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1章 湛王爷来了
    第301章 湛王爷来了第(1/2)页

    天:

    沈若兰本打算退一步,息事宁人,就转身往门外走去。

    没走出两步呢,薛姨娘那刻薄尖锐的声音就传过来:“快给我包起来啊?还看什么看?你还真以为那个小丫头能买你的浮光锦啊?蠢货,你也不看看她那副寒酸的样子,那像是能买得起浮光锦的人吗?就是把她卖了,都买不起这一尺的浮光锦吧!”

    沈若兰今儿穿的是一身棉布衣衫,头上也没有插戴任何首饰,只编了两条麻花辫,在辨稍处扎了两条头绳,干干净净,朴素大方,这一身再寻常百姓眼中已经很不错了,但薛姨娘见她身上一件首饰都没有,身上穿的还不是缎子,打心眼儿里瞧不起她,特别是看见她这副样子的还装模作样的要买浮光锦,更是打心眼儿里看不上,瞧不起了。

    一副穷酸相,还想染指浮光锦,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所以,特意言辞犀利的讽刺她呢,看她能怎地?

    伙计被她这么一喝,赶紧收回视线,低头帮薛姨娘包那匹浮光锦。

    正包着呢,沈若兰又走了回来,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在了柜台上,淡声道:“我要我那六尺浮光锦!”

    为了息事宁人,少惹麻烦,她可以退让,不与人争夺,但这就是她的底线了,要是有人越过这个底线,抢了她的东西还侮辱她,奚落她,她就断不能在惯着她了!

    伙计一看她去而复回,又是一副要与人一争高下的样子,为难的说:“姑娘,您刚才不是说您不要了吗……”

    沈若兰冷冷的说,“刚才是刚才,刚才还没人说把我卖了也不值一尺浮光锦的价呢!”

    薛姨娘看到沈若还真有银子买浮光锦,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就被她的态度给激怒了,她这副样子,分明是回来跟自己叫板儿的,自己可是府尹大人的爱妾,她一个小贱丫头也配跟自己叫板儿吗?

    薛姨娘转过头,对她那两个丫头骂道:“你们两个都聋了吗?没看见有人要抢你们主子的东西吗?”

    两个丫头一听,立刻上前,其中的一个指着沈若兰骂道:“哪来的娼妇贱货?敢抢我们姨奶奶的东西?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那德性的也配穿浮光锦吗?”

    另一个丫头也插起腰,骂道:“作死的小骚比,知道我们姨奶奶是谁吗?告诉你,我们姨奶奶可是府尹大人新娶进门儿的姨娘,是你这种下贱的东西攀扯的起的吗?”

    薛姨娘扬着下巴,一脸的得意,她以为亮出府尹大人爱妾的名头,眼前这个小丫头就会心惊胆寒,懊悔不已,然后再跪地请罪,自打嘴巴呢。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小丫头竟一点儿都没把她这个府尹大人的爱妾放在眼里,还敢对她出言不逊。

    “啧啧,看你们这两个贱婢显摆的这么欢,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夫人来了呢,整了半天就是个姨娘啊,呵呵,可怜见儿的,既这么着,这浮光锦就让给她好了,毕竟她要以色侍人,靠色相混日子呢!”

    沈若兰说完,笑着转身,不紧不慢的外面走去。

    薛姨娘引以为傲的身份竟被人嘲笑了,一时间脸气成了猪肝色,猛一回身,‘啪啪’的打了每个丫头一人一个大嘴巴子,骂道:“不中用的贱婢,没见主子被人欺负了吗?你们还不去给我撕了她的嘴?”

    两个丫头一见主子恼了,也顾不上脸疼,急忙撒腿跑过去,拦住了沈若兰。

    一个道:“小贱蹄子,你竟然对我们姨奶奶出言不逊,活腻歪了吗?还不赶紧给我们姨奶奶磕头认罪去,若哄的我们姨奶奶消了气便罢,不然把你扔到大牢喂耗子去!”

    沈若兰笑了,“呦,好大的口气啊,把我扔大牢去,你以为吉州的大牢是你们家开的吗,你想把人扔进去就扔进去?”

    薛姨娘骂道,“你们两个贱蹄子别跟她废话了,赶紧把她的嘴给我撕了,看她还敢不敢再咋呼了?”

    两个丫头听到命令不再啰嗦了,立马撸胳膊挽袖子的上前,要去打沈若兰,沈若兰当然不会让她们打,两人一过来,立刻拳脚齐出,的跟她们打了起来。

    沈若兰是练过的,而且她现在身子已经不像从前那么赢弱了,对付两个丫头绰绰有余,只见她拳脚交加,毫不客气,把上辈子在警校练的那些散打招式都发挥了出来,没几下就把两个丫头打得躺倒在地,只剩下哀嚎惨叫的份儿了。

    薛姨娘一看俩丫头不济事,就冲着门外大叫起来:“来人啊,快来人啊,有人要以下犯上,要打我呢?”

    话音刚落,几个家丁打扮的汉子跑进来,恭恭敬敬的对薛姨娘道:“谁?谁敢冒犯姨奶奶?”

    薛姨娘指着沈若兰叫道:“就是她,快拿下这个贱人!”

    几个家丁一听,立刻冲过来,要抓沈若兰。

    沈若兰不敢懈怠,打起十二分精神,跟他们周旋起来。

    沈若兰的功夫不差,但这几个家丁毕竟是男人,力气是那两个丫头的好几倍大,而且这铺子里面积狭小,又施展不开,最主要的是,她最大的依仗牙签弩和手枪没法使,就只能靠拳脚硬跟他们打。

    很快,沈若兰就占了下风,被打的连连后退,只剩下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眼瞅着就要被抓住了,正急着,外面忽然一阵乱嚷:“官差来了,官差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捕头打扮的公人带着七八个衙役走进来,这公人姓韩,是负责附近这几条街道治安的捕头,刚才在这条街上巡视,听闻有人报织锦楼里有人打起来了,就急忙带着人过来看。

    结果一进门,就看见了府尹大人新纳的宠妾薛怜儿叉着水蛇腰站在那里,正指挥着几个家丁围攻一个小姑娘呢。

    这位薛姨娘原本是吉州城一个唱旦角的戏子,叫薛怜儿,因戏唱的好,又为人风流,在吉州城很有名气,吉州城里大半儿的人都认得她,故而韩捕头也认识。

    见韩捕头带人过来了,薛姨娘的几个人住了手,退回到了薛姨娘的身后。

    薛姨娘见到韩捕头来了,理所当然道:“你来的正好,快把这贱人拿下,她强买强卖,当众行凶打人,简直没有王法了。”

    韩捕头皱了皱眉头,道:“薛姨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只是例行公事的问了一句,哪知薛姨娘一听就火儿了,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道:“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是这个贱婢要强买强卖,买货不成就行凶打人,你还聒噪什么,快把她拿下就是了!”

    韩捕头很看不惯薛姨娘这副颐指气使的轻狂样子,但是,想想府尹大人对这个女人的宠爱,再想想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只能无奈的妥协,他吐了一口浊气,对手下的弟兄们一挥手:“拿下!”

    “是!”

    身后的衙役听到头儿的吩咐,大喝一声,纷纷上前,拿出绳子要上前来捆沈若兰。

    沈若兰大声道:“官府还没审问到底谁对谁错,你凭什么捆我,难不成就因为她是府尹大人的妾室,就可以仗徇私枉法、势欺人吗?你就不怕我把你们告到湛王爷那去吗?”

    韩捕头僵了一下,似乎被沈若兰的话吓到了,犹豫起来,他抬起手,止住了冲上来的衙役们,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薛姨娘见沈若兰三句两句就把韩捕头被吓唬住了,冷笑道:“亏你还是个捕头呢,这么个毛丫头片子都能吓唬住你?不想想,就她这副嘴脸的,能到得了王爷跟前儿吗?就算她到得了,你就只怕王爷不怕府尹老爷了是不是?那好,我这就去把你告诉老爷去,看老爷怎么收拾你!”

    说完,对两个披头散发的丫鬟叫了一声,“走,去衙门找老爷去。”

    两个丫头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扶住了薛姨娘,气冲冲的往织锦楼外去了。

    韩捕头咬了咬牙,对薛姨娘的背影道:“姨娘恕罪,是属下一时糊涂,油蒙了心了,属下这就把人拿了,送衙门治罪去。”

    说完,一个眼色,那几个如狼似虎的衙役冲过来,不由分说的拿着绳子将沈若兰捆住了。

    薛姨娘见如此,这才高兴起来,拿腔作势道:“这个贱人强买强卖,殴打无辜,还威胁官府,妨碍公务,一定要重重的治她的罪才行,我也跟你们一起去衙门,看看老爷是怎么审案子的。”

    看府尹老爷审案是假,收拾沈若兰,显摆她的权威才是真!

    韩捕头虽然一百个看不上这个戏子姨娘,奈何她现在是老爷心尖尖上的人,他也没办法,只好叫人押着沈若兰,一路回府衙去了。

    薛姨娘坐在轿子里跟着,一路上掀着轿帘不怀好意的看着沈若兰,一副‘看一会儿我怎么收拾你的’样子。

    这一行公人气势汹汹的,还押了个漂亮的小姑娘,立刻引起了街上百姓们的注意,湛王府的一个守门侍卫今日不当值,正在街上买东西,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他一下子就认出了沈若兰来了,这个住在王府对面郑管家宅子里的姑娘,平日里进进出出的,他见过多次了,所以一眼就看出来了。

    私底下听弟兄们说起过,说王爷倾心于她,不然也不会让郑管家把宅子空出来给他们家住的了。

    他也是相信这种传言的,因为一起守门的兄弟们偷着议论过,说王爷出来时,总会先往她家那儿看一眼,他也偷偷观察过,发现确实如此,虽不知道王爷喜欢她为何没纳了她,但可以肯定的是,王爷心里一定是有她的。

    只是,不晓得她怎么会被官府抓去,王爷肯定还不知道这事儿呢,要是这会子他去通风报信儿,立功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想到这里,这位侍卫兴奋不已,街也不逛了,东西也不买了,撒腿朝王府跑去。

    正好今儿王爷在家,要是王爷真对这个姑娘有心,他带回去的这条消息就足够让她飞黄腾达了……

    此刻,侍卫的心里乐开了花,沈若兰的心却如坠冰窟一般,都凉到了脚底了。

    她终究还是太弱了,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室都能将她踩在脚底,对她轻贱如泥,这种被欺压了却又无力反抗的感觉真是太糟了,让她很难受,也很无奈……

    更让她感到屈辱的是,到了衙门后,薛贱人竟然指挥两个衙役把她像拴马似的拴在了拴马桩上。

    薛姨娘上前,捏着沈若兰的下颌,得意而又轻蔑的说:“小贱人,你不是狂吗?不是看不起我这姨娘的身份吗?今儿就叫你死在姨娘的手里,你给我等着,一会儿我就让我家老爷揭了你的皮,再把你扔吉州大牢去!”

    说完,冷笑一声,扭着水蛇腰进衙门去了。

    此时,府尹大人赵丙辰正在衙门的后院儿的廊檐下喂鸟儿呢,他新纳的爱妾薛怜儿进来了。

    “老爷——”

    薛怜儿一进来,就一头扑到他的怀里嘤嘤嘤的哭起来:“老爷还有兴致喂鸟呢,妾身都叫人给欺负死了,你也不心疼人家……”

    香软娇人入怀,梨花带雨的哭诉,让赵丙辰也顾不得鸟了,忙把鸟食罐子放在美人靠上,搂着薛怜儿的纤腰心疼的哄道:“我的心肝儿,这是怎么?高高兴兴的出去买东西,怎么还哭着回来的呢?”

    薛怜儿嘤嘤哭道:“刚才妾身在织锦楼买东西,已经把东西买到手了,一个女子非要强买,妾身不依,她就对妾身恶语相向,还骂妾身是以色侍人,靠色相混日子的下贱东西,天地良心,妾身跟老爷是真心相爱,怎么就像她说的那么不堪了,老爷,你可一定要严惩那个贱人,给妾身出气啊……”

    赵丙辰看她哭得跟猫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