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他想破功
    第309章 他想破功第(1/2)页

    天:

    “你是故意让你的管家把我爹哄到这儿来的吧?”

    用那二百两银子和一纸合同,外加一座便宜房租的豪宅,把他们爷俩哄到这儿来……

    为啥?

    或许……他早就对自己有意思了吧!

    沈若兰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定定的看着他说,“齐爷,当初我爹来吉州,是你的手笔吧!”

    淳于珟的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但还是坦然的答道,“是!”

    反正已经向她表明心迹了,就没啥好遮着瞒着的了,这事儿她迟早得知道,早点交代跟晚点儿交代有啥区别呢?

    沈若兰又是一惊:“这么说,你早就对我有那份心思了?”

    “嗯!”他答道。

    这下子,沈若兰淡定不了了!

    原来,她早就被他盯上了,还早就被他给算计了,可她自己还浑然不知道呢,这感觉,真不爽啊!

    沈若兰有点儿恼火儿了,她站起身,冷声说道,“齐爷,我这个人一向光明磊落,不喜欢算计人,也不喜欢被人算计,过去您算计我的那些也就算了,但是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种事了。还有,我再次声明一下,别说我已经订婚了,就算没订婚也不可能跟您有什么,所以,请您往后还是不要再往我身上花费心思的好。”

    说完,提步向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又停了下来,“以后,除了关于您身体方面的问题,咱俩最好不要有交集,一起吃饭的话就更不必了,我先回去了,以后不是关于您身体的问题别找我,等你好了,我就马上离开……”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守在一边儿的英战一看她这样放肆,还以为主子会恼羞成怒,大发雷霆呢,不由得做好了随时将她捉回来的准备。

    然而,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动静,他悄悄的侧过头,见主子正不紧不慢的喝汤呢,脸上一点恼怒的神色都没有,只在喝完汤时轻哼了一声,“混账东西,还没过门儿呢,就敢给爷摆脸子了!”

    ……

    英战一抖,顿觉自家主子要放弃高冷的人设,走死皮赖脸的路线了!

    艾玛,这可咋整?

    沈若兰回到素芳园,一头扑倒在榻上,烦躁的将自己埋在了纬锦被子里,一颗心七上八下的,乱成了一团。

    她万万没想到,他已经喜欢自己这么久了,甚至不惜动用手段将她们一家骗到吉州来,虽然她反感任何形式的欺骗,但是却没法为此责怪他,因为他是爱她才这么做的,是存粹的爱,而不是欲,不然她早就被掳到王府做小妾了。

    他爱她,尊重她,相信她也理解她,她说《三十六计》是道济先生的作品,她就相信是‘道济先生’的作品,一点儿都不怀疑他;她拒绝了他的表白,他本可以凭着自己的权势强迫她服从的,但是他没有,第一次拒绝他后,他还不计前嫌的去吉州府衙给她撑腰,使她免于牢狱之灾和无妄的刑罚,从靠山屯儿回来时,他为了把马车让给她,自己在酒馆儿坐了一夜;第二次拒绝他,她说了那些难听的话,他虽然气得不行,却没有做任何不利于她的事,在手术前生死未卜时,还不忘替她安排好后路……

    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能为她做出这么多,她怎能不感激、不感动呢?可是,不管怎么感激,感动,她都没法回应他的感情,这是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她的出身注定使他俩不可能在一起,她不想自己后半辈子被圈在男人的后院儿里,也不想有朝一日跟他成为一对怨偶。

    所以,她只能拒绝他,辜负他的一片深情了……

    第二天一早,他又打发人过来叫她了,理由很充分:因为他今天得换药!

    沈若兰正想检查一下他的伤口恢复啥样了,有没有感染的可能?需不需要再吃消炎药;再者,别人给他换药她也不放心,万一那个大夫的手不干净,把他的伤口给感染了,她不就功亏一篑了吗?

    所以,尽管满心的不自在,她还是硬着头皮准备给他换药。

    换药的过程有点儿尴尬,因为手术的位置在右下腹,里那里很近,所以换药时,不得不脱掉他的亵裤,让他的某些部位暴露在她的视线中。

    沈若兰尽量无视那处风景,解开缠在他腰间的纱布,观察了一下伤口。

    伤口恢复的不错,已经结痂,消了肿,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沈若兰检查一番后,开始给他换药,为了能专心干活,也为了不辣眼睛,她特意用一块帕子把某件东西给遮起来了,之后才拿起干净的棉布,蘸着温水,开始小心的擦拭他的伤口。

    暖暖的温水,柔软的小手,在伤口处轻轻的摩擦,撩拨似的,有点儿疼,还有点儿痒痒,不过却很舒服。

    然而,当她擦了七八下后,帕子忽然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确切的说,是被顶起来的,一下子站得一尺来高,还动了两下。

    沈若兰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了,囧的不得了,她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怒喝道:“你想啥呢?再这样就找别人给你换吧!我不伺候你了!”

    淳于珟也是一脸的尴尬,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啊?

    自从随师傅练功,他都是每天早上一柱朝天,平时的时候除了嘘嘘根本不这样,谁想到被她一碰就这样了呢?

    太丢人了,她一定以为自己是禽兽吧!

    虽然窘迫,但这会儿也不能认怂,更不能认错,不然他就真被她当禽兽了。

    所以,硬着头皮辩强辩道,“爷有尿了,不行吗?”

    沈若兰咬牙:“好,你去尿,我等着!”

    淳于珟咳了一声,“爷懒得去,你换你的药好了,等换完了再去也来得及!”

    沈若兰冷笑,臭不要脸的,脸都红了还狡辩呢,一看就撒谎呢!

    手下的力度加重了,原本温温痒痒的感觉,一下子变成了摩擦伤口的疼痛,淳于珟被痛得一皱眉,却没有吭声。

    知道她是在变相的惩罚自己呢,这会儿他要是说重了,她肯定得说‘我掌控不好力度,不如下回你另请高明吧。’然后就手就撂挑子了……

    他可不想别人来摆弄他的身体,情愿痛也让她给他换药,他新欢她摆弄自己的身体,便是痛也痛得爽快,像喝了烈酒似的,爽的他直想破功、破功、破功……

    他今年都二十五了,不可能一辈子都练童子功,第一次,他舍得废自己的一身盖世神功,甚至迫不及待的想破功了……

    **

    换完药,沈若兰面红耳赤的逃走了。

    回到素芳园时,没想到在门口遇到了青莲姑娘。

    青莲在看到她的时候,一时间像被雷击了似的,瞪着眼睛半天才说出话来。

    “沈,沈姑娘,是……是你……”

    沈若兰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说:“我也是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才换个身份揭榜的,没想到百密一疏露出了马脚,被王爷给识破了。”

    青莲扯了扯嘴角,勉强的说:“王爷英明神武,这世间还没有谁能骗得了他呢!”

    言辞间,对淳于珟的仰慕之情溢于言表。

    沈若兰呵呵呵了,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虽然那为爷确实挺强大的,但也没有她说的这般夸张啊。

    还‘英明神武,这世间还没有谁能骗得了他’,这把他捧的,差点上天了!

    此刻,她可没空陪这位内定姨娘谈论她的夫主有多英明神武,她还要进屋去洗手、洗眼睛呢,今儿看到那个大茄子,吓死个人了,得赶紧进屋去洗洗眼睛,免得晚上做噩梦!

    这样想着,她呵呵道:“青莲姑娘,我进去了,你要不要进屋里坐坐?”

    青莲当然想进屋去坐坐,套套她的底细,再好好观察观察她,看看她到底哪好?能把王爷迷得五迷三道的。

    可惜,王爷早就下了禁令,谁都不许进素芳园打搅。

    她虽然跟王爷亲厚,但是也不能违他的意思,所以,只敢在门口儿小站一会儿,不敢进素芳园去。

    “不了,我还有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