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3章 谈崩了
    第303章 谈崩了第(1/2)页

    天:

    因为生气,一向矜贵高雅的齐爷竟然爆粗了。

    沈若兰记得,这是他第二次在她面前爆粗,第一次,是他们第初次相见时,他要强暴他,她说自己是男子,把他给气的!

    沈若兰抽了抽嘴角,说,“齐爷,嫁给他确实存在你说的那样的问题,可要是嫁给你就没有问题了吗?你能保证我不被外人欺负,但是能保证我不被你家人欺负吗?你确定你爹娘会接纳我这种出身媳妇吗?我记得从前跟你说过,我是不会给人家做小妾的,而且将来不管我嫁给谁,都不会允许我丈夫纳妾,连通房和野花都不许有,这辈子就只能有我这一个女人,齐爷,你确定要这样一个人对你以身相许吗?”

    这番话,算是她委婉拒绝他的一个借口吧,古代人男女婚配时最讲究门当户对了,她不信他会冲破世俗的观念真娶她做正妻,还有,这个时代的男人都纳妾成风,几乎所有的有钱男人都是三妻四妾的,就是小康之家的男人也都有妾室,她也不信他会不纳妾,所以故意把那些苛刻的条件摆出来,让他知难而退!

    淳于珟早就知道她嫁人的条件和要求了,上次在庄子里他借口让她嫁给‘湛王’时,他们就为这事儿争吵过了,事后,他曾故意疏远过她一段日子,本想跟她从此相见不相识,相遇两不知。

    可是,太难了,他费劲心思的想忘记她,她却总是不经意的闯进他的生活里,以惊艳的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震惊,不能自抑,她就像一根柔软纤细的绳子,看似不起眼儿,却在不经意间织成了一张牢不可破的大网,将他牢牢的困在里面,再也出不来了。

    他努力了很多次,也未能从她编制的大网中逃脱,最后,他决定遵从自己的内心,既然已经被她捆住了,就不再刻意的回避。

    他喜欢她,是发自内心的爱,不是男人对女人的欲,所以他想好好的对她,让她开心,不想她受委屈,为了她,他曾细细的筹了很久,想出了一个自以两全其美的主意。

    “我要!”

    他郑重其事的回答。

    继而,又认真的说,“兰儿,我心悦于你,也想娶你做我的妻子,只是,我的很情况特殊,在多年前,我年少轻狂时,曾创下过一个弥天大祸,差点儿因为那场祸事被杀死,后来被人所救,我的救命恩人给我定下了一门亲事,虽然我并不想娶她,但是这是我拿救命恩人临死前的遗愿,所以我必须娶。”

    “不过,就算我不能娶你做正妻,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她的存在不会妨碍到你,就算我娶了她,也只是给她一个名分,不会跟她有夫妻之实,她会一直住在京城的府中过她的日子,而你,就跟我在吉州住着,咱俩在这儿住一辈子,做一辈子的事实夫妻,要是你不喜欢,你可以永远都不见她。我还可以答应你,这辈子永远都不纳妾,不娶通房,就算回京述职去,也不会跟她住在一起,你虽然没有正妻的名分,但是有正妻的事实,我只跟你一个人生孩子,不叫你受一点的委屈……”

    淳于珟不是一个善言辞的人,也很少一下子说出这么多话,现在也是急了,把他攒了多日的话都给说出来了。

    他觉得这样的安排和妥当了,皇祖母的遗诏他不遵从了,既然安安非要嫁他,那他就成全她,给她正妃的名分,让她在京城里做她的湛王妃,也算是对得起皇祖母昔日的救命之恩了。

    至于她,虽不能给她正妃的名分,但是可以给她自己所有的爱,只要他们日日生活在一起,这辈子只跟她一个人有肌肤之亲,只跟她一个人生孩子,这跟一辈子只娶一个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以说,他处处都为她考虑到了,这也是他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听他说了这么多,考虑的这么细致,也足可见他的诚意了,沈若兰说不敢动是假的感,可惜,感动归感动,她的内心却没有半分的动摇。

    “齐爷,多谢您的好意了,可我已经有婚约在身了,我早说过,只要他没背弃我,我就绝不会背弃他,所以咱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了。”

    “要是,他背弃了你呢?你会考虑我吗?”淳于珟眯了眯眸子,眸中还有一道异样的光芒闪了一下。

    “不会!”沈若兰回答的斩钉截铁,毫不拖泥带水。

    “为什么?”

    淳于珟一怔,脸上的表情有点儿屈辱,也有点儿痛苦,就好像把自己的心挖出来捧在别人的面前,别人却不屑一顾的丢下脚下,还踩了两脚似的。

    沈若兰说:“这不是讨不讨厌的问题,而是因为咱们之间不合适,咱们俩家世不同,社会地位也不同,这就注定咱们之间的婚姻也一定不会平等。就好像你刚才跟我说的那些话似的,你自认为你做了哪些,我一定会很感动,会欣然接受,不然就是不识好歹,不识抬举,但是你想想,但倘若你喜欢的是一个与你出身相当的姑娘,你会对她做出这样的安排吗?让她躲在吉州做个见不得人妾室,让她与你不能以夫妻相称,她的孩子也不能叫她娘,她这辈子都不能穿正红,你会这么做吗?”

    淳于珟又怔了怔,与她身份相当的女子,那就只有公主了……

    倘若,他喜欢的是一位公主,当然不会让人家做妾室,更不会让她与他不以夫妻相称呼,至于孩子,肯定得叫她娘,她想穿正红就能穿正红……

    只是,她不是公主,只是个小农女……

    沈若兰一看他这副样子,就知道他怎么想的了,轻缓的说,“您看,不能对吧,但是对她不能对我却能,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我的身份低微,就算您喜欢我,但是您的骨子里还是轻视我的出身的,咱们之间的不平等,注定咱们在一起也不会幸福,即便是强在一起了,也迟早会出问题,既然这样,何不各自去找适合自己的人,我找跟我门当户对的山里汉,你找跟你般配的贵族女子,这不是很好嘛……”

    淳于珟本来因为她的话已经有点儿愧疚了,可是一听她又提她的山里汉,眼中闪过一抹杀气,阴测测的说,“一介农夫而已,凭什么跟爷抢女人?”

    沈若兰捕捉到他眼中闪过的那抹杀气,吓了一跳,忙说,“齐爷,您要讲道理啊,不是他要跟您抢女人,而是您要抢他的未婚妻,我们都已经订婚了,您就不能再去找适合您的女子吗?咱们之间不合适,真的,就算我没有婚约,我也不愿意接受向您这样门不当户不对的男人。”

    “上车说吧!”

    淳于珟看了看外面来来往往的人,不愿再大街上被人观瞻,就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将她拉进了车子里。

    上车后,两人都沉默着,他们两人家的方向一致,车夫也不用废话,直接赶着车子往王府的方向走去。

    许久后,他先开了口。

    “如果爷答应娶你做正妻,你是不是就不会在意那些门第的说辞了,你拒绝爷,是不是因为爷没法给你正妻之位?所以你不服气,故意拿门第这种说辞来搪塞爷,对吗?”

    看着他这副咄咄逼人,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沈若兰的心突突了两下,感觉他好像要答应自己做他的正妻了似的,她可不想嫁给他这样神秘莫测的大人物,她还想过自己平淡无奇的小日子呢,他的承诺她可担不起!

    思及于此,在他还没有说出别的之前,沈若兰就抢着说道:“不,您错了,就算您愿意娶我做正妻,我也不愿意嫁给您。”

    闻言,淳于珟的神色一震,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来。

    沈若兰继续道:“我拒绝您,与名分无关,而是因为我根本就不喜欢您,您的脾气秉性,行事做派,我统统都不喜欢,所以,就算您能给我正妻的名分和尊荣,我也不会答应您。”

    话音落,淳于珟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崩塌了,一股深深的挫败感瞬间攫住了那颗骄傲的心。

    从小到大,他都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好的,也一直在努力的提升自己,让自己变得优秀,无人能及。

    然而,却不想有一日,这样的自己竟被自己最喜欢的女子嫌弃了、厌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