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2章 湛王不会强人所难的
    第312章 湛王不会强人所难的第(1/2)页

    天:

    沈若兰见瞒不过了,只好把湛王对她有意的事儿说出来了。

    只是,说得有保留,没有说湛王跟她认识那么长时间,只说湛王被她的《聊斋志异》吸引,请她入府讲故事才认识她对她产生好感的,但是她已经拒绝他了,让他们别担心。

    然而,就算她已经往轻了说了,穆氏和沈德俭听完后依旧惊惧不已,特别是穆氏,听完后竟吓得的哭出声来,“兰儿,你给娘记着,不管他如何花言巧语,你都断不要信他,千万不能跟他有啥纠葛,你若嫁给他,将来定不得好死,咱们一家子好容易团聚,娘可不想看到你落到那般田地……”

    沈若兰被娘的反应给吓到了,赶紧向她保证:“是,娘,我已经拒绝了,您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可是,你都拒绝了,他为什么还送东西来?他肯定还没死心。”

    说到这儿,娘有点儿神经质的瞪圆了眼睛,一副天塌了的样子,哭道,“糟了,这些东西是不是他给你下的聘礼啊?他会不会抢你过去给他当小妾啊?不行,咱们还是搬家吧,咱们离开这里,别在这儿住了……”

    说完,腾的站起来要收拾东西,可不知是因为身子虚还是起来猛了,起身的刹那,忽然一晃,随后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婉秋,婉秋——”

    沈德俭吓得大叫起来,脸都白了,竹儿和菊儿听到动静也赶了过来,见到娘昏厥过去,吓得不得了。

    沈若兰还算镇定,知道娘是受刺激才这样的,就急忙掐她的人中,又解开她的衣领给她顺气。

    然而忙碌了半天,娘依旧昏迷着,一点儿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沈若兰也急了,脑门儿上都出汗了,晓得自己的法子没用,就跟爹说了一声,跑出去找大夫了。

    附近都是官家府邸,根本没有医馆,沈若兰为了节省时间,就解开那匹汗血宝马,打马往离家最近的医馆跑去。

    她一心只想快点儿找个大夫救娘,根本没寻思别的,却不想她骑着汗血宝马跑在街上,不经意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快看那匹马,咋还有这种颜色的马呢?我活着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颜色的马呢!”

    “那可不是一般的马,那是大宛国的国宝汗血宝马,一匹价值几万两白银呢,前几天咱们吉州商行开拍卖会,就拍出一匹,不晓得是不是这匹,足足拍了五万多两白银呢!”一个知道行情的百姓说道。

    “艾玛呀,五万多两白银买一匹马?那不都赶上金马了吗?”

    “那可不,人家不是说嘛,金马易得,汗血宝马难求,想来这位骑马的姑娘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吧。”

    百姓们议论纷纷,这些话,不经意间落入了府尹府的千金赵圆圆的耳朵里,此刻,这位小姐正坐在轿子里,她早起去庙里进香,刚回来,就无意中听到这些,忍不住撩开轿帘儿偷偷往外看,却见一个黄衫少女,骑着一匹淡金色的高头大马,在一家医馆的门口停了下来,把马拴在门口儿的拴马桩上,急匆匆的跑进了医馆里。

    一下子,一大帮百姓呼啦一下围了上去,围着汗血宝马观瞻起来,把街道都给堵塞了,赵圆圆的轿子也给拦住了。

    赵圆圆咬了咬牙,恨恨的想,这是谁家的小贱蹄子,有匹好马就骑着出来炫耀得瑟了,也不怕这千里马跑的太快,把她甩下来摔死!

    正恨恨的想着,看见那个黄衫少女跟个老大夫从医馆里跑了出来。

    那少女生的很是俏丽,巴掌小脸儿,挺巧的鼻子,嫣红的小嘴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又亮又灵动,还毛茸茸的,很是勾人,缺点就是身板儿有点儿单细,要是再胖点儿,有点儿胸有点儿屁股,脸再白点儿,绝对算得上是人间绝色了。

    看到这样的小美人儿,赵圆圆心里一阵妒忌。

    她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比自己好看又比自己有钱的女子了,可这个黄衫的女子两样都占了,所以,某姑娘在不经意间成了赵小姐的仇人!

    沈若兰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嫉妒嫉妒恨了,找到大夫后,急忙出门要上马,却发现自己的马已经被人给围观了。

    “诸位让一让,我家中有急患,麻烦让一让……”

    她大声叫着,想把马拉出来,然而,大伙儿非但不让,还更往前挤了,毕竟这世间患者有的是,价值五万两的千里马可不是谁都能有机会见上一见的,兴许这辈子也就能见到这一回呢,可得好好看看。

    沈若兰无奈,只好把自家的地址告诉了老大夫,让他先走一步。

    医馆里也有马匹,是大夫们出急诊时骑的,就拴在医馆的门前,要骑时很方便。

    老大夫看沈若兰一时半会儿也脱不了身,就自己骑着马先去了。

    沈若兰绕道众人的身后,从怀里(空间里)掏出一大把铜板,大叫道:“谁的钱掉了?”

    说完,将手里的一把铜板漫天一扬。

    众人听到有人掉钱,回头看时,却见那黄衫少女把一把铜钱扬起来,掉得到处都是,于是一窝蜂的用上去,也顾不上看马了。

    一看人散了,沈若兰赶紧跑到拴马桩那儿,解下马骑上去,打着马跑人了。

    她的马快,当她打着马跑到家门口儿时,正好追上了老大夫的马。

    她跳下马敲开门,领着老大夫走了进去。

    进屋后,娘还没有醒,爹和竹儿菊儿正守在她身边儿着急呢。

    “大夫,您快给我娘看看吧!”沈若兰把老大夫引到了娘的床前。

    老大夫上前,伸手在穆氏的鼻子下试探了一下气息,又翻开她的眼皮看了看,随即坐下来,搭在娘的脉搏上诊了起来。

    “夫人的身子很不好,这次又是急火攻心,加重了病势,老夫暂且先给她施针试试,若能醒则罢,若不能,诸位就请另请高明吧!”

    老大夫说完,拿出银针,开始给娘针灸。

    针灸的过程很漫长,沈德俭和沈若兰,竹儿、菊儿都守在穆氏的身边,看着一根根细长的银针扎进她的各个穴位里,又心疼又担心,恨不能以身代之!

    好在,灸了一会儿后,娘终于醒来了!

    “兰儿……相公,咱们……搬家吧!”

    一醒过来,穆氏的第一句话就是搬家,一副大难临头,急于逃命的模样。

    沈若兰见娘醒来,又惊喜又有点无语,觉得娘的反应太激烈了,湛王虽然对她有意,也不见得就能强娶啊?退一万步讲,就算强娶了,嫁给一个王爷也不算什么坏事啊,她至于这副样子吗?简直遭了灭顶之灾似的!

    “好,搬家,咱们搬家,你别急,好好养病要紧!”没等沈若兰表态,沈德俭已经一口答应下来。

    “嗯,你去收拾东西,咱们走的越早越好,免得夜长梦多……”她断断续续的嘱咐着。

    老大夫见她已经醒来了,就起身告辞了,沈若兰付了诊金,把他送到外面。

    到外面时,老大夫忍不住说:“姑娘,其实令堂的身子已经垮掉了,撑不了多久了,姑娘还是早做心理准备的,免得到跟前儿着急!”

    沈若兰点点头,沉重的说,“我知道了,多谢您!”

    老大夫走后,沈若兰回到屋里,看见她娘正双目空洞的躺在床上,不知在想什么。

    竹儿和菊儿陪在她的身边儿,一个给她扇扇子,一个帮她按摩头皮。

    而他爹,竟真收拾起了东西。

    听到她回来的动静,娘回过神来,颤巍巍的把手伸向她。

    沈若兰急忙走过去,握住了娘的手,“娘,您觉得怎么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