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他就是湛王?
    第305章 他就是湛王?第(1/2)页

    天:

    拍卖会结束的第二天,沈若兰就信守承诺,开始着手教‘百味人家’的厨师做麻酱、调火锅底汤,烤制蛋挞、三明治、汉堡、面包和等,还教他们做了番茄酱、免费赠送教他们炸薯条……

    把方子卖出去的事儿她已经跟爹娘说过了,她只说那些方子卖了七千五百两银子,却没有她拿银子干了啥,因为怕爹娘看见她拿那么多银子买一件小马甲会心疼钱,会觉着她败家,会不开心……

    所以,只说看价格合适就把方子卖了,钱存在她那儿呢。

    爹娘对她都非常信任,她这么说了,他们也就信了,一点都没怀疑!

    沈若兰对此表示亚历山大,觉得自己得尽快多赚点儿钱把这个大窟窿堵上,不然要是哪天家里要用钱了,她上哪整那七千五百两银子填补去啊?

    在百味人家当师傅的这几天,她过得很忙碌,也挺辛苦的,但是也挺开心的,跟她学艺的厨子都是年轻人,还都是活泼开朗的,大家在一起时说说笑笑的,偶尔还聊点儿吉州的新闻八卦,跟从前在所里上班儿时跟同事们在一起似的,很热闹,这样混闹着,干活儿也不觉得累了。

    当师傅的第三天,她已经把麻酱的做法,各种底汤的调配方法,还有蛋挞、三明治、汉堡面包等烤制方法教给了他们,今儿正教两个年轻的厨子做番茄酱呢,教完这个,她跟百味人家的这单买卖就算是结束了。

    正教着呢,一个打杂的跑进来,大惊小怪的说:“艾玛呀,你们快去外边看看吧,外面官府贴告示呢,说湛王手下的一位大将军得了肠痈之症,已经两天了,军营里的大夫都看过了,吉州所有的名医也都看过了,却都没治好,如今只好在全城张贴告示,发榜求贤呢,说是能治好那位将军,赏黄金万两,大家都在那儿看告示呢!”

    “乖乖,一万两黄金,那可是十万两白银啊!”厨子甲一听这话,眼里冒着星星儿,砸吧着嘴巴说道。

    “哎,早知道这样,我当时就不学厨子,去学医好了,一万两黄金啊,躺着吃都吃不完……”厨子乙也感慨。

    打杂的笑道:“你道是学医好,治好人家能拿十万雪花银,却不想想万一没治好呢?万一你治的那位大将军有个好歹的,还有你的好儿吗?”

    厨子乙一听,缩了缩脖子,笑道:“也是,要是真没治好,怕是得第一个拿我开刀呢,我还是乖乖的做我的厨子吧,不去想那些没用的了,金子虽好,但还是没有小命儿重要……”

    几个人嘻嘻哈哈的插科打诨着,却没发现一边儿的沈若兰眼睛亮了。

    这会儿,沈若兰开心极了,她了解肠痈之症,肠痈说白了,就是阑尾炎,上辈子,她爹,也就是她老爸,曾经得过阑尾炎,因为病是沉重,还动了手术,手术前,她特意在网上仔细查阅了阑尾炎的手术的相关事宜,还观看了手术的视频,可谓是对阑尾炎的治疗方法研究的非常透彻了。

    所以,要是那位将军真得的是阑尾炎的话,她可以帮他手术,虽然她不是大夫,但是治这个病,她绝对有把握!

    “今天就先学到这儿吧,我今儿有事先走了。”沈若兰招呼了一声,出去了。到了外面,她找到张贴榜文的地方,挤进人群去看了下榜文上的内容。

    果然,榜文上写的是:湛王麾下一位大将军得了肠痈,吉州城的名医都看遍了,依旧是束手无策,如今张贴榜文,招纳藏于民间的名医高手,凡能治好将军的,赏黄金万两……

    沈若兰咧开嘴,仿佛看见一锭锭金灿灿的金元宝长了翅膀向她飞来了似的,都快把她的眼睛闪花了。

    哦,一万两金子,就像厨师乙说的,往后啥也不用干了,躺着花都花不了了,好开心哦!

    她挤出人群,到一家成衣铺子买了一身儿新衣裳,买了点胭脂水粉,走进了一家客栈。

    付过房钱,她进了自己的客房,拿出胭脂水粉打扮起来,她先重新梳了个发型,梳成了已婚的妇人发式,又画了个浓妆,把原本纤细的眉毛剃掉,画成了两条粗粗短短的懒蚕眉(唐朝女子常画的眉形),眉心处还画上了皇上给甄嬛画的娇梨妆,又从空间里拿出一条薄丝帕子,将脸遮上。

    这么一打扮,就是她自己都人不出自己来了!

    沈若兰很满意,起身快速出去了。

    一万两黄金啊,姐姐来接你们了!

    她带着面纱,步履轻快的走到一处贴榜文的地方,挤到前面,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把撕掉了榜文。

    “哎呦,快看,有揭榜的啦……”

    “诶?咋还是个女的呢?”

    “那么多名医都没医好的病,她一个女人家能行吗?”

    “这咋还蒙着面纱呢?长得丑咋的?咋还不敢见人呢?”

    围观的百姓议论纷纷的,沈若兰也不在意,揭下榜后驻足静等,果然,很快就有一个侍卫上前,审视的看着她,道:“夫人,您揭榜?”

    沈若兰点头道:“正是,劳烦军爷带我去见那将军吧!”

    侍卫见她年轻,又是个女流,原本不大信她的,但是见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也不由得信了几分,就请她上了车,一路狂奔着去了。

    沈若兰本以为会去那位大将军府上呢,没想到却被带进了王府。

    一下车,她就不由得暗暗纳罕起来,既然是王爷的手下大将,理应有自己的府邸,又怎么住在王府里呢?

    更让她奇怪的是,那位侍卫不仅带她进了王府,还领她进到了王府的后院儿。

    沈若兰更奇怪了,王府的后院儿可是王爷的女人居住的地方,一个手下的大将军住在这儿,于理不合啊!

    该不会,得病的就是……湛王本人吧?

    这个想法把她吓了一跳,要真是湛王本人的话,那她可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了,要是出一点儿差错的话,她的小命儿可就玩完了!

    当然,要是成功了的话,她从此就抱上了吉州最粗的大腿,往后就啥也不用怕了,要是再遇到薛姨娘那样的贱人,直接就可以上去大嘴巴使劲儿扇了!

    这想法,真让人开心啊!

    一边寻思着,一边跟那个侍卫往前走,转了几道弯路后,被带到了一个叫做“听雨轩”的院子。

    院子里挺幽静的,视野也很开阔,里面没有种花种草,也没有什么建什么亭台楼阁,只有一块平整的空地,边上摆着兵器架,上面插着刀枪剑戟等十八般兵器,还有一个箭靶子,应该是平日里练箭用的。

    正打量着,猛的看见了守在门口儿的罗城。

    沈若兰吓了一跳,他怎么会在这儿呢?

    随即,她想起那个姓齐的是湛王爷的心腹之人了,要是王爷病了的话,姓齐的理应再此守候,所以,罗城在这儿也就不奇怪了。

    想通后,她又有点儿不安了。

    罗城不会认出她吧?

    就算罗城没认出她,姓齐的待会儿要是见到她,会不会把她给认出来呢?

    万一认出来,那可就糟了,她的底细他太清楚了,要是看到她居然能给人手术,肯定会对自己有所怀疑的!

    上回道济先生的事儿被她给糊弄过去了,这回就不一定那么幸运了。

    要是他认出自己,又看到她有这样的本事,那后果……

    太可怕了,想到这儿,她都有点儿想转身逃走了。

    只是,没等她逃呢,罗城已经看了过来,他目光森凉的审视了沈若兰几眼,冷冷开口说:“你就是那个揭了榜的女人?”

    沈若兰想跑也来不及了,只好福了福身,压低嗓门儿道:“是!”

    罗城说:“既然揭了榜,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听他这样问,沈若兰放心了不少,他这是没看出她就是沈若兰,不然这会儿肯定不会这么说了。

    其实,不是罗城眼神不好记性差,而是知道沈家姑娘是主子心爱的女人,所以平日里相见时,从不敢正眼看她,也从未认真的看过她,现在沈若兰这般打扮,他就更认不得了。

    沈若兰低头道:“夫家家规甚严,不许妾身抛头露面,是以不敢说出身份,也不敢让别人看见妾身的脸!”

    罗城顿了一下,说:“既然你夫家不许,你又为什么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