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你化成灰儿爷都认得
    第307章 你化成灰儿爷都认得第(1/2)页

    天:

    小时候,沈若兰听人讲起过关二爷刮骨疗毒的故事,那时她还很佩服关二爷的意志力,可现在这位爷居然比关二爷还利害,关二爷只是刮骨疗毒,这位爷是剖腹割肠啊,居然还没痛死,还能冲她笑,太了不起了!

    心里暗暗敬服了一番,又打着精神向罗城等嘱咐了手术完的主意事项,比如:术后八小时内不能进食,这段时间要饮食清淡,不许吃辛辣的,不许吃海鲜等发物,两天换一次药,伤口不能沾水,这段时间不能洗澡等等……

    本以为把注意事项交代好,她就能功德圆满,带着万两黄金回家去了,没想到

    他们竟不放她走!

    “夫人,我家主子的伤势还未好呢,请夫人在府上小住几日,等我们主子伤势痊愈了,我们定将您和您的赏金用八抬大轿送回府上去!”

    沈若兰一听,还得让她在这里小住,整个人都不好了,谁知道那位大爷的肉皮和不和,得几天能长好痊愈啊,万一这期间发现她就是她,那不就露馅儿了吗?

    然而

    不管沈若兰愿不愿意,她还是被留了下来,小胳膊拧不过粗大腿,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谁叫人家有钱有权又有势呢?

    于是,沈若兰在王府住了下来,被安排住进了‘听雨轩’附近的一个叫做‘素芳园’的院子里,素芳园虽名为“素”,但其实一点都不‘素,’院子修得非常精致,假山奇石,珍稀花木,回廊蜿蜒,不一而足。

    屋里也处处精巧,正房四间大屋,宽敞气派,锦纱笼罩,金彩珠光,连地下踩的砖皆是碧绿凿花,说不尽的精致和奢侈,倒是个安身的好地方。

    看到这样的居住环境,沈若兰心中的郁闷稍缓了点儿,暗自打定主意,以后,每天到那位爷跟前儿点个卯,晃荡一圈儿就完事,等过几天他的伤口长差不多了她就离开,应该不会有问题。

    打算的是挺好的,可傍晚时,一个听雨轩的小厮匆匆赶来,说主子情况不好,叫她马上过去。

    沈若兰吓了一跳,急忙带上面纱,跟着那小厮一路跑去了听雨轩。

    到那儿时,罗城罗同和英战等都在,聂恒也还在那里,几个人围在榻边,将榻上的人给牢牢的挡住了。

    一听到沈若兰过来了,罗城立刻回过头,脸上带着几分怒意:“你过来看看,主子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沈若兰急忙走过去,见齐爷脸色发青,双目紧闭,牙齿咬的格格的响,身子也不停的颤抖着,痉挛似的。

    沈若兰赶紧摸了摸他的头,还好,没有发烧,应该是痛得痉挛了。

    他毕竟不是铁人,割肠缝肉的痛楚,正常的人类是无法承受的,他能忍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这种情况,除非是打止痛针或者是吃止痛药,才能减轻他的痛意,让他的情况得到缓解。只是现在,又上哪去弄止痛针止痛药呢?

    沈若兰坐在了他的榻边,拿出帕子轻轻的帮他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小心的说:“齐爷,您能听见我说话吗?要是能,给我个提示!”

    淳于珟“嗯”了一声,依旧颤抖着,那声“嗯”也跟着有点儿颤音了。

    听到他还清醒,沈若兰放心不少,此时既没有止痛针,也没有止痛药,只能用精神疗法来消除他的痛苦了。

    她坐近他些,伸出两只小手儿,捧住了他握成铁锤似的一只大拳头,轻柔的说:“您知道吗?今天您的表现足以铭记史册,流传千古了,剖腹割肠啊,那是何等的痛啊,您居然没叫一声疼,真是让小女子倾佩,从前听人说起过有一个叫关二爷的将军,刮骨疗伤时尚能淡定自若的下棋,那时我对那位关二爷倾佩的不得了,还以为他是这世间最坚韧,最有毅力的男子,可是今天见识到您的勇敢和毅力,我才觉得,您才是在世间最不起的男人,真是,我好佩服您,剖腹割肠的痛楚,这世间恐怕也只有你一人能承受得了吧……”

    温柔的鼓励,软糯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传入到淳于珟的耳中,还有那软软的小手,轻轻的揉搓着自己,让淳于珟近于痉挛的身子意外的舒缓下来,虽然依旧在颤抖,但已经比刚才好多了。

    沈若兰一看精神疗法管用,急忙又继续说:“您一定没听过关二爷刮骨疗毒的故事吧,不如我给您讲讲?”

    “嗯!”

    淳于珟应了一句,这声“嗯”比之前的那声清晰多了。

    沈若兰清了清嗓子,“这个故事我也是听别人讲的,是个杜撰出来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关羽,原来是个卖席子的,后来跟另外两个人,一个买草鞋的刘备,一个杀猪的张飞,三个人桃园结义,成了兄弟,而后便一起启事,占据蜀地,使天下一分为三,成为割据之势。”

    渐渐的,淳于珟被她所讲的故事吸引住了,身子不再发抖了,牙齿也不再咬那么死了,沈若兰见状,赶忙继续。

    “关羽成了镇守一方的大将军,在一次战役中被毒箭射中,箭深入骨,要想保住性命,就得刮骨疗毒,有个叫华佗的神医,仰慕他的大名,特来赶来救治……”

    ……

    一个故事讲完了,淳于珟已经基本平静下来,他缓缓的睁开眼,定定的看着沈若兰的眼睛,半晌,虚弱的说:“很好听,还有吗?”

    “有啊?只要您愿意听,我讲一天一夜也没关系!”沈若兰说道。

    淳于珟吃力的扯了扯嘴角,“那就讲吧,爷喜欢听!”

    “好。”沈若兰想了想,“我再给您讲个关二爷过五关斩六将的故事吧。”

    “行,你讲的,爷都爱听!”淳于珟道。

    “关二爷骁勇善战,天神一般,很快就得到了另一个人的赏识,这个人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奸雄曹操,他一心想要收服关二爷,让关二爷为他效力,然而关二爷是个赤诚君子,一心只想效忠于他的义兄刘备……”

    罗城罗同等看到主子在这位夫人娓娓道来的故事声中,渐渐的安静下来,身体和表情都趋于正常,不觉暗暗称奇,惊叹不已,对这位来路不明的女子更佩服了。

    “当关二爷得知刘备在袁绍处,立即封金挂印,去寻刘备,因为曹操设了五个关卡,关二爷在过东岭关时杀了孔秀;过洛阳城时杀了韩福、孟坦;过汜水关时杀了卞喜;过荣阳时杀了太守王植;过黄河渡口时杀了秦琪,过五关斩六将因此得名……”

    听完,淳于珟慢慢开口,“果然是个人才,可惜是杜撰出来的,若是生在当时,爷一定去会会他!”

    沈若兰见他已经放松下来,还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了,放心不少,怕他再犯,讲完这个故事没多久,又开始讲下一个。

    知道他喜欢听谋略的故事,沈若兰就搜肠刮肚,把肚子里知道的关于战争谋略的故事都讲了出来:《草船借箭》、《火烧赤壁》、《三气周瑜》、《智取三郡》、《水淹七军》、《白衣渡江》、《火烧连营》等,差点儿把整个三国给他讲完了……

    后来,直到小厮来报,说青莲姑娘送早膳来了,众人这才发觉,他们都沉浸在了精彩的故事中,不知不觉中,一夜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经过了这一夜,淳于珟身上的痛意已经大大的缓解,剩下的那点儿痛感,完全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了。

    “你且回去睡吧,这一夜,辛苦你了!”淳于珟看着她的眼睛,脸上露出了缱绻的表情。

    沈若兰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絮絮叨叨的嘱咐说:“待会儿把身下的湿被褥换下去,不然湿气侵进身子是要做病的,还有,虽然不能洗澡,但是可以拿温水擦澡,擦完后再擦干了,头发也是,擦干了再睡觉,不然到老了头疼,这两天最好吃流食,不能吃辛辣、荤腥和海鲜,太咸的东西也不要吃……”

    絮絮叨叨的嘱咐了半天,淳于珟只浅笑看着她,最后等她说完了,他才轻斥抱怨:“知道了,真磨叽,简直就是个管家婆!”

    这声抱怨,跟撒娇似的,沈若兰听得嘴角一抽,赶紧起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