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湛王送礼
    第311章 湛王送礼第(1/2)页

    天:

    李巧莲也跟着来了,穿一身儿新做的棉布花衣裳,头发梳得整整齐齐,鬓边还带了几朵颜色鲜亮的绢花,耳朵上带着银镀金的耳坠子……

    这一身打扮要是放在乡下,算是体面气派的了,可惜这是在城里,好好个人儿打扮成这副样子,很容易让人想起媒婆或者是乡下进城的暴发户土包子。

    沈福存很看不上她的打扮,说过她好几次了,可李巧莲就是不听,她对自己的审美观点迷之自信,无论沈福存怎么说,她就认为自己这样打扮好看,沈福存说不过她,只好由着她去了。

    这段时间,李巧莲的日子过得舒心极了,不用伺候公公婆婆,不用受小姑子的气,家里的男人能赚钱,还把钱都交到她的手里,她想咋花就咋花,想买啥就买啥,简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对自家的住房情况不大满意。

    家里的房子是租的,又小又破,跟二叔家的豪气的大宅子比起来,简直像个狗窝。

    其实,他们现在租的房子虽然算不上好,但也不算破,是李巧莲没见过二叔家的房子,也肯定能满意自己现在的房子,但是见识过二叔家的房子后,就怎么看自家的房子怎么不顺眼,一直觉得住在这儿憋屈、窝囊。

    这期间,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抱着孩子到二叔家窜门子,话里行间的透露出想搬过来一起住的意思。

    然而,穆氏不看好她的为人,对她渗透出来的意思也始终装聋作哑,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不肯回应她。

    她之前又有对二叔不好的前科,也不好意思直接提,谈了几次后,见二婶儿确实不想他们一家子住进来,才渐渐的打消了自己的那点儿小心思。

    但上,从此以后,她心里就多了点怨气,认为沈德俭这个二叔当的不好,不知道照顾子侄。

    今儿来到后,她也是冷着脸儿,进门儿后就一直坐在那里,也没跟沈德俭两口子说话,更没到厨房去帮忙,就光坐在一边哄孩子去了。

    沈德俭和穆氏一看她这副死样子,就知道她心里有情绪了,也懒得理他,就只跟沈福存和沈金存说话,谁也不理她,拿她当一坨臭狗屎臭着。

    福存和金存都很喜欢穆氏这个二婶儿,有话也都乐意跟她说,有事儿也都愿意跟她商量;而穆氏也挺喜欢这俩侄子的,一个个都是憨厚踏实的好后生,可比他们娘强多了!

    “金存啊,好几个月没回家了吧?想不想家?用不用回去看看啊?”穆氏关心的问到。

    沈金存笑道,“不用,二婶儿,上回我哥回来时不是说我爹娘都挺好的吗?那我就不惦记了,咱们这边这么忙,来回跑一趟得五六天的功夫呢,我哪儿舍得耽搁啊,还等下下月我爹生辰再回去吧。”

    “那也行,到时候让你二叔把你这几个月的工钱给你结算了,给你爹娘拿回去,好留着盖房子、娶媳妇使。”

    听到二婶说娶媳妇几个字,沈金存的脸一下子红,抓着脑袋笑嘻嘻的说:“二婶我不急,我才十五,早着哩!”

    穆氏笑道,“又没让你现在就娶,就是让你爹娘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好姑娘,有好的先定下来,不然张罗晚了,好姑娘都被别人抢走了,咱们可就亏了。”

    沈金存低头笑了笑,脑海里却浮出一抹浅绿色的倩影。

    有她比着,他还真看不上屯子里那些穿花衣裳,粗声粗气的乡下妞了。只是,她是被家中抛弃的孤女,不晓得爹娘能不能让他娶哩?

    很快,开饭了,大家走到桌子旁坐下,李巧莲看到满桌子的鸡呀鱼呀的,又是一阵嫉妒。

    虽然她男人一个月有三两银子的收入,但是他们两口子商量着要在吉州买房子呢,所以,那每月的三两银子也不能随便乱花,得存下二两,剩下的一两才能随便她花销呢。

    其实,一两银子也不少了,要是光吃饭的话,他们三口人用绰绰有余,但是李巧莲是个爱美爱花钱的,总时不时的买盒胭脂,买瓶头油,要么就买一块棉布做件新衣裳儿,如此一下来,手头上剩的那点钱也就将巴够他们两口子填饱肚子了,像这样的大鱼大肉的,她在家时可是一顿都没吃过哩!

    “吃吧,筷子都伸长点儿,今儿在座的都是自己家人,不可客套,都可劲吃!”

    沈德俭一挥手,大家开始吃饭。

    一边吃一边说些家长里短的事儿,说着说着,说起了沈大姑和沈二姑。

    沈福存说,“二叔,我大姑和我二姑现在都很后悔当时那么对你了,上次我回去的时候,我二姑和我二姑父找我上他们家吃饭去,我二姑父喝酒的时候还哭了呢,说他对不起你,想跟你倒个过,可是你就不搭理他,他心里边儿不好受啊!”

    沈德俭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二姑父那个人,最是个奸诈自私的,他现在后悔,也是看我日子过好了想借点光,要是我还像原来那么落魄,可不是他后悔呢,见着我还得装不认识!”

    “你大姑父也不是啥好东西,那些年我落魄时,在屯子里见着我,从来都不知道跟我说句话,就是我上赶子跟他说话他也不搭理,这种用着朝前后不着朝后的亲戚,要不要都没啥意思,我就当没那俩妹子,更不想认他们的两个便宜妹夫,这辈子,就你爹一个哥哥得了。”

    李巧莲闻言,顿觉脸上火辣辣的,仿佛二叔是在说她似的,她从前可不就是见着他都不搭理,用着朝前用不着朝后的人吗?

    被打脸了,李巧莲也不敢在板着脸使性子了,低下头老老实实的吃饭了。

    正吃着,外面忽然有人敲门。

    “你们先吃,我去开门!”招娣招呼了一声,赶紧撂下筷子跑去开门了。

    不大一会儿,招娣回来时,脸上带着见了鬼的表情,身后还跟着两个王府侍卫打扮的男子。

    “二叔,这两位找您!”

    招娣怯怯的看了那两个男子一眼,心慌慌的。

    住王府对面儿几个月了,她当然认得王府侍卫的装扮,只不知王府的人为什么要到他们家里。

    沈若兰一看两个王府侍卫打扮的男子,脑袋顿时老大,晓得定是那个人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还未来得及发问时,一个捧着锦匣的侍卫就恭敬的说,“沈二爷,我们事湛王府上的侍卫,王爷听说今儿是夫人的寿辰,特意备了些礼物送上,请沈二爷和夫人笑纳。”

    话音落,除了沈若兰外,满屋的人都怔在了那里,愣愣的怔在那里,跟被施了定身法似的,都傻了、呆了、捏了……

    “沈二爷,沈二爷……”

    侍卫见沈德俭夫妻和满屋子人都呆若木鸡的,一个个不出声也不动弹,忍不住开口提醒。

    沈德俭被唤醒了,急忙站起身,战战兢兢的说:“这,这,草民和拙荆……何德何能?收王爷的寿礼?还请两位将军将寿礼带回去吧,王爷的恩赏草民和拙荆万不敢收,恐折了草民的寿数啊!”

    另一位侍卫笑道:“沈二爷真会说笑,王爷的恩赏岂是您可以拒绝的?你又看过哪个受了王爷赏赐的把赏赐还回去了?那岂不是犯了大不敬和忤逆之罪?”

    沈德俭一听这话,骇得一下子掩住了嘴,连连道:“将军恕罪,将军恕罪,草民原不知这里边的规矩,草民这就收下,不还了,不还了!”

    说完,急忙走过来,小心翼翼的把那三个锦盒接了过来,还想跪地谢恩,被两个侍卫給拉住了。

    “沈二爷客气了,原不必如此的,除了这三样,外头还有一匹马,也是王爷送给夫人做寿礼的,沈二爷可以去观瞻一番,看看喜欢不喜欢,我等也好回去复命。”

    沈德俭闻言,急忙将那三个锦盒交给了沈若兰,跟着两个侍卫出去了。

    沈若兰怕她爹吃亏,随手把三个盒子放在了炕上,也跟了出去。

    院子里,一匹淡金色的汗血宝马正在院子里悠然的散步,马的形体优美,姿态优雅无边,沈若兰一下子想起来了,这匹马不就是当日拍卖会上见到的那匹吗?

    记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