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救他
    第306章 救他第(1/2)页

    天:

    没等进屋,那边闻到一股子药香和檀木香,很是提神,及至走进去,绕过摆在门口儿的博古架,进入了里间,屋子很大、很阔,摆设却不多,都是些简单适用、价值连城物件。

    聂恒等几个老大夫立在病榻边儿,各个都是愁眉苦脸,束手无策的样子。

    靠北那张古朴典雅的檀木大床上,淳于珟正闭目躺在那里,似乎已经昏死过去。他穿着一身天青色亵衣亵裤,那一身亵衣亵裤已经被汗水打湿,连身下的褥子也湿了一片,他脸色苍白,眼眶发青,唇无血色,身上早没了昔日矜贵冷傲、睨视天下的气势,倒显得有点儿安静,有点儿脆弱了,就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默默的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像个无助的孩子似的……

    沈若兰轻轻的走过去,看见他这副样子,心里也有点儿不好受,她转向聂恒,低声道:“聂大夫,敢问您几位确定他得的是肠痈吗?”

    聂恒等已经知道这个女子就是揭榜的女子了,还以为她是同道中人,精通医术呢,便道,“确实是肠痈无疑,只是,七爷病势急重,我等开的治肠痈的汤药竟然无用,想来是热毒过盛,败肉**,化而为脓了。”

    聂恒的意思,就是淳于珟的得的是急性阑尾炎,现在已经穿孔了,汤药根本就没用了,就只能等死了。

    沈若兰看了看几位名医一眼,说:“诸位都没有办法了吗?”

    “哎,没有了,老夫已经搜肠刮肚,能想的法子都想到了!”

    “老夫也是黔驴技穷,束手无策啊!”

    “老夫也没有办法,如今只能看夫人能否有什么好法子了……”

    众人异口同声的都说没办法,语气低沉,气氛低迷,让人听了好像床上那位已经进入倒计时似的。

    沈若兰听到大家异口同声的说没办法,才说:“我倒是有个法子,就是动手术,用刀子割开小腹处,将那段坏掉的阑尾,呃,是肠子割掉,然后再缝合了,虽然这个治疗方法听起来有点儿悬,但这却是唯一的办法了!”

    众人一听要给王爷开肠破肚割肠子,一下子都傻眼了。

    天啊,这算是啥法子啊?简直作死啊!

    肠痈之症俗称烂肠子,是一种很常见的病症,死人也很正常的,就算他们没治好王爷的病,也顶多被责罚一顿而已,不会有大碍的。

    可是,要是给王爷开肠破肚割肠子,万一再没治好的话,那可不是一顿责罚的事儿了,定然是全家脑袋搬家了啊!

    “不妥不妥,老夫行医数十载,还从未听说过给人开肠破肚的治病的法子了,肠子割出来了,人还能活吗?简直荒谬!”

    “夫人真懂医术吗?老夫怎么从未听说咱们吉州有夫人这样一位医女呢?”

    “哎,望眼欲穿的盼来个揭榜的,却是个女子,还提出这么不靠谱的医治办法,真实让人大失所望啊……”

    几个大夫一口同声的否定着她的办法,连聂恒都皱着眉头不肯说话。

    立在一边儿的英战听到沈若兰的提议,也很不以为然,警惕的逼视着沈若兰,阴森森的说:“你到底会不会治病?把人开肠破肚割肠子了,那人还能活吗?你是什么人派来害我们主子的吧?”

    沈若兰翻了个白眼儿,说:“你们主子还用人害吗?聂大夫不是在这儿呢吗?你问问你主子还能撑多久?我用得着多此一举吗?”

    英战语塞,无话可说了,但也坚决不同意沈若兰的办法,罗城和罗同也不同意。

    沈若兰只好跟他们解释,割掉一段儿坏掉了阑尾死不了人,要是不割的话才会死人呢,那段阑尾已经烂了,留在肚子里会感染,不割除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跟他们解释了半天,依旧是毫无卵用。

    其实大家都觉得王爷这次必死无疑了,都想他留个全尸,只是这话总不能现在就说出来吧,王爷还没死呢,要是谁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那不是找死吗?

    正僵持着,榻上传来一道低沉虚弱的声音:“按她说的……做吧……”

    罗城听到主子醒了,心中一喜,转向榻上,道,“主子,您醒了!”

    淳于珟慢慢的睁开眼睛,缓缓的转过头,目光停在了那个带着面纱的身影上,轻轻的勾起唇角:“爷……信她……”

    “可是主子……”罗城刚一开口。

    沈若兰就强势的打断了他:“齐爷都说相信我了,你还要说什么?想不让我给你们主子动手术吗?要是不让我做的话,你们主子就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活活疼死,可让我手术的话,他还有活下去的可能,难道你想剥夺他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吗?”

    罗城被怼的说不出话了,众人也都哑口无言了。

    榻上的人见她这般强势,虚弱的笑了笑,吩咐,“罗城,帮她准备吧!”

    罗城听闻主子的命令,只好道了声‘是’,又对沈若兰阴测测道:“你记住了,要是我们主子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就准备被剥皮拆骨吧!”

    沈若兰瞪起了眼睛,刚要怼回去,榻上的声音又低低飘来,“就算是爷,没撑过去,也不许,伤害她,放她走……这是爷的……命令……”

    他居然帮她下了这样一道命令!

    沈若兰的心动了一下,想不到他还有这么善良的一面,正常情况下,为了求生,他不是该对自己说,‘要是救不活他,就诛了她九族,将她碎尸万段吗?’他怎么反其道而行之呢?

    看来,这位爷的心肠还不错呢!

    罗城等听到主子这番命令,虽然不解,但也都只好听命了。

    有他发话,事情就好办了。

    沈若兰立刻准备起来,“没事的人可以退出去了,聂大夫留下来给我打下手,另外,我需要一把锋利的小刀,一把剪子,一把镊子、一把推子、一把小号的签字、一碗烈酒,一蒸馏水和一盆生理盐水,还有干净的针和白线、棉布等……”

    沈若兰张罗起来,罗城罗同等听到她的吩咐,正要去准备,可是听到蒸馏水和生理盐水等陌生的词汇时,一下子愣住了。

    “什么是蒸六水?和生理盐水?”

    沈若兰看见看到桌子上有纸笔,就走过去,提笔蘸墨,刷刷刷的歇下两张纸的方子,不是上药方,而是生理盐水的配比方法和蒸馏水的简易制取方法。

    “拿去照着配置吧,这两样就是生理盐水和蒸馏水的制作方法,生水不干净,用生水清洗伤口会引起感染,所以待会儿必须得用生理盐水清洗,生理盐水可外用也可内服,还能补充体液。清洗伤口和换药时使用,比生水好很多,但它需用蒸馏水兑制,蒸馏水冲洗伤口,能使伤处残留的肿瘤细胞坏死,失去活性,避免生长。”

    沈若兰的话,让罗同罗城等惊愕不已,想不到这女人知道的还挺多,还有这样的本事,聂恒也激动的说:“夫人的意思是,这两种水要是能制出来,往后军中将士受了刀伤,清洗伤口、换药时都可用,且有抑脓肿之效?”

    沈若兰说:“差不多吧,虽不及药效好,但是比生水要好很多,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吧,现在救你们主子要紧,快去准备吧!”

    罗城罗同等分头下去准备了,这期间,沈若兰倒了一点儿温开水,拿出两粒头孢颗粒碾成的药粉兑进碗里,用小勺调均匀后,让英战喂他的主子喝下去了。

    很快,沈若兰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她亲自点燃了那碗酒,把刀子、针、镊子、钳子等都用火烧了一遍,放在了一块干净的布上。随后,请罗城等也出去。

    罗城等不放心他们的主子,不肯走,沈若兰也没有勉强,只说:“你们留在这儿也行,但是不许说话,更不许影响到我,万一因为你们的影响,让我的刀子下偏了,后果你们负责!”

    罗城等异口同声道:“知道了,只要我们主子无事,我们是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