,是不会不计后果的冲动发疯的!

    但是,不冲动不代表原谅,她跟那个狗屁公主和狗屁驸马的仇是做下了,这辈子,若有机会,她一定会狠狠的修理那对狗男女,替娘和他们一家人报仇雪恨的。

    知道了这件事儿,她也就明白娘为啥知道湛王对她有意后会那么激动,那么反对了,原来是怕她再走她的老路啊!

    看来,为了让娘安心,也为了避免他再来纠缠自己,她却是应该尽快搬离吉州了。

    只是,娘现在病重,没法舟车劳顿,她决定明天先回靠山屯一趟,趁着娘现在养病期间,先把大棚里那些柿子黄瓜的收了,再安排一下进山的事儿,然后等回来时,娘的身子也应该差不多好了,那时再一起离开吉州城。

    打定主意,她过去跟爹说了一声,就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早起时,娘已经醒了,面色苍白,神色恹恹,说话都提不起神来了。

    娘这个样子,沈若兰很担心,怕出什么事儿,就没敢走。

    穆氏本来一心想立刻离开吉州,逃到天涯海角去的,但自己的身子骨不争气,想走也走不了,只好先留下来养病了。

    然而,养病的最忌心不静,穆氏这会儿不止是心不静,还着急害怕担心上火,天天这心焦得跟熟了似的,哪能养的好病呢,非但养不好不说,反倒有越发严重之势了。

    沈德俭和沈若兰都吓坏了,天天的守在她的榻前哪都不去了,就怕她突然有个三长两短的。

    母亲卧床病倒的第三天,王府又来人了,请沈若兰过去,幸好那个时候穆氏睡着呢,不然听到这信儿,说不定一刺激就直接过去了。

    沈德俭见王爷又召他女儿,很是担心,沈若兰却淡定的说:“没事,我会跟他说明白的,往后不叫他来找我就是了。”

    说完,把湛王之前赐给她爹的三样东西都拿了,又牵上那匹汗血宝马,跟着王府的侍卫去了。

    经过这几天的调养,湛王的身子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沈若兰进去时,他正穿着一身家常的月白雨花坠华锦,头上没有束冠,两条绣银丝发带顺着乌黑的墨发拢在身前,容颜华美,韶韶然如日月,天姿绝色。举止投足间都是尊贵,眉宇带着顶级贵族的傲气。

    此刻,他慵懒随意的靠坐在榻上,膝头上放着一本书,正是她的亲手写的《三十六计》第一章的手稿。

    听到她进来了,他抬起头,一双丹青水墨似的眼眸含着笑意,眼若柔波眸似水,带着深情,看着她一步步的向他走来。

    沈若兰走近后,刚要屈膝给他请安。(虽然两人早就熟识,但毕竟身份有别,且古代等级森严,人家是王爷,她这个小农女兼小商女见了人家,请安问好好事必须的。)

    然而膝盖还没等弯下去呢,就听到他低低的叫了一声:“兰儿,过来!”

    沈若兰一僵,这称呼、这语气,听着太暧昧了,简直就像是恋人之间的称呼似的,觉得她好不自在啊!

    “小女还是在这儿说话吧,王爷有什么吩咐,小女在这儿就听得清。”她福了福身,礼貌而又不失尊敬的说道。

    当然,语气冷冷清清的,态度上带着明显的疏离。

    淳于珟无视她的态度,浅笑说,“那换药呢?你在那儿能给爷换药吗?”

    说话间,一身月白雨花坠华锦袍已经解开,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肌和六块匀称的腹肌。

    沈若兰一见,老脸不争气的红了一下,赶紧垂下眼眸,把目光躲开了。

    榻上摆了个小几,小几上放着个托盘,托盘里装着药膏、干净的白棉布、纱布和绷带、剪刀等。

    沈若兰走过去时,淳于珟的袍子已经完全解开,人斜靠在了弹墨色的大迎枕上,下面还穿着一条天青色的亵裤。

    沈若兰闭了闭眼,伸手去脱他的亵裤。

    只是这回脱的时候,她留了个心眼儿,只脱了一半,把不该露出来的东西给留在亵裤里了。

    淳于珟看她这般,也没说什么,上回换药时那丢脸的一幕犹在眼前呢,他怎敢在往外亮家伙?这回,他只盼着自己的宝贝能争点气儿,别动不动就往起站了。

    在心爱的女子面前,他真心的想给她留下个谦谦君子的印象啊!

    沈若兰解开缠在他腰间的绷带,观察了一下他的伤口,发现已经长的很好了,结痂的地方已经开始干巴了,也没有半点儿红肿了。

    她去屋角的脸盆架那儿洗了手,回来开始给他清理伤口,和上回一样,用温水把干巴在刀口的药洗去,再涂上新药。

    擦洗时,沈若兰怕那条东西再发生反应变化,让她难堪,故意找了个他不爱听的话题,免得他冲动。

    “齐爷,你赏给我爹那四件东西已经被我给您带回来了,虽然您是好意,可您那四件东西差点儿害得我娘没命,她现在卧倒在病榻上,生死未卜呢,请您往后不要再往我家打发人,更不要再给我赏赐什么的了。”

    淳于珟本来打算躺下享受她温柔体贴的照料呢,没想到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让他顿时一愣,“为什么?”

    沈若兰一边清理他的伤口,一边凉凉的说:“您既然连我在拍卖会上看中什么都知道,那我娘的身世也肯定了解的清清楚楚了,您也知道,我娘她受过伤害,所以她不希望我们姐妹在跟皇室贵族有什么牵扯了,她只盼着我跟我妹妹能找个门当户对的好人家,踏踏实实的嫁人、生子,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所以,看到您赏赐给我们家的东西,知道您对我有意,生生的给吓病了,现在还起不来身呢。”

    一听这话,淳于珟心中顿时警铃大作,小丫头的娘要是真因为他赏那点儿东西给吓死了,她肯定得恨死他了,往后也断断不会原谅他的,她有多在意自己的家人他知道,所以,当机立断,马上想办法挽救!

    “爷这就派聂恒去给你娘瞧瞧去,另外,爷还有一颗大还丹,是无价之宝,能保命提神的,要是看着你娘不好,就拿去给她吃罢。”

    沈若兰已经决定跟他划清界限了,不想接受他的援助,但又事关娘的性命,想拒绝的话她也说不出口,就低下头,认真的清理伤口,也不说话。

    淳于珟一见她这副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只记着跟爷分斤拨两呢,这是要拿你娘的命跟爷使性子赌气吗?”

    被他这么一说,沈若兰没法拒绝了,因为娘看着着实不好,在娘的生命面前,别的还是暂且先放放吧。

    “那,就先谢谢您了……”

    虽然不想跟他有瓜葛,但是眼下,真的拒绝不了啊!

    淳于珟见她同意了,心里松了口气。

    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娘因为他死了,先救活她,至于她反对兰儿嫁给他的事儿,往后再说。

    清理完身上的残药,要给他上新药膏了,沈若兰看了看那个大茄子,见它还规规矩矩的趴在那儿呢,没有站起来或者蠢蠢欲动的迹象,心中十分满意。

    再接再厉的说:“齐爷,我给你上完这次药,下次的话就让别人上吧,你的伤口已经长好了,就算是别人上,也不会感染发炎了。”

    淳于珟一听,当即拒绝了,“爷不用别人上,就用你上,君子行事有始有终,爷的病既然一开始就是你治的,就得由你治到最后。”

    沈若兰说:“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